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香妃

    第1198章香妃

    多么狠毒的女子,薛冲在心中叹息一声,眉心之中一道白光射出,直接击中了她的太阳穴。

    豹纹钢针瞬息之间消失不见,被老龙用照妖眼收取。对于世上一般的道器,照妖眼都可以轻易的收取,更不用说这个女子手上的这枚钢针仅仅是灵器的低劣层次。这种东西对于照妖眼而言,可以算是他的食物。

    这个女子前冲的态势很猛,一旦被薛冲制服之后,居然扑倒在薛冲的身上,一股温暖的热力顿时使得薛冲有点心猿意马,何况眼前的这个少女虽然凶狠,可是姿色的确是不错,爽滑犹如鹅脂的皮肤,清香的玉体,当然最使得薛冲有点恼火的就是她的厚厚的唇,居然正好咬住了自己的一块胸肌。

    “好棒的肌肉!”这个女子的眼睛了光。

    薛冲并没有催眠她,也没有读取她的记忆。

    他当然并不是做不到,毕竟在如此近的距离之内,世上已经很少有人可以逃过他的杀手,只是薛冲并不轻易出手而已。

    他之所以没有下重手,乃是因为他现在还不明白后宫之中的形势,并且不知道这个来刺杀自己的女子究竟是何人指使。

    在没有弄清楚别人的虚实之前,薛冲并不想暴露自己压箱底的武功,虽然自己的武功十分逆天,可是越是隐藏得深,越是对自己有好处。

    很显然,这个女子是受到了别人的指使,否则的话,也不该让她这种修为的人出来杀三皇子。再怎么说,“三皇子”也是天庭之中仙道第七重长生第七重至仙层次的高手,算是一个人物。

    “是谁派你来的?”薛冲出了一缕神念,他并没有“醒”过来,似乎虚弱得只剩下一缕残魂。

    “原来你是假装的,你并没有真正的昏睡过去?”这个少女的脸上有一种惊喜的神色,一道符信来出去。

    可是薛冲的手指就在这个时候出了一道手势,就像是轻轻的采撷一朵兰花,然后,薛冲就淡淡的说道:“姑娘,我想你还是不要妄想的好,在这个地方,你的符信是不出去的,你现在已经不知不觉的陷身进入了我布置下的结界之中,难道你以为,我三皇子黄玉郎真的是一个软柿子?”

    薛冲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使用的是神念传输。

    这少女以听到这些话,脸上就显现出来惊恐的神色:“你居然如此厉害?”

    “切,区区封锁你的符信,在我所会的功夫之中,算不了什么。”

    “你——你,这居然还算不了什么?”美丽的少女睁大了眼睛看着薛冲。要知道,使用神念传递需要在极短的距离之内才能实现,而使用符信传递则可以说是无所不在,几乎没有人可以阻止得了,因为虚空之中隐藏着无数的位面,即使有高手可以阻止别人的符信在一个位面或者几个位面之间传输,切断传输的通道,但是却不可能切断所有的位面,毕竟虚空实在太广大,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除非是仙王层次的不世高手。

    眼前“三皇子”的修为纵然不错,但是却绝不可能修成仙王的境界,因为这是连玄穹高上帝都不曾达到的境界。

    可是这小子所说的周围的“结界”明显就是一个骗局,她的武功不算太高,可是天仙层次的人物,自己的身边有没有结界,还是可以敏锐的判断出来的。

    既然自己的身边没有结界,那么他是怎么阻止我送符信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女子的心尖都感觉到寒冷,他当然知道自己遇到了自己无法抗拒的对手。

    “我们空谈这个并没有丝毫的意义,姑娘,我不想杀你,但是我还是想让你明白,如果你不配合我的话,我还是会杀你的,就像是杀死你手中的这只蝴蝶。”

