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严峻

    海姆佬的众弟子都傻眼了,这位四弟子袁磊,那已经是横行江湖的超一流高手,即便是那些名门大派的掌门,也难讨得好去,想不到现在竟然别人家贬低得一钱不值。还当真被抓住了拳头,动弹不得。

    站在后面掠阵的白玉狐,本来还是嘴角含笑,这一下,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双虎目也眯成了一条缝,审视着萧家鼎。

    “放开老子!”

    袁磊狂吼着,抬膝盖,猛地撞向萧家鼎的小腹!

    萧家鼎想也不想,同样出膝盖,咚!撞在了对方膝盖上。这下硬碰硬,袁磊惨叫了半声,立即停住,右拳搗出,到了半途,突然嗖的一下,弹出一柄尖锐的尖刀!

    这下偷袭,又快有隐蔽。对这种暗算,观战的江湖豪客不少人大为不耻。

    嘭!那寒光森森的尖刀被萧家鼎凌空一把抓住,咔嚓,尖刀齐柄折断,手一挥,袁磊的右臂齐肘而断,与此同时,萧家鼎抓住对方左拳的右手突然放开,带着凶猛的劲气,重重撞击在袁磊的嘴巴上。

    咣!

    袁磊倒飞,十几颗带着血色的牙齿,伴随着飞舞的断臂和满嘴鲜血,四处洒落。他健硕的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落向了湖面!

    白玉狐袍袖飞出,竟然有一丈多长,堪堪卷住袁磊的小腿,将他凌空扯了回来。可是那一条断臂,却还是扑通一声落在了清澈的湖面。

    立即,手臂仿佛落入了油锅,哧哧冒着白烟,在水面上下翻滚,只片刻功夫,所有的皮肉,连同白森森的骨头,都全部被湖水吞噬,连渣渣都不剩!

    这湖水竟然有超强腐蚀性!

    武月娘他们赶到湖边。就遇到了雷长老等人,所以还来不及探测湖水,此刻,人人脸上变色。暗自侥幸刚才没有贸然下水,要不然,湖水里只怕很快就会多上好几具白骨!

    眼看四弟子身受重伤,海姆佬眼皮都没眨一下,瞧着保持着出拳姿势的萧家鼎,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很好!手段够狠,我喜欢!再看下去,我只怕舍不得杀你了。”

    白玉狐白净脸庞闪过一抹寒意,他一直是师父最宠爱的裙臣,如何能接受一个新人替代自己的位置?

    江湖豪客中不少女弟子女高手。望向利剑一般挺拔帅气萧家鼎,目光立即变得炽热起来,如果此刻其他人都突然消失,她们只怕会立即扑上去抱住萧家鼎,倾诉心中爱慕。

    武月娘却是毫不掩饰地扑上去抱住萧家鼎。蹦蹦跳跳犹如小姑娘:“夫君,你真棒!有你在,月娘什么都不怕!”

    “月娘姑娘,等我把你夫君打趴下,你就不会这么说了。”白玉狐阴恻恻道。

    武月娘哼了一声,道:“就凭你?你难道也想满地找牙?”

    “真心想看看,到底谁满地找牙?”白玉狐走上前。瞧着萧家鼎:“看不出来,你还真有点本事,空手夺白刃?有点意思。不过,还没有资格在这里狂妄!”

    “别人面前不好说,不过,在你面前。狂一点还是有资格的。”

    “是吗?”白玉狐双眸眯成一条缝,在萧家鼎正要开口回答的同时,突然诡异地一掌切向萧家鼎的脖颈。

    “又是偷袭,你们什么乌龟派就知道偷袭吗?”萧家鼎劈空一掌劈出,同时讥笑道。

    白玉狐那一掌实中有虚。萧家鼎一反击,他立即变成虚招,掌影翻飞,连续拍出十数掌。

    萧家鼎用长孙嫣然教的办法,也不管对方是什么招数打来,自己只是运足了内力拍过去,对方的攻势也就不攻自破。果然,白玉狐那满天挥舞的掌影,就没有能攻入的内力圈之内。

    海姆佬阴恻恻道:“用兵刃!”

