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玉露

    一听这话,众人都是脸上变色,那些侍卫更是大声呵斥.

    武月娘却笑得很甜:"那不用别人阻拦,我自己来拦你好了!"言下之意,便是嫁给你为妻.

    萧家鼎被她那勾魂摄魄的微笑搞得有些神魂颠倒,抓住她乳峰的手不由得捏了一下,轻声道:"这个问题,我会找时间跟你单独谈,现在,我只想离开.不过,我会还会再见面的,就在明天,仙果岛."

    武月娘被他揉得嘤咛了一声,当众被男人轻薄,早已经红霞满腮,娇喘两声,嗔道:"冤家,你不是哄我高兴吧?"

    萧家鼎俯身在她光滑冰洁的脸颊上轻轻一吻,道:"明天见!"

    "好!一言为定!小冤家!"武月娘粉拳轻轻打了他一下,高声对大船下面的兵士道:"众将官听着,让开一条路,恭送萧公子离开!任何人不得阻拦,若有违令者斩!"

    "不是这样的!还有一句话没说."

    武月娘娇嗔地飞了他一眼,又娇声道:"谁要阻拦,我就嫁给小公子为妻!我发誓!"

    大船下面兵士们一听,这样的誓言当真是匪夷所思,谁要阻拦,那等于就是把武姑娘往这淫贼手里送,这谁敢做啊?立即,从软梯到外面,兵士们让开了一条宽宽的大道,生怕靠得近了当作是阻拦,那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萧家鼎慢慢放开了武月娘,怕了拍手,瞧了一眼龙婆婆,对武月娘道:"月娘姑娘,我先走了!"说罢,他故意显露身手.跃身上了船舷,虚空踏步,飞身而下.

    武月娘啊的叫了一声,奔到船边.就看见萧家鼎落向地面.半空中飞出飞索,挂住软梯.借力卸力,轻飘飘落在地上,嗖地收回了飞索.回头看了看武月娘,用手给了她一个现代飞吻.

    唐兵何曾经过这个.一个个目瞪口呆,作声不得.武月娘更是红晕满腮,羞不自禁.

    萧家鼎哈哈大笑,大踏步往外就走.走过一些工匠身边,顺手抓了三把钢锯,还有一个工具箱,还有一张大牛皮.出了警戒圈,消失在远处树林中.

    长孙嫣然等人围拢过来,房无讳咬牙切齿道:"派人悄悄抓他回来!"

    武月娘一摆手:"不!明天他会去仙果岛,到时候再抓他.不违背我的誓言!"

    长孙嫣然狠狠道:"现在就这么便宜了他?"

    "便宜?"武月娘原本娇羞无限的俏脸,随着萧家鼎背影的消失,变得阴冷和残酷:"明天他敢来,我要他知道我的厉害!"

    ——————————————

    萧家鼎已经走远了,听不到武月娘阴毒的狠话,他心情很好,提着工具箱钢锯进了小树林.

    他不担心武月娘派人抓他,因为武月娘已经当众发誓要是有人来抓他,她就必须嫁给自己,所以其他将领也不敢私自决定派人抓捕,以免把皇帝的小姨妹送进火坑.

    他哼着小曲,开始满山寻找天翼真人所说的那种铁树.

    丛林里有很多巨大的树,但是叶子都不是人字形的,也不是黑色的树质,刀子也能戳进去,都不是铁树.

    这铁树在这一带并不罕见,就是找到的位置都不好,不方便造好之后移动.

    最后,他在一处靠近湖边悬崖的斜坡上找到了一棵很大的铁树,需要十多个人合抱才能抱过来.

    铁树真的非常硬,寻常钢锯根本锯子不开,他将自己浑厚的内力加注其上,这才勉强能锯动.

    他用锯子将这棵巨树锯断,然后锯成大概一丈长的树段,这个工程完毕的时候,他拿来的三条钢锯全部都磨损完了.

    接着,他在树心部位开始掏洞,挖了一个够一人钻进去的窟窿,然后挖空大树内部.开始的时候他是用斧头,也是加注了内力.可是,这铁树太硬了,掏挖了不到一半,三把斧头都卷口了.再没有可以挖的斧头.

