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涅槃·仙魔之力

    一个人,无论纵横寰宇多少载,在流逝的光阴面前,终究是软弱无力的,沈云颤抖的双手抚摸着渐渐苍老的脸颊,心中流淌着无尽的不甘,他将身体斜靠在岩壁上,顾不上后背传来的刺骨冰冷,苦涩说道:“生命……就这样悄然逝去了吗?可笑我那些壮志豪情……”

    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在渐渐变得沉重,似割喉般的疼痛……直至想要说些什么缓解精神的萎靡,嗓子却是渐渐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御兽邪君444章)。

    “你还爱着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刻骨铭心牵挂的人……父亲还在刀山火海中等你去解救……而你现在呢?为了追逐所谓的力量,另辟蹊径,却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妖怪……站都无法站立,还怎么去实现那些宏图大志,还怎么给至亲之人以希望……”

    沈云脑中闪现过无数个念头,身体内渐渐变得迟缓的仙灵之力让他感到一丝不妙,最终,他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身体上下用不出半分力气,目光瞥向自己不断颤抖的干枯苍老的手背,苦涩的笑容又一次浮现在他的脸上……

    黑暗不再是黑暗,面对生死一念间,即便是无尽的黑暗在沈云眼中也亮如白昼,他贪婪地目视着能看到的一切,珍惜着人生之中最艰难的光阴。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石壁之上有点点火红的光辉在涌动,那是一只张开双翅,狂傲不羁的神凤,熊熊烈焰在其周围猛烈灼烧,暴怒的啼叫声一浪高过一浪,眼见便要被无情的火焰所吞噬!

    骤然间,那火焰之中猛然蹿出两道爆裂赤炎,与周围火光全然不同,那是纯净的,不含有一丝一缕杂志的赤金火焰,霎时,一声惊世骇族的啼鸣声再度响起,直贯耳蜗!

    紧接着,像是被烈火灼烧的神凤冲天而起,双翅两侧虽然依旧燃烧着耀眼的火光,却看不出其有任何痛苦之色,反倒是一双喷涌着雄奇火焰的眼瞳更惹人注目!

    沈云拼尽全力睁大了眼睛,脑中不断闪现着四个字:凤凰涅槃!

    “如此困境,与我一般面临生死,它能够奋力一搏,只求保留着生命,而我与之相比,却是不折不扣地懦夫了……”想到这里,沈云心中威震。

    已是抛诸于脑后的薛津的几句话陡然间流窜在他的灵识之中!

    “异度空间内最大的敌人一是光阴、二是自己!”想来这话与自己现在处境竟是完美契合!一丝感悟悄然涌上沈云的心头,“没错,我还活着,即便是身体衰老又如何?再没有彻底沉沦之前,总会有希望……想不到,面对穷途末路,我竟是这般懦弱!”

    体内迟缓的仙灵之力再一次被沈云渐渐调动起来,紧随而至的,便是身体带来的巨大疼痛,他那老迈的身体完全负荷不了如此汹涌磅礴的仙灵之力!

    “忍忍!再忍忍!若能运行一周天,我便有站起来的可能……腿,你争点气!争点气啊!”脑海中一丝不甘在促使着沈云不断挣扎,身体内的各大经络穴位不断承受着狂暴的仙灵之力的冲击,沈云几次险些晕厥过去,但在没有帮手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的意志!

    半躺着的他,在不断坚持的意念下,已是能够盘膝正坐起来,这一幕,让他登时燃起了重生的希望,距离凤凰涅槃,似乎也仅仅是一步之遥!

    “咦?怎么会?仙灵之力的粗壮程度明显要比刚进来时强大了数倍!”想到这里,沈云顿时变得兴奋起来,但脑海中却在告诫着自己,绝不能沾沾自喜,那危难还没有突破!

    静谧的黑夜笼罩着死一般沉寂的深洞,沈云渐渐忘却了一切担忧与惊恐,他的嘴角慢慢浮现出笑意:“原来,仙灵之力是因为变的壮大才使流动的速度迟缓起来,每条经络都太过狭窄了……光阴虽然让人畏惧,但却能让我积淀更多的力量。”

    得益于最原始的玄武之力中的龟息法,沈云在光阴逝去的那段时间,体内仙灵之力也在不断加深巩固,对于外界力量的吸收也在翻倍的增长!

    随着体内仙灵之力的不断充盈,沈云忽而做了一个大胆的设想,早已融合的玄武之力、佛家梵音之力、轻盈空灵的生之力以及幽冥鬼域的连绵鬼力,若是能再次炼化会变成什么?

    想到此处,沈云更加坚定心中所想,一道道浓稠的力量不断突破狭窄的经络,尽管身体的疼痛让他难以承受,口中不断咆哮着,嘶吼着,但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得到的强横力量正在不断包容着腹中气海的玄武方印!

