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特别的仇家

    萧家鼎咧嘴一笑:“没有啊,我这人眼光有点高,一般的我看不上,可是我看得上的人家又看不上我。★雲來阁免费www.yunlaige.net★呵呵,高不成低不就,只怕这媳妇难找啊。”

    “本来就应该这样,这找妻子,那是一辈子的事情,必须是门当户对,看得上眼的,象萧兄弟这样的才学,那必须是找一户上好的人家才行。——要是兄弟信得过老哥我,我到可以帮你物色一下,供你参考。如何?”

    萧家鼎心里乐了,还真是有意思,前面唐临那边说了媳妇他来帮忙定,还怕自己耐不住寂寞,送了一个可心的痴梅给自己解渴,现在这耿长史也参合进来,说要给自己物色,两边都在打媳妇这张牌啊。都想用女人来拉拢自己加入他们那一边。

    萧家鼎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道:“能有老哥帮忙物色,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只不过……”

    耿长史愣了一下,道:“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

    “嗯……,是这样的,唐司马也很热心我的婚事,也说了要给我物色,我担心……”

    耿长史笑了:“原来是这样,无妨,无妨!他物色他的,我物色我的,最后决定权在你手里,你看中了哪个就哪个。如何?”

    “这个当然好。不过,唐司马说了,我的婚事只能他帮我决定,我担心他知道了我让老哥找,会不高兴。”

    耿长史哈哈大笑,道:“这个唐司马。也管得太宽了吗?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好了。老哥帮你物色媳妇这件事情,你不说,我不说,他唐司马就不会知道。要是他物色的你看中了,你娶了就是,老哥我不会象他那样霸道让你只能娶我定的人。嘿嘿,如果老哥我物色的媳妇你老弟要是不中意,那就算了。我再帮你物色其他的,要是中意了,那你就告诉他说是你自己看中的,没有人介绍。女方家我也叮嘱不要说出去,这不就行了?”

    萧家鼎大喜,忙拱手道:“如此可就多谢了。”

    其实找媳妇这种事情,萧家鼎还是愿意自己亲力亲为。但是,现在两边都在用这件事情拉拢自己,若不答应也不行,而且,自己也能通过这件事情让双方都认为自己是他们的人,这对自己有利无害。至于是不是真的要娶他们介绍的女人作妻子。那决定权在自己,真要是对上眼了,娶了也没有问题。关键是不能让唐临知道耿长史在帮自己物色媳妇,不然可就麻烦了。所以他在这么说了。听耿长史表态说不让唐临知道,于是也就放心了。

    这种一对一的事情。真要是泄露了,自己一口咬定没有。也难以查证。

    —————————————

    第二天早上,萧家鼎去了衙门上班。

    虽然侧王妃卢氏的丧事已经完成了,但是蜀王李恪并没有下令马上恢复录囚,所以萧家鼎也就回衙门上班了。

    韩冰蝶父亲的案子他准备凉几天,所以也没有提审韩冰蝶。只是在签押房里办一些县衙的事情。因为韩冰蝶这个案子是王爷交办的,并不是少城的案子,所以康县令也没有过问,让萧家鼎自己处理。只是叮嘱大牢好生看守就是了。

    中午,萧家鼎没有在衙门的膳堂吃饭,他还是回家吃,云雁和嫩竹这两个小丫头做的饭菜更合他的胃口。

    他刚刚出了衙门口,便看见一个女尼等在台阶下,看见他,赶紧上来,单掌合十:“萧大哥!贫尼是峨嵋派弟子,奉慧仪掌门之命,邀萧大哥去青风庵会面,不知萧大哥有没有时间?”

    萧家鼎心中一喜,道:“慧仪来益州了?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晚上到的。”

    “太好了!走走,我马上去见他!”

    衙门口停有青风庵的马车,当下上了马车,驱车来到了青风庵。

    慧仪已经得到消息,领着庵里的几个职事的师太恭候在门口了。多日不见,慧仪有些憔悴,看来,峨嵋派的事情让她操心不少。

    慧仪这些日子一直想把萧家鼎的影子从心里抹去,就拼命地处理各种事情,想通过这种办法转移注意力,忘掉这段没有结果的情事。可是,当她看见萧家鼎的身影出来在眼前的时候,自以为已经古井不波的心海,又翻腾起了重重的巨浪,芳心小鹿一样嘭嘭跳个不停。俏脸已经酡红。

    萧家鼎却没有看她,他的视线被慧仪身边的通云吸引了,想不到通云也跟着来了。赶紧快步上前,高兴地对通云道:“你也在这里啊,你不是去了峨嵋山了吗?”

    站在慧仪另一侧的青风庵的上座智能师太微笑道:“萧施主,慧仪掌门已经下令,让通云师侄担任青风庵上座,提携贫尼作了青风庵主持了。”

    萧家鼎大喜,拱手道:“恭喜恭喜,通云上座!”

