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同命鸳鸯

    先前萧家鼎故意示弱,只用了三成力道,而现在,他存心立威,刚才那一拳,已经施展了七成功力!两大峨眉高手功力的七成,这个力道世间没有人能抗御!不过,对方功力也非常深厚,他竟然也被反震得气血翻涌,一时无法再次突击。

    毒老惊呆了,看看地上的雷长老,又看看萧家鼎,他不敢相信堂堂崆峒派首席长老,超一流的顶尖高手,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后辈,一拳震断手臂成三截!

    场中除了雷长老的哀嚎和狂吐鲜血声,武月娘、长孙嫣然他们一时间都惊呆了,想不到萧家鼎的功力竟然如此霸道,刚才硬碰硬连龙婆婆都被一掌击飞的雷长老,竟然被萧家鼎打成这副德行。长孙嫣然红润的樱唇弯曲成了小巧的鹌鹑蛋,不可置信地望向萧家鼎,一双美目满是崇敬。

    薛希捷的嘴张大得可以塞进一个榴莲。脑袋里嗡嗡的,他情不自禁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昨天对方只是把自己的手腕震脱臼而已,看他今天的狠劲,只怕将自己手臂震断成他妈的十七八截那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望着雷长老那鲜血淋漓的恐怖断臂,他感到后脊梁一阵发冷。

    龙婆婆也是满脸错愕,她已经看出萧家鼎内里强悍,却想不到竟然强悍到如此地步!自忖这一拳要是自己硬接,只怕结果跟雷长老一样惨!自己还发誓一辈子不跟他动武,以为是被他强逼没办法,现在看来,这誓言哪是保护他的,分明是庇护自己,好让自己有个很好的借口,免得变成雷长老第二。

    那边,毒老阴恻恻笑了,摸了摸下巴。道:“有点意思,看来,你的内力不只是强一点点,而是很强很强。既然这样。老夫也就不能托大了,跟你说一声,老夫要用毒了,你可要小心。——不过小心也没用,因为你不知道毒什么时候会到你的身上……”

    萧家鼎面对一个老毒物,那可是老虎咬刺猬,无从下手。正彷徨间,忽听得龙婆婆道:“萧兄弟,你的内力强劲,用劈空掌不停乱劈。他不管什么毒物毒药,都近不了你的身了!”

    “好!可是……,劈空掌怎么使啊……?”

    一众人差点厥倒。

    “让内力从丹田到中脘再到华盖……”龙婆婆叽里呱啦说了一长串的内力行走穴道路线,萧家鼎苦笑打断了她的话:“我没学过穴道,不知道啊!”

    毒老原本准备动手的。一听这话,哈哈大笑:“现学现用?只怕来不及了吧?”

    长孙嫣然站起身,冷笑道:“我只说三句话,他就会施展劈空掌了,你信不?”

    毒老笑容一敛,道:“手下败将,出此狂言?好。我就让你们死个口服心服!说罢,三句话!”

    同时,他转身让船板上的人把身受重伤的雷长老转移到船板上。

    长孙嫣然走到萧家鼎面前,伸手向他胯下。萧家鼎吓了一跳,双手赶紧护住裆部,惶恐道:“你。你要干嘛?”

    长孙嫣然没理睬,探手摸住他的丹田,从下而上画了一条线,说了第一句:“劲力沿着这条线走!”

    萧家鼎立即醒悟,点点头。

    长孙嫣然又比划了几个简单的手势。道:“反复施展这一招!”

    这几个手势虽然简单,却是劈空掌的精华!长孙嫣然师从天下武功第一高手龙九霄,见识自然非同凡响。

    萧家鼎照着比划了几下,很快就记住了招式。

    长孙嫣然最后一句是:“感觉你自己就是一个满气的蒸笼,把你的内力从全身毛孔不停往喷气,会了吗?”

    他兴奋地点点头,突然上前拦住长孙嫣然的腰肢,把脸凑到她香腮边。

    长孙嫣然顿时娇躯一颤,轻轻啊了一声,想不到萧家鼎此刻竟然如此亲昵的举动,自己未婚夫还在旁边的。她想仰脸后撤,不让萧家鼎吻到自己,可是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香腮却没有挪动分毫,静静等着。

    萧家鼎嘴唇贴在她脸颊上,呼出的气息让她意乱情迷,耳边就听到萧家鼎细若蚊蚁的声音:“一动手,你们立即转移到船舱里,免得被波及!”

