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0章 不用替我担心

    “没……没事……”伊凡摇摇头,“您不用替我担心。”

    “有麻烦就说,”张清扬按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是我让你到京城发展的,我就要为你负责,别看我不在京城,但关系还是有的。”

    “我知道,以后有麻烦就找您。”伊凡笑了,起身道:“您和嫂子随便玩,我去陪陪其它人。”

    张清扬见伊凡懂得维护自己的朋友,心中稍安。转头看向陈雅,她的脸上好像有些担忧,笑道:“无聊?”

    “不是,”陈雅摇摇头,拉住他的手说:“清扬,我……有点担心。”目光看向了坐在苏伟身边的伊凡。

    “担心什么?”张清扬心中奇怪,陈雅知道自己不可能与伊凡有什么的,那是担心何事?

    “我在想涵涵与彤彤……”

    “他们……怎么了?”张清扬吃惊地笑道:“你……不会担心他们两个小家伙早恋吧?放心吧,小孩子的心性我太了解了,就是相互有好感,想找个玩伴而已。”

    “不是这个,”陈雅的脸一红,说:“我突然想到了你和梦婷……”

    “这有什么联系呢?”张清扬大惑不解地问道。

    “清扬,你想想,刚开始,爸爸为何让我嫁给你?”

    “政治联姻……”这四个字从张清扬的口中脱口而出,他盯着陈雅的眼睛,终于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陈雅不喜欢说话,表达能力不是很好,看似她在说两件无关的事,但张清扬知道她想说什么了。

    “嗯,刚开始我们在一起,是家里让的,可那时候你已经和梦婷好了很多年。”陈雅看着张清扬说,眼神忧郁,“我怕涵涵以后不幸福。”

    张清扬点点头,认真地思考起来。正如陈雅所担心的那样,现在的涵涵与彤彤,同当年他和刘梦婷是一样的青梅竹马,甚至比他们当年相识时还小了很多。假以时日,长大后的刘博涵自然要承担起刘家政治上嘱托。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他同彤彤的情感能否转化成爱情,可就两说了。然而,身为张清扬的儿子,在陈雅看来,涵涵的婚姻多半也是与政治有关,万一刘家出于政治上的合作考虑,替涵涵找一个不喜欢的女孩儿,那她和彤彤之间……岂不是就要重走张清扬与刘梦婷的老路?

    “清扬,要不……以后不要让他们两个孩子见面了。”陈雅按住了张清扬的手。

    张清扬摇摇头,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不相信国内的政治永远和联姻有关系,有些恶习需要改变。”

    陈雅诧异地盯着张清扬,不解地说:“那涵涵……”

    “他的婚事……自己做主吧,从他这代起……也应该有一些改变了。”张清扬又笑道:“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自然会介绍一些体制内的女孩儿和他认识,但最终取绝于他自己。”

    此时的张清扬也不知道这么说是否可以实现,在他的骨子里,当然也希望儿子将来能和官宦之家的女儿生活在一起。说完之后,他又苦笑道:“这事时间还长呢,我们先在不用考虑。”

    “嗯。”陈雅点点头,一直以来她都是无条件的信任张清扬。他说没事,那就肯定没事。

    邓志飞凌晨三点到达京城401医院,他到时,京城的专家已经在他来的路上,与随行的医师进行了沟通,掌握了他的全部情况。因此,病人刚到,在双林省专家的配合下,手术第一时间进行。他最严重的是中风症状,颅脑出血并不严重,只是有微量的一点,也正是因为颅脑出血,才导致他神志不清。手术十分的成功,清理干净了他颅脑中的瘀血,但中风症状并未得到缓解,不但嘴歪眼斜,还半身不遂。病情是否可以好转,有待观察。

    另人惊喜的是,等到了第二天傍晚,张清扬同马中华赶到时,邓志飞已经睁开了眼睛,虽然身体不能行动,但意识已经完全清楚了,甚至还可以讲话,只是他所说的话不是很清楚。望着躺在洁白病床上的邓志飞,张清扬的心情很低沉,握着他老伴的手,几欲落泪,那悲痛的表情并不是装的。

    老伴看到张清扬同马中华一起来看望邓志飞,激动得哭了起来,抱着张清扬感谢他帮忙联系医院。张清扬好心安慰了一会儿,同马中华一起坐在床前与邓志飞说话。

    马中华拉着邓志飞那僵硬的手,看着他仿佛一夜间就老了二十岁的脸,说:“老邓啊,你能听到我说话不?”

