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烤火

    “大人,这个人头是做什么用的?”卡列一脸疑惑的看着鬼丑,完全不明白鬼丑让一个翼人拿过来这个人头要做什么,鬼丑倒是悠然的一笑说道:“你是将门之后,对神殿的了解都比我们多,在你认识中,神殿军团的将领都应该有什么配合身份的物品没有?”

    卡列不明所以,可鬼丑这么说肯定有自己的打算,而且他也看到了那个神殿的将领,虽然不认识,但是他应该是级别很高的将领才是,因为他盔甲的颜色是淡金色,与隆科多穿的金色盔甲相比差一些,可那盔甲之上却有着白色线条,这样一来,他的地位应该比隆科多还要高才对,至于其他的,卡列也就想不出来什么了,鬼丑再三询问之后依然无果,从卡列那里是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特征了(三曲异世284章)。

    “大人,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卡列是在忍不住出口问道,鬼丑有些无奈的摇头说道:“其实我是想骗一骗巴哈特城的守军,这么长时间,那些蠢货应该也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为了伏击这支援军,如果给了他们一个援军已经被击败的信息,巴哈特城或许就能破了,现在看来,这个计策想要实施,也只有假戏真做了。”

    假戏真做?

    卡列听完心里一震,在想想现在的情况,卡列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兵力不足一直是弯月城的掣肘,现在拿下了北风城更是分散了兵力,如果再攻下巴哈特城,必定有会有一定的兵力被分散出来,而这种不断的被分散的行为最终会导致的,就是所有现在被占领的行省行政中枢会被各个击破,而现在鬼丑也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正面决战上,以五皇子为首的神殿势力是完全碾压鬼丑的。

    鬼丑不是没有强援,而是因为强援都无法援助,那些狼骑兵和鹰人部队只是因为鬼丑的个人魅力而有一次之用,剩下的异族就只有精灵,而且还是秘境一部,并不能代表所有精灵,而且从种族的延续上来看,精灵族也不会全力扶持鬼丑,所以现在看来,硬仗是无法避免的,而眼前这一场,则是鬼丑最不想打的。

    “大人既然要打,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卡列觉得现在应该先冲过去直接攻击对方的阵型后方,毕竟五百名弓箭手实在太少,而且对方的骑兵早就出了山谷,就算是他们技艺高超,也难免覆灭,可废墟打垮了对方的远程部队,可己方的骑兵也无法快速通过,而且敌人方阵后方是长枪兵负责防御,单凭步兵是无法突破的,就这样追上去,最大的可能就是两败俱伤。

    鬼丑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追上去!”

    部队很快就翻过了废墟,这这一边的山谷,入眼全都是混乱的痕迹,神殿军团的人早就出了山谷,不过在山谷的出口处却是被他们堵住了,前面是十六排的长枪兵方阵,而后面则是一排排严阵以待的步兵方阵,显然他们是想要将弯月军全都在山谷内歼灭,看着眼前的方阵,弯月军士兵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难色,而卡列则是一脸的苦笑,这山谷本应该是对方的葬身之所才是,可是现在看来,是自己一方弄巧成拙了。

    “这么密集?听不好打的。”鬼丑说完也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早点跑就好了。”

    在他身边的卡列听到这句话之后,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鬼丑现在说这些话是不是有点太无赖,这并应该是将士们想说的才是吧?

    “大人,现在我们想跑都跑不了了。”卡列想了想还是据实说了,不过鬼丑却嘿嘿一笑说道:“我说的是他们,又不是咱们。”

    卡列先是一愣,然后脸上一喜的说道:“大人,您有办法了?”鬼丑瞥了他一眼之后说道:“天冷了,我要烤烤火。”不明所以的看着鬼丑,卡列还是有点迷惑,不过他手下的那些队长倒是反应快,鬼丑说要烤火,他们很快就从后方搬来了木头和杂草,而且还是带着手下的士兵去的,等到卡列稍微清醒但是还没有明白过来的时候,一个木头堆已经被推的很高了,而眼看着第二堆也要完成的时候卡列总算是明白了。

    “点火吧。”鬼丑往地上一顿,就伸出了自己的手,一个会火系魔法的人族士兵立刻点燃了木头堆,当十几堆木堆被点燃,火焰开始高涨的时候,那几个大队长开始让这些士兵往火堆上加了特制的杂草,说是特制,其实就是在杂草里加了大量的雪,滚滚浓烟升起,山谷中的冷风一吹直接向着对面的方阵吹了过去,如同浓雾一般的白色烟雾随风扩散,很快就阻隔了双方的视线。

    当烟尘弥漫了整个山谷之后,鬼丑则慢慢的站起身说道:“捂住口鼻,冲过去。”

    看到眼前的烟雾,弯月行省的士兵别提多兴奋了,必死之局居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化解,也就只有鬼丑大人能想到这种绝妙的办法吧?

