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诛魔之战 二

    天柱山巅战意浓,魔神虚影慑群雄;

    盘古碑中涌神力,一朝诛魔立神威(玄冥破天记403章)。

    急风掠过,黑气翻滚的天柱山上,一魔一人正在进行着一场对决。黑魔气势如魔,大开大合,强大的吞噬之力也是吸的天柱山巅飞沙走石;而与之对战的那名俊朗的青年,则是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虽然看上去岌岌可危,险象环生,但却每每化解于无形。

    打斗之人当然就是玄天与变身巨魔的盛天宇了。

    “玄天子,你如果只是这种左逃右跑的伎俩,那就别想活命了!”也许是‘摸’清了玄天瞬移的规律,也或许是盛天宇还有更为强大的后手,总之,就在盛天宇一声大吼之际,玄天突然间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包裹感。

    “妈的,这小子用的是什么招数啊!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

    “怎么,害怕了吧!告诉你也无妨,本圣已经运用魔神结界将你困住。在这里,我就是天,天就是我!等着受死吧!”

    “什么,竟然是魔神结界!不对啊,当初在不周山,老子就见识过这种结界,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强大啦!”几次试着瞬移身形,都没有破开那层看不见‘摸’不着的结界,玄天的心中也是开始思索起来。

    因为对方说的话可不是假话。在这个魔神结界中,人家还真就是天,就是地,更是主宰一切的杀神!

    “小子,你到是跑啊!刚才不是‘挺’能跑的吗!魔神吞噬**之无法无天!”

    “玄冥盾!还不出手,更待何时!”看到盛天宇打出一种自己从未见过的战技,玄天哪敢托大,直接就是招唤玄冥盾。

    一时间,只见一股强大的,甚至有些让人产生无法抵抗的力量徐徐的涌向玄天。

    “哈哈哈,这是本圣新近领悟的战法,就让你这个小家伙尝尝吧!啊,不对,这是玄冥盾!你不是玄天子,你是玄天!”

    “妈的,现在知道老子是谁啦!盛天宇,别人不知道你是谁,我却最了解!所以,你还是措手就擒吧!”看到盛天宇已然认出了自己,索‘性’玄天也不在隐藏,直接就是一阵惊天剑雨。

    随着玄冥盾的强烈一击,直接就是将那股无法无天的气息顶了回去。而紧随其后的玄水追魂剑更是像一条神龙直取那高大的魔神身躯。

    “白大哥!你听见没有,玄天子竟然只是个假名字!他说他叫玄天!那玄天是谁啊!”

    “是啊,白大哥,原来这个玄天子也是一直瞒着咱们的!亏你这些时日还那样对他,就连你最得意的‘鹤鸣九天’都教给了他!”

    “你们都给我闭嘴,大敌当前,怎能如此糊涂!如今,我也不隐瞒你们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他是谁,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欺骗与被欺骗。只不过,他的身份特殊,需要一些必要的掩饰!”

    “那个,原来是这样的啊!看来,我们是错怪这个玄天了!”看到白鹤鸣说出上述话语,其他散修也就不在言语,而是继续注视着天柱之巅的战斗。

    &nb

    sp;“白大哥,看来,你还真是个好人啊!我这么欺骗你,你却这样对我!好,你这个大哥,老子‘交’定了!”一边战斗着,玄天一边关注着散修军团的变化。

    不过,让他欣慰的是,竟然没有出现让他意想不到的局面。

    “小天,原来,你竟然就是玄水宗的圣子!怪不得会有如此强大的战力!唉,你们玄水宗与飞仙盟形如水火,我又怎能不理解你的苦衷呢!”一边抬头看着天空上的战斗,白鹤鸣一边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玄天,看来我们注定是一生的敌人了!每到关键时刻,你都会出来坏老子的好事!你就不怕被我吞噬掉吗!”

    “笑话!当日,我只是个小修者,你都不能奈我何,又何况是现在呢!”

    “你就那么自信吗!好好好!既然上天让咱们相遇!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魔神大人,我知道您的能量已然恢复不少了!眼前之人,就是那个处处坏咱们好事的家伙!请魔神大人助我杀此贼!”

    “哦,你就是玄天啊!好好好!天宇,你做的不错,这一万多个度劫期修者的能量,我现在已经吸收的七七八八了!就让我活动一下身骨吧!”

    “盛天宇,你竟然让魔灵入驻你的识海!难道你就不怕永远的入魔吗!”

    “玄天,你难道不知道吗!什么魔不魔的!我就是魔,魔也就是我!总有一天你会知道魔神将君临天下!”

    “天宇,不必与他多说,要不是那个‘亡兽’拼上自己的‘性’命,将我重创,本尊早就把这天柱山推倒了!”

    “什么,你竟然害了‘亡兽’!拿命来!”就在虚空中传来了‘亡兽’受重创的声音,玄天连想都没想就发动了攻击。

    而就在玄天的攻击还未命中的时候,一杆黑光闪闪的长枪,突然间从那巨大的魔神之口冲出。其速度之快,就连玄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啊!疼煞我也!”就在玄天的瞬移**刚刚开启的时候,自己的左肩胛骨处已经被戳出了一个血窟窿,鲜血更是不要钱的向外流。

    “你叫玄天是吧!你是第一个品尝到黑魔噬魂枪厉害的小家伙!看来你的瞬移之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否则,就刚才的那一下,你已经死了!”

    “魔灵,你,你休要猖狂!如果小爷没有猜错的话,像刚才那样的攻击,恐怕以你现在的能量应该是无法再攻了!”

    “哦,天宇啊,你看到了吗!他竟然还是个奇才!我都不忍杀之了!”

    “魔神大人,你千万不要心软啊!他可是我盛天宇一生的敌人,此人不除,将后患无穷啊!”

    “笑话,我怎么能够放过他呢!是,我是不能再‘激’发黑魔噬魂枪了!但以你现在的状况!恐怕早晚都会成为我的养分!”就在那虚空中再度响起魔灵的靡靡之音时,一股远超之前的吞噬之力直接涌向了倒在血泊中的玄天。

    而此时的玄天,只是双眼紧紧的盯着那张魔神巨口,一言不发的翻倒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