    “唔唔……”邓志飞的头动了动,老伴连忙在一旁翻译道:“马书记,他能听见,您有什么话就说吧。”

    “好啊,老邓,你的病情好转得非常快。刚才医生和我说了,你是一个奇迹!”马中华继续拉着邓志飞的说:“今天我和省长代表省委省政府看望你,表达对你的慰问,你要安心养病,不要想着工作,身体要紧哪!”说着,马中华又看向张清扬,说:“省长知道我生病后十分的着急,是他亲自联系的医院,替你找了最好的专家,只要好好养病,就是对他最好的感谢。”

    邓志飞又唔唔了两句,没有人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眼角却流出了眼泪。张清扬怔怔地盯着邓志飞,他知道那绝对不是感动的泪水,他的流泪代表着什么……恐怕在场的几个人都清楚,但谁也不会说破。在邓志飞的心中,张清扬是他的对手,可是在他最为危险的时候,又恰恰是张清扬伸出了援助之手,甚至亲自到场看望,张清扬那关切、同情、悲伤的表情,并不是装的。不管邓志飞是不是清楚,马中华可是很明白,张清扬的这种情感是真实的。然而对邓志飞而言,张清扬对他越是同情,他心中越是难受。这是一种失败,**裸的失败。张清扬用一种大爱或者说大智慧将他彻底的打败或者说成是征服。

    张清扬盯着邓志飞的眼睛,伸手轻轻拭去他的眼泪,说:“邓书记,大家都很关心你,希望你尽快的好转起来,我们都等着你回来工作,双林省离不开你啊!”

    “唔……不……”邓志飞似乎是摇了下头,看向两人艰难地说:“不……不成了,唔……唔不干,找……找人替……替唔工作……”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他却说了很久。马中华同张清扬听明白了,他是说自己的身体不行了,快点找人接替他的工作吧。

    “老邓,这些事你都不要急,这是组织上要考虑的事,你好好休息。”马中华握着他的手用力抖了抖,心情也很低落。看到昔日的同盟者变成这个样子,又怎么不会触景生情。

    张清扬也拉住了邓志飞的手,说:“老邓啊,我们都相信你是一个坚强的人,一定会恢复的,你自己也要有信心!”

    “唔……射射……”邓志飞想说的是谢谢,简单的两个字,包含了他对张清扬复杂的情感,眼泪再次溢了出来。

    张清扬又伸出手擦干他的泪水。

    马中华看向邓志飞的老伴,拿出一个信封交到他的手上,说:“弟妹,不要推辞,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张清扬也如法炮制,邓志飞的老伴除了哭还是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马中华同张清扬一同走出病房,张清扬突然停下了脚步,仿佛一丝力气也没有似的,低沉地说道:“人这一辈子,到底为了什么?”

    马中华很意外地看向张清扬,说:“这话可不像你说的!”

    张清扬懂得马中华的意思,苦笑道:“是啊,又有谁能真正了解另外一个人呢,您说是不是?”

    “这个……”马中华更加的意味了,点头道:“你说得对。”

    “或许……或许有人以为我盼望见到这样的场景,”张清扬看向马中华,一字一句地说:“自从我来到双林省之后,老邓是给我制造了很多麻烦,我们的很多意见也存在矛盾,但这是出于工作,出于意见的分歧,我和他个人之间……又能有什么深仇大恨?”

    马中华盯着张清扬,一言不发,到没想到他突然对自己敞开胸怀。

    张清扬接着说道:“是,我承认,在工作上我很反感他的一些做法,但这只限于工作,说到底,我……只是想做点事情,没有任何的目的。有人说我要把他挤走,挤走他又有什么用?难道新来的省委副书记就一定和我的观点一致?我们的干部啊,太喜欢捕风捉影了!”

    马中华明白了,张清扬的自白看似在说邓志飞,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他话中的含意很好理解,这令他有些动容。是啊,大家不都是为了工作,为了做点事情吗?自己和张清扬之间,又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马中华转而一想,如果张清扬想用这个机会,这种方式向自己示好,希望自己今后支持他的工作,未免有些小儿科了。无论怎么样,有些东西是早已经确立的,他们永远不会站立在一起。

    “省长说得是啊,我们大家……都是为了做点事情。”马中华点点头,“走吧,我们也应该回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