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媚 正文 第二卷 陈府小丫鬟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只为情痴只为真(后记)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只为情痴只为真(后记)

    苏亭站在藤萝镇的街道上,身后是一脸清冷的玉舟铭,看着她,眼中闪着温柔的笑容(书媚174章)。

    两百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已经足以让陈府欧阳府的人卷土重来,两家人得了那几样配方,调制出来,给两府众人服用,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了质的飞跃,高手层出不穷。两百年间飞**到五人之多,十三四层不少。两府通婚不在少数,逐渐融为一体。

    过后苏亭融合了那玉佩,修为一举攀升,那玉舟铭原本是压制着修为在守候着千凝散,两人竟然同时飞升。飞升后,应该说当第四块玉佩融合之后,这空间中就出现了王羲之的影像,苏亭也骤然明白了自己穿越的前因后果。

    王羲之和自己的两个朋友,也就是陈家的祖先以及欧阳家的祖先机缘巧合之下来到这个异界,作为外界来客,自然会对这里产生很大的影响,直接加速了社会发展进程。当时这异界还是处于刚刚开化阶段,以书入道的王羲之发现这里的人身体素质很是差劲,竟然活不过二十之数之后,就把一套简单而实用的功法传授给了他们。

    传授了猛虎拳和明月拳之后,王羲之深感自己就要飞升,对自己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朋友,却又难以放下。怕两人吃亏,所以顺便给他们改善了体质。让他们有个好的血脉流传,后代修炼事半功倍,可以让华夏民族源远流长。可是这血脉流传下来,千年之后就会逐渐的淡化,最终泯然众人。于是他又留下了几卷不同字体的字画,给陈府众人保管,最后一卷字画说明了改善体质的方法。

    毕竟是外来人,所以他就认为这异界还是交给异界人自己管理的好,所以两家人就有了一项命令:两府众人不得担任重要官职,更不可取而代之。

    掐指算来,发现千年后两府有一大劫难,若是渡不过去,就会全军覆没,灵机一动之下,就打算安排一个人过去,冥冥之中,苏亭就成了个候选人。另外自己在飞升前游历东海,还收了一个徒弟,这徒弟资质不错,就安排他的后人留在了东海,让他们守护千凝散,等待陈府和欧阳府后人的到来。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第一代家主去世突然,来不及告知这字画作用,这字画被第二代的家主送给了炎家先祖。炎家先祖已经觉察出了陈府和欧阳府的不同凡响,聪颖无比的他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却故意接近陈府,想方设法得到了字画,却不曾想这字画一个都不认识,而陈府第二代也没有学过这些,此事自然就不了了之。

    到了炎家第二十代家主之时,与两府却发生了一次冲突受辱,炎家家主立誓要灭掉陈府欧阳府,暗杀就此开始,正在此时,陈府和欧阳府众人也渐渐的没了飞升之人,血脉传承开始减弱。故事就此拉开了帷幕。

    ……

    苏亭辗转不同时空,终于回到了地球,在地球住了一段时间后,静极思动,机缘巧合之下,竟然又到了这异界。

    藤萝村中陈府的位置早就成了废墟一片,后来纵然重建,但是两府众人已经控制了炎家皇朝,怕发生几百年前同样的事情,所以就居住在了京城中,方便监管炎家众人。同时狡兔三窟,在其他地方也设置了产业。昔日众人中,陈老爷夫人已于几年前去世,陈大长老早就飞升,梅香十几年不理会世事,在藤萝村中居住,修为已经是十四层顶峰,飞升也不过是旦夕之间的事情,只要某一天突然通透(书媚174章)。

    苏亭慢慢步向藤萝村,村中盖了很多新的房子,焕然一新,比以前繁华富庶多了。只有一栋房子仍旧不变,正是梅香居所——这里以前是她的新房。

    苏亭的心脏一阵紧缩,眼睛死死盯着那扇窗户,眼前依稀还回荡着那大红的喜字。半晌才强逼自己转移开视线,眼圈却红了。

    身后玉舟铭叹息声,没有出声,始终默默注视。

    一个三四十岁的女子开了门来,见到苏亭一愣,进而张大了嘴,不敢置信看着她,最后激动奔过来。

    “妹妹,妹妹,是你么?我不是做梦?”梅香欣喜若狂。

    苏亭看着梅香,两百年不见,她还是那般模样,只是眼角却多了些皱纹。情绪激动的两人抱在了一起,良久,梅香拉着苏亭往郊野而去。

    藤萝村已经是小镇,郊野更是荒无人烟,只是,就看这去的方向,却是……

    一座老坟出现在眼前,苏亭一见眼前的墓碑,顿时觉得气血上涌,头脑一充血,整个人就瘫在了地上。

    陈瑄,陈瑄,过了几百年了,你还是如影随形,从不曾自她身边离开!

    苏亭咬紧牙,看着眼前的墓碑,寒意从脚底升起,浑身冰凉。

    梅香大惊,一把抓住了她冰冷的双手,安慰道:“这只是衣冠冢……”

    苏亭苦笑着点点头,她自然明白的,当年陈瑄已经灰飞烟灭了。

    “这京城中这些年繁华不少,今日听说有盛大节日,我十几年不曾出门,今日很想出去瞧瞧,妹妹,你就陪陪我吧!”

    苏亭勉强笑了笑,点点头。她知道梅香的意图,可是有些人就是深闺梦中不变的牵挂,有些事已是曾经沧海,终难为水。

    纵然有些人再好,可惜他,不是他!

