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傀母往事

    在得到长老回复之后女人到处转了一圈,她并不急着回到自己的房间中(混迹78章)。长时间的傀儡制造让她有些乏味,不过女人的人缘一看就知道不是很好,所有人看到她都躲得远远的。不过不是所有人看到她都是畏惧,也有人是不屑鄙夷。这是因为她是一个破鞋,如果不是这一手的傀儡术,她不知道要被怎样的侮辱。

    那一年,女人还是十八岁。那个如花的年纪碰上了一个英俊的男人,十八岁不懂世事的女孩子碰上一个英俊男人就是一场灾难,特别是那个男人让她心动了。女人是边疆的少数民族人,她在她们村子是当之无愧的一朵花,不论是她的漂亮还是她的傀儡术。当然那个时候,英俊男人不知道女人是个玩盅的高手。

    女人的村子是不容许与外界的血缘通婚的,据说这样才能保证他们村子里的人,天赐的傀儡天赋。而女人爱上了男人,在爱情和族人的选择上,女人感性的选择了男人。男人成功的拐跑了女人,两人一路上缠绵恩爱,好不欢喜。后来女人来到了男人家,竟然是一个教派中,女人这个时候俨然是男人未婚的妻子了。

    不过女人的漂亮被别人看中了,那个人就是现在这个教派的分支长老。这个教派分为四个分支,每一个分支都有一个长老管理。教主是什么人,没人知道,不过看四大长老对教主的服从就知道教主的能耐了。

    那个看中女人的长老是影分支的前任长老,影分支负责这个教派的死士,专门负责所有不可能完成的送死任务。那个英俊的男人是影分支的小头目而已,长老看中女人之后,百般挑逗。但是女人坚守着自己的爱情,哪怕强权压她,女人死也不从。这是一个边疆女人的贞守,很伟大的女人。特别是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不是我为这个下药将林乱龙毒成傀儡的女人说话,的确在那个时候,这个女人是很伟大的。这样的好女人啊,却总是命运坎坷。

    女人最终被那个五十多岁,臃肿的长老睡了。不是女人屈服,也不是被威胁。而是被男人下了药,那个女人为了他抛弃了自己所有荣耀和所有亲人的英俊男人。英俊男人在女人喝的汤中下了安眠药,女人吃了之后睡了过去。一夜醒来,枕边人是一个五旬老人,两人下身相连。那种发自内心的痛楚,那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是我笔墨所不能形容的。

    后来,一声惨叫,那个五旬的长老捂着裆逃了出来。女人穿上衣服也逃了,后来抓住她的还是那个英俊男人。女人也许忘不了男人在找到她时痛哭流涕的样子,男人发誓说是那个长老逼他做的,现在自己被下了毒,如果女人不回去自首男人必死无疑。当然当时男人说的是死就死,但是在死之前一定要报仇,男人发誓说要杀了那个长老雪耻。他让女人等着他,于是自己一人出去了,说实话当时男人义无反顾的样子让女人真的有些感动。甚至女人已经原谅了他,决定男人不论杀没杀那个长老,自己都会用自己的盅术治好男人的,哪怕回村子一趟也要治好男人,以后相依为命。

    女人那年十八岁,一个从偏远的边疆走出的姑娘,她不知道外面这个精彩的世界有多少悲哀。她不知道这个充斥**的世界,根本再没有什么能够相信了。可惜她不知道,可惜她相信了人性。

    男人带来的不是长老血淋淋的人头,而是长老本人。长老将女人制服,带回了影分支的村落。当时长老有四大悍将,这四个人别的方面多勇猛没人知道,因为至今从未一战。不过女人被带回来之后,四个男人有个任务,那就是……轮~奸。这个词汇我真的不想说出来,这个字眼我每次打出来的时候都会有莫名的愤怒,特别当这个字眼所包含的耻辱是附加在一个善良、纯贞的女人身上时。我恨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残忍,我恨这个社会又太多的不公,我恨身为人类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把自己当成一种直立的禽兽而不是把自己当成拥有几千年文明教化的人。

    在村落的广场上,女人被四个男人……。当时广场上有很多人在看着热闹,嘻嘻笑笑好快乐的样子。也许他们还算有一些良知就是没有参与这场盛宴,女人没有因为身体重创而死去,没有因为这个表现什么。反而激烈的迎合着四个人的动作,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这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了什么叫**,更让女人到现在都背负着骂名。

