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幕后黑手!

    ;

    这气势之强烈,刚一出现便震慑全场,无论是叶家、唐家亦或者林惊天、金一多,甚至包括星月城的精锐士兵在内,所有的人都呆呆的望着被强大的魂力冲击的整个人脱离地面的强者,一脸呆滞!

    魂虚境!

    在这最后交战的曰子里面,竟然有强者进阶魂虚境!而此人正是——叶!海!元!

    吼!

    叶海元仰天一笑,所有人都感觉到身上的兵器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似乎随时都有脱离自己飞走的趋势!

    “传闻剑魂一旦进阶魂虚境便能够笑傲群雄,老夫一直都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啊。”金一多脸色难看的望着如若天神下凡般的叶海元道。

    “金兄弟,不如咱们趁着他刚刚进阶实力不足将其斩之?”林惊天试探的说道。

    失去了林家九老和竹林卫后,这段时间林家暗地里叛逃者无数,若非金一多及时带着星月城的大军归来,那么林家恐怕真如同叶家和唐家的人想象的那般只能望风而逃了,可如今嘛,哼哼!

    “迟了!”金一多猛吸了一口气道:“若是寻常魂虚境武者进阶,我等只需号令三军乱箭齐发便可,可剑乃兵中王者,剑魂卡修天生便是驾驭世间一切兵器的皇帝,如果你此刻射箭,那么我可以向你保证,死的绝对是咱们!”

    “竟然如此厉害?”林惊天头皮发麻,脑海里面忽然出现了这样一个画面:自己挥了挥手让大军万箭齐发,可叶海元一招万剑归宗直接将弓箭皆数反弹过来。

    “撤军!”却见一个披甲的将军走了出来,一声长啸,所有来星月城的精锐士兵竟然开始井然有序的撤走,见此林惊天大惊失色,一把拉住披甲将军说道:“白将军,你收了林家那么多礼物,更是此番接手龙脉的负责人,你……你不能走!”

    “混账,我家城主大人又岂会看上你小小龙脉,若非金大人的缘由,本将军现在就斩了你,松手!”披甲将军锵的一声将长剑拔了出来,放在林惊天脖子上,森然的笑道。

    “林兄你太过执着了,虽说白将军靠着这几千精锐能够将叶海元留下,可至少死伤超过一半,就连白将军亦可能自身难保,星月城人过亿,星月城主什么样的宝物得不到,你不说龙脉还有几分转机,可你如此姓急,此事老夫也帮不得你了,唉。”

    与此同时,林惊天耳边传来了金一多的叹息声,呆呆的望着如同潮水般退走,眨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星月城大军,林惊天一脸难看。

    “林!惊!天!,你可敢和我一战!

    “你可敢和我一战!”叶海元一声长啸,诸多武者身上的wǔ qì都锵的一声飞到了叶海元的身旁旋转,万剑齐鸣,说不出的豪迈。

    “桀桀,叶家主你是剑魂武魂,又是魂虚境的强者,你欺负一个凝魂境又有意思吗?今曰你可以不当老夫是清月国的臣子,而是一名魂师,你可敢和我一战!”见林惊天目光犹豫,金一多忽然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烂泥巴扶不上墙的感觉,踏前一步,傲然说道。

    “叶兄弟,你要想清楚啊!”原本笑吟吟的看着叶海元表演,自信满满的唐家主唐三脸色一便变,赶紧劝说道。

    巨人金一多这些年来在竹林镇非常的有名,不但是因为金一多guān fāng赐予的矿脉大总管身份,更重要的乃是金一多的强横到了极致的肉身,金一多也是唯一,一个不能用魂力修为和灵力多少来衡量的一个强横存在!

    如此强者本身就已经非常让人头痛,如今金一多又多了一个魂师的尊崇身份,唐三如何不担忧?

    魂师,哪怕是最低级的一阶魂师,那也绝对会引起任何一名魂虚境武者的晶体,那些对于寻常卡修珍贵不已的一阶卡牌,对于一阶魂师来说可如同大白菜般不值钱,和他们正面对战那简直就是找死!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叶海元的身上,就连林惊天亦是眼睛一亮,似乎相通了什么,望向叶海元的目光一片嘲讽,四周静悄悄的一片,呼吸可闻!

    “男儿大丈夫,有何不敢!”叶海元仰天长啸,虚空中的长剑如同暴雨般倒飞而起,黑压压的扑向——林!惊!天!

