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以身试毒

    苏清见容宇只是看着自己傻笑,心里不由得气恼:“我在跟你说话呢!”

    容宇笑的越发欢畅。

    苏清气恼,拽着容玉就走:“懒的管你的事!”

    “我已经中毒了!”

    苏清刚走出两步便听到身后的容宇轻声如是说道,语气平淡,似乎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一般。

    苏清猛的驻足,心里翻江倒海,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容玉听了则疾步跑回到容宇的身边,抱着他的胳膊哭道:“皇兄,你中毒了,怎么办?你会不会死?”

    容宇低头看了一眼哭的如花脸猫似的容玉,认真的道:“当然会死,人谁能不死。”

    容玉听了哭的更伤心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全蹭在了容宇簇新的月白锦袍上:“皇兄,都是我不好,我再也不跟你制气了,我以后都让着你,你说什么我都听,”说完哽噎着抬起头,泪眼婆娑的问道:“那你还有多长时间,什么时候会——”那个“死”字还没有说出口,便又忍不住趴在容宇的肩膀上“哇哇”大哭起来。

    容宇使劲儿将自己的胳膊从容玉环抱的胳膊里抽出,将她推到一边,长舒一口气,瞪了她一眼道:“说不定明天就会被你气死。”

    他说完整理了一下自己被容玉弄皱的衣衫,看到那一大片黏糊糊的眼里鼻涕,瞪眼使劲儿指了一下容玉,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你看我像是马上要死的吗,要死的人,还能出来溜达!”

    容玉抬起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歪头看着他,小声道:“那可不一定,不是有人走着走着就死了吗。”她说完赶紧捂上了自己的嘴。

    苏清知道。容宇所中之毒应该没有容玉说的那样严重,最起码现在是不会危及生命的,不过,也肯定不会像容宇说的那样轻松。

    容宇见苏清面色凝重,心喜之下,又不想她太担心,走到她的近前。以两人可闻的声音道:“不必担心。我暂时无碍,反正我的身体里也不仅是这一种毒。”说到这里自嘲的一笑。

    不止一种毒!苏清猛的一抬头,额前的刘海几乎触碰到了容宇的鼻尖,他的身体微微一颤。喉间一动,忍住了拥她入怀的冲动。

    他深吸一口气将脸别到一边,“关于启明湖黑鱼的这件事,我已经想尽办法了,可是依然没有查出什么头绪。”

    他说到这里轻笑一下:“我现在的身体,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就二十周岁了,父皇今年就可能为我选妃,师父说,这种毒会在我chéng rén的那天毒发。”

    苏清知道容宇说的这个“chéng rén”不是指通常的成年。而是指新婚之夜行周公大礼之时。

    此时。听容宇幽幽的道:“对我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什么荣华富贵,什么权势地位,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没什么好留恋的。可是——”说到这里他顿住了,歪过头眼睛慢慢扫过苏清脸上的每一个角落,两眼一热,声音带着一丝的颤抖,慢慢道:“我不甘心,因为,我两世为人,却还没有给你——想要的幸福!”

    苏清没有察觉,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泪流满面了。

    容宇刚要抬手擦去苏清的眼泪,容玉跑过来道:“你们两个背着我说什么,是不是皇兄的毒解不了了!”

    苏清抬起双手将自己脸上的眼泪擦掉,轻轻吸了一下鼻子,“不会,一定能解!”声音清淡却语气坚定。

    容玉听了之后,立即破涕为笑,一拍苏清的肩膀道:“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想出办法,难怪皇兄会说你时时给人惊喜。”

    苏清向站在不远处等着他们的梅红一招手。

    梅红颠颠的跑到了苏清的身边,看了容宇一眼。

    虽然知道他是太子,可是梅红依然对他将自己挡在远处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她可是苏清的贴身大丫头,心腹,有什么事是她不能知道的。

    苏清可从来没有这么对她,没想到太子一来了,便将让侍卫将她拉的远远的了。

    肯定是想趁她不在的时候,想对苏清无礼。

    她见到苏清两眼发红,更坚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去找附近的渔民买两条黑鱼。”苏清对她道。

    梅红一愣神,“哦!”

