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两大魔头

    萧家鼎听得一身鸡皮疙瘩,赶紧道:"前辈别打趣了.雷长老,咱们现在也别动手,免得被人渔翁得利啊."

    雷长老斜眼看了看白衣老者和中年美妇,嘿嘿笑道:"有天山至尊和东海姆佬在,谁还指望能得仙果?"

    长孙嫣然啊了一声,靠近了萧家鼎,低声道:"坏了,这两个大魔头也来了!"

    "大魔头?"

    "嗯,那白衣老者人称天山至尊,简称‘天至尊’,是西域群魔之首,武功超凡入圣,无人能敌.那中年美妇,人称‘东海姆佬’,简称‘海姆佬’武功也是超级强劲,整个东海没有敌手."

    萧家鼎不由笑了:"两个都是无人能敌,那他们俩打一架,不知道谁更厉害啊?"

    长孙嫣然却没有笑:"这两个都是老色鬼,身边美妾成群.特别是那海姆佬,不男不女,男人女人都要,很恶心的!"

    天至尊和海姆佬相互看了一眼,都点头赞道:"小姑娘倒也见识广博,连我们两的这点爱好都一清二楚."

    柴玉轩见长孙嫣然没有理睬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朗声道:"长孙姑娘的师父,乃是武功天下第一的龙九霄!见闻自然广博."

    "哦?"天至尊拖长了强调,"武功天下第一?龙九霄这脸皮也太厚了一点吧?居然自己封了自己这么一个难听的尊号?也不怕笑掉人大牙?"

    海姆佬也道:"正是,当年跟他对决,他不过扯掉我的一角裙摆而已,便说是我输了,这色鬼,居然拿这件事到处跟人说.老娘非找机会再去跟他打一架不可.把他的裤子扯下来,我看他还有没有脸面自诩什么武功天下第一!"

    长孙延怒道:"家师这个尊号,是武林大会赢来的,可不是自封的."

    "武林大会?笑死人了!"海姆佬咯笑着."我跟天至尊两个老家伙都没参加.他凭什么得这尊号?又凭什么天下第一?"

    长孙嫣然冷笑:"两位前辈,当年家师也是为了平天下悠悠之口.曾经亲自登门跟那些没有参会的前辈切磋来着,海前辈,家师扯下你的裙角,便是切磋中的一场.当时你不也自己认输了吗?"

    "什么认输,那是少林寺方丈那老秃驴非要说我输了.我不认又有什么办法?"

    长孙嫣然又望向天至尊:"天前辈,家师曾说,当年他与你约战天山,打了三天三夜,这才在你大腿上踢中了一脚,你也认输了.不是吗?"

    天至尊阴恻恻道:"小姑娘知道挺多啊.既然你是龙九霄那老怪物的徒弟,那好,你跟了我,咱们在床上慢慢聊这件事.可好?"

    海姆佬道:"天至尊,她可是我先看上的,别跟我抢!"

    长孙嫣然俏脸一沉,道:"晚辈敬重两位,两位前辈却口出秽语,是何道理?家师若是知道,只怕也不会答应."

    "知道又如何?"海姆佬咯笑着,"他来了,老娘连他一起干!"

    长孙嫣然气得俏脸通红,还带要说,萧家鼎已经一把将他拉到一边,道:"嫣然,别理这些满嘴喷粪的畜生!"

    天至尊和海姆佬脸上的淫笑丝毫不减,似乎他们已经听惯了这种辱骂,只是目光阴冷下来,天至尊对海姆佬道:"这小子,你玩够了交给我,我要把他挂在天山彦之巅,让他饱受风霜之苦却死不了!"

    海姆佬道:"抱歉,我已经想好如何对付他了,——我要让食人鱼撕烂他全身肌肤,再把他扔在海盐滩上暴晒,然后再……!"

    萧家鼎耸耸肩,道:"屁话逼文化多!要打就打,不打就滚!"

    天至尊冷笑:"就凭你,还不够格让本尊动手.海姆佬,你不是喜欢这丑八怪嘛?你派个人拿下,咱们分了她们三个小美人,然后再商量如何登岛.——反正现在一时半会还想不到登岛的办法."

    萧家鼎一听,他们在商量怎么登岛?转头看看湖面,觉得湖面并不宽,水也没有激流,怎么会要商量如何登岛?