    一听这话,长孙嫣然这边所有人都脸色煞白,他们也知道,现在他们的安危全靠萧家鼎了,而萧家鼎只有内力强劲,武功却不怎么样。一旦对方用兵刃,萧家鼎就危险了。

    萧家鼎也知道厉害,不由紧张起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虽然他早就发现这个问题。

    就在白玉狐取了长剑准备进攻的时候,龙婆婆单腿跃出,挡在萧家鼎面前,厉声道:“海姆佬!你当真要跟朝廷为敌吗?要是那样,东海虽大,我大唐大军一到,只怕你也没有藏身之地!”

    海姆佬冷笑:“我们这些人,怎么敢跟朝廷为敌,那是因为你们欺人太甚,——为了争夺仙果,用船碾压我们的船,让我们差点葬身鱼腹!你们都要我们的命了,还不让我们反击?”

    萧家鼎看了武月娘一眼,这件事情也的确是武月娘他们做不对,如果论这件事情,自己也是受害人之一,当时如果不是自己的铁树船结实,对方的大船无法碾压破碎,只怕自己已经死在湖底了。所以提到这件事情,他的目光也严厉起来。

    武月娘立即便察觉了,委屈地抱住萧家鼎的胳膊说:“夫君,这件事情不关我的事,我当时都不知道,是指挥兵士的姚校尉下令的,他已经死在风浪中,算是抵命了,要不然,我一定狠狠处置他,也会砍了他的头的!”

    萧家鼎当然知道她这是假话。不过也只能按照她的假话来办。对海姆佬道:“这件事情已经出了,你们杀了我们也没有什么用处,顶多出口气,你们反而会成为朝廷追杀的对象,那双方都不好,何不坐下来商量一下,我们给你们一些赔偿,这样可以吧?”

    武月娘当即道:“对对,我们赔偿你们,要多少钱都可以!”

    天至尊仰天大笑:“你们当真说的轻松,你们要我们的命,现在却要用钱来弥补?——你们要谈,那也行,那这样好了,先前你们要我们的命,我们逃过了,现在,我们也要你们的命!你们要是逃过了。咱们就对冲抵消,两不相欠!如何?”

    萧家鼎道:“两位是前辈,又人多势众,这是摆明了要我们命。不想好好谈嘛。”

    海姆佬道:“你们现在就没有谈判资格!三个小妞我们是要定了,还有你,老娘也要了。你们要是乖乖的听话,还可以少吃苦,要不然,你们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萧家鼎眼角四处扫了一下,自己要是抱着长孙嫣然马上逃走,该怎么走。他这念头刚刚起,天至尊就已经笑了:“怎么?想逃?你能逃到哪里去?别说你轻功未必能超过我们,就算超过了。海岛四边都是湖水,你难道想游水去吗?那艘铁树船已经陷在沙滩上,你移动得了吗?”

    萧家鼎也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现在只怕唯一能用的就是那铁树船,可是先前他们看见了铁树船。已经搁浅在沙滩上,想必应该是退潮之后,留在了沙滩上的。他的内力可以把这沉重的铁树船从斜坡上推到悬崖下的湖里,但是,却无法推动陷入柔软的沙滩的铁树船。所以,逃是没有出路的。

    萧家鼎苦笑,道:“实话说。我并不想跟你们为敌,你们问问玉露就可以知道,我们当时的船也是被他们的大船碾压了的,所以,我跟你们一样,也是受害人。也差点死在他们的大船碾压下。——对吧玉露?”

    玉露赶紧点头:“对对!是这样的,那时候我还已经我们要死了呢。后来是遇到了他们落水被恐鳄袭击差点要死了,我们好心才收留了他们,就这样才在一起的。”

    海姆佬和天至尊的脸色稍稍缓和。

    萧家鼎又转头看了一眼长孙嫣然,又掉头对海姆佬道:“我本来是不想跟你们为敌的。只是,她用美色诱惑我,让我帮忙,所以我才出手的……”

    长孙嫣然俏脸惨白,娇嫩的红唇轻轻哆嗦着,指着萧家鼎:“你!你说什么!你这个……”

    她说不下去了,哇的一声,捂着脸哭了起来。

    柴玉轩看见萧家鼎这个时候叛变,反而放轻松了,他怒指萧家鼎:“你以为你这么说,他们就会放过你?”

    长孙延也怒道:“没错!你看见了他们杀我们,他们害怕朝廷追杀,一定不会放过你,也会杀你灭口的!”

