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相亲

    ;

    中午散衙的时候,萧家鼎收到了一份请柬,是耿长史的仆从送来的,请他晚上去家里吃酒。

    萧家鼎心想,这耿长史怎么又请自己米西?是想听韩校尉这个案子的情况?不太象。管他的,请了就去,有酒喝那是不需要客气的。

    下午散衙回家,痴梅一听萧家鼎说耿长史又请他吃饭,很是高兴。她可不知道耿长史、潘别驾他们跟蜀王的明争暗斗,只知道反正是州府衙门的长官请自己未来丈夫吃饭那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便好生地给萧家鼎打扮了一番。送他上了马车,又叮嘱车把式好生照料。

    萧家鼎乘车来到了耿长史的府第,这一次让他有些意外的是,站在廊下迎接他的,不仅有耿长史,还有他的妻妾,另外还多了两个人。一个中年男子,身材魁伟,另一个则是一位年轻女子,长得有几分姿sè,但是举止动作干练果断,看样子是位练家子。

    耿长史笑亲热地哈哈拉着萧家鼎的手,走到那中年男子和年轻女子面前,道:“兄弟,老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边军的拓旁军镇的乌镇副!这是她的千金乌海燕乌姑娘!——两位,这位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少城县刘县令的贴身执衣萧家鼎,益州第一才子!七步成诗,而且jing通刑律,断案如神!前些ri子,更是从刺客手里救过蜀王爷xing命!少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啊!”

    唐朝边防军在边境设有很多镇、戎。一个军镇的指挥官叫镇将,副职叫镇副。这位乌镇副,也就是这个拓旁军镇的二把手。

    一听到拓旁军镇,萧家鼎心中一动,忙道:“上次行刺蜀王爷的哪个女子韩冰蝶萧家鼎父亲韩校尉,就是拓旁军镇的人,我看过证词,他的上司乌镇副曾经发现此人贪生怕死,多次向上级要求撤换。这位乌镇副想必就是将军您吧?”

    乌镇副笑了笑,道:“正是。听说萧公子在负责此案的录囚?”

    “是啊,王爷让我承办,其实这是军中的案子。应该由都督府的法曹负责录囚才是,而且,听说军中的案件,没有进行录囚的先例,这倒是让我有些为难啊。”

    乌镇副道:“这说明蜀王爷对你的器重啊。萧公子年纪轻轻就已经如此了得,不仅是益州第一才子,还得到蜀王爷的器重,耿长史说得不错,当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

    萧家鼎忙谦逊了几句。

    乌镇副转身对自己的女儿道:“海燕,还不过来拜见萧公子?”

    陪着那乌海燕的是耿长史的妻子和小妾。正要拉着她过来相见,乌海燕已经自己风也似的过来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萧家鼎,挺了挺已经很饱满高耸的双峰,声音脆脆的问:“你就是他们要说给我作丈夫的那个人?”

    这句话。顿时让场中所有人都尴尬得不知说什么好了。此前耿长史和妻妾已经把这次宴会的目的跟乌镇副父女说了,就是要牵线搭桥给两家做媒,把乌海燕许给萧家鼎。今ri算是相亲。这种事情本来心里有数也就是了,没有人会当面向对方说出来的。他们想不到这位乌海燕xing格如此坦诚,竟然直接了当说了出来。一时间面面相觑,很是尴尬。

    萧家鼎吃了一惊,忙望向耿长史。

    耿长史赶紧咳嗽了一声。岔开话题,道:“萧兄弟,潘别驾还在里面呢,赶紧进去吧!”

    潘别驾也出面了?为了自己的婚事?而且,他们要给自己说的媳妇,便是这位口无遮拦的豪放女?

    萧家鼎不仅又瞥了她一眼。正好她也看过来。要是别的女子,跟大男人视线相对,马上就会转过头去的,这位倒好,跟看什么稀罕物一般。直勾勾盯着萧家鼎的脸,没有丝毫羞涩躲避的意思。倒把萧家鼎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把目光掉开了,心里暗忖,哪里弄来的这么一个活宝?

    萧家鼎跟着耿长史进了屋里,便看见一个干瘪老头正端坐在堂屋正中的坐榻上,微笑着看着萧家鼎。

    萧家鼎赶紧抢步上前,躬身施礼:“参见潘别驾!”

    潘别驾这才起身,笑呵呵道:“萧兄弟,你的酒量很不错,那天益州诗会的时候,你在台上豪饮,看得老朽羡慕不已啊。”

    萧家鼎也笑道:“这么说潘别驾也是酒中仙了?”

