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枭雄的时代,不需要英雄!

    这世间最令人敬仰的人物是英雄,令人艳羡却也唾骂的人物是枭雄(万道神帝351章)。

    前者往往流芳百世,后者往往褒贬不一。

    所以如果仅以后世人的看法作为评判标准的话,做英雄无疑要更为划算,可若是结合现实,那么英雄大多都免不了一个悲剧下场,而这个悲剧,恰恰就是芸芸众生害怕却又不得不面对的死亡。

    英雄因何死?

    因百姓。

    因情义。

    因责任。

    因不公。

    ......

    因太多。

    普通人与英雄的差别便在于前者是种一因得一果,而后者则是种万因得一果。

    不管他们的身份如何,实力如何,性格如何,只要他们下定了决心去做英雄,那么无论他们做出怎样的选择,采用怎样的方式,最后的结局都无外乎两种,且都与“死”有关。

    一种是人死灯灭。

    另一种是生不如死。

    曾有人笑称英雄之道乃是取死之道,固然悲壮,却也愚昧。

    面对着这般毫不客气的批评言论,有许多人先后给予反驳,至于反驳的依据,自是取死之道背后的故事与含义。

    并非他们不想用直接的结局来证明这种言论的偏激,而是纵观历史长河,的确没有几个英雄人物最后是落得好下场的。

    反倒是那些心狠手辣无情无义的枭雄,个个混得风生水起,日子过得比谁都滋润。

    运气稍差的枭雄,当了几年土皇帝,便在不知不觉中大势已去,兵败如山倒,要么自刎要么**,亦或者死于乱军丛中,而运气好的,便是暗中积累气运,一朝由蛇化龙,扫去自身污点不说,还成功封了个正统。

    死去元知万事空,所以不管身后千秋万世对他们的评价如何,是褒是贬,全都无关痛痒,因为他们在世时便享尽了荣华富贵,坐拥江山美人,即便身死,多半也是无憾而去,不枉此生。

    那英雄呢?

    英雄得到了什么?

    除却身后百年千年的一些言辞褒奖,他们还剩下什么?

    怕是只剩下在世时的无穷困苦和折磨吧。

    有情有义乃英雄,无情无义为枭雄。

    情义固然是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金山银山都无法换去,可当偌大的天下众多的苍生中竟找不出几人来明白我的情义,那我要这情,要这义有何用?!

    黎贪给黎文的回答很直接了当。

    没有婉转,没有机锋。

    作为九黎之君的他,在自己的兄弟兼臣子面前,几乎不加思索地便告诉了他那三千铁骑在自己心目中的意义和作用。

    棋子,弃子。

    多么可怜又可笑的存在啊!

    黎文没有问黎贪为何要主动舍弃三千九黎铁骑。

    因为他知道问了也无用,黎贪脾性中执着的一面他已见识了太多,当年临阵叛乱,荡平九夷,很多人都以为是包括黎文在内的一干文臣武将怂恿黎贪而为,其实不然,他们虽然早有造反之心,但却迟迟没有胆量跨出那最后的一步。

    如果那时没有黎贪的执着,九黎魔族恐怕根本不会出现在世上,黎文黎武等人也会在九夷与其他部落的战争中死于非命。

    由始至终,黎贪都是主导者,无论是明面还是幕后,他唯一多做的一件事,仅仅是假借黎文等人的名号来行叛乱之事。

    其实单单是这一个举动,便足以看出黎贪枭雄的潜质,只是那时的黎文一心沉浸于连番大胜以及九黎创立的喜悦中,下意识地将黎贪当作了可带领他们不断强大的英雄而已。

    后来通过一系列的事情,他渐渐有所察觉。

    而今,终于是彻底醒悟。

    可他不怨黎贪的冷酷无情。

    也不怨自己的判断出错。

    他只是觉得有些伤感。

    他原以为那个属于九黎和蚩尤的盛世中,他仍会以一个与黎贪并肩作战的兄弟的身份生活在那个时代,政务繁忙时,他们可以一起处理,偶得闲暇时,他们可以一同喝酒。

    果真如此,该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

    可老天爷却偏偏总是不愿意成全这些快乐。

    那个曾和他并肩而立的兄长,终于是越走越远,远到他看不清也看不懂他的背影。

    ......

    黎文没有再问。

    黎贪也没有再言。

    他的容貌充斥着野性邪性,但实际上他一直是个生性沉稳,寡言少语的人。

    可此刻他的心中却有很多话想要说。

    其中不仅包括他主动舍弃三千铁骑的原因,三千铁骑现如今的伤亡情况,还有他从有情渐渐转变为无情的缘由。

    那些话一度到了他的嘴边,却也一度缩回,沉入心底。

    黎贪这一生见过很多人的心。

    因为他独创的枪法“勾心诀”乃是一等一的杀招,一旦施展,便不可能有收力的机会,尤其是在战场上。

    九黎铁骑甲天下的名号不是莫名其妙就传出来的,而是他率领一众勇猛将士在马背上打出来的。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其中的三百六十天他都在军营或战场中度过。

    这样的日子一度持续了上千年。

    意志不坚的人不可能坚持这么久,而意志坚强的人经历如此久的地狱磨练,也很难不崩溃。

    他却一直坚持,也一直强大。

    强大到旁人根本无法想象到当年一个侥幸从乱葬岗中爬出的婴孩是如何成长到手握九黎百万甲的君王。

    当然,那些人也不会懂得他用铁枪刺穿敌人的心脏,又将那块心脏挑出,混合着腥味十足的血液,握在手心中时的想法与感受。

    他那时的想法总是很奇怪。

    奇怪得不像一个沾满鲜血的魔鬼,倒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孩童。

    他想的是如果自己当初所选择的不是枭雄之路,而是英雄之路,亦或者常人之路,他会不会生活得更加快乐,更加随心。

    结果他没有答案。

    至今都不曾寻到答案。

    他只是寻到了道,寻到了法,由血腥杀戮构成的道和法。

    然后他在杀戮道法的基础上,创立了九黎魔瞳,壮大了九黎铁骑,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九黎之君,蚩尤!

    如今他早已修成魔皇。

    可他依旧不知如果时光倒流再面临一次选择时,他会选择怎样的路,该选择怎样的路。

    但他知道世上没有如果,也知道选择了一条路,就要坚定地走下去。

    沉默良久,他终于开口,却不是什么解释,而是令得黎文再度震惊的一句话。

    “枭雄的时代,不需要英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