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夜话风俗

    张敏妙目一转,道:“上梁是建新屋中要举行的五大仪式之一(超品相师7章)。这五大仪式是:一,屋场地"安符师"仪式;二,"放水"(正屋正堂埋地下排水沟)仪式;三、安大门仪式;四,上梁仪式;五,"落(搬进)新屋"仪式。为了使"上梁"仪式更隆重,更壮观,家境富裕的,往往把"上梁"与"落新屋"仪式合并举行”。

    “别耍话头,你说的这些是仪式,我是问你们上梁的习俗是怎么来的。”

    “三叔,你急什么啊!”

    张敏视线投向另外一处,朝着坐在一边的秦宇使了一个眼色,才笑嘻嘻地对三叔道:“这个还是叫咱们家的大才子来回答吧!”

    张敏对这些仪式了解,也是因为自家当初建新房的时候经历过,可真要她说出个所以然来却是难为她了。

    “呃,那我就说说吧,要是不对的地方,小舅你可别嘲笑我啊。”秦宇瞧见表姐的目光,只得接腔开口说道。

    “小宇,你就说说,不对的地方小舅给你补充!”张远桥鼓励道。

    “其实上梁的习俗自古有之,俗语说:‘房顶有梁,家中有粮,房顶无梁,六畜不旺’人们认为梁安得正、安得稳、安得闹,才能兴旺家业。而且古时候对于梁木也是有着严格的选择的,必须是圆直的梁木,不能歪斜,这样的梁木才能用做上梁……”

    秦宇凯凯而谈,在大学期间他就对这些民间习俗很感兴趣,也进行过一些了解和调查。

    “不错,上梁的寓意你说对了,那你知道上梁都有哪刑序不?”

    张远桥是一个教书先生,没能难住秦宇,习惯性的就要询问到底。

    “嘿嘿,小舅,这个我还真了解过。各地上梁的习俗都不同,就咱们这个地区来讲,上梁得选一个吉日,然后在前一天晚上,由木匠和砌匠师傅把彩梁抬放在新砌房屋厅堂的桌子上,蔸头放东边(即朝左),尾头放在西边(即朝右),接着主人家摆好瓜子水果,陪着师傅们守梁,防止一丝污秽,阴邪之物接近彩梁。

    守梁的时候,首先是木工师傅要作出陪梁仪式。他先在茶盘抓上一抓米,往厅堂四面一撒,向梁树作揖后说道:

    “此梁此梁,很不平常,栋梁上屋,稳稳当当,红星高照,金碧辉煌。合家吉庆,人丁兴旺,老者长寿,寿比山岗;少者添喜,兰桂腾芳。仕者荣升,鹏鸟高翔;学者荣发,青云直上。万事如意,大吉大昌。”

    木工师傅称述了贺梁词后,就是得按规矩出煞了,要找主人讨一杯净水,喝入口中,往梁树上一喷后说道:

    “眼看一边,天地开辟,日吉时良,皇帝子孙,砌造华堂,安居适宜,凶神退位,恶煞潜匿。此间陪梁,永远吉昌。一声槌响透天上,万圣千贤陪大梁,天煞快归天上云,地煞顺水下洛阳。”

    秦宇的声音抑扬顿挫,随着??曜飨斓奶炕鹕胫谌硕?校?谌四院6寄芨∠殖瞿竟なΩ狄鞔实纳??【啊?p  “很好,没想到小宇你对上梁的习俗这么了解,继续说下去,也给他们长长知识,这些老传统现在的年轻人是没几个人懂了。”

    张远桥很满意秦宇的表现,不过正如他所说的,现在的年轻人对于传统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这些东西恐怕再过个几十年,等老一辈的人去世后,就要彻底消失了。

    “我以前只知道上梁的仪式挺复杂的,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讲究。”这是秦宇的另外一位表哥出声感叹。

    秦宇点了点头,对于小舅说的话他也认可,现在的青年追求的目标不同,快节奏的生活让这些古老的繁琐习俗没有几个人去用心了解了。

    “出煞以后,来客和主人一起坐在厅堂陪梁,到半夜后,就备办酒肴招待陪梁的人宵夜喝酒,主人对木工、砌匠师傅更要厚礼款待,往往是炖肘子感谢他们的辛勤劳作,新屋主人得陪木工、砌匠师傅慢酌慢饮,夜宵结束后,时间也临近五更。

    这时,木匠师傅把涂成红色的斧头、墨斗、曲尺拿来放在桌子上,三尺斜靠桌子左前方。砌匠师傅也把瓦刀、挂尺拿来放在桌子的右前方。一切准备好后,梁上放上一只大红公鸡,这时,掌墨斗的木工师傅走到桌子前说:“鲁班来得早,此刻上梁好。”接着木工师傅用五谷和笔墨纸张之类物品放在梁木正中,再用红布封梁——紧紧地把梁腰包好,并用红线将包梁红布缝好,便吟唱拴梁词道:

    手拿主家一片绫,一丈三尺还有零,

    左拴三下增富贵,右拴三下点翰林。

    主家人财两兴旺,荣华富贵满门庭。

    吟罢,木工和砌匠师傅各举一杯供酒,往头上一举,再往梁树上洒酒三下,同声念道:

    手端主家一杯酒,赞个天长与地久;

    手端主家二杯酒,荣华富贵代代有;

    手端主家三杯酒,子子孙孙封王侯。

    木工、砌匠举酒祭梁后,木工匠就要拿公鸡放在梁树站着。首先拿着鸡赞道:

    手拿主家一只鸡,生得头高尾又低;

    头戴金冠霞佩锦,身穿五彩羽毛衣。

    此鸡不是非凡之鸡,东家老板祭梁之鸡

    说罢将鸡放在梁树上,叫做活龙站梁,意寓家业兴旺。祭梁仪式后就到了上梁吉日良辰。木工师傅和砌匠师傅在树两头用缠上红纸的绳子,各自拿着安梁工具爬上正柱顶端,提着绳子,两头保持平衡,慢慢地往上拉,并边拉边吟赞词道:

    主家今日屋上梁,喜逢黄道降吉祥,

    福星高照生光彩,金玉满堂百事昌。

    吟罢,陪梁的宾客、主人和来捡抛梁馒头的合村男女老少都应声大喊道:“好的”那应和声响彻云霄,合着鸣放的鞭炮声,把上梁的气氛喧染得喜气洋洋,热闹极了。

    这时砌工师傅又吟道:

    “此梁此梁,很不平常,长在山上,今日作梁。今日上梁,喜逢黄道,谷昌吉旦,紫微高照。栋宇增辉,物华天宝。长者益寿,岁献瑶桃。少者进喜,月圆花好,读者进学,龙门高跳,官者加禄,步步升高,耕者丰产,谷满仓廒。家业兴旺,永进财宝。”

    木、砌工师傅边吟唱边把梁树拉上正柱顶端放稳,又将绳子放下,把馒头、花生、糖果、硬币拉上梁去,为讨彩话,故意问道:“下面好多的人呵,斧子不要乱丢”接着便大声喊道:“梁树安好,招财进宝。一天早,百代好。拜请师傅,快快把上梁馒头抛吧”于是木工师傅和砌工师傅坐在梁树唇上,一边抛馒头,一边吟唱上梁喝彩词……

    秦宇的话语终于说完,众人还在回味当中,良久有人发出一些感叹:

    “没想到要当一个好的木匠师傅不但要会做活,还得懂这些啊!”

    “其实在以前,学徒们跟着木工师傅学活,什么时候能出师,就是看师傅会不会教他这些东西了,学会了这些,才能算正确出师。”

    小舅适当的接了话,秦宇也是点头认可,古时候的匠师们都很严格的,想要出师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咦!不对,小宇,你这说的这些虽然很不错,可是和我们这里的习俗有些地方不同,就你说的陪梁仪式好像就没有,而且也没有出煞仪式啊!”张华回味了一会,却是发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

    “笨蛋,你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年代了,都钢筋水泥房了,哪来的梁,小宇讲的是以前的习俗!”张远桥对自己的这个儿子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当初背着他辍学去外面闯荡,差点把他气出病来。

    秦宇朝表哥张华投去一个节哀的眼神,小舅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毫不留情的打击表哥,这已经是众人悉数见惯的事情了。

    张华眸子对他眨了眨,示意秦宇帮他解围,不然就自家老头能抓会数落他半天。

    “其实虽然现在房屋都不需要用到梁了,但是这些仪式还是有的,只是换了一个方式,就拿出煞仪式来说,现在木匠师傅会抓一只公鸡绕着整栋房屋各处游走,每个门口角落都会放上一些竹条,公鸡走过之处,都要有人拿起竹条拍打墙壁,这叫驱煞!”

    秦宇对于表哥投来的求助,自然不会见死不救,只好替他解释:

    “在民间公鸡本身就有破煞唤阳的本领,这公鸡所到之处,阴煞污秽东西自然不敢呆着,听到竹条的拍打声,就会躲进竹条之内,然后等木匠师傅走完整栋房子后,人们就要收全竹条由一个人拿柱子捆着鞭炮在前面开路,有竹条的人就要跟着跑出去,这叫送煞!”

    “嗯,这书没白读,这些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传统可不能丢啊!”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