    难道,这湖有什么古怪?

    萧家鼎想起传说,这仙果至今没有人获取到,只怕不仅仅是因为鲁窟海上的惊天巨浪还有恐怖的恐鳄.从天至尊等人探花来看,很可能这湖水有什么恐怖的阻挡效果,要不然,直到腿肚子这么点深的湖水,是不可能阻挡他们登岛摘仙果的.

    海姆佬继续跟天至尊道:"我喜欢先说好了,再动手,这样吧,这萧郎,还有那长孙无忌的孙女,归我;那惹火的武月娘,先归你.三个月之后交换.其余的人,都是男人,看着还行,反正你也不喜欢男人,都归了我,我玩腻了弄死了就死.怎么样?"

    天至尊道:"你到会算计,辛苦半天,我只得一个女人,你得了两个美人还有一堆男人."

    "你喜欢这些男人,也可以给你啊."海姆佬桀桀笑着.

    天至尊想了想,道:"你占便宜多,那你的人打先锋."

    "收拾这几个晚辈,还用说这个?"

    他们旁若无人说着分战俘的事情,似乎萧家鼎他们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一般.

    .[,!]一旁的雷长老迈步出来,道:"两位慢慢商量,我跟这小子有些过节,要先交代了."

    雷长老走到萧家鼎面前,色迷迷看了一眼身材凸凹有致的武月娘,毫不掩饰地咕咚咽了一声口水,对萧家鼎道:"小子,给你一个机会,——你把月娘这小美人给我玩一年,咱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等一年后,老子也玩腻了,再还给你.你也不吃亏啊.哈哈哈"

    海姆佬笑骂道:"奶奶的,你个老色鬼也想打她的主意?搞清楚,她是天至尊的人!"

    武月娘涨红着脸啐了一口,道:"有我夫君在,你们休想!"

    "两位尊者.你们武功高强,我们不是对手,所以海岛上的仙果,我也没不存指望了.不过.总不能让我们空手来一趟吧?这几个美女,见者有份.是不是也分给我们一个?"

    这话立即得到了身后几十个江湖豪客的相应,一下子眼神都热烈起来.

    天至尊扫了他们一眼,道:"你们先赢了我的弟子,在讨论这个问题."

    天至尊话音刚落.同时从后面走出三个壮汉,身材各异,唯一相同的,那是那么强壮,能大牯牛似的,大刺刺站在众人面前,抱着双肩看着他们.

    众多江湖豪客都不说话了.他们或许不怕这三个人,但自诩不是这天至尊的对手.连雷长老都乖乖退到后面.

    三人这才得意洋洋转身,走到萧家鼎他们面前,色迷迷盯着武月娘.又恶狠狠瞧着萧家鼎:"小子,就凭你这**样,还想有这么美的娘子?乖乖爬到海姆佬那去舔她的x,这位小娘子,我们师父来照顾好了!赶紧从小娘子身边滚开!"

    萧家鼎侧身看了看似乎很惊慌的武月娘,低声在她耳边道:"月娘,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成为众矢之的,如果你是想让我帮你对付他们,可以直接说,不需要这么费劲的."

    武月娘一双凤目眨巴了一下,长长的睫毛跟蝴蝶翅膀似的扇动着,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夫君,我怎么可能让你为了冒险.我还是投湖死了算了,免得给你惹祸……"

    说罢,抽噎着转身,便往湖边走.萧家鼎叹了一口气,拉住了她,将她揽在怀里,顺便在她翘臀上捏了一把,道:"好了!我来对付他们!"

    看见萧家鼎的手竟然在最惹火的女郎翘臀上这般轻薄,看着一众男子一个个眼中冒火,那三个壮汉指着萧家鼎道:"喂喂!放开你的臭手!跪下!给老子跪下,爬过来!听见没有?"

    萧家鼎放开武月娘,抱着双肩,冷冷看着他们:"你们几个乌龟是谁的弟子?"

    为首一个黑脸壮汉脑袋有些短路,大大咧咧又颇为自豪地挑着大拇指:"我们是天至尊的弟子,我叫……"

    身边一个壮汉反应比较快:"二师兄,他骂咱们是乌龟呢!"

    "什么?"黑脸壮汉小眼睛瞪圆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萧家鼎,"你骂我乌龟?"