    她一步一回头极不放心的去找渔民买鱼了。

    容玉知道自己的皇兄对苏清痴情一片,所以很识相的道:“我也去看看。”说完一蹦一跳的追着梅红去了。

    容宇站在湖边,看着远处,失笑道:“你身边这丫头好像很怕我对你不利,确实对你挺衷心的,以前倒是没有看出来。我要好好谢谢她,陪你走过那段艰难的日子。”

    苏清蓦地一侧头,正好对上容宇满含歉疚的眼神。

    她以为容宇会比自己更害怕提起上一世的事情,可是没想到他竟毫不回避的说了出来。

    对上苏清的眼睛,容宇脸上露出一个苦笑:“我知道,这件事,就算你在心里埋藏的再深,也永远不会忘记,它是你心里的最痛,也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惩罚,我无以弥补,只能付出今生所有,努力让你幸福。”

    苏清强忍住眼中的泪,厉声道:“以后别再说这样的话,先保住你自己的命再说吧,命都没有了,你拿什么付出。”

    容宇听了此话,虽然脸上神情没变,可是心里却不由得一暖,他知道苏清依然还在习惯性的关心他的安危。

    不多时,梅红便提着两条鱼快步赶了回来,容玉小跑着跟在后面。

    容宇叹口气道:“回来的可真快!”

    苏清瞪了他一眼,道:“我回去了!有了结果会通知小玉。”

    容玉本来还欲与苏清一起用饭,忽然想起了上一次的事情,便做罢了,道:“阿清,这件事就拜托你了,这可关系到我皇兄的生死,你一定要想出办法。”

    苏清见容玉一副又要痛哭流涕的模样,赶紧道:“好的,你放心!”

    “我送你回去!”容宇跟在苏清的后面道。

    苏清微微一侧头道:“不用。”

    本来站在苏清身侧的梅红,赶紧挤到了苏清与容宇的中间,将他们隔开了。

    “我们不都要进城的吗,不用特意送阿清,我们进宫顺路从苏府那条街上过不就是了。”容玉说完冲容宇挤了一下眼睛。

    苏清的马车跟在后面,容宇的那辆黑色的马车紧紧跟在她的后面,一路进城到了苏府。

    到了苏府门前,容宇的马车没有停,越过苏清的马车继续向前去了。

    容玉则跃身下马,看着苏清进了大门才离开。

    容玉骑马打算离开,可是走出没多远,看到容宇的马车慢慢从一旁的一个巷子里驶了出来,她跳下自己的马,钻进了容宇的马车里。

    “还以为你走了,原来又偷偷摸在墙角看着人家。”容玉一脸不屑的道。

    容宇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容玉一手抱肘一手捏着自己的下巴,一脸迷惑的道:“阿清确实不错,不过也不至于让一国太子如此忘我的守望啊,更奇怪的事,你长得这么一副祸国殃民的样子,又对她如此么痴情,怎么她好像都不怎么领情呢,这要是放在别的女人身上,差不多早就扑到将你吃干摸净了。”

    容宇听了狠狠瞪了她一眼。

    容玉见状,赶紧举起双手求饶:“好好好,算我说错了。”说到这里她用臂肘碰了一下容宇的胳膊小声的道:“那天我听父皇和母后在商量要给你选妃的事呢,你也知道了吧,阿清只是个庶女,就算你再怎么喜欢她,最多也只能封她为侧妃吧!”

    容宇抬头看了容玉一眼,浅笑道:“若只能封她为侧妃,那我便不选正妃了。”

    容玉听了之后愣了一会,旋即脸上满是纠结的神情,对容宇的处境感动深受:“阿清真幸福,可是你虽有此心,她却未必肯受。”

    若是她喜欢的人能有容宇对苏清一般,她便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若他下次见了她不在偷偷跑掉就好了。

    容玉如此想着,他们的马车已经到了宫门口了。

    容宇将她赶下马车,自己却没有进宫,而是拐回太子府去了。

    苏清进了门之后,便直接回了幽香园。

    苏老太太知道苏清经常与容玉出门,也便没有多问。

    苏清现在也没有心情应付苏老太太。

    命梅红将带回来的那两条黑鱼,一条加鲜笋做了汤,一条养在了一个小磁钢里。

    梅红在小厨房将汤做好了之后,端到了苏清的跟前。

    苏清坐在临窗的桌子边,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用汤勺轻轻的搅动着,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对梅红道:“那银针来。”

    梅红一脸委屈的道:“小娘子,你不会怀疑奴婢投毒吧!”

    “想什么呢9不快去。”苏清瞪了她一眼道。

    不一会儿,梅红便将银针放在了苏清的手里。

    苏清将银针放在汤里好一会儿,再拿出来的时候,发现银针没有丝毫的变化,不由得捏了一下自己的眉心。

    她迟疑了一会儿,端起那碗汤便喝了下去!

    先给大家发了,一会儿审完稿再替换!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