    原来他是有话要告诉自己。长孙嫣然为自己会错意觉得脸上发烫,情不自禁回头,却正好看见未未婚夫柴玉轩阴着脸满是醋意地盯着自己。——从他哪个角度,看不见萧家鼎说话,还以为萧家鼎亲了她的香腮!

    长孙嫣然想解释,可又如何解释?

    萧家鼎已经迈步向前,站定,深吸一口气,单脚猛地一躲,坚硬赛过钢铁的铁树船面再次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他犹如猎豹般飞身而起,大喝一声道:“看掌!”

    空中掌影翻飞,劈向毒老,正是刚才长孙嫣然教他的那一招。

    几乎与此同时,长孙嫣然急声道:“大家快撤回船里!”

    话音未落,龙婆婆已经抓住武月娘,跳进了铁树船的船舱。玉露抱着弟弟狗狗准备跳入,却被柴玉轩一把扯开,自己先跳了进去,都没有回头看一眼未婚妻长孙嫣然。

    倒是薛希捷还有一点风度,让玉露姐弟先跳入,自己才跟着跳入,房无讳也跟着跳了进去。长孙嫣然心中凄苦,难道,这就是未来的夫君?危难时刻居然都没有想到要让自己下去躲避?比那独力抵御苗疆毒老的萧家鼎要仗义得多。

    如果萧家鼎不敌,那一船人谁也别指望活下去,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守在这里,暗中伺机偷袭,或许能帮他一把。她抓起躺在地上的哥哥长孙延扔进了船舱里。然后哗啦一声将木塞扣上,转身,盯着两人激战。

    萧家鼎见她竟然不躲入船舱,而在一旁观战,显然是牵挂自己,当下心中一暖,朝他微微一笑。

    就这一笑见,一只全身白色毒液的蟾蜍已经闯入他的劈空掌防护圈,朝着他面门扑去。吓得他忙一缩头。躲了开去,才没有被扑中。

    毒老双手不停翻飞,放出一只有一只的毒物,也不知道这么多的毒物。他是存放在什么地方。与此同时,还有一股一股各种气息的毒雾被拍向萧家鼎。

    长孙嫣然赶紧将衣袖浸水,捂住口鼻,同时全身劲力鼓荡,抗拒毒气侵袭。她都不用担心毒物,因为差不多所有扔过来的毒物,都被萧家鼎劈空掌拍飞了。

    毒老脸色越来越难看,这小子内力强悍之下,用劈空掌对付毒物,毒物竟然真的无法靠近。他瞧见长孙嫣然还蹲在哪里。不由眼珠一转,突然转向,手中数只毒物飞向长孙嫣然。

    萧家鼎大吃一惊,急忙要上前救护,便在他一份神的瞬间。一条通体血红的小蛇,突破防护,落在他手臂上,狠咬了一口。

    女孩都怕这些毒物,眼看花花绿绿的众多毒物扑面而来,吓得长孙嫣然花容失色,赶紧劈空掌使出。劈飞了几个毒物,随即啊的一声惨叫,一条五彩斑斓的小蛇突破劈空掌,落在她小巧的双峰上,一口狠咬在她的右乳!

    长孙嫣然惊叫着,几掌劈开其他扑上的毒物。这才腾出手抓住小蛇,咔咔几下扯成几节扔掉,可立即,她感到从伤口处扩散的麻痹,迅速涌向全身!尤其是心脏!

    毒液攻心。必死无疑!

    她心中一片冰凉,急忙用气护住心脉,跌坐在船面。

    毒老瞧着长孙嫣然狞笑:“恭喜你,咬中你的,是我的蛇王!这种毒,无疑救!”他目光又转向萧家鼎:“咬中你的蛇,虽然不是蛇王那般厉害,却也足以要你的小命!”

    萧家鼎惊恐地一把扯掉那小蛇,扔进海里,捂着手臂连连后退,惊恐万状望着手臂。

    毒老哈哈大笑:“小子,你还有什么招数?使出来吧?”

    萧家鼎喉咙里荷荷作响,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咕咚一声跌倒在船面上,蜷缩着身子,痛苦地抽搐着。

    长孙嫣然已经神志有些模糊,看见萧家鼎为了救自己,疏于防护,这才被咬中昏倒,不由得一双凤目落下来伤心的眼泪,她艰难地爬动着身躯,一直爬到萧家鼎身边,一下子抱住了他,将他的头藏在自己小巧的双峰间,缓缓吐出一口气,转头望向毒老,凄然一笑:“动手吧!”

