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苦果

    安静的病房内,秦宇盘坐在床上,吐纳均匀,点点微弱光芒不时在他身上闪现,秦宇双手变换结成一个特殊的手印。

    随着这个特殊手印的形成,点点光芒闪现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这光芒似乎要离开秦宇的体表时,秦宇的周身出现两道深浅不一的红色光晕,光芒碰到红色光晕就立马消散不见。

    “哎!”

    秦宇一声长叹,睁开双眸,清秀的脸颊平添了一分苍白,似乎经历了一场大病一般,久病未愈的模样。

    “这孽业缠身,竟然连修炼的速度也变慢了。”

    以往按照诸葛内经的心法,运转一周天,身体内的念力虽然增加的不多,但是秦宇还是能感觉到了念力增多了,这一次运转心法一周天却是没有丝毫感觉到念力的增长。

    秦宇的眉头紧皱,这一次孽业缠身,也让他开始了反思,自从获得诸葛内经以来,一路顺风顺水,秦宇开始逐渐变得有些自大,这一次潜龙腾飞的事情,如果不是敲有追影的帮忙,恐怕他根本就无法画出偷天符,而如果不是他太自大了,在狮前可以去观察一下景秀区里的详细情况,感受下龙气的流转情况,也不会发生两龙相争的悲剧。

    这次事件给秦宇敲了一个警钟,风水一道容不得半点马虎,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细心在细心,任何一个疏漏都有可能会造成巨大的灾难。

    关于孽业,诸葛内经也没有详细的记载,只是提到了一句,任何一位风水师做了有伤天合的事情,体表就会出现红色的光晕,这红色光晕就好比一个气场隔离圈,会阻隔气运的加身,同时也会去吸收一些不好的气场进来,如丧,悲,穷,寡……

    长期受这些气场影响的人,不但自己生活上会厄运连连,更会影响到家人,就像一个病毒携带体一样,感染和他有着相同气场的人。

    消除孽业的唯一方法就是多积功德,多做善事,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所谓放下屠刀,立即成佛只不过是佛教用来宣扬佛法的一种手段,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又岂是只靠念经诵佛就能消除孽业的。

    “这医院在住下去也是无济于事,根不在此,再怎么疗养也是无用。”

    秦宇穿衣下床,来到阳台处,仰望着星空,两道孽业加身,给他带来的打击很大,不然他也不会心血上涌,当场直接昏厥过去……

    “小宇,你真就要出院啊,我看你面色还有点苍白啊,要不再观察几天吧,医生也建议咱们多住几天。”

    “表哥,我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有数,好的差不多了,再说了,医生不也是每天就给我吊几瓶营养液啊,他们自然是巴不得我能长住下去,这高级病房一天的钱都赶得上五星级酒店的高级套房了。”

    “那好吧,不过你这两天还是要多休息。”

    第二天的一大早,秦宇就办了出院手续,好在他住院的时候也没带什么东西,就一个人两手空空的走出来,上了表哥的车。

    回到在宾馆的房间,追影正安静的躺在桌子上,看到秦宇回来,“嗖”的一下飞到秦宇的身边。

    “咿呀!”追影稚嫩的声音透着关心,秦宇笑笑,伸手抓住追影,安慰道:“知道你为我担心,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很快就会好过来的。”

    将追影放下,秦宇脱了衣服进了卫生间,打算好好的冲一下,在医院里,不管高级病房有多么的豪华和卫生,秦宇洗澡的时候总是不得劲。

    五月份的天气,冲了个澡,秦宇感觉精神充沛了许多,把追影装进盒子里,秦宇锁了门,出了宾馆,拦了辆出租车,前往光孝寺。

    光孝寺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声鼎沸,秦宇进了寺庙,再次来到菩提树下,智仁和空见两位大师的身影已经不在,想来在找到他之后,两位大师就没有继续在这里辩禅了。

    顺着菩提树往里走,秦宇一路欣赏着这古寺的风景,路过大雄宝殿,里面千众僧人禅音缭绕,诵经念佛,大殿之前数百信众跪拜在地,祈求佛祖保佑。

    “阿弥陀佛,贫僧今天一早听到喜鹊鸣叫,就知道有贵客要上门,原来是秦居士。”

    秦宇站在大雄宝殿的门外,左侧迎来了一队僧人,领头的正是那智仁大师。

    “智仁大师好。”秦宇回了一个佛礼。

    智仁仔细打量了秦宇几眼,眼眉突然皱起,遣散了身后跟着的僧人,面露疑惑,问道:

    “秦居士这两天碰到了事情?”

    “一言难尽!”

