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心病难医

    苏清在林若欣和李诗慧先后不明原因的从自己的身边消失之后,便觉得这片花海肯定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在最后一关却遇到了容宇。

    此时的容宇与她以前见到的迥然不同。

    一脸愁苦,神情憔悴。

    没有对上一世的事解释一句,只希望今生苏清能给他一个守护她的机会,他会努力。

    这样简单的要求,却比上一世的甜言蜜语、软语柔情更让苏清感到沉重。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片花海的,只记得,每走一步耳边都会想起容宇的那句:“勿忘我!”

    一出花海的出口,苏清看到苏峻、崔继东、李诗慧与林若欣,正焦急的等待着她,见他们都没有事,她也便放心了。

    当然等在外面的还有苏婉,只是她不是为苏清在焦虑,因为还有一人也没有出来,那便是太子容宇。

    见苏清走了出来,崔继东,慌忙上前,却被梅红挡住了:“表少爷,男女授受不亲。”梅红说完跑去过扶着苏清道:“小娘子,你没事吧!”

    “清姐姐,你还好吧!”林若欣见苏清出来了,也急忙走上去拉着她的手问道。

    苏清默默的摇了摇头,她很想说自己没事,可是她却真的感到很无力,身体摇摇欲坠。

    “阿清!”

    “清儿!”

    见苏清虚脱的样子,苏峻与李诗慧同时担心的喊出了苏清的名字。

    李诗慧看了苏峻一眼,不好意思的往后一退苏峻一迟疑上前扶住了苏清的胳膊:“去休息一下,我带你回去。”

    苏清轻叹了一口气。身体半靠在苏峻的身上。

    崔继东心里着急,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跟在后面。

    到了会客厅,主持的侍女,看了苏清一眼,关切的上前问道:“苏xiǎo jiě无碍吧!”

    苏清勉强一笑道:“没事!”

    那名侍女,听苏清如此说。也便放心了,朝门口一望,笑着迎了出去。

    原来是容宇进来了,后面还跟着满脸羞红的苏婉。

    在会客厅里就坐的人,纷纷站起身给容宇行礼,苏婉一侧身走到容宇的一侧。也同众人跪了。

    容宇看了苏清一眼,见她神情很不好,心里担心,却无法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扶起。

    他从未像今天这样憎恨自己的身份!

    只得匆匆道:“都起身吧!”说完便到中间的主位上坐了,冲主持的侍女一点头。

    那名侍女笑着对大家道:“现在比赛结束了。奴婢宣布一下结果,用时最短的是崔家大公子,其次是苏家四xiǎo jiě,不过其他人也不要气馁,太子殿下对今天到场的人,都会有赏的。”

    众人听了都不禁面带喜色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不多时,一个侍女捧着一托盘的珠玉等物走了上来,容宇慢慢站起身,一一将所赏之物亲自放到在场的每一个人的手里。

    拿到礼物的人,都不禁感到受宠若惊。从来没想到过今日会有这样的惊喜。

    苏婉捧着手里的镶玉金簪,心里像揣了一只小鹿一般,这是容宇亲自放在她的手里,还带着容宇手心的温热。

    刚才他离得她这样近,就在咫尺之间,容宇身上淡淡的幽香似乎还萦绕在她的身边。

    此时崔锦卉一碰她的臂肘,揶揄的笑道:“心满意足了!”

    苏婉一白眼没有说话,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最后,容宇来到了苏清的身边。

    苏清叹口气,慢慢站起了身。矮身欲行礼,却被容宇扶住了:“苏xiǎo jiě身体不适,免礼吧!”

    苏清只得站定了。

    容宇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只佛手耳坠放在了苏清的手里,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这不是太子赏的,是容宇给你的!”

    苏清看着手心里与之前放在自己桌上那只一模一样的耳坠,眼睛不由得一热,原来他早就给了自己提示——他来了,以死相随的来了。

    她将喉间的哽噎咽下,轻声道:“多谢太子赏赐!”

    容宇轻叹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猜花谜结束了,可是宴会还刚刚开始,只是苏清已经没有精力参加了。

    苏峻以为苏清是因为最后出来的受了打击才如此,所以一直在劝她不要放在心上。

    李诗慧看了苏峻一眼道:“你觉得清mèi mèi是那种将这样的小名小利放在心上的人吗?一定是在那个花海中被什么人或者东西吓到了,当时我自己突然被隔到另一边,也吓了一跳呢!”

    “忽然被隔开?什么意思?你们在里面遇到了什么事吗?”崔继东也凑过来忍不住问道。

    苏清本来就觉得心里乱极了,见到崔继东凑了过来,便愈加心烦意乱,对苏峻道:“大哥,我想回去了!”

