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物是人非

    萧家鼎立即拍打树洞,把二女叫了出来,道:“砍断树干已经来不及,我们用刚刚砍断的那个树枝渡过去。你们快上去!”

    二女一看之下,也明白了眼前情况的紧急。长孙嫣然抓住武月娘,纵身跃下,落在树干上。萧家鼎又全力劈断了一根较小的树干,拿着跳了下去。用树干当撑船杆,用力在仙果树干上用力一撑,脚下的树枝果然开始往前移动。

    武月娘尖声惊叫着:“咱们的船越来越小了!”

    强腐蚀的湖水正在快速地侵蚀着他们的树枝船,整个船身在快速变小。长孙嫣然拉着武月娘,在越来越狭窄的树干上躲闪着沸腾的湖水飞溅起来的水花。萧家鼎也一边小心避开水花,一边用力撑着船。可是,他手上当撑船篙的树枝,也在一节一节地被腐蚀掉,而变得越来越短。

    湖上都是白色的雾气,看不见对岸,不知道距离对岸还有多远。萧家鼎心急如焚,全力撑船,可到树枝底不是船,行进很吃力,而萧家鼎手里的撑杆越来越短,最后,已经无法撑到水底了。

    便在这时,那棵参天的仙果树终于哄然倒下了,重重地砸在湖面,树枝撑住了湖底,树干的一半倾斜着,露出湖面。树干倒下时形成的波浪,一浪接着一浪冲向他们的树干,形成了一股向前的推力,将他们往前推出,又前进了一段距离,然后再次停下。

    萧家鼎努力想看清楚白雾后面的岸边还有多远,可是除了白雾,什么都看不见。

    长孙嫣然急声道:“萧郎,树干要翻了!不行了!怎么办?”

    他们脚下的树干,因为湖水的腐蚀,已经小了很多,他们站在上面,重力作用下。树干开始慢慢翻转,如果粘附有湖水的树干一面翻转过来,他们的双脚将会被湖水腐蚀。

    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萧家鼎把心一横,生死由命了!道:“我把你们扔上岸!”

    他跨步走到最前端。深吸一口气,飞出飞索,卷住长孙嫣然,用尽全力一扯,将她扔进了空中的白雾里。长孙嫣然惊声尖叫。

    萧家鼎眼看浸泡湖水的一面即将转到武月娘脚下,顾不得听长孙嫣然那边的反应,收回飞索,卷住武月娘,用力将她甩出。

    武月娘在空中尖叫着,手脚乱舞。

    这时。从白雾中传来长孙嫣然惊喜交加的声音:“萧郎!快过来!我落在岸上了。但是刚刚到岸上,你要全力才行!”

    用于树干上少了两个人,树枝翻转减慢,萧家鼎立即收回飞索,退到尽头。拿着那半截断的撑杆,转身助跑,然后腾身而起。在力道用尽落下时,扔出手里的半截树枝撑杆,脚尖在树枝上借力一点,再次腾身而起。

    白雾中,萧家鼎看见了长孙嫣然。她正焦急地站在岸边,望着空中。可是萧家鼎跳跃的力道比不上飞索卷住扔出的力道,他人在空中,距离岸边还差数步,力道已经用尽,落向沸腾的湖面!

    萧家鼎立即向长孙嫣然飞出飞索。长孙嫣然已经看出了他到不了岸边。正着急,看见飞索过来,立即醒悟,凌空抓住,用力一扯。萧家鼎借力往前扑出,飞过长孙嫣然,落在了河滩上,在地上打了一个滚。

    长孙嫣然不顾一切扑过来抱住了他,这下两人死里逃生,恍若隔世,紧紧相拥,吻在一起,不愿意放开。

    耳边传来武月娘娇嗔的声音:“夫君!”

    萧家鼎和长孙嫣然赶紧分开,看见武月娘站在旁边,噘着小嘴望着他:“我也要!”