    “秦居士如有空,不妨和贫僧去后院一谈。”

    “如此就叨扰了。”

    智仁大师在前面引路,领着秦宇穿过花园石道,一路遇上的游客越来越少,到后面一块石牌竖立在石道上:僧人住地,闲人免进。

    前方就是光孝寺僧人的居住之处了,倒是庭庭院院的纵横交错,智仁径直往里走,一路上不时有僧人朝智仁大师行礼,智仁也合手回礼。

    “秦居士,贫僧住处简陋,还请见谅。”

    “大师过谦了,禅房花木深,光是大师这院内的禅香就是不可多得的佳品了。”

    秦宇随着智仁走进一间禅院,禅院不大,两间房和一个庭院,而在庭院中一颗几人环抱粗壮大树下,摆着一张石桌,而在石桌正中放着一个香炉,上面燃着几柱禅香。

    秦宇一进院落,一股禅香便扑鼻而来,整个人的心神不禁平和了几分,秦宇虽然不懂香,但是能只闻一口就能让他心神宁静,这香必然不是凡品。

    其实禅香原本不是对香的称呼,佛教认为香与人的智慧、德性有特殊关系,为此佛教把香当作是修道的助缘,提倡在修炼,打坐的时候使用熏香,来营照良好的氛围。

    随着后来人们对佛学文化的研究,尤其是文人的加入,禅香开始变成一种意境,一种诗意的精神方式,很多文人雅士都会邀上三五好友,点燃一支禅香,坐而论道。

    “秦居士请坐。”

    “大师请。”

    秦宇和智仁大师两人分坐石桌两边,有沙尼奉上两杯茗茶,秦宇道声谢接过,智仁大师说道:

    “这是寺里自己栽种的茶树上的茶叶,秦居士试试味道如何。”

    秦宇端着茶杯下的托盘一起端起,将杯盖半推开,轻吹了几口气,在中国茶道中,讲究“天人合一”,杯托为地,杯盖为天,杯子为人,如果连杯托一起拿起,这种手法称为:“三才合一”。

    茶水初入舌津,一股浓郁的苦味瞬间通过舌尖传到大脑,秦宇差点没忍住给吐出来,都说佛家讲究“禅茶一味”,以茶助禅,在茶中体味苦寂,来达到修禅的目的,不管禅有没有领会到,至少这苦寂秦宇算是体会到了。

    “秦居士,不妨再多喝几口。”智仁大师看到秦宇的面部表情,哈哈大小,鼓励道。

    “再喝几口?”就这一口秦宇都觉得难受,还要再喝,到时候要是苦的反胃,吐你一脸可别怪他。

    连着三口茶水入喉,秦宇逐渐品味出一丝不同,这第一口似乎是苦涩,第二口就变得苦淡,到第三口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苦味减少,一股清雅的气息开始缠绕舌尖,秦宇双眼一亮,一口把剩下的茶水全部喝下去。

    “都说苦茶久饮宜思意,喝过大师这茶,我算是真明白了。”秦宇放下茶杯,口齿之间还残留着清雅的淡淡香味。

    “秦居士能否说说这苦茶之中的禅机?”智仁出声考验道。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就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佛家讲求清除人心的杂念,而茶则是洗净上面的污垢,不留一丝痕迹。”

    “小可曾经听闻过这么一句话:静为佛之首,空为佛之本,苦为佛之身,隐为佛之理,欲守佛道,必参苦禅,欲破苦念,必习苦茶,茶者,真佛也!”

    “苦茶,真佛也!”智仁默念了两遍,突然放松大笑,起身对着秦宇一鞠躬,道:

    “智仁多谢秦居士点悟,可叹贫僧自小品饮苦茶,竟然还没有秦居士看的通透,一语道破禅机。”

    秦宇看到智仁大师的举动,赶忙移开,不敢接受大师的一礼,急忙解释道:“这些都是别人说的,我也是照搬而已。”

    “不管谁说的,这话是透过秦居士之口点透贫僧的,秦居士当得贫僧一礼。”智仁不容秦宇拒绝,硬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秦宇无奈,也只好受了。

    等智仁行完这一礼,两人才又坐下,智仁笑着对秦宇说道:“怪不得觉明大师会说秦居士和我光孝寺有缘,光今天这一番话,对贫僧的帮助不差于醍醐灌顶。”

    “大师严重了,凭大师的修行,参悟这些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智仁笑了笑,随即看向秦宇,神情变得严肃,认真的问道:“秦居士,我观你身上有着许多因果缠身,可是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佛家讲因果,凭智仁大师的修为自然能感受到秦宇身上的一丝孽业气息,是以才会问秦宇。

    “不瞒大师……”

    ps:各位道友,2014年,爸爸去哪儿了?时间去哪儿了?飞机去哪儿了?九灯弱弱的问一句:票票去哪儿了?收藏去哪儿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