    “好!”

    到了门口,苏清上车前,苏峻不放心的问道:“清mèi mèi,若遇到了什么事,只管跟哥哥说,别自己憋在心里。”

    苏清冲他一笑,点点头道:“好,若遇到难事,我便去烦哥哥帮忙。”

    坐在回去的马车上,苏清的心里就想灌了铅一般沉重,一路眉头紧锁。

    侍奉在她身边的梅红见苏清如此,一句话也不敢多问。

    好容易捱到了家,梅红了长舒一口气,给红霞与红莲使了一个眼色。

    她们也看出了苏清脸色有异,悄声问道:“小娘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梅红茫然的摇了摇头。

    苏清一回身对她们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让我自己休息一会儿就好。”

    她说完将她们关在了门外,自己则躲进了小须弥中。

    可是小须弥治的了她身体的伤,却无法治愈她心里的痛。

    她拿出容宇刚刚送给她的那枚佛手形的耳坠,手一翻也丢尽了心河之中。

    不知道这一只会不会与之前的那只相会。苏清抱膝坐在心河的河边,看着佛手形耳坠慢慢的顺着河水向前滚动,心也一点点往下沉。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她赶紧从小须弥出来了。

    身体歪在床边,疲惫的道:“进来。”

    进来的是红莲,走到苏清的身边小心的问道:“小娘子。要不要去给你请个大夫?”

    苏清勉强直起身体,道:“不用,有事吗?”

    “凝香园的宋嬷嬷来了,说谢姨娘今天可能是累到了,发烧呢!想请xiǎo jiě给请个大夫。”红莲小心的回道。

    苏清听了以后,翻身下床。想去看看谢氏怎么样了,可是又不想让她见到自己这幅样子,问道:“宋嬷嬷呢,还在外面吗?”

    “已经回去了!”红莲道。

    苏清思虑了一下方道:“跟老太太说,我身体不舒服。去请个大夫。”

    红莲应了一声出去了。

    不多时,大夫便请来了,苏老太太还亲自派了秋影跟了过来。

    苏清让红莲塞了几块碎银子给秋影,笑道:“本没什么大事,有劳姐姐回去跟老太太好好说,别让她老人家太担心了。”

    秋影见苏清说的客气,又得了赏钱,满心高兴,道:“三娘子太可气了,那奴婢这就去回了老太太。老太太还记挂着呢。”

    秋影说完便对苏清行了一礼回去了。

    大夫诊完脉以后开了医,刚想离开,却被苏清隔着帐幔叫住了:“大夫,我们府上还有一个病人,麻烦大夫去看看,诊费我单独给你。”

    那位大夫倒也好说话,忙应了。

    梅红带着大夫去了凝香园,苏清看了看医,丢在了一边,没有命人去抓药。

    梅红回来之后。将她叫到了跟前细细的问了谢姨娘的情况。

    梅红道:“大夫说没什么要紧的,许是着凉了,吃几服药退了热就好了。”

    到了晚间,吃过饭之后,苏清又命梅红去了一趟凝香园。

    梅红回来道:“姨娘吃了药之后,便退了热了,晚上虽吃的不多,不过,说身上已经感觉好多了,让小娘子放心。”

    苏清听了,方将心放下了,命梅红等先去休息了。

    可是她们怎么放心,便都在外间伺候着。

    “你是跟着小娘子出去的,发生了什么事,你不知道,你怎么伺候的?”红莲不满的对梅红道。

    梅红一脸冤屈的道:“我是丫头,有没有跟着猜什么花谜,也没有进到那片花里去,怎么会知道小娘子遇到了什么事,就连一起进去的林xiǎo jiě都不知道呢,我哪能知道。”

    “反正是你跟着小娘子,小娘子出了事,就是你没伺候好……”

    苏清正被她们吵得心烦意乱,遇下床让她们各自回屋,外面忽然没有了声音。

    “吱呀”一声,房门开了。

    苏清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抬头一看,正好对上凌浩的笑脸。

    “你怎么,怎么可以进我的房间。”苏清的质问有些无力。

    凌浩低头一笑:“你病了,让我给你看看。”

    苏清转过身不去看到,双手握在一起,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我病了?”

    “我有千里眼,时时关注着你的安危。”凌浩说着从后面握住了她的手腕。

    苏清听了他的话,猛的转过身,抽回了自己的手,“那你也知道我今天在苏家别院的事了。”

    凌浩听了之后脸色一变……

    发的匆忙,没有审稿,望见谅,晚上会审稿改错,再替换

    ps:

    感谢unmara同学的粉红票和满分评价票两张

    感谢eagle周同学、孙茜同学打赏的平安符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