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的小娇妻 正文 93 做人不容易

    温婉看着他吃完两大块牛排,给他盛了碗饭,将筷子推过去,“我看你用调羹没多大问题了,现在吃了肉垫肚子,学着使用筷子吧(狼王的小娇妻93章)。”

    “……”莫梵壑石化。筷子……他有手有脚的,干嘛一定要用筷子?

    一碗饭,莫梵壑足足用了两个钟头才吃完,长时间拿筷子的手麻痹了,禁不住哆嗦抖动。

    好坑爹!

    吃完饭,温婉没有跟他客气,带着他一块收拾桌子洗碗,“你多学着点,以后我不在的时候,可以自己做饭吃。学会做饭,你就再也不会饿肚子了。”

    对于此观点,莫梵壑保持沉默。他系着围裙,左手拿洗洁清,右手拿洗碗,苦逼的站在洗手盆边,刷着油腻的盘子。

    “啪”,没有刷碗经验的莫梵睿手一滑,碗掉落在地上,摔成碎片。

    “啊……”厨房门口拿着摄像机的温婉吓了一跳。

    随着温婉的惊叫,莫梵睿也受到了惊吓,他以为她出了事,着急地转身蹿了过来,“啊……”有拖鞋不穿,习惯打赤脚的他只觉得脚板一阵刺痛,碎片扎进脚底……

    鲜血沾在地板上,触目惊心。

    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温婉好想死,有木有!!!

    “小心点。”郁闷归郁闷,莫梵壑的受伤倒让她挺担心的。

    她拉着跛着脚的他在客厅坐下,找出消毒毒水清洗伤口,再用纱布包了起来。幸好伤口不严重,否则该到医院打破伤风了。

    “以后千万记得要穿鞋,家里都是瓷砖地板,容易打滑。”或许是她太心急了吧,教的越多错的越多。

    “碗……”莫梵睿张嘴,想说的话却一句也表达不出来。

    “你今天也挺累了,早点休息。我明天下班再带你去剪头发。”温婉走回房间从包里掏出钱包抽了两百块,并将备用钥匙递了过去,“厨房的东西你不熟还是别乱动了,这钱你拿着,明天饿了就到外面买东西吃。”

    莫梵壑望着她,并没有伸手去接,只觉得心里忒不是滋味。他到底怎么了?在大原草,它可以毫不费劲的咬死一头壮硕的牦牛,可是到了城里却连一只碗都洗不好。

    “拿着。”温婉将钱塞到他手里,“别灰心,生活才刚开始。这钱不是白给你的,以后等你有本事了,需要还给我的。我刚从学校毕业的时候,穷的只能喝西北风,而且还不会做饭,每天只能吃泡面度日,可现在不照样过来了。我是女生我都不怕,你是堂堂男子汉,更加不该害怕了。总之我会教你的,你放心大胆学就行了。”

    莫梵壑低头,将手心中的钱跟钥匙紧紧捏握成团。

    “我有个策划案要写,你早点休息吧。”温婉拍了拍他的肩,以示鼓励,转身回了房间。

    莫梵壑摸着自己烧焦的头发,还有扎伤在脚板,挫败的抬不起头。

    温婉坐在电脑面前,埋头写完了策划案,打了个哈欠忍着睡意写狗人培养日记,却不该如何下笔,最终迷迷糊糊写了一段话:今天是遇见莫梵睿的第三天,教他做牛排没想到烧掉了他的头发,真可惜了那一排乌黑的头发,想本来还想着混熟一点骗他当模特的。洗碗的时候,碗打掉了一只,要知道那可是宝宝用过的碗,真是心痛死了。真的好郁闷啊,不过他的脚被扎了,我竟然有点开心,也算是替宝宝的报仇了吧,谁让他打破它的碗呢。唉,不敢再让他进厨房子,就怕哪一天他会将厨房烧了。

    早晨出门上班时,睡在客厅的莫梵壑用头毛毯将整个身体蒙住了,温婉赶时间没掀开毛毯瞅了瞅他的情况。

    随着客厅门关闭,一颗狼脑袋从毛毯里探了出来,无精打采翻身趴在沙发上。用爪子抽出沙发角落的《孤狼》,一页页翻着书,盯着书页中的图案。那个时候,它还不是人,可是活得很关心,主人对它的要求很少,不怕现在百般要求……

    做人,真不自由!

    中午忙得连午饭都顾不上吃,温婉有些担心莫梵壑会不会惹事,于是很好奇地往家里座机打了个电话。

    兽化的莫梵睿蹲坐在沙发上,一遍遍重播着26个字母的发音,“a,b,c……”

    狼爪在沙发上比划着,闭起眼睛默写。它才不是笨蛋,晚上会给她惊喜的!

    电话响起,刚开始莫梵壑并没在意,可一直响响停停三遍。从沙发上跃了下来,莫梵壑的身体瞬间拉长变大,眨间进化成人。

    他竖着耳朵,好奇地拿起电话。

    “喂,是莫梵壑吗?”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碗……”莫梵睿的眼睛亮了,兴奋道:“碗……”

    “嗯,是我。”温婉乐呵道:“中午了,你吃饭了没?”

    “没……”莫梵壑激动道:“碗……碗……碗……”

    咳 ,除了这个字发音准确之外,其它话它也不会说了。

    “没出去买饭吃吗?”温婉关心道:“冰箱里还有些剩菜剩饭,要不你先将就着吃吧?”

    “嗯。”语言限制,莫梵睿急得团团转,“碗……想……想……”

    “想什么?”

    “你……你……”急躁的莫梵睿憋红了脸,“啊……啊……啊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温婉哭笑不得,“我下午就回去了,你先去弄吃的吧,88。”

    “嘟……嘟……”

    “碗……”温婉的声音没了,莫梵睿愕然地拿着电话筒。手指拼命按着键,话筒放下又拿起,“碗……碗……”

    莫梵壑站在电话机旁,手指不断戳着凸起的按键,连午饭都顾不上吃。

    下班准时回家,温婉开车去了新华书店,买了几本儿童识字书箱,作业本、铅笔、橡皮擦。

    开车回到公寓,刚要将车开到停车场,莫梵睿突然从路口蹿了出来,兴奋地朝她跑来,“碗……”

    他跑得很快,几乎是电光火石间,便已冲到汽车面前,朝她露出灿烂的笑容。

    温婉吓得直踩刹车,车轮在地上磨擦出黑色的痕迹,发出刺耳的声音。

    “砰……”莫梵壑的身体重重撞在车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