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换我追你

    ps:

    感谢sky_碧澄打赏的桃花扇,谢谢你的支持!

    感谢沐沐格子打赏的香囊。

    当然还有sky_碧澄亲的催更票,小沐也看到了,明天会为你加更!

    容宇让容玉公主今天去找苏清,嘱咐她跟苏清学些东西。

    可是以他对容玉的了解,容玉肯定不耐烦闷在苏家学琴棋书画那些东西,一定会想办法带苏清出来玩儿的。

    所以便安排好一切在茗香楼等着她们。

    容玉真是没有辜负他的嘱托啊,果然没有留在苏家跟苏清学习,而是带着她上街了。

    只是买花种的事,却是他没有想到的,不过今日这个机会,先给苏清一个提醒也好。

    毕竟对任老伯来说,苏清的存在是个好消息。

    带苏情来“三美居”是他很早就想做的事。

    这里有他最美的记忆,她一定也记得吧!

    让容宇没有想到的是凌浩会亲自来要自己的命!

    容宇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凌浩,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豆腐放在了苏清的碗里,笑道:“这里的老板跟我说过,他这里的三美豆腐吃了可以让女人变的更美。”

    愣愣的看着门口的苏清,听了容宇的话,失神的转过头。

    苏清故作镇定的低头吃饭,可是她却没有容宇的技术,一筷子下去,整块豆腐便被她夹成了两半。

    几名刺客看到门口站着的凌浩,就好像有了主心骨一般,越战越勇起来。

    此时,一个红衣女子慢慢踱到了凌浩的身边,脆生生的道:“吉达哥哥,你果然讲信誉,今天一定不要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传入苏清的耳中。

    她抬头一看,门口的戴miàn jù的人长剑出鞘,朝着容宇刺了过来。

    而那名红衣女子却被随后赶来的凌霄挡住了。

    容宇见长剑朝他刺来,没有躲。而是快速的抽出了那柄钢刀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当”的一声,凌浩的长剑正好落在了钢刀之上。

    容宇钢刀一挥变短为长,飞身与凌浩混战在一起,刀剑交错之间,苏清的心也跟着莫名的紧张。

    容玉见苏清咬着嘴唇握着自己的胸口,便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道:“别怕,没事的,哥哥的武功还没有遇到过敌手呢,而且他手里拿的是西域进贡的百炼钢刀。削铁如泥!一般的宵小是奈何不了他的。”

    苏清听了容玉的话以后,心越发提到了嗓子眼。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容宇与戴miàn jù的凌浩。

    凌浩也不时的朝她望过来。

    就在他分身的一瞬,容宇的钢刀错过长剑,直插他的肩头。

    红衣女子想救他却被凌霄缠的无法分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钢刀刺进了凌浩的肩头。

    容宇的身后传来苏清的惊呼声!

    苏清不敢直视的捂上了自己的眼睛。

    容宇顾不得再补他一刀,回身跃到苏清的跟前,慌忙问道:“怎么了?吓到你了吗?”

    他的话还没有完,便已经发现了。

    苏清正面色惨白的望着不远处受伤的凌浩。

    凌浩的身体微微一踉跄。站稳了,透过miàn jù冲苏清露出一个笑眼。

    红衣女子冒着被凌霄刺伤的危险腾出一只手,吹响了手中的玉笛。

    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了几十条蛇,朝着容宇的十几名暗卫而去,他们慌忙后退。

    红衣女子退到凌浩的身边,对其他几名刺客道:“撤!”

    凌浩出门的一刻,回了苏清一个暖暖的眼神。

    一个声音钻入了苏清的耳朵里:“等我回来,带你一起走!”

    苏清原本刚刚放松的心,陡然便提了起来。

    “阿清你没事吧?”容玉见苏清神情极度紧张。脸色时红时白,以为她被吓到了。

    此时苏清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失笑道:“对不起,我没事,让公主担心了。”

    容宇的心却随着苏清眼神的转移一点点的沉到了谷底。

    “没事就好!”容宇惨白的脸上露出了勉强的笑,“先送你回去吧!”

    容玉有些奇怪的看了容宇一眼,苏清被吓到还说的过去,怎么他也一副被吓傻了的样子。

    介于现在的气氛十分怪异,容玉也只是在心里腹诽一下,并没有说出口。

    将苏清送到苏家门口,容玉道:“我不进去了,你自己回去好好休息吧!”

    苏清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不少,对容玉笑道:“好,那苏清就不留公主了,改日再答谢公主。”

    她始终没有去看失魂落魄的容宇,她不想也不愿自己再与他又任何的瓜葛。

    她扶着梅红的手进门以后,容宇一直直直的盯着门口,深吸一口气,心道:“清儿,今生换我来追你!”

