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闪击

    咔——(妖精的魔匣119章)!

    金属玫瑰一下四分五裂,从海魔女的指尖滑落。

    而就在这时,一道金色的光影凌空滑过,一个纵身就跨过数十码距离,阳光随着空气在他身后如湖水般一分为二,拳似长枪突刺,啪的一拳捣了出去。

    “……”

    海将军眼眸低垂,身形不动,五指成爪,横臂抬肘,瞬间向前一抓,不偏不倚的正中拳头,狠狠的和洛洛撞在了一起。

    轰——!

    拳掌交击之间,整个石阶都猛烈的震动了一下,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从二人体表浮起,狠狠的激荡空气,仿佛水纹般剧烈波动。

    砰砰砰——!

    数声巨响几乎不分前后响成一声,二人电光火石间便是数次交击,拳影如同闪光疾驰,沿肉眼难辨的光之轨迹从空间中彼此碰撞。

    洛洛虽然相貌柔美,肌肤细嫩,穿上女装估计能让一个大街的男人集体狼嚎。但由于经过某人的调教,此刻出手毫无阴柔之气,招招凶狠凌厉,带着俯冲之势就是一阵乱打,如若烈马腾空、长蹄乱踏。

    而单手应付的海魔女显得更加深不可测,一条手臂如同钢鞭般弹挑钩砸,硬生生挡住了对手携冲击之势的乱拳,拂动琴弦的手指分寸不乱,只是越来越快。

    她的琴!

    洛洛见局势僵持,一时难以攻下,立刻调整目标,双拳如同火炮轰射、愈凶猛,衣领内却飞起一支玫瑰,分毫不差的被他咬在唇间,摇头一甩——

    嗖!

    玫瑰旋转着飞梭而出,绞起的气流如同刀锋般翻卷,近在咫尺之下,照着海魔女的面门一射,茎枝未到,单单劲风就鼓的对方丝乱舞。

    海将军曲臂顶肘,如同月弧一闪,横拍开洛洛的拳击,五指一探,再度抓向玫瑰。可就在她指尖触碰到花瓣前,玫瑰忽然一转,如同毒蛇惊蛰,瞬间刺向竖琴。

    “……”

    海魔女眉梢一蹙,琴声戛然而止,玉指一钩,无数细密的琴弦反向包裹回来,缠住她的身体,仿佛镜像倒影般消失在空气中,看上去仿佛是她凭空解体成无数丝线向四面八方延展出去一样。

    咚——!

    失去目标的玫瑰扑了个空,笔直的刺入石板,只留下一个黑洞洞的窟窿。

    消失了?

    洛洛瓷娃娃般精致的脸上浮出一丝惊愕,双手护住要害,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因为对方不仅仅是身体凭空消失,连带着气息都隐匿的不剩分毫,这种隐身的本事,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好吧,你隐你的身,我砸我的柱子!

    想了想,洛洛直接心一横,迅闪身奔向擎海柱,拳峰金芒旋舞,炽热烈火般的黄金之力瞬间浓缩成一团光球,狠狠撞向前方的柱体。

    空间中恍惚浮现起几声海妖的窃笑,他背后的虚空一阵波动,海将军双手环抱竖琴,款步走出涟漪般的空间断层,手指终于弹奏完最后一段音符。

    嗖——!

    琴弦仿佛万剑齐,数百道闪光的轨迹在同一刻向着洛洛聚焦过去,千钧一的瞬间,一道金色的怒雷当空劈下,雷光隐约中显出海龙的身形,落地砸出一道凹陷的深坑,直奔海将军而去。所过之处空气爆裂,砰砰作响,来势之厉就仿佛是一辆铁路脱轨的火车头。

    “哈哈哈!”

    海龙狂笑着欺进昔日的同僚,一抬手,就是小臂粗细的万道金光淹没了天空,密集光束的扫射下,烈日般的炫光在擎海柱前的广场上闪灭。

    轰轰轰——!

    海魔女淬不及防之下瞬间被闪光淹没,身影犹如正面承受了一记巨炮轰击,双腿压踏着地面远远滑开,脚下碎石飞溅,地面顺着两道沟壑,龟裂成无数的细纹向四面蔓延,连靠近的两座光柱都出了嘎嘎声响,好像被震得要崩塌一样。

    扫向洛洛的千万道琴弦齐齐断裂,霎时烟消云散,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年轻的骑士得以毫无阻碍的轰中擎海柱,砸的柱体震动,受力点浮现出数道裂纹。

    “呵呵呵……哈哈哈……”

    海龙缓缓举起双手,端详着掌中燃烧的黄金之火,是浑身都在因为笑声而不断抖动。

    “黄金之力果然妙不可言,我的身体被它自内向外重新塑造了一遍,无论是寿命或者强度,都已经远了人类的极限。换成以前,我绝对没办法这么轻易的打败你,不是么?”

    最后一句,他收敛笑意,将视线投向了昔日的同僚。

    “叛……徒……”

    海魔女左手扶着耷拉的右臂,勉强抬起苍白的俏脸,从齿缝间挤出了两段音节。

    此刻她整个身体斜依着一座圣坛,全身大部分关节不自然的扭曲着,形同一朵即将凋零的鲜花,殷红的血液不断渗出鳞衣,很快就染红了脚下的地面。

    “你想骂就骂吧,只要拥有力量,无论效忠神或者恶魔,对我而言都无所谓。”

    海龙不以为忤的轻笑着,同时上下打量对方的身体,毫不留情的讥讽道:

    “不过劝你省省力气吧,以你现在的伤势,能活着说话已经是我顾及昔日情分的恩赐。安心的躺在那里,用怨念的眼神,不甘心的注视我们毁掉支柱吧。”

    “为、为什么……你难道就不知道……自己正在毁灭大结界,葬送海族吗?”

    海魔女强挺着撑起身体,双眼死死盯住背叛者,怒目而视,血液随着她的动作凌乱的洒向地面。

    “海族?你真是个可怜虫……”

    海龙头微低,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唇角浮起一丝嘲弄的浅笑:

    “让我告诉你真相吧——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海族,你我、克里修拉,乃至于生活在海底大结界的所有人,所谓的海族,都是朱利安掠来的人类。

    我们仅仅是为了实现他野心培养的一支武装罢了,你这种愚昧的蠢货,正好是他最喜欢的兵器。如果不相信,那么你最好仔细想想,自己和人类之间,究竟有什么区别?。”

    “……”

    海魔女身体一僵,蓦地瞪大了瞳孔,美丽的眼眸时大时小,仿佛挤压的情绪随时会挤破眼球,爆出来。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