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云海四人一路赶往镇内,由于没有马匹只是施展轻功。

    百里镇四海客店内,应邀的武林中各门各派的高手正坐在客店厅中饮酒喝茶,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

    赵渊杰和张明哲,王朝阳三人正在招呼着各门各派的武林同道。

    这时,一名身穿锦绣华服,身体高大的中年男子正从客店楼上走了下来。宫翎女扮男装地跟在后面。那华服男子看着各门各派的人,朗笑一声,拱手道:“哈哈,各位不远千里而来,宫某真是有失远迎啊。”

    在场的武林人士见宫傲从楼上走了下来,又向众人打了个招呼。众人也站了起来,对着宫傲拱拱手,说了些客套了话,便坐了下来。

    宫傲也笑脸迎人地回了几句客套话,便走到众rén miàn前郎声道:“想必各位都知道宫某这次邀各位来是什么事了。”众人闻声,便跟自己坐在隔壁的同道议论几句,也纷纷点头。其中一名男子突然站了起来,对宫傲拱了拱手道:“不知宫掌门是否能拿出传说中的九阳至尊令给我们一睹。”

    宫傲看着了说话的那名男子,想了片刻,道:“哦,原来是狂狮顾成海顾兄,听闻狂狮是个快人快语的豪爽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狂狮顾海成便没跟宫傲客套,又对转身在场众人拱手道:“我想在场诸位也是为九阳至尊令而来,既然如此又何必耽误时间,不如让我们一睹为快。”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喃喃细语,纷纷点头赞成狂狮顾成海的说法。宫傲呵呵一笑道:“呵呵,各位先着急。”扫了在场各派高手一眼又道:“只要等刘鹏一来,那就便可一睹武林至宝九阳至尊令。”

    就在这时一身书生打扮的尹锋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中折扇蓦然打开,扇了扇,哈哈大笑地收折扇子,对宫傲拱了拱手道:“尹某来迟,还请宫掌门见谅”宫傲也朗声一笑道:“呵呵,那里那里。尹掌门能来,也是我宫某荣幸。”

    尹锋笑了笑,打开扇子,扇了扇道:“九阳至尊令乃武林至宝,尹某从未见过,今日有幸一盯,怎能有不来之理。”说完,也不再跟宫傲客套,直接找了个空位地坐了下来。

    宫傲也见怪不怪,同样身为各大派掌门,有傲气也是必然的。

    过了一会,门外又走进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其身后还跟着几个长得标致的少女。在场众人皆多都是男子,见几个漂亮女子走了进来,目光纷纷注视着这几名女子。

    尹锋瞧了那女子一眼,暗道:“是她。”那年轻貌美的女子对宫傲拱了拱手又转身对在场武林人士拱了拱手道:“晚辈南宫舞见过各位前辈。”

    宫傲一听便道:“哦,原来是百花谷主的关门弟子啊。”南宫舞应道:“正是。”宫傲又道:“百花谷主近来可好。”南宫舞笑了笑,拱手应道:“多谢宫前辈关心,家师甚好。只是正处于闭关,所以让晚辈前来。”宫傲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道:“那请吧。”南宫舞拱手道:“多谢宫前辈。”便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见尹锋正独坐在那里,便朝着尹锋那里走去。

    尹锋见南宫舞走来,也笑了笑,朝着南宫舞点了点头。南宫舞会意一笑,也朝尹锋点点头,便与尹锋同桌而坐。

    “哈哈哈…赵青海来晚一步,还请诸位见谅。”人未至,声先到。四海客店中在场众人纷纷转头朝着门外看去。

    片刻之间,忽见赵青海与邬原,吴胜二人大步走了进来。宫傲见状,不禁皱了皱眉头。赵青海身为五大派掌门之一,既然与邬原和吴胜为伍。赵青海见宫傲皱着眉头,脸色不是很好,便道:“怎么,难道不欢迎我们。”宫傲闻声,便呵呵一笑道:“怎么会,我宫傲既然广发英雄帖,本意就是想邀天下群雄来参加这个武林大会。”

    赵青海呵呵一笑道:“那如此甚好。”看了在场所有人一眼。便朝着尹锋那里走去。邬原和吴胜对视一眼也走了过去。

    赵青海坐了下来,看了尹锋一眼,又对南宫舞道:“南宫姑娘,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吧。”南宫舞应道:“没想到堂堂快刀门掌门既然还记得小女子。”赵青海脸色甚是难看,没想到这丫头竟如此牙尖嘴利的,便想发作道:“你……”尹锋见状,突然一笑道:“呵呵,赵掌门又何必跟一个小丫头计较呢。”

    赵青海听到这话,脸色更加难看,便冷哼一声。突然道:“我看各派高手都差不多到齐了,怎么迟迟不见主要的人出现呢。”