    不过离那个时间不久,村子就迎来了灾难。很多人会害怕一个坏蛋但是反而会欺辱好人,因为好人的善良其实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还好女人不是那种过分善良的人,仅仅几天,村子蔓延了一种疾病。很多人一夜之前就觉得四肢乏力,长老马上派人去检查,并不是谁下毒,很有可能是身体缺乏营养。长老没有当一会事,但是没要几天全村人都四肢乏力起来。长老认为是慢性疾病想要报告总部的时候,女人出现了。她“治好”了所有的人,吃了她药的人都好了。能跑能跳,能打能闹。但是都没了思维。

    当时影分支村落没有今天这么壮大,只不过百多人而已。因为死士是很难培养的,培养百多个死士在资金上和生活条件上的要求都非常苛刻了。而这百多人全部成了女人的傀儡。傀母之名就是这么而来的,全村的人并没有死,而是活的如同僵尸一样。只有两个人没被控制,保持着非常清醒的意识。一个是英俊男人,另一个是那个年过五旬的长老。他们两个人被满村的人围攻,活捉了下来。

    村落里面男人有七十个左右,被活捉的长老和男人,被七十个男性傀儡惨无人道的轮~奸。据说两人的惨叫声让这个村落临近的一座小山发了一场山崩,可见其凄惨胜于满清酷刑,两个大男人活活被同胞干死了。教派来的人看到两个人的尸体没有一个不吐,太恶心了,被干的连个人形都没有了。身上只要有洞的地方,都是一片狼藉,听闻两个尸体的鼻孔都被放大了十倍,耳朵眼更是成了两个窟窿眼。牙齿都脱落了,两人的样子哪怕用铁棍子捣两天都达不上这个效果,可见其惨烈。

    女人也成名了,不光没受到惩罚,反而成为了影分支村落的副长老,人称傀母。这个很容易理解,比如梁山好汉哪一个不是被通缉的,但是在一起厉害起来之后,朝廷反而要招安他。做坏人做流氓都是做小的吃亏,等到厉害成了大流氓、大坏人的时候反而能够不受到惩罚。

    傀母虽然不是大坏人和大流氓,但是她的本事大坏人大流氓都比不上,所以傀母被招安了,在教派中有了今日的地位。尽管在私下有人骂傀母**,骂傀母黑寡妇,但是傀母至今再没有过男人。不是不喜欢男人了,而是她不相信男人了。她或许只相信自己傀儡,每制造出一个傀儡盅人,傀母都是充满了自豪感和满足感。

    是的,制造傀儡盅人成了她最大的爱好了。想到现在房间中资质最佳的盅人,傀母幸福的笑笑,如同想着自己孩子的母亲。这个盅人一定是最强大的,特别是当傀母打开自己的房门看到原本应该倒在床上的林乱龙竟然坐在墙上看着四周时,傀母又惊又喜。

    “龙……”林乱龙疗伤的时候说过自己的名字,傀母也许当时没怎么记,只记得一个龙字。傀母试探性的道,“你醒了啊,要不要吃什么东西?”

    林乱龙摇头晃脑,很显然不知道傀母在说什么,一双眼睛中什么都没有,如同几岁的孩子一般。这让傀母惊喜不已,这种极品盅人只有在传说中听过。一般人中了傀儡盅毒之后会被一种寄生虫一样的东西破坏大脑,失去意识,从而受命于人。这是至今无法有人解释合理的盅术,甚至有人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盅,空穴不来风的道理我就不用阐述了。现在是讲林乱龙现在的状况。

    傀母曾经听说过一种人,这种人被盅破坏了大脑之后,不会失去意识而是成为一个拥有幼儿智力的傀儡。有智慧的傀儡是很难控制的,但是同时拥有一定的智力将会更加强大,至少普通的傀儡连他的毛都不如。而林乱龙现在看来就是这种傀儡了,傀母欣喜不已。千篇一律的傀儡多少有些乏味了,现在挑战一下自己的巅峰实力也许更加有趣。

    而林乱龙,会不会真的被控制了,永远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