    “金大师救我!”在叶海元这拥有剑魂武魂的魂虚境大高手面前,林惊天可不认为自己隐藏起来的半步魂虚境能够顶用,手忙脚乱的大声喊道。

    “哼!”见叶海元如此不给自己面子,众目睽睽之下偷袭林惊天,金一多勃然大怒,拂袖一挥,一张寒芒四射的卡牌骤然从虚空落下。

    轰隆——

    这卡牌刚一出现便卷起了滔天狂风,这风之大,竟然将所有的兵器都吹落在地,紧接着金一多脚下一踏,地面一个窟窿骤然出现,所有的兵器都落入其中,紧接着窟窿缓缓愈合,大地恢复如初,就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是卡阵!好你个金一多,没想到你刚刚进阶一印魂师,就能布置那些进阶了多年都无法以一阶卡牌为根基布置的大阵,难怪星月城主会如此器重于你!”唐三一脸难看的说道。

    “看来唐家主知道的还不少嘛,真是可惜,你们今曰都会命丧于此,你们也别想着逃走,你们之中唯有叶海元对老夫有点威胁,剑魂是厉害,老夫也无把握完全能抵挡住,可老夫这万鬼噬天卡阵,早在数年之前就着手布置了,就连林家主亦是被蒙在了骨子里,今曰你们若能逃走一人,那么我金一多自刎当场!”

    言罢,金一多哈哈一笑,说不出的快意之色,见林惊天惊疑不定的望着自己,金一多淡然说道:“反正你们都是将死之人,老夫不妨告诉你们实话,当年那群黑衣人之中,便有老夫!”

    “什么!”

    叶海元闻言瞳孔一缩,忽然浑身一颤,失声说道:“你……是大力神!你是当年那身高不过九丈却能举起万斤巨石将唐三兄弟压制其身,更是害的堂唐兄弟从魂虚境跌落凝魂境的罪魁祸首!也是从我叶家夺走我妻子的人渣!”

    “不错!正是老夫!”金一多一脸桀骜:

    “当年老夫不过是星月城一个铁匠的儿子,除了气力大了一些再无别的特长,平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让我儿金山能够顿顿吃肉吃饱而已,可那群天杀的狗才,却将老夫全家杀的一个不留,并威胁老夫为其做事,当时老夫其实也是无奈,若我不趁乱掳走安凤凰,那群人就会将我金家唯一的血脉金山杀死!你以为老夫愿意?”

    顿了顿,金一多脸色变得狰狞起来:

    “可我为那群人做完一切后,他们还是将我儿金山给杀了,更是将老夫修为废掉活埋,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是老夫最强横不是魂力而是肉身,最终老夫还是逃了出来,并偶然遇到城主大人的车队,这才活了过来,上天对老夫不薄,最后老夫遇到了一个和金山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年,而且更难得的他还是天生神力,我本以为自己已经真的将他当做金山了,可是你叶家和林家的争斗,我孩儿却被刺杀了,老夫恨不得活生生撕裂了影子刺客,但是老夫更恨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你们叶家还有林家!”

    摸出一壶酒喝了一口,金一多的情绪似乎安静下来,冷冷的说道:

    “老夫原本还对这些年来,暗中布局密谋你们几个家族,想要将你们一网打尽感觉到良心过意不去,可随我义子金山的陨落,以及见识了林家这些年暗地里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勾当,老夫就明白自己没有错,老夫这是再为民除害!”

    见叶海元目带沉思,金一多哈哈一笑:“若要说老夫在竹林镇佩服什么人,那唯一就是叶家主你了,若非你一身浩然正气,又怎么可能将剑魂武魂和万剑归宗的威力催发到如此进阶,只不过,可惜你能保证这些年你麾下的长老执事还有子弟没有狗仗人势,做出为非作歹之事?”

    “这……”

    叶海元闻言一愣,张口想说,却突然欲言又止。毕竟金一多说的并没有错,一个家族,尤其是类似叶家这样的大家族,庞大的子弟里面总会出现一两个败类,这并不足以为奇。

    此刻,一轮圆月悄悄的爬上了苍穹,冷冷的月光倾洒下来,望着一脸歼计得逞样子的金一多,叶海元身后一名供奉忽然说道:

    “不好,此獠是在拖延时间,家主,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月圆之时便是他对咱们引爆卡阵之时,快走!”

    “保护家主!”

    言罢,那供奉一声大喝,叶家八大供奉顿时将叶海元团团护卫起来,三千清灵卫同时往金一多射箭,至于唐家十二羽林卫亦是从马上凌空跃起,一人执一刀飞速的攀爬山岩,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冲到山巅斩杀金一多。

    “一群蠢材,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老夫在拖延时间,真是可惜!太迟了!”金一多仰天狂笑,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之色,一张鬼气四射的卡牌骤然握在了手中。

    而此刻,叶枫距离焚尸岗不到十里之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