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长孙嫣然

    武月娘抿嘴一笑,道:“你倒有几分见识,没错,他的爷爷就是长孙宰相,他的母亲是长乐公主。不过,我知道你不会在乎这些,你刚才敢把薛将军的公子打得手脱臼,也不在乎对长孙宰相的后人动粗的。莫非,你有什么后台在后面撑腰?”

    这话提醒了萧家鼎,那观战清秀少女皱眉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何前来捣乱?”

    萧家鼎耸耸肩,道:“我说了,我只是因为也要去那仙果岛上看看能不能摘到仙果,也要从这里出发,只是你们太霸道了,将整个港湾都圈在了里面,不让人在这里造船,我只好进来看看,有没有商量,让我搭乘你们的船一起出海?”

    “做梦!”武月娘身边一个清秀的白面书生厉声道,“你算什么东西?能跟我们一起乘船出海?”

    萧家鼎冷声道:“你又算什么东西?能不让我陪着月娘姑娘乘船出海?”说罢,微笑着望向武月娘。

    武月娘微微一愣,道:“你认识我?”

    这个很简单,萧家鼎已经从天翼真人那里得知武则天的妹妹武月娘要去仙果岛,现在眼前有两个女子,萧家鼎原以为武月娘是那指点四人朝自己进攻的清秀少女,可后来听她称呼长孙延是哥哥,那她应该是长孙无忌的孙女,既然这样,剩下这个女子,便是武则天的亲妹妹武月娘了!

    萧家鼎细看武月娘,见她头戴罩着纱幔的斗笠,只能看见曲线优美的圆润脸庞,还有一双美目忽闪着,却看不见具体的长相,不由得微微有些遗憾,不过对方的腰身当真是魔鬼一般的身材,纤细的腰肢上隆起饱满的双峰。配上宽阔圆润的胯臀,修长的**,果然是足以让人流鼻血。以武则天能把唐高宗李治勾得神魂颠倒的国色天香容貌,武月娘纱幔后面的那张俏脸,绝对也是百花丛中最娇艳的一朵。

    那白面书生白净的脸庞因为愤怒而涨红了,他手指萧家鼎,怒道:“大胆狂徒!竟然敢直呼武姑娘芳名,你不怕诛你九族吗?”

    萧家鼎没有看他,而是望着武月娘,微笑道:“月娘姑娘。你不介意我这么称呼你吧?”

    武月娘莞尔一笑,当真百媚横生,虽然罩着朦胧的纱幔,却也是春意盎然,秋波连连:“萧公子如此武功,小妹敬佩之极,如此称呼小妹,实乃小妹之荣幸……”

    长孙延原本阴冷的脸,在听了武月娘这话之后。变得满是阴霾,他正要迈步向前,却被旁边的妹妹拉住了他的手。长孙延浓眉一皱,颇有几分不悦望着妹妹:“怎么了?”

    “此人内力强劲。一拳震脱薛希捷的手腕,你这样上去,只怕难以取胜!”

    长孙延脚步顿时一滞,眼睛却不由自主转向武月娘。只见武月娘目光含情。带着羞意,望着萧家鼎,那种柔美痴迷的神情。何曾在自己面前露出过半点?不由得心中犹如重锤猛击,用力甩开妹妹的手,阴恻恻道:“我乃武功天下第一的龙九霄的关门弟子,难道还敌不过这莫名其妙的丑八怪?”

    龙九霄,号称武功天下第一,曾担任唐太祖、唐太宗、唐高宗三代皇帝的贴身侍卫长,长孙延兄妹是他的入室弟子。

    望着眼珠都因妒忌而发红的长孙延,妹妹叹了一口气,素手一翻,莲花般娇嫩的掌心里多了一枚小小的戒子,塞在长孙延手心里,低声道:“这是师父给我的掌中针。用时错劲,就能弹出一根小毒针,这毒针不能伤人性命,却能让对方麻痹三日无法动弹!”

    长孙延大喜,一把抓过戒子,戴在中指上,低声狞笑道:“小子,等会我把你一张脸打成柿饼,我看你再招蜂引蝶!”

    妹妹忙低声道:“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这一招。师父说了,这是保命用的,平常比武不准使用。要是让师父知道了,我可要挨剋了!还有,下手可别太重,月娘说了,不可伤他性命!”

