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条件

    萧家鼎的内力是峨嵋派两大高手的汇集,果然不同凡响,乌海燕立即感觉到了强大的内力犹如滔滔江水一般涌入她的体内,心中不仅骇然,想不到萧家鼎内力如此强劲,强劲到自己根本不敢想像的地步,乌海燕明白了,相比萧家鼎而言,自己当真只是个孩童一般。〓万本收费免费看〓她也明白了,造成自己重伤的这一拳,萧家鼎根本就没有用全力,要不然,两个自己也会当场毙命!

    乌海燕心中只是一闪念,便开始导引萧家鼎的内力替自己疗伤。

    这种内力疗伤,比郎中的汤药可要迅速有效得多。也就一顿饭的工夫,乌海燕已经睁眼了,道:“行了!萧郎。”

    萧郎?她这么叫自己,倒象是痴梅在叫自己一样。从乌海燕的语气里,萧家鼎感觉到了一种男女的情感在里面,不由得暗自着急,这可不是自己预想和希望的,这乌海燕怎么挨了自己一记重拳,反倒改了性子?还含情脉脉的。

    这可不行。萧家鼎放开她,站了起来,道:“你已经好了,那我走了,晚上我会准时来的,记住,一百杯!可不能赖帐!”

    乌海燕本来满是温柔的俏脸顿时白了,可怜巴巴道:“我受伤很重啊,喝这么多的酒,会加重伤势的……”

    要是别的女人,萧家鼎也就手一摆放过不让喝了。可是这位不一样,他就是要对方讨厌自己,而不是喜欢自己。于是,很霸道地哼了一声,道:“抱歉,愿赌服输!伤情加重不加重我不管,赌局那是一定要兑现的!”

    “那……,那我伤势加重了,你再帮我疗伤。好不好?”

    “不好!”萧家鼎已经有些后悔刚才自己帮她了,反而让她对自己改变的情感,现在必须作出一付绝情的样子,冷冷道:“我建议你找先找一个好郎中等着,等你真的伤势加重了,也方便治疗。我是不会管的。行了!我走了。”

    说罢,转身就走。

    “萧郎!等等!”乌海燕站了起来,身子有些摇晃,随即便站稳了,“你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啊?”

    萧家鼎头也不回:“这里又不是深山老林。又不是龙潭虎穴,你的伤已经没有大碍,可以自己走回去,我要回家吃饭了。”说罢,加快了步伐,根本就不理睬后面乌海燕的叫喊。

    回到家,痴梅已经准备好的饭菜,等着他来开饭。

    吃饭的时候,痴梅跟萧家鼎说了锦江防洪堤采买他的石山的石料还有荒坡的泥土的事情。一切进展很顺利。采买的钱衙门没有拖欠,都是当场结清了。源源不断的钱财汇集到了萧家鼎家里。他们家装钱的箱子一个接着一个增加起来了。

    萧家鼎很满意,接着,苏芸霞也说了菜地和临界铺面的事情。进展也很顺利。

    可是。萧家鼎发现苏芸霞似乎有些心事,便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心事重重的。”

    苏芸霞笑了笑,道:“朝廷大赦,我爹爹已经释放回家了。”

    “你爹爹?”萧家鼎马上明白了。苏芸霞说的爹爹,是那个为了救她的性命的编造出来的父亲蔡老山。他被判了徒刑,这次朝廷大赦流刑以下的罪犯。所以把他释放了。这可真是苍天有眼,蔡老山为了救苏芸霞而自认奸罪,现在朝廷又大赦,他得以免除处罚,也当真是好人有好报。

    萧家鼎喜道:“这是好事啊!你还忧心忡忡的做什么?”

    苏芸霞勉强一笑,道:“他是我爹爹,我应该尽孝的,可是……”

    “我明白了!”萧家鼎打断了她的话,“你是担心我不同意你把他接到我们家里来,对吧?不用担心,这个没有问题,我这里正好缺人手,他能来帮我最好不过了,石山和荒坡那边太远了,你们几个女子去也不适合,你爹来了,正好把这件事情交给他办,由他负责石山、荒坡那边采料的登记。工钱双倍给付!”

