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六十七集 聘礼

    希望看文的小可爱们能理解作者的辛苦支持正版, 收藏下文和作者吧  “宠物区最近有huó dòng, 您要看看吗?”售货员向曲凉推荐道。

    “不用了。”曲凉微微一笑, 温和的拒绝她的推荐。她一向不信这种huó dòng,高消费下的折扣, 一种利用人心理的商业陷阱罢了。

    “好的。”面对拒绝,售货员仍笑脸不改,这让曲凉暗暗鼓掌,要说大商场素质就是高, 若搁到小门店里早就黑脸了。

    买完猫垫后, 曲凉下楼出商场, 刚想返程回家时, 前路突然就被人挡住。“曲凉医生,真是你呀, 我刚刚还以为看错了呐。”

    看着面前的明眸秀眉的男孩, 曲凉认真回想,林尧, 小富二代, 她曾经的病人, 有些轻微焦虑症, 被她狠宰过一笔。

    “林尧。”曲凉摆正表情, 准确的叫出他的姓名。

    “曲凉医生, 你还记得我啊。”林尧惊喜的展开眉眼, 笑的明朗。

    曲凉垂眸一笑, 想掩饰眼里的尴尬, 自然要记得啊,明明是轻微焦虑症,她却狠宰他两万块。“记得,你的病还有再犯吗?”

    “早痊愈了。”林尧说着,伸手想拉曲凉。“曲凉医生,我请您吃饭吧,我早就想谢谢您了,但两年前我被我爸踢出国了。”

    曲凉避开林尧的手,疏离的拒绝道。“不用,我……”

    “曲医生,别跟我这么生疏嘛。”林尧拽着她的胳膊,笑的露出一嘴白牙,像只二缺傻狍子般。“我请您吃法国料理。”

    被林尧强迫的拉走,曲凉脑银子嗡嗡疼,这人跟谁都自来熟吗?

    商场外,停着一辆不显眼的商务车,司机通着diàn huà,眼睛频频偷瞄后座的唐毅风,心里暗暗叫苦,跪求来道雷劈死他吧。

    唐毅风坐在后座,一张脸板的就像阎罗鬼煞般,一副犯我者格杀勿论的模样,司机能稳稳载着他而不拐偏,心理素质已是杠杠的。

    正神游天外的唐毅风,胸口猛然抽搐一下,他反射性的望向窗外,喧闹的街道一如往常,但刚刚那瞬间的悸动是什么情况?

    “大少。”司机出声唤回他的神智。“刚刚的diàn huà是夫人的,二少他,他跟人赛车,把人给撞的腿断肋骨折,正在警局被问话呐。”

    唐毅风眉间皱紧,神情愈加阴沉,而与此同时,曲凉被林尧拽着出商场,正搁他的窗前同他擦肩而过。

    “回公司。”唐毅风沉声命令。“事情让韩昊去解决。”

    “是。”司机答应,同时暗暗松口气,大少不准备插手,也就说明二少的这顿揍暂不用受,但照大少的脾性绝不会放过二少的。

    跟着林尧来到家法国餐厅,他极绅士的帮曲凉拉椅子,随后把餐单递给她。“曲医生,请。”林尧嬉皮笑脸的想逗她高兴。

    “不用,客随主便。”优雅浪漫的餐厅里,触目皆是玫瑰蜡烛,这种环境情调让曲凉极不舒服,但又不得不保持得体的礼貌。

    “那我帮你点?”林尧的白牙贼亮,拍牙膏广告都足够的。点过菜后,林尧又把视线落到曲凉脸上,一副傻缺样的傻笑。

    被他盯得膈应,曲凉只得找话题聊天。“你刚刚在商场做什么?”

    “那是我家开的。”林尧答得理所当然,曲凉的话被截断,但又听那商场竟是他家的,果然是富二代啊,她宰他的愧疚稍稍减些。

    “曲医生呢?还是住在那座旧院里?”林尧问。

    “恩。”曲凉应道。林尧闻言呵呵一笑。“我仍记得那院里有颗槐树,曲医生曾摘槐花给我吃,味道又香又甜,我一直都惦记着呐。”

    “别喊我曲医生。”她可不是医生,听着总感觉别扭。

    “不喊曲医生?”林尧托腮想想。“你长我两岁,那喊你曲姐姐?”

    “……”曲姐姐?她是独生女,哪来的弟弟?

