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林惊天现!

    ;

    “什么!是林惊天!”

    “不好,这焚尸岗三面都是山谷,我们被包围了!”

    听着这嚣张无比的话语,三千清灵卫面带惊愕,却没有一个人乱动,显示出强大的纪律姓,可叶家的嫡系子弟,很多都是没有亲历过残酷的厮杀搏斗,闻言一脸惊恐,议论纷纷。

    “肃静!”厌恶的望了望说话最大声的那群旁系子弟,二长老眉头一皱,厉声喝道。

    这话语夹杂了魂力的力量,声若雷霆滚滚,终于让搔动的众叶家子弟安静下来,而恰好此时,叶海元眼睛一亮,从沉思中苏醒过来,灼灼的望着山谷上方说道:

    “弃车保帅,我明白了,此地的龙脉已然被你取出,难怪地火虽然熊熊,却少了几分灵韵,林惊天,你果然好本事,那金一多也算天才,竟然想起用活人祭取龙脉的办法,不过你难道就不怕业力太多遭受天谴?”

    “地下龙脉?”

    听了叶海元的话后,人群一阵搔动,叶家八大供奉和唐家十二羽林卫更是一脸灼热。龙脉,那可是龙脉啊!

    竹林镇几乎所有的家族,都是靠着从连绵不绝的矿山采集矿石起家的,对于坐拥大片大片矿山的叶家子弟来说,或许对其他天材地宝还很陌生,可说道龙脉,那就算是三岁的小孩子也知道是什么东西。

    斜月大陆武者为尊魂力为王,是卡修的天下,最尊贵的职业是能够锻造卡牌的魂师,无论实力高低地位尊贵下贱与否,所有武者交易都是魂石为基本单位,魂石也是恢复魂力和作战锻造卡牌时候的好帮手。

    魂石又分为上中下三品,最常见的是下品魂石,一座矿山,在一年中开采中品魂石的量非常有限,至于上品魂石更是凤毛菱角,而jí pǐn魂石则是可遇而不可求,属有市无价的逆天存在,叶家那么多矿山十多年的开采,所获得的jí pǐn灵石恐怕也不会超过十颗。

    无论是何等品阶的矿石,其实都是龙脉衍生的,龙脉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到底在什么地方根本没有人知道,不过有一点是被公认的,那就是一座矿山之所以能够成形,那必定是地下有龙脉存在。

    叶家这些年对龙脉一直没有停止过研究,却不知道龙脉究竟身在何方,毕竟龙脉的位置是不固定的,而且其极为通灵,哪怕是它就在某座矿山下面,可如若你去挖掘此山,恐怕还没有挖掘到足够的深度,龙脉已经逃到了其他地方。

    林家所在之地竹林村的龙脉不但衍生了大片大片的矿山,而且也是无尽地火产生的源泉,是以当叶海元这话一出,众人皆是一片哗然,始知林家缘何会将竹林村乃至于传承之地焚尸岗之位置放弃的真正原因。

    有龙脉的存在,林惊天就等于随身携带了一个,可以huó dòng的能够源源不断产生魂石以及火焰力量的工具,纵然今天损失惨重,可想要重新建立一个更加强势的林家并不难。

    “桀桀,不愧是号称竹林镇尊者之下最有希望问鼎魂虚境的第一人,叶家主你说的不错,此龙脉是老夫帮忙寻找的,业力?那又如何,老夫修的本就是杀戮之道,唯有在杀戮中方能成神,你能奈我何?”与此同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凭空响起,巨人金一多那山岳般巍峨的身躯出现在了林惊天的身旁。

    “半步魂虚境!”唐三魂力往上一扫,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任凭唐三事前如何计算,都绝难想到巨人金一多和林惊天竟然都是半步魂虚境的强者!

    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哪怕是这二人居高临下坐拥其关键之点,在叶家唐三诸多高手的齐心合力之下亦不是没有反击之力,可巨人金一多出现后,三面的山谷上方竟然都出现了一脸肃杀身披重甲的士兵,这士兵数量之多竟然丝毫都不逊色清灵卫,插在最前方的旗帜上,赫然写着“清月国”三个气势非凡的大字。

    “奉清月城主令,金一多升职为九品官员,即曰起远赴竹林村赴任,总似三川十八岳矿脉监管,司矿脉大总管一职,授其记机宜处理之权,若遇心怀不轨之个人或家族势力,可先斩之在后报!”

    林惊天身旁的小厮拿着一块红光闪烁,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作的羊皮卷一字铺开,浑厚嘹亮的声音骤然间在全场不断回荡。

    林家小厮每念一句叶家众嫡系子弟的脸色就会苍白一分,一直到林家小厮将红色羊皮卷上的内容念完,焚尸岗中静悄悄的一片,呼吸可闻,安静的有些骇人!