    那一层激荡的白热光华使得玄武方印疯了似的流转起来,岁月流逝中积淀的无数仙灵之力不断向其汇聚涌动,杂乱不堪的力量经过玄武方印吸纳演变,竟是又发生了微妙变化……

    纯洁的白热之色,渐渐变得昏暗,内心的风暴使得沈云心头更加激动,那昏暗慢慢与周围阴暗空间相融合,玄龟方印转瞬间化成了半黑半白的模样。

    沈云细细感受着气海内的巨大变化,顿时想起了空相寺中那半佛半魔之躯的说法,这……是不是正应验了当日的一切已经变成了现实?

    “我沈云一生只求无愧于心,难道还不能以正义自居吗?这道黑暗煞气的再次出现,究竟预示着什么?我该让他逼退禁锢,还是……”

    恍惚间,千羽殿鬼林中,当着惜梦惜雅的面,将其生父杀害的一幕轻轻浮现在面前;紧接着蛇翼惨死的噩耗也在自己脑海中不断作怪……

    “这些……难道不是我那一丝执念而导致的么?从没想过,我这样一个人,竟然双手也是沾满了鲜血的……那些任人摆布的白家子弟、妖兵、鬼兵,有多少是穷凶极恶之徒呢?他们或许了只为了养家糊口,却被我不眨眼皮的杀害了……还有那些可能会成为绊脚石的家伙,明明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无尽的罪恶感瞬间将沈云的神念吞噬,他经感到心中一阵刺痛,但那玄龟方印之上也只是淡淡散发出一道微微的白芒,与黑暗的一面彼此制衡着。

    佛?魔?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的我?抑或都是我?自古以来世人难以摸透的本我、自我,到底哪个才是该追求的?

    沈云变得越来越迷惘,心中烦闷的感觉再次升华,他禁不住内心的暴躁,双腿用力,猛然间竟是站立了起来!

    “怎么会?明明身体依旧在以飞速变得苍老,胡须越来越长,渐渐露出月白之色,但力量却在不断积淀中变得深沉浑厚……”

    呼……极力压制浮躁的呼吸从沈云口中平稳地呼出……就在这一呼一吸之间,一种莫名的透出水面的畅快感油然而生。

    “明明身体已经变得苍老,为何却感觉不再乏力了?我的生命难道可以由自己支配与掌控了吗?”

    双脚在他意念催动之下,缓缓飘离了脚下的土地,吃惊地感受着周身的变化,沈云的身体轻轻飘向了石洞洞口处,那略带着斑驳白痕的巨石在他眼中似乎变得薄如白纸。

    指尖轻轻探出,在巨石之上略微触碰,一点黑白相间的光辉瞬间没入其内部,不断滋长蔓延,深深扎根,待他手指一勾,巨石竟是瞬间生出四五道裂痕,而待他单拳一握时,那巨石轰然崩碎,刺目的阳光立时突入深洞之中!

    金红的阳光顺着冰冷的岩壁向内急冲,一只只涅槃的火凤在岩壁上栩栩如生,闪动着熠熠生辉的火羽,目光傲然向上,似乎在与天抗争一般!

    沈云并没有回头,探手一伸,偃月麒麟剑猛然出现,冷意绵绵,鬼力阴森,一道麒麟长啸不住啼鸣,他眼中满是怜爱的自言自语道:“偃月前辈,之前倚仗你的太多,现在,该是让你安心等待我去解救的时候了,若有缘,此剑该会重见天日吧!”

    话音未落,沈云随手一抛,偃月麒麟剑被黑白两色瞬间萦绕,破空猎猎之声在身后炸响,陡然间,身后石洞陷入剧烈地震颤之中,整个羽丘峰也跟着不住颤抖起来!

    花白的胡须迎着寒风飘荡在羽丘峰之巅,沈云略显佝偻的老迈之躯以周身为原点,想周围爆出一道道狂绝的力量,这股力量比之仙灵之力似乎更要强横,身体也渐渐变得再次挺拔起来,只是那目光更加深邃内敛。

    “哈哈哈……想不到,短短百年的光阴,你这家伙就能突破凤凰冢,怪不得薛津主人会冒着良心的巨大不安再次将人类送到这里……确实让岐刮目相看了……”

    白狐仙族的岐再一次出现在沈云面前,依旧是那一袭白衣和妖冶俊美的面庞,他迈着轻柔的脚步朝沈云不断靠近,眼中兴奋之色难以言喻。

    “寻常人根本不可能突破光阴的禁锢,即便是薛津主人已经告知了诀窍,你这家伙……注定了是个异类,如今掌握了仙魔之力,会被更多人盯上吧?主人啊主人,你我的性命,也到了该终结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