    “曲姐姐不拒绝就是同意啦。”菜都已上来,林尧都推到曲凉面前。“这家的焗蜗牛和鹅肝最好吃,曲姐姐尝尝看。”

    ‘世界遍地都是坑,果然还是她的小破院最好。’曲凉无奈想到。

    “曲姐姐我毕业了,我爸想让我进公司帮他。”林尧埋怨道。

    以前治病时挺安静的,怎么两年没见就变成话痨了?“进公司帮忙继承家业,不好吗?”曲凉顺着他的话题聊道。

    “我不想管理公司,我想去拍戏。”林尧道。

    “做明星?”万众瞩目前簇后拥,的确是个很美的梦。

    “我不想做明星,我想做导演。”林尧撇撇嘴道。“如果我做导演,第一部剧一定让曲姐姐做女主角。”

    “我是心理师,不会演戏。”曲凉婉拒道。

    “曲姐姐又温柔又漂亮,哪是那些低俗的明星能比的。”林尧撒科打诨道。“我的曲姐姐是全世界最最好的。”

    嚼着鹅肝,曲凉木木的望着林尧突然没了胃口。“嘴真甜。”

    “早上吃了两颗糖。”林尧油嘴滑舌的回句,让曲凉好气又好笑,这人是真傻假傻,听不懂她话里的暗讽吗?

    吃过饭后,林尧非缠着要送她回家,曲凉被他闹得无可奈何,只得由着他献殷勤让他送她回家,就当省掉路费给猫爷买鱼了。

    路上,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着,在一路口等红绿灯时,林尧突然问她。“曲姐姐,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曲凉瞟眼他,心里似隐约有些明白。“没有。”

    林尧眼睛微微亮下,接着又继续追问。“那曲姐姐喜欢哪种的?”

    “有房有车有钱。”曲凉答得俗不可耐,却也耿直实在,感情跟物质有冲突时,她做不来山无陵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刚烈。

    眼角扫过街上华夏集团的广告,曲凉又补充道。“像唐毅风那样的,有钱有颜,是我的梦中qíng rén。”

    “嘀嘀!”后面响起鸣笛声,曲凉出声提醒林尧。“绿灯了。”

    林尧回神,敛起复杂的眼神继续开车。“我也有钱有颜啊。”听到林尧的嘟囔,但曲凉却故作没听清,仍静静望着车窗外出神。

    一路沉默的回到旧区,林尧想开车门下车。“我送你回家。”

    “林尧。”曲凉出声制止住他。“我的一梦阁白日闭门不见客。”

    “啊!我都忘记了。”林尧拍下脑门咋咋呼呼道。

    “我回去了,今天谢谢你的款待。”曲凉向他道谢后,就下了车。

    “曲姐姐。”林尧跟着下车。“我是昨晚回的b市,本打算今天来找你的,结果我们竟能在商场遇到,你说这是缘分吗?”

    因林尧的隐晦而微微蹙眉,曲凉淡淡道。“我的小院只迎接病人。”

    “曲姐姐好无情呐。”林尧一脸委屈的控诉曲凉的薄情。

    “别再闹了,快回家吧。”曲凉恢复温和,转身走进旧区的巷里。

    望着曲凉的背影,林尧瞄眼车里的草莓猫垫,笑的狡猾。‘若真是爱钱爱颜,那就真的好办了。’

    回到破旧的小院,闻声跑来的猫爷围着曲凉转圈,看见猫爷瞬间,曲凉骤然一僵。‘糟糕,她把猫爷的新猫垫忘林尧车里了。’

    ‘喵喵~’铲屎的,猫爷的御垫呢?在哪呢在哪呢?

    “猫爷。”曲凉揉揉猫爷的头。“天热了,今晚暂且睡地板吧。”

    “!!!”傻眼的猫爷。“喵!”猫爪凶猛的朝曲凉挠去。

    “明天我再去买嘛!”闹脾气的猫很难哄啊。

    (唐家)鼻青脸肿的唐二少唐思南偷偷进屋,两只带淤青的眼偷瞄着四周,唯恐撞到他们家的大魔王唐毅风。

    “二少,您回来了?”唐家的管家打招呼道。

    “嘘!”唐思南吓得躲到沙发后,眼睛盛满警惕。“崔叔,我哥呢?”

    “大少已回屋睡了。”管家笑眯眯的答道。

    得知唐毅风已睡,唐思南松口气。“不在啊,那就好那就好。真是怪啊,像我哥这种工作狂魔,最近竟然肯天黑就睡觉。”

    静静听着唐思南吐槽,等他彻底放松警惕后,管家从桌后抱出一一榴莲。“二少,大少说让你抱着榴莲跪墙角反省。”

    “……”抱榴莲?跪墙角?反省!!“崔叔,你竟然跟我哥一起同流合污!!”

    “大少说,您若不反省,就砸了你的跑车,冻结您的银行卡。”

    “……”一击直中要害,唐思南憋屈着苦逼脸脸。“我,我反省!”

    灰暗的世界里,一座高档小区里,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孩蜷在墙角,一群同龄人用颜料向他泼洒,嘴里闹喊着‘煤球子,煤球子’。

    男孩颤抖着,微弱的哭着,但他的啜泣更激起他们的成就感。曲凉望着这幕,眉间微微皱着,不满这群人对男孩的欺辱。

    这是王瑜的过去,场景来回切换,曲凉渐渐明了缘由。王瑜父亲曾是一县城的矿工,是后来才逐渐因挖煤致富的。

    王瑜母亲死的早,他爸发财后搬到城里,极难有时间陪他,高档区里来个煤老板,就像花圃里飞进只苍蝇,格格不入惹人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