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婚礼上的不速之客

    “你说什么?谁的婚礼?”清风激动地问道。

    “你弟弟清云和你未婚妻贝拉的婚礼。”伍德强调了一遍。

    “不,这不可能。”清风第一次失去了风度,喊了出来,“贝拉怎么可能嫁给清云,她跟我说过,说她不喜欢清云的。”

    “面对现实吧,清风。”沐恩给清风泼冷水道,“费德勒想要主事匪令大会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没见他敢搞阴谋,还不是因为就一个火龙会成不了事?要是没有风云寨和清河帮的配合,费德勒能那么轻松就控制了匪令大会?”

    停了一下,沐恩又转头对伍德说:“还有,你的霹雳伍魔堂也不干净。费德勒那么大的计划不可能不把伍魔堂算进去,你与他谈过合作但他没有提起过后面的事情,说明伍魔堂里他已经有了合作的对象,并且是一个比你更好控制的对象。”

    “土布。”伍德立即喊出了一个名字,“一定是他。”

    “是他就说得通了。”沐恩点头道,“费德勒没理由会看出费罗特身上有问题,但是土布和费德勒合作的话,伍魔堂里你和哈维都被困死在山洞,土布就可以当家作主了。你很配合啊,还特地点名让土布留下来。”

    伍德尴尬一笑,道:“我这不是平时不太喜欢他,所以没习惯带着他嘛。”

    “你要喜欢了,人家也就不会背叛你了。”沐恩说道,“算了,不去想那些细枝末叶的事了。费德勒谋划这事很久了,就算没有土布,他也会有其他招数的,我们还是想想明天的事吧。”

    “对。”伍德赶紧岔开这个话题,附和道,“明天的事情要好好计划一下,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主意,都发表一下?”

    还没等其他人开口拿主意,沐恩直接说道:“主意倒不需要想,你们想一下怎么混进婚礼容易点就好。我们现在实力是可以碾压的,直接从外面攻进清河帮是有点压力,但是只要进去了,里面有什么人是我们的对手吗?伍德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固化灵法师,液灵里有打得过你的吗?再加上我们自己的人,瑞德索耶他们都去,混战都可以赢了。”

    “有道理。”伍德点头。

    “还有,”沐恩继续说,“费德勒本来就是背叛的行为。匪令大会本来就是以四大帮为首主持,伍德一在场,霹雳伍魔堂能听土布能听费德勒的吗?再加上清风,清河帮敢来打清风?你们两个进去一站,就是两大帮在手,费德勒还有什么实力跟我们斗?”

    沐恩看了一眼清风,又说道:“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清风的感情状态,是不是适合回去。如果他想不明白的话,还是别去了,省得被女人牵着鼻子走临阵倒戈,还要费我们的手脚。”

    “明天我要去。”清风对沐恩肯定地说道,“你放心,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还是分得清楚的。但是明天我一定回去,我一定知道贝拉为什么背叛我,还是说从头到尾这一切都是贝拉在骗我。”

    “好,那明天你去。你控制的住情绪那最好,只要不给我们的行动添乱,你想和贝拉做什么都可以。”沐恩说完这句话和清风对视了一眼,清风愣了一秒,神色大变,对沐恩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清楚。

    这一秒在外人眼里,只是清风对沐恩的问题很平常的思考了一下。只有清风自己知道,沐恩隔着自己好远,就可以让人毫无察觉地把自己的灵力抽走。这种感觉和匪令排位赛上同伍德比试的时候是一样的,果然那天是沐恩使得手段。

    沐恩现在在清风的眼里,是一个神秘又恐怖的存在。清风第一眼见到沐恩的时候,只觉得他是伍德身边一个长得好看的小白脸。但是接触越多,越觉得这个小白脸的恐怖,先是隔空靠伍德吸收自己的灵力,而后在洞穴里徒手开路,而且这人居然是斯坦特新上任的领主,帝国的公爵,他才多大啊。

    “赛格。”搞定了清风,沐恩又转向赛格,说道,“你是火龙会的,但是因为费德勒的背叛,四大帮里面火龙会是最难搞定的。所以我们明天的第一个目标一定是集火费德勒,没了费德勒火龙会就是群龙无首,你是火龙会老一辈的人了,下面的人都会敬你几分。你现在要做的准备就是,明天怎么接手火龙会。”

    “那,还有费罗特呢?”赛格不自信地问道。

    “费罗特上次重伤昏迷现在如何还不知道情况如何,而且你怎知他和费德勒不是一伙的?”沐恩说道。

    费罗特曾经攻击过行政中心,沐恩心里是不想留他的,虽然他被沐恩用黑暗侵蚀利用,沐恩随时用他体内残留的黑暗力量废了他,但是沐恩现在不是在挑人选,而是需要万无一失。

    “赛格。”沐恩又反问道,“难道你是怕掌控不了火龙会,还是在费德勒底下这么多年了,已经没有了当家作主的心?”

    赛格想了一下,严肃地说道:“火龙会在费德勒手里,已经不是当年的火龙会了。老一辈的人里面,也只有我了,这次事情以后,我会好好带好火龙会的兄弟的。”

    “好。”沐恩最后总结了一下,道,“那伍德就安排我们明天混进去的事情,混进去后先集火这次搞阴谋的费德勒,其他的我们随机应变。”

    混进去的事宜,伍德其实也不需要太用心安排什么的。费德勒不觉得一个被淹了的神秘内洞里还能逃出生者,完全没有提防来的宾客。伍德他们又本来就是匪帮的人,清河帮和风云寨联姻这么大的喜事,就算不是参加匪令大会的小匪帮,也多得是人来喝喜酒。

    匪寨的婚礼热闹又简单,清云和贝拉就换上喜服在清河边上行礼,观礼的人清河两岸都站满了。正当贝拉端起酒杯,朝着清河拜礼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河对面一个人,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