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不一样的遭遇

    乌镇副是应潘别驾的要求请假离开军营来益州的,现在正好也要回去。☆万本收费免费看☆

    萧家鼎没有把这次的行动告诉唐临或者杨王妃,现在杨王妃交给他的任务,也是只要结果不问过程。所以他不需要事事汇报,那样反而容易引起对手的警惕。他跟痴梅她们也只说外出办案,没有说去边境。

    次日。

    乌镇副已经准备了马匹,他们骑马出发。

    边境距离益州不远,快马加鞭的话早早的出发晚上就能到。他们正是这样赶路的。

    天黑时分,他们到了拓旁军镇。

    这个军镇在距离边境线十数里的一个山坡上。站在山上,可以望见山下对面的吐蕃的村寨。只不过,现在是天黑了,四下里都是黑咕隆咚的。

    军镇建有简易城墙,只有不到两丈高。上面也只有一辆马车那么宽。叫开城门进去,城里倒是灯火通明。整个军镇只有四百人。当然还有一些当地的老百姓也住在这里面。

    这个军镇的最高长官原来是章镇将,前不久已经获得提升,到大都督府去任职去了,新的镇将还没有任命,所以军镇暂时由副职乌镇副统领。他这时候实际上也就是军镇的最高长官,他说了算。

    乌镇副领着他们到了营房,安排萧家鼎住下之后,立即准备酒宴。叫了自己手下副将来作陪,这些都是酒量不错的,只不过第二天要上山打猎,所以乌镇副并没有授意手下灌萧家鼎的酒。

    可是,萧家鼎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这个案子,而要搞清楚,就必须跟这些兵士打交道。所以,他反客为主,主动敬酒。跟这些副将称兄道弟,一下子得到了这些武将的好感。

    这些武将已经知道,这位是蜀王爷面前的大红人,曾经救过蜀王爷的性命,同时,还很可能是顶头上司乌镇副的未来女婿。既然萧家鼎主动喝酒,他们自然是要好生作陪的。于是便摆开了酒战。

    酒宴上,萧家鼎通过谈话,知道了其中有两个队正原来是韩校尉的手下,当时曾经整个经历了那件事情。他们两个分别姓蒋和姓沈。萧家鼎便刻意地跟他们两位拉关系。还问他们喜欢打猎不,军人一般都喜欢打猎的,两人自然是点头的。于是萧家鼎便向乌镇副提议,第二天上山打猎,让他们两位跟随一起去。萧家鼎的提议乌镇副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当即点头答应了。

    达到了目的,萧家鼎也就装醉了。于是乌镇副便散了酒宴,让乌海燕搀扶萧家鼎回房休息。

    乌海燕本来是海量,这些军官都知道,所以找她对饮。可是乌海燕却没有象以前那样放开喝,而是喝得很斯文。这让这些军官很是奇怪。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未来夫婿在身边,当然要表现得淑女一些。

    第二天早上。萧家鼎起床之后,乌海燕马上过来了,问他感觉如何,有没有头痛什么的。俨然便是一个小媳妇了。萧家鼎装着头痛,揉了揉额头,道:“你爹爹这些手下太能喝了。我是不行,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乌海燕抿嘴而笑,道:“我还以为你多能喝呢!这么点酒就醉了。要是那天你喝我那么多,你不知道要醉成什么样子!”

    乌镇副已经准备好了弓箭兵刃,他要亲自陪同萧家鼎上山打猎。还带了一队军士,负责轰赶猎物。

    这里都是山区,在山上打猎自然是不能骑马的。所以他们步行上山。

    乌海燕背着一张弓跟在萧家鼎的身边。萧家鼎不会射箭,所以他没有选择长弓,而是拿了一把强弩。这玩意有点象现在的步枪了,而且还有瞄具,跟现在的步枪大致相同的用途,根据距离改变弩向上的角度。所以掌握之后还是射得比较准的。他拿到之后,让乌海燕教了自己如何装填箭杆如何瞄准放箭,基本上会用了。

    既然是打猎,肯定多少有危险,所以萧家鼎把杨王妃赏赐的那柄匕首插在了自己靴筒里防身用。

    出城上山,一路上山下山,终于到了一座大山前站住了。

    乌镇副对萧家鼎道:“这个山叫鹰绝山,意思是老鹰都飞不过去。山高林密,里面很多野兽,包括黑熊和老虎,所以要小心。”

    乌海燕道:“打老虎才过瘾,比那些野兔什么的好玩。只是不容易碰到,我打了这么多次猎,也只碰到过三次。打死两只,还有一只受伤跑掉了。我还猎过黑熊呢!那家伙可比老虎还难对付!”