    武月娘是皇帝李治的小姨妹,从亲属角度看,她是距离当今皇帝亲缘最近的皇亲,——皇族的贵贱,就看距离皇帝的亲缘关系的远近。同时,长孙无忌是李治的亲舅舅,长孙延兄妹则是长孙无忌的孙辈,所以论辈份武月娘是他们的长辈。只是他们之间的姻亲关系已经超出五服,所以相互并不论这种辈份。其他几个姻亲关系就更远了。

    此外,通过皇帝李治为武则天生子而大赦天下,让几乎所有皇室成员都知道,皇帝最宠爱的人就是武则天,虽然现在她还只是一个婕妤。就算是权倾朝野的长孙无忌,临行前也叮嘱两个孙子孙女听从武月娘的吩咐,所以他们对武月娘的话不敢不听。

    长孙延瞧着武月娘,嘴上对妹妹说:“我知道了。”心里却对武月娘说:“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这丑八怪只不过是一堆垃圾!”

    长孙延迈步走到萧家鼎面前,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这让长孙延的头更高傲的昂起。

    望见长孙延义无反顾上前挑战,龙婆婆花白的眉毛抖了抖,低声对武月娘道:“他不是这小子的对手,不过,他可能要使什么阴招。那就难说了。”

    武月娘点点头,脆生生道:“长孙公子,点到为止,不可伤了他!”

    长孙延没有回头,因为他的脸已经铁青,他强忍妒意,半晌,才缓缓道:“放心!武姑娘。”随后,盯着萧家鼎,“你一拳把薛少爷的拳头打脱臼,我也想试试看,你能不能打脱我的手腕!如何?”

    围观的众人此刻都已经对这个面上涂得花猫一般的年轻人充满了敬畏,薛希捷是何等样人他们心中都很清楚,轮武功,在这些年轻一辈中不是最高的,但是却是力量最大的,能一拳打碎一块青石板!可是就是这样的人,却被这不知来路的年轻人迎面一拳,硬碰硬把手腕给打脱臼了。如何不让他们心惊。

    一直跟在武月娘身边的龙婆婆。便是长孙延兄妹的师父,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龙九霄的妻子,是后宫嫔妃的侍卫长。她的武功,比丈夫相差无几。以她这样的眼光,竟然看不出萧家鼎的底细。

    从刚才的激战来看,萧家鼎除了施展柳絮步还有最后这一拳之外,就没有正儿八经跟他们对决过,从他的身形可以看出来,他当真是不会什么武功,可是为何会有用如此强悍的内力?就算他从娘肚子里开始修炼。二十多年时间,也无法修炼到如此强劲的地步。

    不过,龙婆婆不担心,他相信长孙延的实力,长孙延可以说是丈夫龙九霄最看好的弟子之一。他已经尽得丈夫的真传,在他们这一辈里,已经罕有对手。只要不是硬碰硬傻打,以长孙延的武功,取胜应该不在话下。

    “龙婆婆。你说,这萧公子能赢吗?”武月娘双目含情瞧着萧家鼎,也不转头,轻笑着问。

    龙婆婆也没有转头。低声道:“长孙延的霹雳神拳已经有了八分火候,曾经击败多名一流高手,连他师父十分夸赞。这萧公子虽然内力强劲,但毕竟不会武功。要想取胜长孙延,只怕很难。”

    “是吗?”武月娘粉嫩的红唇轻启,嘴角弯曲成一个美丽的弧度。便在嘴角现出了一朵小巧的梨涡,“我不懂武功,不过,我倒觉得萧公子或许能胜!”

    她的声音不算大,萧家鼎却清楚地听见了,朝他微微欠身,道:“多谢月娘姑娘……”

    望着动作潇洒的萧家鼎,长孙延几乎要发狂了,他双拳慢慢收紧,丹田气息急速流转,让他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场中片刻的宁静,突然,长孙延猛地窜出,直冲向数步外的萧家鼎,瞬间便至,拳劲一错,那枚小小的戒子前面悄然弹出一小根细细的毒针,闪着暗银色的光芒,在拳风呼啸声中,砸向萧家鼎的心口:“看拳!”

    望着犹如流星划破天际般疾袭而来的拳头,萧家鼎不退不让,抬手,迎着他的拳头,又是一拳搗出!

    长孙延大喜,嘴角露出得意的狞笑:小子,认命吧!

