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真实之冰

    呼!林朗催动自己所剩不多的武意,双手迅速浮上一层红色。红色不断冲击着林朗有些冻僵的血管,把热量一点点传递到林朗全身。

    这个时候,辛蒂却没有如之前一样追击过来,就这样背对着林朗,高举大锤。

    森里草地上那满是裂痕的大地突然发出响声,泥土和石块从杂草中剥离出来粘在锤头上。

    咔啦啦……

    剥离的速度越来越快,那原本人头大小的锤头在泥土和石块的包裹下变成了一个硕大的长方形。远远看着,就像是辛蒂正拿着一个杆子挑着一个大衣柜一样,有些滑稽可笑。

    可此时的林朗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他体内的寒气很多,自身武意所凝聚的这点热量想要让他的身体从僵化中恢复过来至少需要五分钟的时间。而辛蒂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意却在逐渐加深,林朗隐隐感觉到空气之中都传出一种狂躁的感觉。

    咕!!

    辛蒂纤细双臂上的肌肉突然鼓胀起来,瞬间变成一个正常男人手臂粗细。而这,还只是个开始。

    肌肉膨胀到这种地步之后,辛蒂的皮肤似乎到了承受极限,皮肤表面撕开一条条疤痕似的细线。显然,她的肌肉已经撑破了真皮层。

    咯咯咯咯……一阵朽木声音响起,她手臂上的肌肉再次鼓胀起来,这次直接从成年男人手臂粗细暴涨到大腿粗细,再然后甚至膨胀到成年人腰围那样粗。

    一块块肌肉像是粘连在骨头上的铁块,看起来触目惊心。道道青筋透过失去了真皮层的皮肤,像是蚯蚓一样附在肌肉外层。

    呼!!!

    辛蒂手中大锤突然落下,那结实无比的锤柄突然感受到如此强大的力量,差点被拗成一个圆。不到一秒的功夫,传导到锤柄上的力量被尽数转移到锤头上。

    轰!!!

    衣柜一样大小的锤头狠狠垂落在地,方圆千米的地面猛然下沉。力量传递到地底深处,又以一个更强的态势汹涌出来。咔咔咔一阵脆响,之前就已经有些破败的地面瞬间撕裂开一道道深不见底的裂痕,裂痕之中无与伦比的土属性能量喷涌向上。

    林朗顾不得许多,用全力控制着身体站到一块相对完好的土地上,感受着周围喷涌出来的能量暗自心惊。他不敢想像这样一锤如果砸在他的身上会是什么后果。

    轰!!!

    这时,辛蒂第二锤落在地上。方圆千米的大地再次下沉一米左右,林朗脚下的大地瞬间掉落到无底深渊之中。还好他反应及时,在辛蒂落锤的瞬间用武意代替衡力施展掠天步飞到半空。

    轰轰轰轰轰……辛蒂没有理会林朗,依旧一下下用大锤卖力的锤击着地面,周围的大地在她的捶打之下不断下陷,几次呼吸的功夫就已经下沉了将近百米!

    “她到底想干什么?”林朗皱了皱眉。

    他现在最先想到的应该是逃跑,可辛蒂如此异常的举动实在让他心里不安。

    又过了一两秒的功夫,林朗迅速甩了甩自己的头,决定不管辛蒂在干什么,自己先逃了再说。武意虽然不够强大,但使用掠天步还是绰绰有余。他在天上跨出几步,转眼就来到了塌陷土地的边沿。

    回眼一看,森林所在位置就像是平整的积木被人扣下了一块,看起来很是难受。

    “疯婆娘。”林朗嘟囔一声,向外面飞去。

    咚!在即将飞出圆圈范围的时候,林朗的额头狠狠的撞上了什么。

    林朗心里一惊,不顾额头的疼痛,用双手向前探去。

    他的手触摸到一个弧度很大的无形罩子!

    “怎么会?!!”林朗向下看了看,这个罩子所在的位置正是塌陷大地的边沿。也就是说,现在大半森林被这无形的墙壁围住了!

    只是一愣,他便立即向上飞去。他不认为辛蒂可以创造出一个通天的无形圆墙,只要他飞到一定高度,就可以跨出去。

    咚!!头顶传来的痛感让林朗僵在那里。

    “这根本不是什么圆形墙壁,是一个圆柱!而我被困在了这圆罩之中!”林朗闭上眼睛,手指摸在时空戒上。前两分钟还是彩色的地带此时全部变成了灰白颜色,林朗能够瞬间移动到的地方只有这个圆罩里面!

    一种深深的恐惧感窜上林朗的心头。他低下脑袋,看着深陷地面的中心,辛蒂已经停止了动作,正仰着脸冲他露出一个诡异、残忍的笑容!