    苏芸霞大喜,又是点头又是摇头道:“我替爹爹谢谢萧大哥!不过不要工钱,就有吃有住就行了……”

    “这是哪里话?干活哪有不给工钱的?他是工头,替我照料工地,所以给双倍工钱,要是忙不过来,可以请伙计,伙计就正常给工钱了。你爹爹要是干得好,将来我还要加工钱的。有钱大家赚,那样大家才都有奔头。行了!这件事情这样定了。——痴梅,你负责安排他的住处。”

    “好的!”痴梅微笑点头。

    苏芸霞感激得眼圈都红了,望着萧家鼎,说不出话来。

    傍晚,萧家鼎乘车来到了乌镇副的府第。这乌镇副在军中也算是一个中层军官了,在益州购置了房舍。虽然不算大,但是还是比较精致的。

    耿长史已经到了,但是潘别驾还没有来,便在等他。三人坐在客厅闲聊,都绝口不提昨天乌海燕喝醉的事情。

    萧家鼎又想跟乌镇副说那件案子,没有想到乌镇副立即就转开了话题。几次都是这样。虽然萧家鼎没有探听到什么消息,但是乌镇副故意避开这个问题,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如果这个案子没有问题,那乌镇副为什么要刻意回避呢?

    难道这个案子当真有问题?萧家鼎在心里琢磨。

    乌海燕虽然刚刚受了重伤,但是在萧家鼎强大内力疗伤之下,已经可以正常活动,只是还不能运功动手。看见萧家鼎,乌海燕俏脸微微有些潮红,随即又变白了,她想到了即将到来的一百杯酒。趁萧家鼎上厕所的机会,在路上拦住了他,可怜巴巴道:“萧郎,我不是担心伤势加重,我是担心丢人。我不能再喝醉了,不能再丢脸了。将来我要嫁给你,我丢脸你也脸上没有光啊。是不是?只要不喝酒,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求你了!”

    萧家鼎正在为乌镇副绝口不谈那个案子而疑惑,听到乌海燕这么说了,眼珠一转,道:“嗯,那好吧,我没有去过边境,你要是能让你爹爹带我去他驻扎的军镇逛逛,那我就免了你这顿酒。”

    要查清楚韩校尉的这个案子,看来只有深入调查了。但是蜀王李恪已经说了,这个案子其实不需要复查,只是为了给韩冰蝶一个交代,做作样子而已,所以,如果以查这个案子为由去边境军镇,那蜀王李恪是不会答应的。也容易打草惊蛇。但是,如果是以游玩的形势去,便能达到目的。所以萧家鼎提出了这个交换条件。

    乌海燕大喜,道:“这个没有问题!爹爹准答应!”

    萧家鼎又压低了声音道:“不过,你提这件事情的时候,不要让潘别驾和耿长史两人知道。”

    “为什么?”

    “他们是我的顶头上司,他们要是知道我去边境游玩,会不高兴的。”

    “哦,我明白了。”

    其实,萧家鼎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怀疑乌镇副之所以不说这个案子,很可能是因为潘别驾和耿长史暗中捣鬼,要不然,怎么昨天他还说了,今天就不说了?虽然萧家鼎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但是小心总是没有错的。

    乌海燕想了想,道:“如果要避开他们两个,那现在就不能说了,只能等你们走了之后再说。不过你放心,我一定能让爹爹答应你的要求。”

    乌海燕对此信心满满。萧家鼎微笑点头:“行!我相信你。”

    于是,这一顿饭就吃得很正常了,酒宴上乌海燕完全象换了一个人,一点都不霸道,而成了一个文静的淑女了。喝酒也是浅尝即止,不时对萧家鼎含情脉脉地笑一下。这让乌镇副和潘别驾、耿长史他们三个非常高兴,原以为这们婚事够呛,潘别驾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是实在不行,就重新物色别的女子给萧家鼎了。但是现在,情况有了变化。让他们又看到了希望了。毕竟,乌镇副这步棋是他们觉得最稳妥的,能不换人最好不换。

    因为萧家鼎已经跟耿长史说好了,如果他看中了,就由他自己托媒求亲。对外就说自己相中的,而不是耿长史保媒的,避免到时候唐临知道了会不高兴。所以酒宴上都没有提到婚事的事情。只是说一些高兴的话题。最后酒宴是尽兴而散。

    次日中午。

    萧家鼎散衙出来,便看见乌海燕笑嘻嘻站在衙门外的台阶下等他。看见他赶紧招手。萧家鼎走了过去,没等萧家鼎开口,乌海燕抢先说:“爹爹答应了!明天就动身!”

    萧家鼎喜道:“你可真有本事!怎么说的?”

    “我就跟爹爹说我想带你去边境打猎玩。因为你很喜欢打猎。爹爹马上就答应了!”

    其实,乌镇副之所以这么痛快就答应了,是因为耿长史已经跟他说了,这们婚事必须萧家鼎点头才行,要想方设法讨他的好感。而让萧家鼎去自己的地盘打猎,正好可以利用职权讨好他。这是乌海燕所不知道的。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位乌镇副是个武人,头脑比较简单,没有耿长史他们在一旁提醒,他又不知道女儿的要求其实是萧家鼎的提议,而萧家鼎此行是另有目的。所以没有多想就答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