    就在两个拳头即将碰撞的瞬间,萧家鼎拳头突然往下一沉,抢先长孙延一步,重重击中了他的胸膛!

    巨大的冲击力,将长孙延打得犹如狠命踢出的皮球,倒飞出去十数步,差点撞在身后的薛希捷等人身上,这才勉强站住,顿时间胸腹气血翻涌。

    后面观战的众人,都是满脸错愕,特别是龙婆婆,三角眼的瞳孔,嗖的一声缩成针尖大,阴森森盯着萧家鼎。武月娘却是嫣然一笑,抬起纤纤素手,摘下头上纱幔斗笠,露出了白莲花瓣一般娇嫩的脸庞,那张惊世骇俗的俏脸,让所有美人都黯然失色。

    “萧公子,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啊!”武月娘妩媚的笑,犹如春风拂过花园,所有的花朵都瞬间绽放,看得萧家鼎眼睛都直了,心里暗叫:我的娘啊,世间竟然真的有如此绝色美女?

    “你不是要把我拳头打脱臼吗?为何不对拳?”抚摸着气血翻腾的胸口,长孙延气急败坏说道。

    萧家鼎淡淡一笑:“放心,我会把你的拳头打脱臼的。只是刚才,你门户大开,不给上一拳,我还真觉得可惜了。”

    望着好整以暇的萧家鼎,长孙延眼角瞟了瞟拳头上戒子的毒针,非常细,若有若无的,对方绝对不会察觉。他立即深吸一口气,再次对着萧家鼎急冲而去:“看拳!”

    抬手,弯曲成全,盯着他冲击而来的拳峰,萧家鼎的瞳孔瞬间收缩,拳头豁地张开成掌,掌面迎击,拍了过去:“看掌!”

    长孙延狂喜,以拳对掌,更有把握让毒针刺中对方。他猛提劲,全身功力凝聚拳峰之上,功力瞬间到了极致。

    “霹雳神拳!”一声暴喝,长孙延的拳头上啸声大盛,带着摧枯拉朽般的气势,狠狠砸向萧家鼎迎击而来的单掌。

    这一拳的威势,让武月娘俏脸微变,急声道:“小心!”

    眯着双眼,萧家鼎的脸被长孙延的拳风吹拂着,快如闪电的拳头,在他的眼里却跟广播体操一般,就在拳掌即将相碰的瞬间,萧家鼎手指一收,绕过对方拳头,砰的一下抓住了他的手腕,咔嚓一声,长孙延手腕脱臼!

    没等长孙延惨叫出声,萧家鼎借着他回收拳头的力道,将他脱臼的手腕一转,拳面击中了他的胸膛!

    长孙延身体如遭电噬,猛地一震,随即软绵绵瘫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望着地上烂泥一般的长孙延,扫了一眼武月娘等人,萧家鼎放下手掌,吐了一口气,道:“现在,如你所愿。”

    萧家鼎目光敏锐,长孙延的妹妹将毒针戒指交给长孙延的动作,已经全部落入他的眼睛,拳峰上毒针的反光,也被萧家鼎准确地捕捉到了,他利用长孙延急于跟他对拳的心理,借着对拳,用强劲内力,将对方的手腕摘脱臼,并用毒针戒子将对方刺中,全身麻痹倒地不起了。

    场中所有人都惊呆了,武月娘朝着萧家鼎嫣然一笑,回眸对龙婆婆得意地看了一眼。龙婆婆叹了口气,道:“长孙延想错了,他想用戒子上的毒针伤这小子,被人家看穿了,反而借机卸脱了他的手腕。他要是用自己的武功对决,应该能拿下这小子的,这小子也就能力强一些而已,武功是一塌糊涂。”

    武月娘微笑摇头,道:“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他还有很多本事没有事出来呢。”

    萧家鼎听了,朝着武月娘拱手道:“多谢姑娘夸奖。”

    长孙延的妹妹轻咬朱唇,听了龙婆婆的话之后,心中更是笃定,迈莲步走到了萧家鼎面前,道:“我也想试试你的拳头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萧家鼎耸耸肩,道:“你是他的妹妹,应该也是长孙家的人了,不过,要是没有什么名气的阿猫阿狗什么的,就不必说了,我也懒得动手。”

    “我叫长孙嫣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