    “林惊天,金一多,你二人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假传城主的旨意,莫非你们就不怕诛灭九族吧?”叶海元见身后的八大供奉都是脸色难看沉默不语,心中不由一声咯噔,厉声喝道。

    倘若明刀明枪的战斗,哪怕是叶家的人死绝了也无所谓,天塌下来大不了脑袋上面一个大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叶海元事前计算好了一切,却唯独没有想到林惊天会如此疯狂,竟然将金一多的guān fāng身份也利用了起来!

    如此一来,此战过后林家的龙脉可能会被金一多带到城主府作为贡品进献,纵然韩雷去揭穿亦是无用,在足够大的利益面前,今曰叶家被灭也不算什么大事,而且就算有叶家的子弟侥幸逃了出去,也是虽天大地大却无处可逃,绝对会被人屠戮一空。

    无论多么强大的家族或武者,在guān fāng的绝对力量之下,都是那么的脆弱和可笑,就算叶家今曰灭了林惊天和金一多亦是无用,无论叶家有多么委屈,星月城主都会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和地位调动大军将叶家毁灭,叶家没有任何的机会。

    除非是强大到了金丹大道的强者,又或者是地位尊崇能够锻造卡牌的魂师,方才可能获得城主的赦免,这一点不但是叶海元能够想通,在场很多武者都能够想通,而这个时候,唐三忽然眼中一亮,厉声喝道:“老夫也明白了,金一多,你果然厉害,竟然从锻造师更进一步成为了一印魂师!”

    “桀桀,看来唐家主也不笨嘛,反正今天你们都是将死之人,老夫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们,林家早在十多年前那一战后就投靠了我家星月城主大人,而后才会有竹林村这一出戏,今曰一战后那林家便会入驻星月城,这龙脉是供奉给我家大人不错,可衍生出来的矿脉和地火都会给林家世代传承,至于竹林镇,从此再无什么竹家、叶家、唐家那些大家族,将永久被我家大人专属统管,并交由老夫全权负责!”

    说完,金一多和林惊天对视一眼,狂妄的笑了起来,说不出的得意之色。

    如若不是最后关头,金一多咸鱼翻身,一口气将那酝酿多年的一阶卡牌炼制出来,并暗中回到星月城魂印殿通过了魂师考核,又怎么可能索要到了星月城主这张迟来的旨意。

    也正是靠着这道旨意,金一多这才成功的从星月城调动了大批的精锐士兵,以三面环城的形式,在焚尸岗山谷中埋伏,目的就是将叶家一网打尽,一个不留!

    轰隆!

    紧接着,大地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一座巨大的石门从入口处凭空升起,彻底将所有的去路隔断!

    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静!死寂一般的安静!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直面死亡的,在这生死关头,一些胆小的叶家子弟已经嚎嚎大哭起来,从胜利者到失败者的转变,让这些少年无从适应!

    锵!

    却见一道寒光闪过,那率先哭泣的少年已经被护卫队长叶凯一刀斩杀:“哭!一群没出息的孬种!我叶家只有战死沙场的儿郎,有再敢哭者,杀无赦!”

    “叶海元,当年你杀我林家那么多儿郎,就连我最宠爱的小儿子亦被你所杀,若非……那些人带走了那贱人,我定然将她碎尸万段!”

    林惊天仰天一笑,目光渐渐冰冷起来:“众将士听令,给我射箭!狠狠的射死他们!他们修为不是很高,很了不起吗?我倒要看看,在城主府十六牛弩的攻击下,你们能够坚持多少时辰?一炷香?”

    “老夫杀了你!”

    唐三浑身魂力燃烧,已然将一张蓝芒闪烁的卡牌握在了手指,此卡牌一看就不是凡品,刚一出现便引起了天地能量的波动,狂风大作,气势十足!

    可就当唐三准备捏碎卡牌的时候,叶海元却拦了下来,一脸傲然的说道:“唐兄弟,麻烦你带着我叶家的儿郎和唐家的儿郎都退后一点,一群跳梁小丑而已,我一人便足以。”

    “可是……”唐三闻言一急,忽然心中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对着叶海元点了点头,带着众人往后退。

    “林兄,似乎有点不对劲啊。”见叶海元一个人如鹤立鸡群般站在最前方,金一多眉头一皱,心中忽然涌起了一种不祥的念头。

    “无妨,只要他不是魂虚境就对咱们没有威胁,哼,十多年的账,今天我也该和他们叶家算算了,对了金兄,我灭了叶海元之后,麻烦你动用guān fāng的力量,将那害的我家飞儿险些丧命的叶枫找出来,我要亲自凌迟!”林惊天阴沉的说道。

    轰隆——

    却不料这话刚一出口,一股磅礴到极点的气势陡然在天地之间升起,灰蒙蒙的天空中万剑其鸣,一片赤红之色。

    “不好!有魂虚境强者出现了!”望着焚尸岗方向平地升起的红云和相隔很远都能够感受到的磅礴气势,叶枫脸色一变,心领神会的小黑亦是一声怒吼,疯狂的往前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