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你可安好

    房间里的人听到响声同时朝门口看去。

    其他人也罢了,不过容玉与苏清却知道站在门口的是谁。

    虽然这次,容宇换了一副面孔,可是他的眼神却永远不会变。

    容玉见卢方愣愣的看着容宇,轻咳一声,冲他吼道:“赶紧将襧iào chūn霉龅埃 

    卢方一回神,赶紧应声称是!

    匆匆将襧iào chūn,留下外敷之药离开了。

    容玉将卢方打发出去之后,对立在当地的梅红等人道:“你给我去沏茶,你过来给我捶腿,你给我揉肩……”

    一会儿工夫便将苏清卧房里的人都叫到了外间。

    容玉迟疑了一下,道:“新来的大夫,去给阿清好好看看。”

    容宇大步进了苏清的房间,回手将门关上了。

    默默坐在了刚才卢方坐的位子上,两眼圆睁,含泪看着坐在床上的苏清。

    苏清被他盯的无所适从,道:“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不必自责,而且我不会让自己的身体不可救药的,你也知道我只是在找解毒的办法,并不是没办法解自己身上的毒。”

    她的话还没有完,已经被容宇伸手拽着胳膊拉进了怀里。

    “从今天开始,不许再沾一点鱼腥,也不许吃竹笋,我会让容玉盯着你的膳食。”

    苏清的脸被他紧紧搂在了胸口,一股淡淡的雏菊熏香袭来,熟悉而又陌生。

    熟悉的是气味,陌生的是苏清的感觉!

    上一世,她曾经倾其所有期求这个怀抱,当她以为自己已经得到的时候,苏婉却横插在了他们中间。

    当时的容宇没有拒绝,也将同样的怀抱给了除她之外的别人。

    当原本应该是独一无二的东西。成了人人可得之物,那再珍贵的东西,也会变得不那么珍贵了。

    苏清窝在容宇的怀里。没有失而复得的喜悦,只有一丝丝的紧张。伸手想将他轻轻的推开,道:“殿下,不易在苏家久留,还是赶紧离开吧!”

    容宇听得出苏清语气里的淡然和疏离,心里不由得一沉,怀抱着她的双臂却微微一收紧,将头埋在了苏清的肩膀上。心酸不已。

    苏清感到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咯到了,一回神,使劲儿将容宇从自己的身边推开了。

    容宇一愣,看了苏清良久。方道:“对不起!我只是有些情不自禁。我随你而来之后,曾经发誓,今生,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包括我自己。所以——”

    苏清听了此言,心里不由得有谐躁,不待他说完便打断道:“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你放心,快走吧!”

    容宇虽然不舍。可是苏清已经将帐幔放下,他也只好长叹一声站起了身。

    临出门,他回身道:“我会让你重拾对我的信心的!”说完他开门走了出去。

    容宇与容玉二人还没有走出苏家的大门,便有一骑飞奔出了厩,朝着西北方向而去。

    容宇离开以后,苏清隔着衣服捻了一下胸口挂着的那枚玉笛。

    你在哪,可安好?

    这件事跟你有关吗?

    苏清愣愣的坐在床上,长叹一声。

    到了晚间,果然容玉派人来查看苏清的饭食,觉得没有问题,然后又嘱咐了苏家的人一番,才离开。

    苏老太太听说苏清食物中毒,慌得赶紧赶了到了幽香园问长问短。

    虽说苏清自己承认,是因为自己贪嘴才吃坏了了,可是苏老太太心里又不由得怀疑是谁在背后捣鬼。

    头一个被怀疑的自然便是与苏清比邻而居的五娘。

    回到了颐祥园之后,苏老太太,便命人注意五娘的动向。

    到了晚上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苏清灭了灯看着窗外,所能见的也只有在观景石灯映照下那若隐若现的如丝细雨。

    这样的雨,会一连下几天吧!

    苏清如是想着,心里多少对着突袭的春雨有些恼意。

    果然,到了第二日,雨依然淅淅沥沥。

    厨房给苏清准备的饭食再也没有了鱼腥,都不都是些益养脾胃的食物,苏老太太又派人过了细细的问过了一边,方过去这一天。

    此时,漠北草原上的青草已经慢慢返青了。

    草原上的天空,就算是阴沉着,也会让人感到遥不可及。

    十几顶白色的帐篷,落在青草上,就如天上的云朵一般。

    凌浩的身体靠在虎皮座椅上,听着汉都探子的回报。

    当然多数是关于一个人的。

    一个一身橙色裙衫的蒙面女子坐在他的对面,紧张的看着他神情的变化。

    当凌浩听到苏清骑马摔伤了之后,身体一下从椅子的背上直了起来,神色凝重的问道:“严重吗?”

