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审讯

    常锋也道:“就是,这也正是萧兄弟要查清楚的啊。☆万本收费免费看☆想必王爷和王妃也有这个疑惑,所以才让萧兄弟负责这个案子嘛。”

    傅渊点点头,对萧家鼎道:“想不到,兄弟的内力如此之强,刚才我还担心兄弟会吃亏呢,想不到你竟然把他的手掌捏碎了,膝盖撞烂了!啧啧,这分功力,说实话,我们两个是没有的。佩服佩服。”

    常锋也道:“是啊,我现在明白了,上次我韩冰蝶行刺王爷,萧兄弟为了救护王爷,用后背挡了韩冰蝶一掌,那时我还以为韩冰蝶没有用全力,所以萧兄弟没有受伤,想不到却是萧兄弟身有浑厚的内功,这才没有受伤。——萧兄弟,你这身浑厚的内力,是怎么练来的?”

    “机缘巧合而已。这个事情先不说了,我等在这里,是想请教两位一件事情。”

    傅渊道:“有事尽管说。”

    萧家鼎低声道:“这邵东估计嘴巴很紧,我想逼供,但是我估计寻常的刑具只怕撬不开他的嘴,两位都是高人,能不能教我几招逼供的办法?”

    傅渊和常锋笑了,傅渊道:“你的内力如此浑厚,要逼供,那竟然是易如反掌。我教你一种点穴的手法,很简单但是很管用。你用了,便是死人也抵受不住开口说话的。”

    说罢,傅渊将穴道和运功的方法跟萧家鼎说了,萧家鼎现在内力浑厚,施展这个。的确属于小儿科,很快就学会了。

    常锋笑了。道:“这一招很阴毒的,我可教不出这样阴毒的招数,不过,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何许可以帮你劝导邵东招供。”

    “哦?常侍卫长请说。”

    常锋压低了声音,道:“这邵东很喜欢杨王妃身边的一个贴身侍女,名叫雪晴。一直讨好她,可是人家不搭理他。他一直很郁闷。如果要说动这个侍女出面劝说。邵东或许会交代。”

    傅渊笑骂道:“你这是什么鬼主意?他为什么要听一个女人的话?”

    常锋笑了:“对于你或许不会,但是对于他,说不定就会。这世上就有一些男人是很吃这一套的。”

    萧家鼎点点头:“这话没错!就是不知道这邵东是不是这种男人,试试看就知道了,多谢两位指点。告辞!”

    萧家鼎转身要走,却被傅渊叫住了,低声道:“有一件事情。我得提醒一下兄弟。”

    萧家鼎见他说的郑重,忙道:“大哥请说。”

    “你内力非常浑厚,比得上你的人只怕没有几个。但是,内力只是基础,内力本身是不能主动伤人的。今天要不是那邵东主动攻击你,又不知道你内力如此强劲。这才让你抓住了他的手废了他。如果要是对手知道了你内力很强劲,就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得手了。而且,会使用兵刃跟你对决。你的内功再高,也不可能刀枪不入吧?从你动手来看,你的武功招数跟你的内功相比差得很远。知道你底细了之后。一个寻常的一流高手要杀你也不困难。所以,老哥提醒你。在你武技提升到足够高之前,不要轻易显露你的内力。江湖险恶,很多人妒忌别人的本事,就算他跟你没有仇,见你内功这么高而武技又这么差,只怕便会对你下手。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人,江湖上多得很,小心才能撑得万年船!”

    萧家鼎心头一凛,傅渊说的的确是实话,自己先前没有想这么多,看来以后得加倍小心,不要轻易露出自己的底细来。

    想到这里,萧家鼎深深一礼,道:“多谢大哥提醒,小弟谨记在心。”

    傅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内功如此浑厚,要学武技很简单,还是那句话,有空来找我,我指点你。”

    “多谢!”

    萧家鼎谢过傅渊,告辞出来,见刘县令他们等在门口,还有一些峨嵋派的女尼,牵着马等在门口。萧家鼎便走了过去。

    刘县令陪笑拱手道:“多谢萧兄弟帮忙侦破此案,要不然,还真是头痛的。”

    “好说!现在这个案子已经破了,审讯的事情王爷交给我办,这样好了,咱们去少城县衙,你们住在驿站里等我,我审讯完了,便把这个案子全部移交给你们升堂断案。可好?”