    鬼丑刚刚下令,那些手持盾牌和短刀的士兵就在烟雾的笼罩中慢慢的摸了过去,风是无孔不入的,当然烟也是,因为对峙的原因,神殿军团的长枪兵阵一直都是守在山谷的出口,不进也不撤,当烟雾袭来,他们想要撤退已经晚了,被浓烟熏呛的士兵们无力的咳嗽着,手上的长枪也难免的出现了松动,但他们并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所以他们依然勉励支撑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开始变得越发的黯淡,浓烟之中除了不断的咳嗽声剩下的也就只能看清眼前不到十米的事物。

    就在这个时候,沙沙的声音响起,众多被烟熏呛的神殿军团士兵都开始克制起来,屏息凝声的盯着前方,前三排的长枪被平放,后五排的士兵则是斜举长枪,最后的八排则是完全立直,慢慢的烟尘中出现了一道身影,但是这模糊的身影却是一闪而逝,做了一个投掷的动作之后就消失不见,紧接着就是一身闷响和随之而来的惨叫声。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突然在队伍中炸开,不明所以的长枪兵因为太过紧凑而根本没有时间和空间躲避,在方阵前方的士兵立刻倒下了很多,对于整体的方阵来说这些倒下的士兵还不算太过影响方阵,而这个时候,顺着山谷方向的浓雾之中却突然爆发出一声怒吼,越来越多模糊的身影开始在长枪兵的眼前出现,他们的手臂上有一面圆形小盾牌,可是他们的手上却拿着一两个拳头大小的圆球,并且在前方的敌人很快就将那些奇怪的东西扔到了方阵之中,接连的爆炸声在整个长枪兵方阵内响起,早就因为烟雾的原因而丧失力气的长枪兵顿时开始成片的倒下,整个方阵在还未接触之前就乱成了一片。

    挣扎着的前排神殿士兵很快就放弃了手中的长枪,抽出了短剑准备与敌人厮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浓白的烟雾却突然变了颜色,红白黄蓝各不相同,而这个时候,双方的士兵才算是真正的正面厮杀。

    后方,灭了烟火的鬼丑看着渐渐白热的战局,紧抿着的嘴唇终于有所松动,这个时候,弯月行省的骑兵已经穿过了废墟,静静的等待着鬼丑的命令。

    双方已经陷入了混战,这是一场在狭小空间内的生死鏖战,正面战场上交战的人数甚至连以前都不到,战况却是异常的惨烈,神殿军团的士兵装备精良,防御力高,而弯月行省的军队则是占着天时,战斗力保持的很好,但即便如此,双方的战损也一直保持着一个比较平衡的比例,而这种比例对于弯月军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因为他们伤了一个人就再也没有补充,但神殿军团却有,人之力终究有限,就算是一头热血也未必能够长久,随着时间的推移,战斗的天平便开始想着神殿军团倾斜。

    “大人,这样下去,我们就全都打完了,我建议现在立刻派出骑兵,冲击对方兵线……”卡列刚要说话,鬼丑却摆手说道:“不用召集,战损一直保持在一比二点五左右,相信我们的士兵,他们还能挺得住。”

    “可是大人……”卡列还想说下去,但鬼丑却制止了他,卡列咬了咬牙对着自己的卫队说道:“跟我来!”鬼丑冷酷,但他卡列却是做不到,卡列的卫队不过百人左右,对于整个战局来说影响不大,而且他身为指挥就算是战局恶劣,也不应该直接下去作战,可奇怪的鬼丑也没有阻止他,就任由他这么去了。

    战场上,弯月行省的士兵开始力渐不支的向后退却,而神殿军团的士兵则紧紧压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声嘶喊的神殿士兵突然有些诧异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一个乌黑的刀尖突然出现,而他仅仅看了一眼,刀尖变被抽离了身体,紧接着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而在压上来的神殿军团方阵上,这样的情景开始越来越多的出现。

    “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