    于是,萧家鼎掏出了那柄杨王妃赏赐的匕首掏挖,他惊讶地发现,这匕首加上自己浑厚的内力,掏挖这树木,虽然不象切豆腐一样容易,但是也不费劲.所以,很快就把大树内部掏了一个可以住人的大窟窿,而刀刃却没有损耗!

    接着,他又切割了一块木头,做了一个楔形大木塞,将大牛皮包裹好木塞外围,这样塞入之后,入口就严实合缝地被封闭了.

    萧家鼎又在里面做了一个闭锁装置,这样扣上之后,木塞就不能脱落.

    然后,萧家鼎用来的时候买的布料做了一个能收纳进大树窟窿里的风帆,他是不懂如何操作风帆的,不过,他看过帆船比赛,就按照那上面的样子做.这样可以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用风帆前进,而在暴雨来临之前,将风帆收进树桩窟窿里.

    他找到了自己的马,在进入无人区之前最后的集镇上,他买了一大袋的饼子,熟牛肉之类的吃食,还有淡水,还有一壶酒.将袋子放进了树桩里.

    一切准备停当,太阳即将落山,余晖染红了半边天.

    萧家鼎抹了一把汗,坐在大树桩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朗声道:"树上看热闹的姐姐,何.[,!]不下来说话?"

    静了片刻,不远处一棵大树上,传来一个女子脆铃般的笑声:"小弟弟好厉害,姐姐躲得这么隐蔽,都让你发现了."

    说罢,慢慢地,从大树下下来两个人,一个身材惹火之极的少妇,一张俏脸充满了妩媚,周身上下给人感觉比那武月娘更骚更浪.另一个,一个则是四五岁的孩童,除了脑门还有一撮毛,其他的地方都剃光了,穿了个肚兜,光着脚丫,怯怯地躲在少妇身后.偷眼望着萧家鼎.

    萧家鼎瞧着俏生生走过的少妇,微笑道:"姐姐一直偷看我造船,莫非想搭个顺风船?"

    "小弟弟真聪明,姐姐真是这个心思."少妇放开小孩的手.轻轻一跃.轻巧地坐在了萧家鼎身边,微笑灿如夏花."你放心,姐姐不会白坐你的船,会有好处给你."说罢,娇躯轻轻一碰萧家鼎的肩膀.飞了一个媚眼.

    萧家鼎看了一眼站在下面,咬着手指的小男孩,问那少妇道:"你们也要去仙果岛摘仙果?"

    "这仙果岛四周,聚集的想摘仙果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各路神仙应有尽有,也不缺我们姐弟两个.对吧?嘻嘻"

    萧家鼎哦了一声.问:"有很多人要去仙果岛吗?"

    "是!只不过,我看他们都是造船,听说以往造船登岛的,十有**都被风浪打烂在海上了.我找了那么多地方,就看中了你的这树桩船,你选的这棵树是铁树,非常的坚硬,再大的风浪也不怕,姐姐很喜欢,所以跟你讨个请,搭你的船上岛.只要是答应了,在船上来往这段日子,姐姐就是你的!行不?"

    说着,娇躯又拢了拢,几乎贴着萧家鼎的身子,火热的娇躯的温度让萧家鼎感觉有汹干舌燥.他毫不掩饰地咕咚咽了一声口水,又看了一眼地上那小孩,道:"你们是姐弟?"

    "是啊.莫非姐姐看着很老吗?"

    "你要是老,那就再没有年轻女子这一说了."

    "嘻嘻,弟弟就会说话.姐姐名叫玉露.弟弟你呢?怎么称呼?"

    "我姓萧,萧大郎."

    "萧郎啊.对了,你的脸怎么画成这样?要不要姐姐帮你洗掉?"说罢,雨露抬手抚摸萧家鼎的脸颊.她的手滑腻而轻柔,似乎带有一种魔力,能点燃男人的某种想法.

    萧家鼎道:"没办法,我也知道很多人想登岛打这仙果的主意,正好我也有这心思,但是假如我运气比较好,得到了仙果,我又不想让别人知道是我得到了,要不然,只怕我这一辈子就别指望安生了."

    "原来如此啊,萧郎想得周到.姐姐我倒是不怕,因为我只是上岛去看热闹的,我是不指望能得什么仙果,当然,如果萧郎得到了仙果,愿意分给姐姐一口,那姐姐可就三生有幸了."