    “见笑了!老朽年轻的时候还能喝几杯,如今年纪大了,喝不动了,不过,今ri耿长史请来了两位酒中高人,乌镇副和他的宝贝女儿,他们两个可都是酒中豪杰,专门来陪萧兄弟喝酒的!今ri一定要喝个痛快啊!哈哈哈。”

    很显然,那位豪迈女乌海燕在外面廊下说的那让所有人尴尬的话,这位潘别驾也听到了,所以故意说乌镇副他们只是来陪同喝酒的。而不提相亲的事情。这样也就避开了尴尬了。本来嘛,相亲这种事情,是只能做不能说的,要说也是背后再说,哪有一上来就开门见山直截了当说。

    乌镇副也很为女儿的举动脸红,刚才一直狠狠拿眼瞪她。此刻听潘别驾圆场,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忙抱拳道:“萧公子酒量这么好,我只怕是比不过的,不过,我也喜欢喝酒,特别是跟酒量好又很直爽的人一起喝酒,那是很痛快的事情,今ri一定要好好跟萧兄弟喝一杯!”

    乌海燕似乎嘴巴关不住,虽然刚才父亲已经狠狠瞪眼了,她却并不认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脸都不红一下,现在有插话道:“爹,他这种穷酸书生,没什么酒量的,肯定喝没几杯就钻桌子下去了!”

    乌镇副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正要呵斥,萧家鼎已经哈哈大笑道:“乌姑娘说的没错,我的酒量实在不值一提。等会钻桌子下,姑娘可不要见笑啊。”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已经暗自打定了主意,敢骂老子穷酸书生?走着瞧!等会看看到底是谁钻桌子下去!

    萧家鼎这么一说,刚才的尴尬倒是减少了不少。

    这时仆从过来说酒宴已经准备好了。耿长史当下道:“酒宴已经摆下,诸位请吧!”

    众人来到了膳堂,一大桌丰盛的菜肴香气扑鼻,众人分宾主落座,然后举杯畅饮。

    这一天的酒宴主要就是为萧家鼎设的,为了拉拢他。所以话题自然便是他感兴趣的了。潘别驾和耿长史说的都是一些诗词歌赋的,赏析萧家鼎在益州诗会上的那些诗词名篇。

    乌镇副和乌海燕看样子都是不通文墨的粗人,一句话也插不上嘴。只能闷头喝酒。

    那乌海燕又耐不住了,喝到有了五六分醉意,便接着酒劲大声对萧家鼎道:“喂!将来我们两成亲了,你不会整天的说这些诗词吧?我可jing告你,将来咱们两成亲了,你要还敢在姑nǎinǎi面前拽文,那我大耳刮子可不会客气的!”

    顿时间,场中气氛非常的尴尬。乌镇副更是羞愧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知道,这位萧执衣虽然场面上只是这一个县令身边的小小书吏,但人家是潘别驾提亲的,肯定是潘别驾非常看重的人,人家又是益州第一才子,又是蜀王爷和潘别驾都器重的人,自己不过只是一个军镇的副职,要是从这个层面分析,要是能结这门亲,他应该算是高攀了。就算婚事不成,那也不能惹萧家鼎不高兴。自己宝贝女儿口无遮拦,来之前他已经反复叮嘱了要文静一些,可是根本不起作用,她该怎么说还怎么说。

    乌镇副正要解释一下,想不到萧家鼎却只是微微一笑,没有任何气恼,对乌海燕道:“乌姑娘武艺应该不错吧?”

    “当然了,我从小跟我爹爹习武,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没有不会的,怎么,你想见识见识?”说罢,扬扬拳头。

    乌镇副大声呵斥道:“海燕!你搞什么?!”

    萧家鼎摆摆手,接着道:“我是不懂武功的,不过,倒是很想见识一下姑娘的武艺。这样吧,我也觉得老是说一些诗词歌赋的,怪气闷的,要不这样吧,我跟姑娘来打个赌。姑娘出拳打我,打中一拳,我就喝一杯,打不中,姑娘就喝一杯,如何?”

    乌镇副吓了一跳,萧家鼎可是贵客,他知道自己女儿拳脚的力量,真的用全力,能一拳打死一头大牯牛!真要是伤到了萧家鼎,那这门亲事不仅要泡汤了,只怕还会惹来祸事!赶紧道:“不可不可!万万不可!”

    乌海燕却已经站了起来,道:“爹!别担心,我不会打死他的,最多打他个鼻青脸肿也就是了。”

    耿长史也忙道:“酒宴之上,就不要舞枪弄棒了,要不行酒令好了!”

    萧家鼎摆手道:“没事,酒宴之上,起武助兴,也是常事,而且有乌镇副在这里,应该不会让乌姑娘真的伤到我的。嘿嘿。”

    乌海燕哼了一声,道:“你放心,刚才只是说着玩的,我是不会打伤你的,你是潘伯伯亲自保媒的,不给你面子,也该给潘伯伯面子嘛!”

    潘别驾也颇为尴尬,忙道:“这比武之事,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