    萧家鼎便站了起来,没等说话,武月娘已经扑过来,抱住萧家鼎,送上了一个香吻。萧家鼎无奈,看了长孙嫣然一眼,见她装着没看见,已经往前走了,这才对武月娘说:“快走,这里很危险!我要双手捧一捧湖水,等一会对付天至尊用,我担心他说话不算话。”

    武月娘赶紧放开他。萧家鼎双手捧了湖水,快步往环形山上爬,对二女道:“你们远远的跟着我,一旦势头不对,就往湖边跑,到了湖边,我们就不用怕天至尊他们了。”

    “可是我们总不能一直在湖边啊?”

    “所以,等一会要是遇到天至尊,只能把四个仙果给他们,就说仙果树在地震中被湖水淹没了,只抢到了这四个仙果。全给他。”

    武月娘紧紧抱着仙果,急声道:“不行!这四个仙果要给皇帝和我姐姐的。不然我怎么交差?”

    “交什么差!先保命要紧!离开湖水,我们就没有制住对方的办法了。”

    “不!反正不给!”

    萧家鼎懒得理他,因为手里的湖水在泄露,他要赶时间。

    他们终于爬上了环形山,从这里,可以看见火山岩的空旷的山坡,还有山下的丛林。可是,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萧家鼎环顾四周,看不到人影,便高声呼喊道:“喂!天至尊!你们在哪里?我们已经把仙果摘回来了!”

    武月娘和长孙嫣然也呼唤龙婆婆他们,可是他们叫嚷了半天,也没有听到任何回答。

    萧家鼎道:“咱们去湖边,看看那铁树船是不是还在。”

    二女都说好。他们一路呼喊着下山,穿过丛林,来到了湖边沙滩上,那铁树船赫然还在,静静地停在湖边沙滩上。这时,萧家鼎手里的湖水已经露光,而且也已经干涸了。

    武月娘道:“咱们赶紧坐船走吧!离开这里!”

    长孙嫣然道:“可是我哥哥还有龙婆婆他们怎么办?我们要找到他们啊。他们没有铁树船,没有办法离开这里的。”

    “不用管!等我们回去了,再派人来找他们就是。”武月娘说着,对萧家鼎道:“夫君,你赶紧把铁树船推到湖里吧!我们回去。”

    萧家鼎也想马上离开,哪些人曾经与他为敌,萧家鼎没有兴趣救他们,再说还有天至尊这些人。可是长孙嫣然坚持必须找他哥哥,而现在潮水还没有涨起来。萧家鼎凭借一己之力,根本没有办法推动陷入了沙滩的铁树船。他需要帮手,还需要等潮水上涨。

    可是,他很担心天至尊。还有那被自己重伤的海姆佬,要是再遇到他们,没有强腐蚀的湖水,他根本没有办法取胜。到时候这天至尊又要长孙嫣然她们两个,那可就惨了。

    长孙嫣然一脸哀求地望着萧家鼎:“萧郎,我必须找到我哥哥。你帮帮我,好吗?”

    萧家鼎沉吟片刻,点头道:“那好吧,咱们去找他们。但是,这一次我没有湖水了。所以没有可以依仗的东西,只能悄悄的找,尽量不要让天至尊他们发现,免得到时候麻烦。”

    商量好之后,三人出发。先沿着沙滩丛林的边缘走,这样要是发现天至尊他们,还可以躲藏。

    可是,他们花了一个多时辰,把整个小岛沙滩都走了一边,却没有任何发现。长孙嫣然都快急哭了,要进丛林寻找。萧家鼎只得答应了。

    进入丛林。光线一下子黯淡了下来。萧家鼎拉着二女,小心翼翼往前走,一边侧耳听着动静。

    突然,他听到了身后的半空中又非常轻微的破空之声,若不是他一直用心听动静,他根本就听不到这声音。

    猛回头。一道亮闪闪的剑光已经到了他的眼前。萧家鼎已经来不及闪避,抬手,快如闪电一般,将手掌挡在咽喉处。

    当!