    来人如实道:“据大夫说,严重的不是摔伤,而是——”那人说到这里抬眼看了坐在凌浩对面的女子一眼,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回报,犹豫了一下,只听凌浩冷冷的问道:“严重的是什么?”

    那人假装没有看到那名女子投来的警告的眼神,继续道:“苏xiǎo jiě好像中了什么毒!”

    凌浩“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吉达哥哥,我们离开汉都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橙衣女子也跟着站起身说道。

    凌浩没有说话,抬脚便往外走。

    “吉达哥哥,那个汉人太子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回去了就只有送死!”橙衣女子疾声道。

    凌浩深深一闭眼道:“我只是出去走走!找海伯聊聊天。”

    橙衣女子听了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任他出了帐篷。

    在距离他的住处不远的一个小帐篷里,一名老者正在坐在地上用长长的干草编着东西,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一歪头侧耳道:“是吉达吗?”

    凌浩走到他的身边席地坐了,轻声道:“是!”说完长叹了一口气。

    “吉达少主是有什么烦心事吗?跟海日古说说。虽然海日古什么也看不见,可是心里却亮堂的很。”自称海日古的老者说着手下不停,依然不停的编着。不多时,他的手上便多了一个像碗一样的小器皿。

    凌浩拿在手里。问道:“这是你喜欢的那名女子教你的吗?”

    海日古听了此话,脸上羞赧的一笑道:“她怎么会弄这些,我是跟她手底下的人学的,因为她经常用,所以我便学了。”

    凌浩听了之后,一失神,问道:“海伯还能想起她的样子吗?”

    海日古听了此言。刚想开始编下一个的双手,不由得停住了,“她的样子永远都印在了我的心里,至死不会忘记。”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问道:“吉达少主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凌浩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坐在他的身边。

    “能跟自己喜欢的人驰骋在碧草蓝天之间,是我年轻的时候最大的梦想,只可惜——”他深吸一口气道:“汉人有句话:人不风流枉少年,吉达少主是我们草原上最英俊勇猛的男子。应该有一个如天上的明月一般的女子相伴一生才算没有白活。”

    凌浩似是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的笑意。

    “吉达笑了,是被海日古说中了心事吗?”海日古说完仰天哈哈一笑,“看来我们的吉达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凌浩从海日古的帐篷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气依然阴沉着。可能马上就要有春雨袭来吧。

    不过他的心里因为已经有了决定,所以反而轻松了。

    他看了看天色,按照汉人的计算方法现在是辰时过半。

    他进到自己的帐篷拿了一袋水,便跨上了马,朝着汉朝的方向飞奔而去。

    苏清胳膊上的擦伤昨日擦了卢方留下的药之后,今天便已经结痂了。只是伤口依然有些痛痒。

    从前日苏清出事,苏老太太便时时派人过来询问情况。

    崔氏也碍于情面,过来了一趟,只是苏老太太嘱咐了家里的人,这些天苏清需要好好休养,都不必去打扰,所以其他人也都乐的不去凑热闹。

    入了春之后,谢姨娘的身体也是时常的出现小恙,好在看过大夫之后,便无碍了。

    只是这一次谢姨娘心里十分担心苏清,这日晚间终于忍不住,带着宋嬷嬷偷偷跑来了幽香园。

    见苏清的伤势确实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放心的离开。

    谢姨娘走了之后,红莲便进来给苏清铺床温被。

    苏清披着外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乌蓝的天空,心里叹道:“又是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

    “小娘子,早点休息吧!身上还有伤呢!”红莲轻声劝道。

    苏清默默的点了点头,却没有移步,只道:“你忙了一天了,也去休息吧!”

    红莲答应了一声,又复道:“今天是梅红值夜,小娘子有什么事只管喊她。”

    “知道了!”

    红莲出了苏清的房间。

    苏清自己默默的将烛火熄了,却没有上床,依然呆呆站在窗口。

    直到外面响起了梅红的轻鼾声,她才转身移步,轻叹一声,朝床边走去。

    “为什么叹气?”熟悉的声音伴着轻轻的开门声传入了苏清的耳朵。

    已经审稿,做了微调,不妨碍阅读。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