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第1015章 九世轮回

    这一世,如此含恨而结束(天界至尊1015章)。

    第二世,叶玄出身在完整的家庭,他不再是陨落的武神,也没有肩负深仇大恨,他的父亲叶啸都并未身死,而是大夏国第一剑客,风风火火,在他带领下的叶家,也是蒸蒸日上,兴旺发达。

    他的母亲苏樱,隐姓埋名,谁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叶玄一出生便拥有惊人天赋,他在大夏国逐渐声名鹊起,崭露头角,依旧是大夏国乃至天南地域的首席天才。

    继承父亲的荣光,他享尽了欢呼和荣誉,但是到最后,他的修为只是止步于武宗巅峰。

    他没有遇到凌浅雪,南宫瑶还并未长成。

    随着寿命的极限,他在那叶家无数族人悲伤而敬畏的目光中,躺进了棺木之中,只是在视线黑暗的那一霎,他隐隐的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失去了什么最为重要的东西。

    第三世。

    叶玄遇到了凌浅雪,可惜他们只是惊鸿一瞥,到最后也没能走到一起。

    轮回,一世接一世,犹如永无止境,叶玄的意识,陷入那种轮回之中,再也找不到真正的自我。

    无论是幸福美满,还是中途而亡,无论登上荣耀,还是遭人鄙夷,他就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渡过一世又一世,唯有每当在生命走到尽头时,他方才能够感觉到,他似乎是依旧没有找到什么,同样的,他也并没有找回自我。

    这就像是一个死循环一般。

    此刻,外界的千幽和黑羽都是面色凝重地看着被神光缭绕的叶玄,后者这般情况,已经过去了八天之久。

    “已经八天了,这神灵劫果然难缠。”

    黑羽望着叶玄,神灵劫非同小可,稍有不慎,便永世不得超生。

    这次叶玄堕入神灵劫当中,吉凶难测。

    “就看他能不能摆脱这劫数了。而且恐怕他还并不知道,雷族的人已经对他在瑶光城的家人下手了。”千幽不由蹙起了眉头。

    “这雷族的人真是卑鄙,居然使出这等手段。”黑羽也是摇了摇头,“叶玄对我族有恩,总不能看着他的家人被雷族所擒吧?”

    “这是当然。我在之前便通过各种手段将消息通知龙族了,现在龙族暂且保全了叶玄的家人,只是在五大族的压力下,光一个龙族,怕是独木难支。”

    “但是我们却又不能盲目插手,暂时只能暗中帮忙,否则引来整个古界的围攻,对叶玄的家人更为不利。”

    “有道理。不过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希望叶玄能尽快度过这神灵劫,一旦成功,必定破茧成蝶,远胜普通武帝境强者。”

    黑羽眼中隐隐有着一丝期待,虽说叶玄的处境现在非常危险,但是这并非绝对,机遇蕴藏在危机之中,只要叶玄能化解危机,掌握其中机遇,必定能一飞冲天。

    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是尽力保护叶玄的家人,如果叶玄长期不醒,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

    而在此时,叶玄仍然身处轮回之中,九世轮回,已过去了八世。

    到了第九世轮回,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环,这一世的轮回,将决定叶玄是永远徘徊在命运的边缘,还是顺利破除轮回,破帝成神。

    平庸,不凡,贫穷,苦难……叶玄经历了八次生死,换做常人,在这时候恐怕已经完全沦为命运的玩物,天道的附庸,早就丧失了自己的意志。

    第九世。

    叶玄这一世,他又成为了天武殿的弟子,然后,在那里,他再度见到了一道冰冷得犹如天上仙子的倩影,那股寒气,仿佛能够将人冻成冰雕。

    她依旧是天武殿的女神,而他略显普通,只是在那重重人群中,两人对视,仿佛都是微微颤了一下,一种莫名的情绪,充斥了他的心中。

    一见钟情。

    “为何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看到凌浅雪的刹那,叶玄感觉他们似乎相识已久,但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我们曾经见过吗?”

    叶玄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然而那道倩影却很冷漠地回应了他,“素昧平生。”

    闻言,叶玄也是一笑,而后伸出了手掌,“初次见面,我叫叶玄。”

    “凌浅雪。”

    凌浅雪并没有和他握手,只是冷冷地答了他一句,便是转身离开。

    二人自此相识。

    转瞬十年。

    天武殿的后山,漫山遍野的鲜艳花朵,风一吹来,幽香顿时弥漫了天地。

    叶玄盘坐在那花海中,望着前方,他的身前,摆放着一张古琴,而在眼前的空地那里,身段窈窕柔软的女子,正手持长剑,轻灵而舞,漫天鲜花伴随着她的腰肢的扭动,汇聚在她的周身,女子那清脆如银铃般的咯咯笑声,犹如天地间最为动听的音律。

    叶玄闭着眼睛,拨动琴弦,配合这世上最为美妙的舞姿弹奏着曲子,放空思想,忘却一切。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换做任何人,恐怕都会沉溺而不可自拔。他们已经是这天上人间所有人都羡慕的神仙眷侣,而叶玄,他人生的最大愿望,不就是如此么?

    与其铭记仇恨,不如和心爱之人,厮守一生。

    咚!

    突然间,琴弦崩断,而这舞乐之声,也是戛然而止。

    “怎么了?”

    诧异于叶玄的突然停顿,凌浅雪也是停了下来。

    “没什么。”

    叶玄脸上强行挤出一抹笑容,然而他的双眸之中,却满是复杂之色。

    “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么?”

    凌浅雪来到了叶玄身前。

    “如果我离开了,你会如何?”

    叶玄突然抬起头,笑着抚摸凌浅雪那如画般的面庞,问道。

    “去那里?”

    凌浅雪一阵愕然。

    “去见另一个你。真正的你。”

    叶玄轻声道。

    “真正的我?”

    凌浅雪依旧是一脸懵然,正当她准备再问的时候,噗嗤一声,她娇躯一阵颤抖,而后低头一看,一把匕首,已是刺进了她的心脏。

    “对不起。”

    将凌浅雪拥入怀中,叶玄的声音已是哽咽。这一世的凌浅雪并未做任何坏事,但是却死在了他的手里。

    但是他必须这么做,如果不杀死眼前的凌浅雪,他将永远在这一世轮回之中,无法脱离。

    甚至若非他凭借着内心深处的执念,此时早已沉沦,忘却了真实,而把这里当成是真正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