    慧仪自然是看在萧家鼎的面子上,才提拔年轻的通云作了青风庵的副庵主。通云很感激,只是这时候不能,她羞红着脸单掌合十,看了萧家鼎一眼,又望了望身边的慧仪。示意他应该先跟掌门人说话再跟自己说话,不然自己可不好接腔。

    萧家鼎马上醒悟,不过还是接着跟通云道:“你姑姑有几件遗物在我这,是上次那个案子时衙门从你姑姑遗体上找到的。”说罢,从怀里取出那小袋子,递给通云。

    通云接过,眼圈红了。

    萧家鼎这才对慧仪笑呵呵道:“掌门人,你好啊,多谢你提携了通云。”

    萧家鼎没有一上来跟她说话,这让慧仪很是有些失落,她明白了,自己在萧家鼎的心中并没有他在自己心中那么的重要。

    唉!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慧仪正在自哀自怜的时候,听到萧家鼎终于跟自己说话了,她还没有从伤感中挣脱出来,只是苦涩一笑,道:“萧施主请进。”

    以前慧仪都叫萧家鼎是萧大哥,现在却改口叫萧施主,这个称呼,立即把两人的关系拉开了不少。萧家鼎却混不在意,点点头,道:“能有峨嵋派掌门人亲自迎接,我面子不小啊。”

    跟着慧仪他们来到了青风庵大雄宝殿,萧家鼎上香礼佛之后,这才跟着几个女尼来到了禅房落座。

    一路走来,慧仪絮乱的一口心已经平静了一些,只要不看萧家鼎的眼睛,她自诩能让自己很快镇定下来。所以眼望他的脚下,轻声道:“施主别来无恙?”

    “托掌门人的福,一切都好,只是公务繁忙,本想抽时间上峨嵋山逛逛,看看你这个掌门人做的如何了。就是抽不出时间,嘿嘿,你不要见怪啊!”

    慧仪听他说要上峨嵋山探望自己,虽然觉得他这话只是客套,但还是芳心一喜,有一丝暖流涌满娇躯。情不自禁抬眼看了他一眼,见他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不由有些心慌,俏脸又羞红了,忙垂下眼帘,道:“昨日一到益州,就听说萧大哥冒死从刺客手下救了蜀王爷。都说这下萧大哥要受到王爷的重用了。看来,萧大哥以后会更忙,就更没有时间到峨嵋山来礼佛了。”

    萧家鼎那半真半假的一句话,把慧仪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她又高兴起来了,便又把对萧家鼎的称呼从萧施主悄悄改成了萧大哥。

    萧家鼎还是没有注意这个细节的变化,只是很感慨,这件事情怎么传得这么快,连尼姑们都知道了。不是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吗?自己这件事情不会是坏事吧?

    呸呸呸!萧家鼎自己在心里啐了几下,说了声坏话不灵好话灵,又笑嘻嘻对慧仪道:“你叫我来,不是为了跟我说这个事情吧?”

    “嗯,是为了萧大哥所托的事情,已经有了些眉目,要向萧大哥禀报。”

    萧家鼎大喜:“那淫贼肖魂的仇家的事情查清楚了?”

    慧仪缓缓点头,看了一眼智能主持她们几个。她们马上懂事地站了起来,走了出去,把禅房门带上。

    慧仪这才压低了声音道:“这个肖魂的仇家还真不少,我已经写下来了。”说罢,从怀里取出一张纸,递给了萧家鼎。

    萧家鼎接过慢慢看了起来,果然不少,其中还有不少是血仇!有名有姓有住址,萧家鼎非常满意,对慧仪道:“真是太好了,看来你费了不少工夫啊,多谢了!”

    萧家鼎还真的说对了,接到萧家鼎的信之后,慧仪就全部精力都放在这上面,亲自抓,派出了若干路人马打探消息。峨嵋派本来就是江湖大派,平时很注意收集各方面的资料,所以很快就把相关资料反馈到了慧仪手里。

    慧仪见自己收集的资料萧家鼎满意,也高兴了起来。想了想,又道:“对了,除了这上面的这些之外,还有一个,是涉及到你们衙门的人的,而且不是很肯定是不是属于仇家。”

    萧家鼎忙道:“只要有这样的嫌疑的,都告诉我我,排查嫌疑人就必须把所有可能都逐一排除,因此只要是有可能是肖魂的仇家的,都告诉我。”

    “那好吧,我们调查的时候,曾经有俗家弟子说,在万安县城外,看见你们衙门的一个人跟肖魂交手,那肖魂不敌,便走了。那个人也没有追。也不知道是不是切磋,因为他距离比较远,没有看清楚,不过,肯定是他们两个这是没有错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动手。”

    “嗯,那个人是谁?”

    慧仪轻轻吐出了那个人的名字,萧家鼎一听,愣了一下,慢慢地眼睛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