    “你就在这里,给我儿子陪葬吧!!!”辛蒂绿色的瞳孔骤然收缩,握着大锤的手缓缓松开。

    哆!大锤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奇怪的声响。喀喇……一块不规则的地面落下,下面通红的颜色与炽热的气息显露出来。

    “岩浆……”林朗感觉自己的胸口越发憋闷。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哈哈哈哈哈!”

    辛蒂的皮肤逐渐变深,最后整个变成了一个土人,跳入了岩浆。咕噜一声,她便没入了通红的岩浆之中,激得岩浆产生了波动。

    咕噜噜……岩浆表面冒出一个个气泡,每个气泡崩裂,这岩浆就会红上几分,周围温度也会上升几度。

    林朗逐渐发觉,深坑之中的岩浆正在不断上浮,上浮的速度还随着高度不断上涨。短短十次呼吸的时间,岩浆已经涨到了距离林朗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最怪异的是,这些岩浆早已超出了其他地面的高度,却没有像普通岩浆那样扩散开来,还依旧向上浮动着。

    “原来如此!”林朗这时才明白辛蒂这招的厉害之处。先是打造出一个连空间都有些扭曲的地带,然后再引出岩浆把这个空间全部覆盖。就算是星神,在完全被岩浆淹没之后也根本不可能有活命的可能。

    当然,除了使用这招的辛蒂!

    热浪不断向逼近,林朗浑身上下流淌出汗水,滴答滴答落在岩浆表面。岩浆表面显出一个黑点,而后迅速恢复成原本的红色。而林朗的汗水则在这颜色变换的瞬间被蒸发成气态。

    “交给我吧。”

    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在林朗脑海响起,熟悉到林朗的眼眶不自觉浮上了一层水汽。

    “婉清?!”

    “交给我吧。”那个声音没有与林朗交流,只是重复着之前的话。

    “我要怎么做?”

    “交给我吧。”

    嗡!!!

    林朗的灵魂猛然一颤,使他有些晕眩的感觉。等他恢复过来,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变成灵魂状态,正蜷缩在自己的脑海里面,这也就说明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

    不过,这次林朗却没有一点反感,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此时正在被谁控制。

    唰!

    冰戒的表面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林朗’微微低头,看着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嘴角扬起些许弧度。

    “真实的冰是常人感觉不到的寒冷,它来自人的内心与灵魂,冷却着你对于一切的奢望与向往,遮挡住你人生的所有光芒。”‘林朗’低声念叨着,像是在对什么人低声诉说,对近在咫尺的岩浆不闻不问。

    “不过,它还有另外一面——你看,那些生物在向它祈求,祈求它冰封住一切悲伤与痛苦,以及时间。”

    嗒……

    一声水滴落下的声音,红色的岩浆瞬间被涂上了一层冰蓝色的油漆,无法再向上挪动分毫。

    哗啦!

    在岩浆全部被冰封的瞬间,一声剧烈的玻璃碎掉的声音响起,那刚刚被冻住的岩浆眨眼碎裂成无数碎块落在地面,像是在地上铺满了蓝色的宝石,耀眼非常。

    在众多碎块之中,有一块最为引人注目。它里面赫然封着一个由泥沙组成的女人,女人脸上狰狞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林朗缓缓降落到地面,布鞋的鞋底踩在碎冰上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

    嗡!!

    再一恍惚,林朗的灵魂便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婉清?婉清?”他轻声询问着,可自己的脑海之中再女人的声音再没响起。

    见这次肖婉清帮助他冲过难关,林朗的内心可谓是喜忧参半。

    他如今修炼的目的就是复活那些对自己重要的人,此时肖婉清的灵魂再现让他心中狂喜。可肖婉清此次出手所造成的效果实在太过惊人,林朗担心她会因此伤了灵魂。

    刚想到这儿,强烈的虚弱感就涌进了他的脑海,令他眼睛一闭,昏迷在这一地碎冰之中。

    **********

    第五宇宙的宇宙空间……

    宙神克林德正坐在神殿中专属于他的座位上酣睡,一阵阵鼾声从他的口鼻中传出。

    他的长相很是狂野,看着就像是màn huà书中那些长着胡子的矮人装上了一个正常人的身体一样。可能是相由心生,他的面相如此狂野,身上的穿着自然也不怎么在意,只是寻常的褂子随意穿在身上,连扣子都不系一颗。紧实的肌肉从敞开的衣襟中显露出来。

    这副样子如果不是在神殿之中,很有可能会被别人当成喝醉了酒的酒鬼。

    与他的穿着不同,他身后坐着的椅子却是蓝底金边,显得很是华贵。

    “唔?”克林德的鼾声突然停下,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他随手抹了一把嘴边的口水,用惺忪的双眼向前看去。

    神殿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穿宽松运动服的中年男子,正挂着和煦的微笑向他所座的位置缓缓走来。

    “好久不见,克林德。”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克林德看清男人的样貌,脑中困意顿时散得一干二净:“作为第三宇宙的宙神,你居然敢只身来到第五宇宙!好大的胆子!”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