    薛冲的话声很慢,嗓音低沉、嘶哑,可是这正是老江湖的口吻,因为只有这样的语调才最能威慑人心。在不能动用心灵力的情况下,使用自己的唇舌作战,薛冲清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之所以不动用自己的心灵力,那是因为有一个很大的担心,那就是担心这女子是王母娘娘派来的。毫无疑问,对三皇子恨之入骨的人之中,王母娘娘算是其中之一,四皇子现在还呆在天牢之中就是拜“三皇子”所赐。

    毕竟谁也想不到,威风赫赫的四皇子,一向在诸多皇子之中最有希望夺嫡的他,却仅仅因为一件事情而被黄玉郎扳倒。

    这本来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可是刚刚上位的三皇子却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了这次壮举!试想想,“三皇子”在北固门之战中立下大功不说,还能够抓住四皇子暗算自己的把柄,反败为胜将四皇子送入天牢一百万年,等于就是把四皇子给废啦,这种仇怨,简直可说是难以想象,王母娘娘对付“三皇子”,乃是极有可能的事情。而世上知道自己拥有心灵力之术的人,王母娘娘和所思公主都修炼了天机精神术,具备察觉自己的能力,若是这个丫头是王母娘娘派来的,薛冲一旦施展心灵力,恐怕就会暴露自己。

    在薛冲的心中,他是一直将王母娘娘和玉妃看成是自己现在最大的“对手”,不曾有丝毫的放松过。

    这美丽的少女就吃惊的看着自己的手,他的手白里透红,透露出青春的气息,可是她的掌心却是一只死去的蝴蝶,显得凄绝而美丽。

    “这——这只蝴蝶什么时候——我不——”她太过吃惊,所以有点口齿不清,甚至根本就说不下去了。

    薛冲就淡淡的说道:“姑娘,你不用紧张,这只不过是我用这屋子里一只小虫催生出来的蝴蝶,它有幸能够死在你这种美人的手中,也算是死得其所,而且我有一个癖好,想必全天下人都知道的,面对美丽女子的时候,三皇子我向来都是珍惜有加,绝不会轻易的冒犯,更不用说轻易的杀戮了,不过还是那句话,若是你不配合我的话,我就只有辣手摧花啦,到时候可别怪我无情?”

    这个女子不说话,眼神呆滞,显然已经陷入了恐慌和思索之中。她本来绝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人,似乎能够完全的看穿自己的心思,而且功夫已经到了一种出神入化的地步。是的,他随时可以置我于死地,他现在之所以还让我活着,是因为他想要知道我的秘密,一旦他知道是什么人派我来杀他之后,也许他就会立即将我杀死。

    良久之后,这个少女才说道:“三皇子殿下,你要我怎么配合你?”

    “很简单,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我提问之后,你必须在一刹那之间就回答我,不许思考,否则的话我就会先割断你一只手,当然,若是你达到三次错误,我会失去耐心的,到时候,你想必知道我会做什么吧?”

    少女不回答,但是眼神之中却很空虚:“如果我说了实话,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你会怎么做?”

    “我会让你做的女人,然后跟在我身边,任何人都动不了你,包括指使你这样做的人。”薛冲十分流利的说道,很显然,这些话他早已经思考得十分成熟。

    “真的?”少女的眼中显现出惊喜,因为就算是一个瞎子都看得出来,薛冲的确是一个十分吸引女人的男人。其实若不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见面,她真的抵挡不住薛冲成熟的魅力。