    “人已经进去了,别在这里傻站着了,喜欢人家为什么不说呢!真是搞不懂你!”容玉不放过任何一个挤兑容宇的机会。

    容宇先于容玉跨身上马,道:“我有事,先走了!”

    “喂!可是那是我的马,我怎么回——”容玉的话还没有完,容宇已经骑马远去了。

    容玉将手中的马鞭狠狠的甩了出去,“小肚鸡肠的家伙,不就是让你做了一回暗卫,跑了点路嘛,至于的吗?”

    她生了一会儿气,可是依然没有想到办法回去,又不想走路,只好敲开了苏家的大门。

    苏清进门以后,便有人回了苏老太太。

    苏老太太便命人将她带到了自己的颐祥园中,细细的问了她与公主相处的怎么样。

    苏清都一一的回了,也说到了在三美居遇到刺客的事情,不过对容宇只字未提,只道:“幸好公主有暗卫保护,不然今天还真的很危险。”

    苏老太太先是吓了一跳,赶紧拉着苏清的手上下打量,“我的清儿,你没事吧!要是伤了,可不心疼死我这老太婆。”

    苏清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自然是没事。有事还会站在这里吗!

    不过她脸上却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满怀感激的道:“祖母,清儿没事,让祖母担心了,是清儿的不是,以后会尽量少出去的。”

    苏老太太听了以后,脸上的笑容一收,假意嗔怪道:“也不能因噎废食啊,若是公主殿下再约你出去,难道你还要抗旨吗?”

    说完这话。苏老太太又笑道:“傻孩子,一切有祖母呢。等明儿祖母命人给你买两个会拳脚的丫头,跟着你进进出出,我也便放心了。”

    苏清一回神,红莲和蒋嬷嬷不好使了,这是又要往自己的身边安插眼线啊。

    “让祖母费心了!”苏清一脸欣喜的回道。

    就在此时,有人来报,公主去而复返了。说是要找苏老太太嘱咐几句话。

    苏老太太一听,赶紧携着苏清出门迎接。

    他们刚一出颐祥园,便看到容玉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容玉见苏清与苏老太太一同走了出来,脸上有些尴尬的道:“其实本公主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嘱咐苏老太太一声,刚才阿清被吓到了,这几天一定要让她好好休息,本公主过几天再来看她。”说完冲苏清挤了一下眼。

    苏老太太连忙躬身称是。

    “还有,你们府上有没有马?”

    苏老太太被问的一愣。旋即回道:“有,有的!”

    容玉脸上一喜:“那好,我先带回去一匹,帮阿清先训练一下,过几天她身体好了,我带她去学骑马!”

    “是!”苏老太太赶紧一叠声的命人去备马。

    苏清脸上含笑,探究的看着容玉。

    看的容玉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伸手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小声道:“容宇那家伙把我的马骑走了,我先借你们家一匹马,改天还你一匹更好的。”

    苏清“噗——”一声忍不住笑了,一扬眉毛道:“公主要教苏清骑马?”

    “你想学?”

    苏清笑着点点头!

    容玉拿手一拍苏清的肩膀道:“你越来越合我的胃口了!没问题,我一定教会你!”

    不一会儿,有人来回,给公主的马备好了。

    容玉一听,冲苏清道:“养好身体等我!不用送了。”说完转身出门了。

    苏老太太见容玉公主与苏清神情亲密,心里不由得更加高兴。

    容玉走了之后,命自己身边的丫头秋影同着梅红一起将苏清送到了幽香园中。

    带秋影走后,苏清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叹口气进了自己的卧房。

    梅红悄悄的跟了进去,“小娘子你还好吧,要不要让奴婢去给您请个大夫!”

    此时红莲端着一杯茶进来,听梅红如此说,又见苏清的脸色不好,也不由得问道:“小娘子怎么了?”

    苏清苦笑道:“我没事,你们都下去吧!”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现在她的心里就如被猫抓一般,坐卧难安。

    她逼着自己坐在了临窗的桌子边,“梅红,让红霞过来研磨!”

    红霞性子与她们相比有辛闷,因为耳边想清静一会儿,所以苏清才让她进来伺候。

    果然红霞进来之后,什么也没说,就只是研磨。

    苏清深吸一口气,拿了一本《清心咒》耐着性子抄了起来。

    可是每一个字都不能让她满意,只好揉成一团丢掉了。

    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她的心绪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

    她隔着衣服摸了一下挂在胸前的玉笛,推开窗户,望着外面的朗月晴空,以他的武功应该没事吧!

    “啪”一个小木箭插着一张纸笺落在了她的桌上。

    她慌忙展开纸笺,只见上面写着:“伤情无碍,放心!”

    她拿着纸笺跑了出去,四顾无人,正想回屋,忽然觉得身后好像站了一个人!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