    "不是."萧家鼎微笑摇头,"我是骂你们三个是乌龟!"

    三人浓眉一下子倒立起来,咆哮道:"他奶奶的,老子活剥了你……"

    三人正要冲出,一晃身,一个玉树临风的年轻书生已经挡在了他们面前,袍袖一拂,三人便如同撞到了一堵墙上,顿时站住,侧脸看去,不由脸上变色,道:"白玉狐,你搞什么?"

    白玉狐是海姆佬的大弟子,当下抱拳笑了笑:"他是家师看中的人,你们活剥了他,家师可不会高兴.还是让我拿下,你们再抓那小美人吧.温柔点,可别伤了她的细皮嫩肉.三个月之后,家师还要享用的."

    说罢,白玉狐上下打量了一下萧家鼎,又笑吟吟对旁边长孙嫣然道:"长孙姑娘,在下白玉狐,是武功真正天下第一的海姆佬的大弟子.看得出来,你也很关切这位丑八怪,等会我揍他,你可别心疼哦."

    长孙嫣然捋了捋被风吹乱的鬓发,冷声道:"谁揍谁,还不一定呢!"说罢低声对萧家鼎道:"不管对方用什么招数,你只用我教你的劈空掌跟他对轰就是,不要闪避,硬碰硬!"

    白玉狐哈哈大笑:"长孙姑娘,现在才教,不觉得太晚了点嘛?"

    "对付你足够了."

    一旁的柴玉轩终于鼓起勇气站出来,色厉内荏道:"你们既然知道长孙妹妹的身份,还敢对她无礼?要是让长孙宰相知道了,天下之大,只怕也无尔等容身之地!"

    "所以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你们死了,他们也就不知道了.哈哈哈"

    "屁话比文化多,打还是不打?"萧家鼎抱着双肩,他不会武功,如果主动进攻会很吃亏,他的想法跟长孙嫣然一样,防守反击,也不拆招,直接对轰,硬碰硬,所以一直在等对方动手,要不然,以他的性格,早就直接一拳轰过去了.

    白玉狐盯着萧家鼎,缓缓对身后师父海姆佬道:"师父,等你要杀这小子的时候,交给弟子来,行吗?弟子要叫他痛恨爹娘将他生在这个世界上!"

    "好!到时候你来处置他."

    萧家鼎指着白玉狐的嘴,冷笑:"我的第一拳.[,!],要打得你满地找牙!信不信?"

    "信!我就等着看你让我满地找牙!"白玉狐阴恻恻往前踱步.忽然人影一晃,一个满脸络腮胡的黑大汉挡住了他:"大师兄,先让我来试试!"

    站出来的,是海姆佬的四弟子袁磊.

    白玉狐剑眉一挑,这四弟子武功比自己差一些,脑袋木一些,但力气非常大,让他先试试看,到可以摸清对方底数,于是点头道:"好,下手重一点,给他点教训."

    "放心吧,大师兄,管教他以后乖乖地伺候师父."

    说罢,袁磊走上前,盯着萧家鼎,络腮胡飘动,狞笑道:"你不是要打得我们满地找牙吗?来吧!看看谁满地找牙!"

    他右拳紧握,左手在胸前快速花了一道弧线,右拳从弧圈中呼地搗出,带着破空之声,以一种摧枯拉朽般的威势,朝着萧家鼎嘴砸去.

    海姆佬的其他弟子见四师兄袁磊一上来便用了他成名绝招猛虎出涧,都知道这位四师兄动了震怒,这一拳击中,只怕这姓萧的不当场毙命,满嘴的牙齿恐怕也不会剩下几颗了.

    海姆佬眉头一皱,她可不想要一个没牙的男人,就算再帅也无趣,正要喝止,带看见萧家鼎的动作,她立即知道自己是多余.

    萧家鼎眼皮抬了抬,就在对方拳头即将撞击到自己嘴巴前的时候,嗖的一下,抓住了他的拳头.立即,袁磊的拳头再也无法朝前递出哪怕一寸,也无法撤回,犹如生根了一般定在萧家鼎掌控中.

    "速度太慢,力量太小,我邻居五岁小狗子打出的拳都比你有力道.——你当真是自诩武功天下第一的海姆佬的弟子?"萧家鼎慢吞吞摇着头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