    “好一对同命鸳鸯c,毒爷就送你们归西!到阴曹地府做夫妻去吧!”

    毒老桀桀地笑着,慢慢抬手,半空定住,呼的一声,手掌带着一股腥臭的破空之声,对准长孙嫣然和萧家鼎的脑袋,猛击而下!

    嘭!

    毒老的毒掌,拍中的是萧家鼎的拳头,——从死亡深处探出来的拳头,带着无坚不摧的劲力,摧枯拉朽一般撞击在他的掌心。

    咔!咔!咔!咔……!

    几乎连成一声的连串脆响,毒老的手腕、手肘、肩头,还有整个肩胛骨,统统碎裂成无数片。一条胳膊连带半个胸脯,顿时血肉横飞!整个身被震得倒射出去,半空之中便已经黑血狂喷!

    突然,从湖面上腾空跃起一道巨大的黑影,张开的血盆大嘴,犹如网兜一般接住了空中的毒老,咔嚓一声咬断,两只脚带着血污落向两边,身体已经被那黑影吞入嘴里,越过萧家鼎他们头顶,扑通一声,落在了另一侧的湖面,溅起无数水花!

    这一瞬间,萧家鼎已经看清楚,越过头顶吞噬毒老的黑影,是一头长着尖利巨齿的巨型鳄鱼一般大小的怪鱼!这鱼全身有着铜钱大小的闪着黑色光芒的鳞片,两边巨大的鱼鳍,就象腿一样能支撑着爬行!

    恐鳄!

    此刻,长孙嫣然望见怀里双眸如电的萧家鼎,哪里还有半点中毒的迹象?不由惊喜交加,颤声道:“萧郎,你……?”

    “我没事……”

    “小心!”

    长孙嫣然惊叫,从湖面又跃起一条黑影,血盆大口照着他们咬了过来。

    萧家鼎从长孙嫣然那明媚的双眸中看见了从身后扑上来的水中巨兽恐鳄,抱住长孙嫣然就地一滚,躲了开去。

    与此同时,海上大木板上响起了凄惨的叫声,却是数条恐鳄扑上去开始撕咬上面的人。那些人都身有武功,可是在身披厚甲血盆大口的恐鳄面前,根本没有任何作用,顿时间,鲜血四溅,断肢横飞,一大片湖水都被染红了!

    萧家鼎被眼前一幕惊呆了,这时,又一条恐鳄从水中跃起,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们咬来!萧家鼎抱着长孙嫣然又是一滚,躲了开去。恐鳄落在船面上,四只鱼鳍跟腿一样挪动,身体笨拙地朝着他们冲了过来。巨嘴咔吧咔吧咬动着,绿豆一般小眼珠死死盯着他们,仿佛看见两道美味佳肴。

    长孙嫣然的蛇毒已经让她神志开始有些迷糊,她只是下意识抱着萧家鼎,心中有了些许的安慰,至少,自己能死在一个舍命保护自己的男人的怀里。

    就在那恐鳄大嘴眨巴着合拢的瞬间,萧家鼎飞出飞索,捆住了它的巨嘴!恐鳄脑袋拼命晃动着,想挣脱飞索,萧家鼎放开长孙嫣然,跪坐起来,从靴筒抽出杨王妃赏赐的削铁如泥的匕首,暴喝一声,纵身扑去,手中匕首狠狠扎入恐鳄的头顶,直没至柄,用力一扯,将它的脑袋切开一条大口,红的白的流满了船面。

    萧家鼎轻吐一口气,眼角看见一道黑影,凌空跃起,扑向躺在船面的长孙嫣然。

    萧家鼎猛地一跺脚,身体犹如炮弹一般冲出,就在恐鳄巨嘴即将咬到长孙嫣然的瞬间,双拳带着破空的啸声,重重击在恐鳄体侧,将它打得横飞出去,落在湖里。

    这时,原本在撕咬舢板上的江湖豪客的那兄鳄,似乎被同伴的鲜血所刺激,一个个转头过来,死死盯着萧家鼎,开始朝这边云集!不过,它们似乎知道了萧家鼎的厉害,只是围着铁树船,并没有着急着发起强攻,湖面便有了片刻的宁静。

    萧家鼎看着湖面那密密麻麻的恐鳄,这要是一起进攻,自己哪还有命?他拖着长孙嫣然扑到铁树船出口通道上,用力拍打木塞,狂吼着:“月娘!快开门!外面好多恐鳄,救命!开门啊!”

    船舱里,武月娘双手紧紧抓着反扣,嘴角带着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