    乌海燕兴致勃勃跟萧家鼎说起了以前打猎的事情。萧家鼎只是打着哈哈听着,他更多的时间是在跟那两个队正说话,了解一些他们平时的巡逻之类的事情,因为乌镇副在一直在旁边,所以萧家鼎也没有机会问韩校尉的事情,担心引起警觉,便绝口不提这件事情。

    终于,前面探查的兵士大声报告,说发现了几只獐子。乌镇副立即下令兵士把猎物包围起来,并往萧家鼎他们这边轰赶,以便给萧家鼎射杀。

    但是,他们人手少,毕竟不能跟皇帝出猎相比,没办法将整个山都包围住,所以,很快两只猎物就逃出了他们了包围圈。往山那边跑去。

    乌镇副很着急,这可是带着未来女婿第一次出来打猎,要是就这样被猎物逃走了,那脸面可就丢光了。于是乌镇副下令追击!让女儿乌海燕照料萧家鼎,他自己带一队兵士包抄左边,让沈队正领另一小队抄右边。而由蒋队正带着剩下的兵士陪同萧家鼎从正面尾随追赶猎物。

    眼看乌镇副和沈队正领着兵士追赶猎物而去,萧家鼎趁机这个这个难得的机会问蒋对正,他道:“打猎还真有意思,你们以前跟韩校尉的时候,也上山打猎吗?”

    “打!经常的,韩校尉很喜欢打猎,箭法也很精妙,有时候打到了大猎物,为了追赶猎物,还追进了吐蕃那边去了呢!”

    萧家鼎很有兴趣:“是吗?不担心被吐蕃的兵士抓住?”

    “他们抓我们?嘿嘿,那是鸡蛋碰石头!他们的兵士人少,武器也差,我们不抓他们就已经够意思了!”

    “哦?我怎么听说吐蕃的兵士很能打仗的呢?”

    “跟我们一样,有的部队很能打,有的也不怎么样。有的根本就怂包,吐蕃现在能打仗的精锐部队,很多都集中在东北攻打吐谷浑去了,原先驻扎在我们这一带的部队也抽走了很多。留下的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萧家鼎奇道:“这样啊?那为什么韩校尉又被吐蕃军包围缴械投降呢?”

    蒋队正神情有些悻悻的,道:“那不一样。”

    “怎么一样?”

    蒋队正只知道萧家鼎是蜀王的救命恩人,却不知道他在负责韩校尉这个案子的录囚。乌镇副也没有跟他们说这些事情,以为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萧家鼎问这个问题,蒋队正并没有警觉,而是老老实实回回答道:“这次说实话很奇怪,因为文成公主和亲,我们跟吐蕃的关系一直不错,好些年了都是相安无事。后来前年松赞干布死了,他的孙子当了国王,吐蕃大相禄东赞执掌朝政,跟我们关系开始不太好了。但是也还没有到兵戎相见的地步。因为这一带都是山区,边境线也没有最终划定过,所以究竟哪个山头是他们的那个我们是我们的也说不清楚。两边百姓也很多通婚经常来往。他们的军队也有巡逻到我们这边来的,当然,我们也有搞不清方向进入到他们那边去的。以往大不了就是打一声招呼,让退回去也就是了,想不到这一次,吐蕃竟然动用近千人的部队,把我们两百人团团包围。并声称必须缴械才能放我们走。我们跟他们理论了三天,他们也不理睬,只是包围着我们不让走。我们出来巡逻没有带什么粮食,所以饿了三天吃的。到后来,上头就下令缴械投降了。”

    萧家鼎问:“谁下令的?”

    “应该是韩校尉吧,他是我们的主帅。”

    “不是说后来韩校尉是被鲍旅帅他们绑着回来的吗?”

    蒋队正头挠挠头,道:“说实话,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队正,没有资格参加他们商议军情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我才活了一条命,只是被打了一百军棍而已,参与决策的韩校尉和李旅帅,都被砍头了。那个鲍旅帅,可能是因为抓了韩校尉回来,所以没有被处死,相反而升官了。”

    “是吗?他升什么官了?”

    “到基旁军镇当了镇副了!”

    他原先只是一个旅帅,现在直接当了一个军镇的副职,连跳两级!看来,这一次他立功很大了,他到底立功了什么功劳?就是抓住了韩校尉?难道当时韩校尉准备潜逃吗?

    萧家鼎问:“当时参加决策的都有哪些人?”

    “就韩校尉和鲍、李他们两个旅帅,一共三个人。”

    “吐蕃还跟你们谈判了?”

    “谈了,来个好几个人,是拓旁部落酋长的亲兵卫队长,叫什么江村的。我认识他。以前他来过我们军镇吃酒,跟章镇将很熟。我们还去作陪了,这小子酒量好得很,我们几个都没有撩翻他。最后还是乌镇副出马,才把他给喝趴下了。”(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ps:这段时间老沐工作很忙,挤占了一些业余时间,所以码字时间也就无法保证,故只能就减少更新量。改为每天一更四千字。中午十二点更新。敬请各位书友见谅。等忙完之后再恢复一天两更六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