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东家事变(下)

    随着东凌天冰冷的言语吐出,在话音未落的瞬间,他的身躯消失重重的雨幕之中,大雨滂沱,难寻其踪迹。

    虎王站立着。

    右手松开了紧握的刀柄,高大的身躯岿然不动。

    蓦然之间,黑白剑好像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幽灵,无声无息。

    尖锐的剑尖无情的刺向虎王的后心。

    虎王的身躯站立着,好像是没有察觉到空气之中危机一般。

    东凌天尽是寒意的面孔出现了。

    在出现的瞬剑,剑尖划破了虎王的皮肤。

    接触的瞬间,鲜血顿时流出。

    东凌天的眼眸之中,杀意泛现。

    长剑之上,灌入更多强大的力量。

    嘴角掀起,东凌天的神色之中浮现出一丝笑意。

    他似乎看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他的长剑将会无情的刺穿虎王的后心,那是他的致命之处,虎王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躯之中的鲜血流干,在无法挣扎中死去。

    不过。

    一切好像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

    仅仅是一瞬间。

    虎王陡然转身,神色之中带着无尽的狰狞,双手直接毫无顾忌的抓向东凌天的黑白剑。

    东凌天的神色不由的一变。

    虎王所作出的反应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双手抓住的瞬间,钻心的疼痛顿时使得虎王的神色变的有些扭曲,一声怒吼不由的发出,虎王试图夺剑。

    东凌天的面色一寒,手中的剑陡然一动,剑锋直接无情的将虎王手中之上的血肉削去,不断与手掌的白骨摩擦着。

    “死吧”

    东凌天发出一声怒吼。

    长剑悍然发力,从虎王的双手之中探出,刺向虎王的腹部。

    可是。

    忽然之间。

    东凌天的身躯不由的一颤,长剑之上的力道不由的减弱着,双目瞪大着,看着虎王神色之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你……”

    一字吐出。

    东凌天的身躯朝着后面踉跄的退出。

    他的咽喉之上,一道宛如细线的伤口正在缓缓的渗出鲜血,不停的扩大着。

    见此。

    虎王的神色之中流露出笑意。

    双手一动,将黑白剑握在自己的手中,陡然扫出。

    下一刻。

    东凌天的脑袋落地。

    “谢谢了。”

    虎王轻声说道。

    狼王的身躯缓缓的从雨幕之中走出,他的手中提着一柄细长的剑,剑尖之上,一颗血滴正滴而不落。

    “不用对我说谢谢,若不是你的牵扯,恐怕我也是无法成功的刺杀东凌天,这其中有着一份你很大的功劳。”

    狼王轻声说道。

    虎王咧嘴一笑,说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狼王耸动了一下肩膀,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狼王,我最擅长的便是偷袭,给予致命的一击。”

    虎王点点头,对于狼王委婉的回答他依然感觉到很是兴奋,这是劫后余生的快感,“也幸亏有你,若是你再出手慢上丝毫,恐怕我就完蛋了。”

    狼王说道:“我一直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东凌天有着金甲的帮助,防御实在是太变态了,要想杀他,只能割他的咽喉,可是他一直在小心的防备,我也不得不一直耐着性子等待了,不过所幸还是等到了,你的绝地反击让东凌天有些慌乱,也是给了我最佳的机会,一击致命。”

    “好。”

    虎王干脆的说道。

    一夜的大雨在清晨之时停止了,雪国皇城之中,空气格外的清新,这一场大雨将皇城好好的清洗了一番,大街小巷之中焕然一新,屋檐之上闪烁着清晨光芒,大大小小的街道之上都是的积了不少的雨水,行人路过都是小心翼翼的点着脚尖,倒是让街道的孩童找到了无尽的乐趣,光着脚,卷起裤卷,直接趟着雨水,兴奋的打闹着。

    一道尖锐的声音忽然响起,打破清晨的安静。

    一位宿醉的仆人瞪大的眼眸,看着遍地尸体的东府,脸色变得惨白,好像是见到了厉鬼一般,整个人呆立原地,身躯不停的颤抖着。

    许久之后。

    这位仆人好像是回过神来了,转身直接朝外奔去。

    街道之上。

    “不好了……shā rén了。”

    “shā rén了……你们有没有人管啊。”

    “shā rén了……”

    仆人宛如发疯一般的喊着。

    街道之上来往的行人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随着温度的上升,空气之中弥漫的血腥之味让他们感觉到作呕,嗅着空气之中血腥之气,许多人进入了东府之中。

    惊呼之声再次响起。

    谁也是无法想到,在在雪国之中无比的显赫贵族之一的东府,居然在一夜之间被人屠杀的干干净净,大雨已是将东府之中鲜血冲洗的干干净净,浸泡在一夜雨水的尸体变得的有些发白。

    “这倒是怎么会回事?”

    有人吃惊的问道。

    没有人可回答他的问题。

    很快的。

    城卫军来了,重重的将东府包围,将看热闹的百姓驱赶。

    东府的尸体很快被抬了出来,从始至终,城卫军都是在默默的做事,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好像东府的惨案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一般。

    ……

    ……

    皇宫之中,上官倩倩的稳坐皇位之上,神色之中无比的平静,东家已经是成为过去式了,这无疑是从卸下了肩膀的之上的压着的一座大山。

    莫杰邛静静站立着,神色之中不卑不亢,眼眸之中带着一丝凝重扪心自问,他现在对上官倩倩抱着一丝忌惮之心,上官倩倩的所作所为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却又是像是一颗巨石一般,压在他的心头,让他喘不过气来。

    “东家已经完了,接下来该轮到申屠家了。”

    上官倩倩缓缓的出声说道。

    莫杰邛的心底不由的生出一丝寒意,很快的这一丝寒意席卷他的全身,让他的身躯不由的微微一颤。

    东家可是雪国之中历史最为悠久的老牌贵族之一,却是没想到在短短的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这使得莫杰邛的心中更增加几份忌惮之意。

    “我知道该怎么做,莫家会在合适的时机出手,给予申屠家致命一击。”

    莫杰邛轻声说道。

    上官倩倩缓缓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