    萧家鼎道:“不会吧?这么多江湖豪客都看见了,莫非他们都要杀了灭口?他们弟子也看见了,难道也要杀了灭口?”

    此言一出,那些江湖豪客还要两位老怪物的众多弟子都脸上变色,不由把目光望向两人。

    海姆佬和天至尊对视了一眼,都笑了,天至尊道:“杀你们,不光是为了灭口,也是为了出心中恶气!我们相信他们会守口如瓶的!——萧兄弟,你要是不再帮他们,而且也能守口如瓶,我可以饶你不死。

    萧家鼎大喜,对武月娘和长孙嫣然道:“对不起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夫妻尚且如此,更何况我们连夫妻都还不是呢。”

    长孙嫣然哭得更是凄凉。而武月娘也是眼泪簌簌而下,拉着萧家鼎的衣袖:“夫君,你们不能这样抛下妾身啊……?”

    萧家鼎哧啦一声把衣袖扯断:“没有办法,我很怕死,还是活命要紧……”

    说着,拖着半截袖子,走向海姆佬,满脸的媚笑:“多谢!多谢两位前辈,我加入你们!我能守口如瓶!”

    天至尊频频点头,道:“很好!”眼望武月娘等人:“你们现在还有什么依靠?要么乖乖的听话,要么死!”

    长孙嫣然把眼泪一抹,举起手里的银簪,咬牙切齿道:“来吧!拼个鱼死网破!”

    长孙延等人也跟她并肩站在一起,拉开架式,准备血战到底。武月娘却往后躲,一直躲到龙婆婆的身后。

    海姆佬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萧家鼎,道:“你弃暗投明,须得有个投名状。这样好了,你去把你两个原来的媳妇给我抓过来,把其他男的还有那老太婆都杀了,用他们的命来换你的命!”

    长孙嫣然痛苦地嘶声叫喊着:“姓萧的,你过来!我死在你手了好了!”

    萧家鼎神色有些尴尬,没有理会长孙嫣然,对海姆佬道:“别人到还罢了,那个龙婆婆,很厉害的,我可不是她的对手。”

    “怕什么?有我在!”

    “还是害怕,”萧家鼎看了一眼另一侧的白玉狐,“要不然,让白兄把他的长剑借给我好了。”

    海姆佬点点头,转头对白玉狐道:“你的长剑,先借给他用一下……”

    萧家鼎突然出手,将内力提高到极致,悄无声息地一掌击向海姆佬的后心!

    海姆佬却仿佛背后长了眼睛,看见了萧家鼎的偷袭,一转身,闪开了这致命的一掌,同时左掌快如闪电,一把扣住了萧家鼎右手脉门!

    自从穿越给来,打了这么多次架,萧家鼎还从来没有被对方一招制住过,对方的动作比自己还要快,招式又异常巧妙,萧家鼎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制住了,顿时右半个身体都麻木了。海姆佬狞笑:“小子,你这假投降的把戏能骗三岁孝,还能骗过老娘吗?”

    萧家鼎大惊,左拳呼的一声,朝着对方心口击去,这一拳,也是将内力提高到了极致,带着的破空之声,让人心惊肉跳!

    砰!

    这一拳,也被海姆佬牢牢抓住,萧家鼎立即感受到对方手掌的巨大钳力,让自己的拳头再也动弹不得半分。

    长孙嫣然等人惊呆了,他们这才明白,萧家鼎刚才是假投降,其实是想借机靠近,以便偷袭。长孙嫣然知道这个真相之后,又是激动又是惭愧,眼看萧家鼎反而被对手擒住,哭着纵身扑出,要去解救,却被白玉狐拦住了。

    白玉狐淫笑道:“别着急啊,小美人,他死了,不是还有家师和我吗?我们会好好疼爱你的……”

    “无耻淫贼!拿命来!”长孙嫣然发疯一般狂功,完全是一付拼命的打法,她的武功比白玉狐略强,加上拼命,白玉狐顿时手忙脚乱,落了下风。

    长孙延等人知道最后时刻到了,把牙一咬,大吼着也冲上去,被海姆佬的弟子拦住激战,这些人倒也守江湖规矩,没有车轮战,都是一对一,一时打得难分难解。

    萧家鼎两只手都被海姆佬制住,而且脉门被扣施不出力道,不由心中一片冰凉,想不到老子辛苦穿越过来,竟然死在一个老变态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