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恶人

    张放听到这金晨博邀请他一起做任务,眉头微微皱起,他晓得这游戏世界刚开启没几分钟,自己这边算快了的,那些开启新手引导的怕是连引导都没结束,眼前这人竟然就能这么快把游戏上手,还接到任务?关键是新手初期的任务需要出城?而且恰好还是自己所处的这边南门外?

    张放一想就觉得有些不对,他也是见惯了各种场面的人,顿时知道这金晨博怕是没安好心,不过嘴里却道:“大哥挺厉害啊,刚进游戏就上手这么快?内测玩家?”

    金晨博满脸堆笑道:“好说好说,此前封测时xìng yùn得到一个帐号,体验过不少游戏内容。”

    张放脸上也露出些笑容,不过心里却道:“扯淡,从没听说过大江湖有什么封测,内测,这家伙是想忽悠我出城,他想干嘛?难道?”

    张放突然意识到大江湖是号称开放性最强的游戏世界,而这金晨博似乎早就盯上自己了,那这家伙的目的显而易见。

    想明白这些,张放也没兴趣和这家伙纠缠,这金晨博怕是以前也玩过其他开放性不错的游戏,现在肯定是打着shā rén越货的鬼主意,当然这家伙怕是也想试一试这游戏shā rén后掉物品的规则。而且观其身型,这家伙明显选得是天赋异禀型模板,在得到武功之前,这种模板的玩家那肯定是牛气的不行,张放可不想当这家伙的试验品。

    “大哥不好意思啊,我是来当生活玩家的,没闯荡江湖的想法,你的任务我力不从心,你还是找其他人吧。”

    张放直接拒绝了金晨博,这家伙听到张放的话,脸色变得很难看,不过他还没放弃,又道:“兄弟帮忙忙啊,这任务对我可很重要,如果你能帮我完成,喏,这个好玩意我就给你。”

    这家伙还真盯上张放了,说着还将一枚人元大丹放在手心给张放看。看到金晨博这般动作,张放万分确定这家伙怕是打定主意要走邪道路线,而且其晓得人元大丹珍贵,故而就想在名声臭了前捞上几笔。

    张放心中冷笑,金晨博这种伎俩他见多了,无非就是引起人的贪欲,再下手行事,和那些骗子的手法如出一辙,他也不愿意和这家伙多做纠缠,就道:“兄弟,叫你两声大哥你也别把我真当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心知肚明,我现在没空和你瞎扯淡。”

    说完,张放也不管金晨博有什么反应,迈开步子就转身离开,张放倒是不担心金晨博偷袭,虽然这种天赋异禀型模板人物的攻击力高达50,但是要杀死一个玩家人物,怎么也要好几下才行,而这成都城中行人众多,张放更是看到每个街道上都有几名捕快在转悠,如果金晨博敢动手,那真是厕所里打电筒...

    果然,金晨博满脸怒色的看着张放的背影,一双拳头拽的紧紧的,恶狠狠的道:“要不是不清楚这游戏shā rén后物品掉落的规则,我现在就了结你这垃圾,选个废材型模板还敢这么狂。”

    金晨博声音不小,张放听到这话,顿时脚步一顿,他没想到这金晨博竟然知晓他选择的初始模板。

    “呵呵,高狩是吧?以后别让我在城**见你,否则见你一次杀你一次,v2区的小垃圾,还敢选废材模板,真是不知死活。”金晨博见张放突然站住,随即又叫嚣起来,张放看着金晨博那一脸嚣张模样,真是忍不住上去给他两拳。

    都说网游是人性的放大镜,张放也不是第一次遇见金晨博这种奇葩,但是每次遇到这种**裸强盗逻辑的二b,张放都很是火大,在这种人眼中,仿佛其他人就该给他杀,就该被他阴,稍微不能顺他意,他就记恨上你,甚至有些偏执的二b,可以跟你一直死磕到游戏倒闭。

    “去你m的,老子怕你!”张放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个混迹于生活底层的混混,本来生活的压力就够大,想进游戏消遣一番,顺便赚点小钱,没想到一进入游戏世界就遇到这种二b玩意儿,心头也是一阵火大,冲着那一脸jian样的金晨博就是一顿怒骂。

    金晨博显然没想到张放敢直接跟他开喷,额头上的青筋一下就蹦出来,道:“垃圾,你找死!反正迟早都是要shā rén的,就在这拿你先开刀,m的。”

    说着,那金晨博举起粗壮的拳头一拳锤向张放的脸面,张放根本来不及多想就被一拳砸了出去,整个人倒退了六七米,一下跌坐在地上,鼻子里顺势冲出两道血流,顺着嘴皮流下,滴到胸口上。

    张放一路倒退,撞到不少行人,街道上的人群顿时就炸开了锅,有的迅速向街道两边的商铺避让,有的惊声高叫起来。

    “shā rén了,shā rén了!”

    整条街顿时混乱起来,不过街道两边的捕快反应极快,一个个将连鞘长刀举到手中,一边呼喝着人群散开,一边朝事发地点而来。

    而张放则坐在地上有些发懵,他压根儿没想到金晨博这家伙这么奇葩,竟然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但更让张放吃惊的是,金晨博这一拳下来,让代表生命值的红色圆球狂降了接近一半,而且他的人物模板上也出现了一个“微量出血”的状态。

    “这还真tm的废。”张放忍不住在心中骂道。他实在没想到都是新生的初始人物,废材模板已经垃圾到了可以被天赋异禀型模板人物两拳砸死的地步。

    张放还没回过神,那金晨博快步上前,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张放冷笑道:“垃圾,叫你跟我狂,给我死!”

    金晨博说着又是一拳朝着张放的脑门砸下去,这一拳要是砸结实了,怕是张放真的就要去了。

    张放坐在地上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眼见着这一拳就要砸下来,耳边突然听到一声刀鸣,下一瞬,张放就见到一股鲜血从他眼前喷涌而出,洒在了他旁边的地面上,张放随即抬头看去,就见金晨博被一把朴刀架在脖颈上,而金晨博的左臂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

    “哼,仗着有些蛮力竟敢当街行凶,真是不将我们这些捕快放在眼中!”一个身穿红色差服,顶戴幞头的捕快不屑的看着金晨博,他手中的刀就是架在金晨博脖颈上的朴刀。

    金晨博完全没将这捕快放在眼中,看向张放恶狠狠的道:“小子,你给老子等着,老子饶不了你。”

    说完这金晨博就把身子猛地往前一送,将脖子送到了朴刀上,众人尚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就见鲜血迸溅开来,然后其身子一软,双目圆睁的仰天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