    赵青海这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蜚语纷纷,认为刘鹏根本就不想交出九阳至尊令。坐在赵青海一旁的邬原更是大声说道:“该不会是他刘鹏想要独吞九阳至尊令吧,毕竟那可是武林至宝。”

    邬原话刚说完,门外突然传一道怒喝声:“呸,我刘鹏一生光明磊落又怎像你邬老贼那样。”

    只见刘鹏正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黄天正和几名弟子紧跟着其身后。王朝阳见刘鹏走了进来,脸上一喜,激动得差点上前去相认。

    刘鹏朝着王朝阳那看去,便认出了王朝的身份,又见王朝阳站在天剑门那边,心中不由暗想:“难道朝阳跟莲儿一样都在查天慕山庄的事,那又为何朝阳会在天剑门?”

    宫傲见刘鹏已来,突然便上前去,呵呵一笑道:“刘掌门一路辛苦了。”

    吴胜见刘鹏和黄天正出现,却不见黄天中夫妇,便知九阳至尊令不在他手中,不由冷笑一下道:“哼,既然如此,为何不拿出九阳至尊令给我们大家瞧瞧。”

    闻声,刘鹏不禁皱了皱眉头,没想到自己的死对头吴胜竟然会在这,又说出这一番话。宫傲同样也甚为不愉,皱了皱眉头也不多说什么。

    黄天正也是知道九阳至尊令在自己大哥黄天中手中,可黄天中至今还没到这,又见吴胜故意刁难,便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师父的手下败将。”吴胜一听,便怒,站了起来指着黄天正道:“你……”

    刘鹏突然故意斥责黄天正道:“不得无礼。”心中甚是高兴满意地看着黄天正。

    吴胜见刘鹏师徒二人一唱一和,便怒拂了下袖子,冷哼一下便坐了下来。刘鹏道:“没错,九阳至尊令的确不在我身上。”在场众人闻声,都纷纷诧异地看着刘鹏。

    刘鹏突然看着赵青海和吴胜,又道:“九阳至尊令乃武林至尊,我若带在身上,那就算我刘某人武功再高,也恐怕没命活到这里吧。”

    “那九阳至尊令到底在哪。”正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狂狮顾成海突然道。

    刘鹏闻声,看了过去,见说话此人正是狂狮成成海,道:“在我大徒弟黄天中手中。”

    “什么?”宫傲突然道:“在你的大徒弟那里?”

    刘鹏点了点头,便将其当初的计划详细说了出来。在场众人不禁纷纷暗道刘鹏果然不亏是老江湖,真是老谋深算。

    邬原低声冷哼了一声,喃喃道:“老狐狸。”

    “好了。”宫傲突然道:“既然刘掌门都这是说了,我宫傲也相信刘掌门为人。不如我们先吃点酒菜,边吃边等刘掌门的徒弟吧。”

    宫傲说着,便转身吩咐弟子道:“你去厨房叫厨子先准备下酒菜。”

    那弟子应声道:“是。”便转身往厨房方向走去。

    那弟子来到厨房,见三个厨子正在厨房赌着钱,不禁皱了皱眉头,喝道:“你们都在干嘛,还不去干活。”其中一名厨子抬头看了看这天剑门弟子冷笑道:“你又不我们掌柜的,为什么要听你的。你算什么东西。”另两名厨子也抬头看了一眼那天剑门弟,冷笑了一下,又继续赌了起来。

    那天剑门弟子见这三个厨子竟看不起自己,便怒道:“好你一个狗胆,若不是掌门让你们准备酒菜我非打断你们的手手脚脚。”说着便举起手,想要运劲一巴掌朝厨子脸上打去。

    怎知那厨子突然伸手一挡便挡住那天剑门弟子的手。那天剑门弟子突然一惊,道:“你……你会武功。”三名厨子突然笑了起来,其中一人道:“何止会,而且还比你厉害呢。”那天剑门弟子听到,甚是惊恐道:“你们到底是谁。”那厨子又道:“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掌门……”在天剑门弟卫耳边低声道:“让你来送死的。”

    话刚落音,刀光一闪。那天剑门弟子惊恐地捂着脖子,眼睛瞪得极大地看着三人,便倒了下来。

    其中一名厨子看着躺在地上死去的天剑门弟子,用脚踢了踢天剑门弟子的尸体对另一个厨子道:“你先易容成这倒霉蛋的样子,混到厅中。”

    “没问题。”

    那厨子突然手中出现一张rén pímiàn jù,往脸上一贴,又弄了几下,片刻之间,竟然那天剑门弟子的容貌一模一样,笑道:“那我先进去了。”

    见另一个厨子容易离开,其中一个厨子便对身旁的另外一个厨子道:“发出xìn hào,通知他们准备。”冷笑下又道:“我给他们准备一些好吃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