    萧家鼎似笑非笑看着她,那意思是可能吗?

    玉露撒娇地扭了扭腰肢,香肩撞了一下萧家鼎的肩膀,低声道:"真要是这样,你给我吃一口,我就陪你一年,两口就五年,要是三口,我就陪你十年!如何?——十年之后,姐姐也老了,你也腻味了,肯定是不喜欢姐姐的,另找新欢了,姐姐也没必要厚着脸皮缠着你了,是不?嘻嘻"

    玉露笑得花枝乱颤,胸前一对**有节奏地颠动着,简直让人流鼻血.刚才已经见到一个媚到了极点的武月娘,现在又跑出来一个骚到了极致的玉露,今天自己是不是掉进桃花树从里了?桃花运一个接着一个啊.

    萧家鼎道:"你就这么看好我?"

    "那是当然,我阅人无数,不会看走眼的,不说别的,就从你伐树造船这一手来看,你的内力可以说天下第一,有一个天下第一在这里,我不依靠我依靠谁呢?嘻嘻.不过弟弟也不用紧张,我只是建议,你要舍不得给姐姐吃,或者看不上姐姐,哪也无妨,反正我这次带着弟弟去仙果岛,也只是长长见识开开眼界的,不指望能有口福吃."

    说到这里,她仿佛又觉得先前自己说话不太对,忙娇滴滴道:"萧郎,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若不是看重你天下第一这名头,我是不会委身于你的.实话跟你说吧,人家……,人家还是个黄花闺女呢……"

    今天啊?萧家鼎瞧着她那浪劲,心里加了一句.

    站在树桩下面咬着手指看着他们的那小家伙,奶声奶气说了一句:"姐姐,我饿了……"

    "饿了?咱们没吃的了,要不,你求哥哥给点吃的呗!"

    那小男孩走到萧家鼎下面,仰着小脑袋望着他,可怜巴巴道:"哥哥,给狗狗一点吃的呗?"

    "狗狗?你叫狗狗?"

    小男孩点点头.

    萧家鼎笑了笑,道:"吃的都在树桩船里……"他本来准备说让小孩子自己爬进去拿,可话到嘴边又变了,"等等,等我们把船推到海里,那时候哥哥拿给你吃."

    这来历不明的姐弟两,萧家鼎还得留一点心眼,不能太放心了.食物饮水这样的东西,还得自己保管才好.

    玉露娇滴滴道:"要推船,我可没多少力气啊."

    萧家.[,!]鼎也没指望别人帮忙,在造船的时候他就已经做了估计,整个树桩自己如果用尽全力,是可以推动的,更何况现在已经挖掉了内部很大一块,重量减轻了很多.这又是一个坡度比较小的斜坡,斜坡尽头是一处不太高的悬崖,悬崖下面就是很深的湖水,直接把树桩船推下去就行了.

    于是萧家鼎跳了下来,道:"你们等着,我把树桩船推到海里去,明天一早就可以出发了."

    玉露也跳了下来,羞答答凑到萧家鼎耳边,低声道:"从登船那一刻起,我就是你的人了,你想怎么样都行!你要是觉得弟弟在一旁碍事,等一会我让他在船顶上自己玩,这树桩很大,他在上面很安全的."

    萧家鼎把树桩船坐成一个切面直径大于树桩长度的圆柱形,锯开的树切面足有两张乒乓球台并在一起那么大,一个小孩坐在上面不会有问题.萧家鼎掏空树桩的时候,注意把下半部横切面留得适当多一些,这样就成了一个不倒翁,能保持通道的这个横切面是朝上,风和日丽的时候,可以坐在上面.

    萧家鼎不是随便的人,特别是对一个陌生的突然愿意陪你睡觉的女人,他不能不警惕,当下道:"不就是搭个船嘛,还不需要以身相许."

    玉露想不到萧家鼎会拒绝,不由得一愣,笑容变得有朽涩:"你……你看不上姐姐?"

    "不是这个意思."萧家鼎笑了笑,没有多做解释.走到树桩后侧,深吸一口气,内力提到了十成,他感觉周身气流飞速旋转,臂膀腰间双腿都充满了力量,无坚不摧的力量,暴喝一声,用力推动树桩船.

    差不多一层楼高的树桩船,在他无以匹敌的强大内力推动下,缓缓开始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