    “姑娘,若我黄玉郎是一个斤斤计较、不肯饶人的男人,神族威震天下的高手潘神侯,为什么却选择臣服于我而不臣服天庭?姑娘想必也是知道的,潘神侯以前曾经杀过我不少的手下,可是我依然可以容他,我能容得下潘神侯,为什么却容不下你区区一个弱女子?姑娘,指使你的人或许对你有恩,或许势力太大,你似乎不敢背叛他,可是所有的一切,都该在今天做一个了结。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你今天这样的暗算我,我就算是杀了你,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我刚才已经说过,只要你配合我,告诉我想要的东西,我就不杀你,而且让你控制你的人也杀不了你,世上别的人向你这样保证,你或许不信,但是姑娘你看到的,我是三皇子,我并没有一直的昏迷下去,我会醒过来的,四皇子已经败在我面前,父皇所有的皇子之中,我夺嫡的机会最大,我立的功劳也最大,将来东宫之位,很可能会是我的,难道你觉得,像是我这样的人,还不能保护你?你现在必须立即做出选择,因为我母妃很快就会回来了,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我不想让她老人家担心,所以在我完全恢复之前,我想一直的装下去,就好像毫无知觉一样。”

    “我相信你!”姑娘坚定的说道,“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殿下绝不想害我。”

    “很好,那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胡杏儿。”

    “你是谁的丫鬟?”

    “咦?你怎么知道我是丫鬟?”

    “这还用问吗,能够悄悄的潜入玉妃寝宫的女人,除了后宫之中的丫鬟,没有别人可以做到,你是哪一位娘娘的丫鬟?”

    “香妃。”

    “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薛冲差一点大叫起来,香妃是十四皇子黄玉敏的生母,和玉妃以及王母娘娘一样,都只生下一个儿子,悉心抚养,而且都培养得不错。不过香妃和王母娘娘以及玉妃最大的不同就是,她的家族在朝中没什么势力,正因为如此,虽然他教育自己的儿子有成,小小年纪就晋升到仙道第七重至仙的境界,却还是不被外人看好。

    “是香妃娘娘叫你来杀我的?”

    胡杏儿点头:“是,殿下。”

    薛冲嘴角就抽动了几下:“她为什么要杀我?难道——”

    一想到这里的时候,薛冲的心中就有点紧张。怪不得这些日子之中我心灵力的预感告诉我,似乎有危险生。

    我本来是丝毫不敢懈怠,可是想不到却是真的的。

    香妃娘娘可以派胡杏儿悄无声息的潜入玉妃娘娘的寝宫之中杀人,单单就是这种手段,已经是让人敬畏。

    看来,打败了四皇子之后,别的皇子还真的不是坐以待毙,他们已经在积极的行动。夺嫡之争的腥风血雨,显然不是别人吹的。

    看来十四皇子的野心不小,明明知道玄穹高上帝已经把我捧起来了,可是还有人偏偏不信这个邪,一定要和我争一争。

    “回禀三皇子殿下,小的不知道娘娘为什么会下这样的的命令,奴婢接到命令说现在这个时候玉妃娘娘的寝宫肯定没有人,所以就过来了。”

    薛冲点头,他当然相信,像是这样的事情,香妃娘娘肯定不会对胡杏儿说明原因,毕竟一旦事情败露,她也完全可以推脱个一干二净。这个香妃娘娘想必是在宫斗之中有着厉害手腕的人物,除去自己现真相这点,这个香妃选择在这样的时候对自己动手,连玉妃娘娘也没有丝毫的警觉,自然可以看出香妃的厉害。

    当下,薛冲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连珠炮一般出,可是胡杏儿都是有求必应,真的按照薛冲的要求在刹那之间回答出来,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薛冲的眼中再次的射出一道白光,读取了胡杏儿的记忆。因为在心灵力如此近距离的窥视之下,她已经不可能再隐藏任何别的秘密。

    只有在绝对有把握的时候,薛冲才会出自己的心灵力。

    胡杏儿离开的时候,神色十分的平静,甚至是难以想象的冷静,而她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里是玄穹高上帝和玉妃娘娘巫山的地方,这里是朝廷重地,这里阵法的守护之森严,外人难以想象,可是胡杏儿既然可以悄无声息的进来,当然也可以悄无声息的走。

    不过她临走时候的表情,十分的诡异,当她再一次的看向薛冲的时候,也即是“三皇子”的时候,她的脸红了,红得十分厉害。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