    苏亭的眼角瞟过身后的玉舟铭,暗自神伤。

    京城中结构不变,街道依旧,不过建筑却大都已经翻修,有些烂得厉害的地方还拆毁了重建。

    街道上人满为患,更奇怪的是女子居多,有不少人已经带着面具,这……竟然是鹊桥会。

    苏亭想起了当年和陈瑄在茗香雅居见面,鹊桥会中,她的面具被陈瑄给揭了下来,然后两人一起吃云吞,买糖葫芦。

    抬头看看崭新的屋宇,客似云来的茗香雅居,呵,这四个大字竟然是行书写就,而且力透纸背,看得出来功底很不错。这些字体已经传遍异界了,苏亭微微一笑,终于有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云鬓花颜金步摇,狰狞鬼面渡良宵。周围的女子嘻嘻闹闹,戴着面具也不辨对方身份,谈论的就是希望自己心仪的男子从西市那边行来,可以揭开自己面具,谱写一段嘉话。这些年来,鹊桥会的成功率高涨,参与的女子日益增多,公子少爷们也更爱在其中物色心仪对象,东西市之间的街道也因为这事,硬生生阔了一丈。

    人流涌动,快乐是他们的,苏亭默然站在墙角阴影中,于欢乐中品尝心酸的痛苦,时光的寂寥。陈瑄,漫漫人生途,没了你,该是多么孤单!现如今,她形单影只,孑然一身,苟延残喘。

    都说成仙的人是看透了世事,都说成仙的人是铁石心肠,也都说成仙的人已经摆脱人世苦海,没了七情六欲。

    可是,他是陈瑄啊!她怎能忘得了他,怎能忘得了他嚣张的大笑,坏坏的邪笑,深情的浅笑,无奈的微笑……

    苏亭索然无趣,罢了,罢了,今日后,江海渡余生!去东海另一边的大陆逛逛也好。也许,再过个千年,陈瑄就不过是陈瑄,不过是个名字代号。

    一旁两个女子被心仪男子拉下了面具,两对人含情脉脉,两块面具完成了它的使命,悲哀的跌落一旁。

    梅香顺手捡起,眼神示意了下身后的玉舟铭,玉舟铭会意,背过身站得远远的。

    梅香笑嘻嘻道:“今日姐姐要看看自己有没有姻缘,你陪着我吧!”

    苏亭的脸上被梅香一罩,顿时就漆黑了一片,调整好了面具,露出两只黑葡萄一般的眼珠,梅香拉着苏亭往前面走去。

    “来了,来了!”一旁有几个女子开始耳语。

    “来了,他来了!”

    “真的吗?在哪里?”

    “他的护卫说他早就来了!不过换了装束。还带了面具。你没瞧见今日这大街上戴着面具的男子也多了不少么?”

    这些女子的目光在戴着面具的男子脸上逡巡。最后多是掩饰不住的失望。

    “他最喜欢穿红色了,今日不知换了什么颜色?”

    这女子的目光已经落在了一旁白衣面具男子身上。对一旁的红衣男子无视之。

    “听说他才十六岁就已经十四层修为,是千年来陈府最有资质之人!”面具底下的女子,两眼亮晶晶。

    “陈府?”梅香一愣,她十几年不问世事,这几年陈府竟然有这样出色的人物?

    “听说他最爱穿红色,而且最爱给下人取名叫做子什么的,譬如小茄子,小顺子是……”

    “扑哧!”一女子笑道,“我记得大哥说皇宫中有很多人就叫这些个名字!”

    “原来是你,李湘蓝,哼,你大哥竟然给你说起这个,还真是不知廉耻!”

    “何梦琪,你少血口喷人,你说这些是不知廉耻,那你告诉我,怎么个不知廉耻法!”

    ……

    掐架了!

    苏亭冷眼看了下,漠然往一旁行去。梅香见到苏亭背影,叹息声,顿了下还是跟了上去。

    一阵人流涌过,转眼苏亭的身影就消失在前方。梅香“啊”一声,再去寻,却不知所踪。

    苏亭随波逐流,被挤出了东西市大道,拐角处转出了喧嚣的人群。回头看看热闹的人们,苦笑一声,径直往另一条大道行去。

    这里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东西市的繁华和这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萧条的路上,一个云吞小店还在寒风中瑟缩,三三两两的情侣吃了云吞从里面出来。

    云吞!

    苏亭微微笑了,眼中却如堕入了星光的湖面,这里,就是这里,他们吃了云吞!

    时光流转,一瞬间,苏亭仿似又回到了十二岁那年。

    “姑娘,快快闪开!”云吞店老板吓了一跳,一骑飞来,眼看就要撞上眼前这个呆愣愣的姑娘,可是这姑娘仿若未闻。

    苏亭只觉得身子一轻,就被人拦腰抱起,不客气的扔在了马背上,斜着破布带一般。

    “驾!”这声音……

    颠簸的马背让苏亭想要呕吐。

    “吁!哈哈,欧阳,想要赢我,你做梦吧!”

    “陈少爷,今日这些姑娘们个个翘首期盼着你,你怎会想要来陪着我这大男人,莫非,你有断袖之癖。啊~~~我可不要,迎春楼的姑娘们要哭死了……”瞧这夸张的声音。

    “喂,死了吗?没死的话,睁开眼看看!”一只大手不客气的一把拉下苏亭的面具。

    ………………

    “如果我死……”

    “如果你死了,尽完我该尽的责任,我会去陪你!

    “如果你跟着我,我们又轮回转世了,都不记得了怎么办?”

    “难道我要等着找你的转世?我如何知道你转世在哪里?”

    “这样,你我相见的第一句话作为暗号好了!”

    “第一句话,我如何记得和你说过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

    陈大少爷瞪大了眼,眼前的女子对着他微微的笑,眼中雾气蒸腾,渐渐泪盈于睫,缓缓滚落。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丑八怪,我以前见过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