第二十三章 壮志雄心

    王朴实一看那袋灵石:“统领,这……这太贵重了。”他的菩提酿连十分之一的价值就抵不上,顾雁影将他召来,分明就是为了将这些灵石交给自己,心中感激无以言表。

    “我让你收着就收着,我又不差这点灵石!”顾雁影说着,又对花承赞道:“小花,你现在缺的不是灵石,不要只让别人把欺负小孩子的时间,多用在练功上,你也少寻花问柳,多将时间用在修行上,我手下十八个统领,只有你还是练气期的修为,要知道,不能度过天劫、筑成道基,终为凡类。”

    李青山心道难怪顾雁影知道冯璋是在说谎,她坐在这里,却将城中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而在普通人看来,这真的是有如神明般的人物。

    花承赞笑嘻嘻的道:“是,顾老板,我一定舍生忘死的去修行。”

    顾雁影最后才对李青山道:“青山小弟,这张地图就送给你了,还有一言赠你,‘青州纵横三万里,江湖不过一隅也’。”

    言罢便破空而去,广袖迎风,犹如雄鹰展翅。

    李青山还没回过神来,那白衣胜雪的身影,便已消失在天际。

    原来,真的是可以飞的!

    他口中念叨着顾雁影留下那句话,心中明白,若是自己再留在庆阳城中,今生大概就再无机缘相见。

    寒冬时节,冯璋浑身被汗水浸透,像是从水里刚捞出来,此刻有如大难得脱,深深的喘了一口气。

    王朴实的神情恢复严峻,立刻散发出强烈的威压。

    李青山像是忽然发觉,眼前这位也是个了不得的可怕人物,在顾雁影犹如星月的光辉下,他显得平凡如邻家老伯,但顾雁影一去,那如同山火般的可怕气势,就铺天盖地的压过来。

    李青山本能的感觉到恐惧和危险,仿佛有刀斧临头,下一刻就要斩落,他咬紧牙关,握紧拳头,任凭气势如何压迫,他只一动不动。在巨大的压迫下,他一身铁骨,似在铮铮作响。

    冯璋则“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王朴实别过头,冯璋这番丑态,他简直看都不想再看一眼,同李青山一比,更是天差地别。

    “把狼牌留下来,滚!”如果是他前来,碰到了这种事,最多也就责罚冯璋一番,但是在顾雁影面前,他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心中委实恼怒到了极点,这厮竟然还敢不知好歹的出言蒙骗。

    顾雁影虽然没有直接说什么,也没有什么生气的样子,但是但凭随口几句话,就决定了冯璋的命运。

    “统领!”冯璋如遭雷击,哀叫一声。

    李青山听在耳中,也有一种“鸟之将亡,其鸣也哀”的感觉,心想:不过是让你辞职罢了,怎么像是死了爹妈一样,不是男儿做派。

    他哪知道,这对于冯璋的意义,更不明白加入鹰狼卫的难度。各种江湖上难度一见的功法,在鹰狼卫的藏书阁中可以随意参阅,无论走到哪里,哪怕是比他强的人,都会对他客气三分,整个家族都因为他这个身份而荣耀,一旦被剥夺了这个身份,他也就是个江湖中人所谓的“先天高手”。

    然而王朴实是出了名的心如铁石,说出的话绝不可能更改,一味纠缠说不定还有杀身之祸,冯璋颤颤巍巍的将狼牌放在桌上,回头看了李青山一眼。

    那是怎样的眼神,充满了恨不能寝其皮食其骨的怨毒,普通人被这样看一眼,足以心神不宁几个月时间,但李青山是何许人也,反瞪回去,无畏无愧,经历了这许多事,早让他的心志坚毅,非当初能比。

    终是冯璋先挪开视线,运起步伐仓皇离去。

    王朴实道:“收起来!”

    李青山便上前收起那张青州图,珍而重之,此物虽然不能用来练功杀敌,却最是开阔男儿胸怀,让他知道天下之广大,自身之渺小。

    但无论自身怎样渺小,他总有一天会证明,青蛙不会永远是青蛙,他定会跃出这深井,伸展双翼,飞向九天,去追逐那高不可攀的身影。

    此番经历,非但没有打击他的信心,反而壮其志、雄其心,立下的更高远的目标。

    花承赞在一旁笑而不语,心中却只有五个字“无知者无畏”,你终有一天会明白,你同她之间的距离有多远,远到不是任何奇遇天赋努力所能弥补,即使再怎么追逐也无法靠近一步。

    “那有这个。”王朴实觑了一眼狼牌。

    李青山愣了一愣,拿起狼牌,一股凉气深入手心,浑身都是一阵舒爽。

    此物不但是由玄冰寒铁打造,能够镇定心神,让佩戴者不容易走火入魔,事半功倍,而且还附带了许多奇妙的功用。

    李青山虽不知道这些,也知此物甚是了得,但一切转化之快,未免让人哭笑不得,半个时辰未到,他就成了那些江湖中人恐惧无比的鹰狼卫,而这也不过是顾雁影一个态度而已。

    王朴实将桌几、火炉、小鼎都又收回腰间囊中,站起身来,“你现在还不是鹰狼卫,到嘉平城的卓智伯那里报到吧!”拿出一支铁尺来,向空中一抛,铁尺迎风而涨,变作一丈,浮在空中,王朴实一步踏上铁尺。

    花承赞拍拍李青山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说了两个字:“快跑!”

    铁尺破空而去,拖曳出一道灵光。

    “喂,老王,等等我!”花承赞一步在虚空中跨出数十丈的距离,踏上铁尺,眨眼间也消失在夜空中。

    李青山来不及惊叹这仙家的手段,便感觉一阵猛烈的杀气袭来,一眼便看到了面容扭曲的冯璋,疯狗一样的冲过来,决定暂时听取花承赞的意见,不去硬碰发狂的冯璋,使出“虎魔爬山”的身法,向山上纵跃。

    他刚刚跃开,一道风刃滑过原处,高大的迎客松上半截,缓缓滑落,轰然倒地。

    李青山回头看见这一幕,心中一惊,这恐怕不单单的冯璋的手段,还有缭风刀的功劳,鹰狼卫的福利果然是不错,不是一二流的江湖人拿的那些杂品灵器所能比。

    按照青牛的说法,那些只是简单增强了坚固和锋利的武器,根本算不上真正的灵器,每一件灵器都会有其特殊的功效,这把能发出风刃的缭风刀,至少能算是一件下品灵器。启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