    “好好!就按萧兄弟说的办。”

    慧仪他们帮着的押解邵东来到了少城县衙门,将犯人收监。

    眼看事情顺利完成,慧仪很欣慰,这才向萧家鼎告辞,要回峨嵋山去了。

    萧家鼎真诚地拱手道:“多谢掌门人鼎力相助,若不是你提供的消息,说这个邵东跟死者当天曾经发生过拼杀,我还真的没有想到他身上去,毕竟,他是王府的侍卫长,实在没有什么必要去杀死肖魂和瞿家大小姐。你提醒了我,我便马上想到了那天看见他的类似于长剑的长刀,当时我不知道这种长剑一样的刀很罕见,确认是他,是因为肖魂留在瞿家大小姐墙上的那首诗,既然知道了他的名字,再回头看这首诗,就很清楚其中的用意了。所以,归根到底是你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慧仪莞尔一笑,俏脸微微泛起桃红,轻声道:“萧大哥以后要是用得着我们峨嵋派的事情,尽管吩咐就是。”

    “那是自然!我是不会客气的。”萧家鼎笑呵呵道。

    慧仪好生瞧了一眼萧家鼎,这才低头合十,说了一声告辞,带着手下策马而去。

    萧家鼎望着她苗条的背影消失在远处,这才把目光收了回来。

    黄捕头拿出一吊钱酬谢了那个更夫老朱头,老朱头欢天喜地谢过,也告辞走了。

    刘县令他们去驿站住,萧家鼎便立即开始审讯邵东。

    他非常怀疑这个案子很可能牵扯到王府的什么事情,所以他才暗示杨王妃不要把这个案子直接交给万安县,而是由自己直接审理,现在目标达到了,萧家鼎吩咐把邵东提押到一间单独的审讯室。

    按照唐律,审讯犯人一般可以用刑,但是,按照规定应该在大堂之上,由负责审案的掌印官来主持审讯。可是,掌印官升堂之前,一般都需要刑房承办案件的书吏拿出草拟的判词,层层报批之后,掌印官才升堂问案作出裁判。所以,收集证据这样工作,一般都是由刑房的书吏办理的,要是不给他们以动刑审讯的权力,那在唐朝那种极端落后的刑侦条件之下,很多案子是没有办法查清楚的。于是,各地都有变通的办法,就是书吏在监牢地进行审讯,使用的刑具,往往也就不是唐律限定的笞杖两种,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少城县的审讯室也是这样,给书吏进行逼供录取口供时候用的,所以里面一些常用的刑具都有。

    邵东因为身有武功,对于这种人,衙门大牢有专门的审讯室,有穿过琵琶骨的铁链,锁在坚固的大理石的墙壁上。琵琶骨被穿锁,武功再高也用不出来。狱卒将他琵琶骨穿过锁上之后,这才离开。审讯室里便只有萧家鼎一个人了。

    邵东的一只手和一只脚都碎裂了,萧家鼎并没有让大牢给他叫郎中治疗。此刻已经肿得老高,如此剧痛,邵东却没有发出半声的"shenyin"。他只是跌坐在青石板的地上,无神的双眼看着坐在几案后的萧家鼎。

    萧家鼎道:“咱们不用浪费时间了,你也不要怀疑我逼供的决心,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免得吃苦。——你说一下,你是怎么谋杀了肖魂和瞿小姐的?”

    邵东艰难地吞了一声口水,道:“我听说淫贼肖魂出现在瞿家小姐的闺房,便知道这淫贼要祸害民女,所以我就找到他,本想把他抓住送交官府,可是他武功不错,我虽然击败了他,但是他还是跑了。他轻功很高,我追不上。我担心他接着去祸害瞿家大小姐,就赶去瞿家大小姐的闺房,没有想到真的遇到他正在屋里,他已经把瞿小姐杀死了。激战之下,我杀了他,就是这样,我担心说不清楚,就伪造了现场。”

    萧家鼎冷笑:“这么说来,你不仅没有罪行,反而有功劳了?”

    “谈不上功劳,没有能救瞿家大小姐,我很遗憾。”

    邵东知道,只要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杀瞿家大小姐,那杀肖魂的罪行就轻得多,毕竟他是臭名昭著的淫贼。

    萧家鼎道:“你这话只能是骗鬼。我们已经查证清楚,这肖魂虽然有淫贼的恶名,但是跟瞿家大小姐却是两情相悦,私下来来往很久了。小姐的丫鬟也说了,瞿小姐曾经跟丫鬟透露过心思,要是这位肖魂真的要跟她私通,她也不会真的拒绝。因为,肖魂没有理由杀瞿家大小姐,包括企图强暴这样的理由。另外,如果真的是他杀了瞿家大小姐,他写那首暗示是你杀了他的诗做什么?很显然,那天他打不过你逃回瞿小姐闺房之后,他已经预感到你会追杀他,所以,他留下了这首诗作为证据。老更夫证明你们是打了好一会他才败走的,可是,在瞿小姐的闺房里,我们只在墙上找到了一个刀刃留下的痕迹,住在旁边的丫鬟也证明只听到了东西撞击墙壁的声音,并没有听到其他厮打拼斗的声音,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你们在闺房里没有进行什么激战,而是你偷袭了他,打掉了他手里的单刀。另外,如果真的不是你杀了瞿小姐,你刚才根本不需要接着伤王爷、王妃来逃脱。——所以,我可以明确断定,瞿小姐和肖魂都是你杀的,你伪造了现场。你承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