    那柄长剑弯曲成弧形,并没有折断。萧家鼎手上的丝纶。成功地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剑,与此同时,萧家鼎也看清了偷袭的人,竟然便是海姆佬的大弟子白玉狐。

    没等萧家鼎有进一步的反应,白玉狐左掌成爪,指尖竟然是蓝旺旺的,带着恐怖的光泽,抓向萧家鼎的面门。

    萧家鼎拳头立即紧握,劲气在拳峰涌动,形成一股青色的劲气,体内内力迅速流动,跺脚,拧腰,出拳。

    嘭!

    拳爪猛烈撞击在一起。耳边传来手指骨碎裂的声音,白玉狐长声尖叫,倒飞出去,空中翻了两个跟斗,落入草丛,迅即爬起来,箭一般飞射而去,消失在树林深处。

    长孙嫣然已经看清了白玉狐那蓝旺旺的指尖,立即猜到那肯定有毒,见萧家鼎硬碰硬还击对掌,吓得她花容失色,飞身掠到他的身边,抓住他的手,惊声道:“怎么样?受伤没有?好象他手掌上有毒!”

    萧家鼎不仅已经看清楚白玉狐手掌上的蓝色剧毒,也看清了对方眼瞳中的恐怖的蓝色。这小子还真是诡异,难道他也会什么毒掌?低头看了看,只见手掌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已经受过苗疆毒老的蛇王剧毒,所以也不在乎这白玉狐手掌上的毒,更何况他的手掌还戴就刀枪不入的丝纶手套,这是他敢于硬碰硬的更对方拼掌的原因。

    武月娘紧张地抱着萧家鼎的胳膊:“夫君,我怕!”

    萧家鼎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他看见了白玉狐的双眸,那种没有生命气息的阴冷,跟先前的白玉狐那色迷迷的眼神完全不一样。

    难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萧家鼎望着白玉狐逃去的丛林,感到后脊梁有一种寒意,凉嗖嗖的。

    萧家鼎低声对长孙嫣然道:“我们再往前搜索,你要小心保护月娘,不要让我分心。”

    “好!放心吧!”

    武月娘却紧紧抱着萧家鼎的胳膊:“我不要!我要你保护我!”

    “我是在保护你啊!强敌一钓现,我必须要应敌啊!”

    长孙嫣然道:“是啊,刚才幸亏萧郎反应快,要不然……,萧郎,你真厉害!”

    萧家鼎苦笑,他也是一阵的后怕,要不是能感觉到身后长剑的破空之声,只怕就惨了。揽着武月娘的小蛮腰,带着他们继续往前走,这一次,长孙嫣然和萧家鼎分工负责前后,以免再被后面有人偷袭。

    又走了一会,武月娘站住了,可怜巴巴对萧家鼎道:“夫君,我饿了。”

    萧家鼎道:“先前我们看见有兔子、野狼什么的,可以打猎烧烤。”

    “可没有火啊!”

    “火山上不是有熔岩吗?应该可以瑞啊。”

    “好危险的!”

    “总比生吃强啊。”

    先前吃的仙果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又觉得肚子咕咕叫。萧家鼎也想早点找到吃的。

    荒岛上的猎物还真是不少,不一会,他们就看见了一头野猪。

    这头野猪远远没有上次在吐蕃边境袭击萧家鼎的那个那么壮硕,也就跟一般的小猪差不多,看见他们,撒腿就跑。萧家鼎甩出飞索套住,将它扯了回来,拧断了它的脖子。

    武月娘很害怕,躲在萧家鼎的身后不敢看。

    萧家鼎道:“走!咱们上山,砍一些树枝到山上去点火烧烤。那里视线很远,说不定能看见你的哥哥他们。”

    二女表示同意。三人从地上拣了一休枝,又重新爬山上。

    刚刚爬了几步,武月娘就站住了,娇滴滴说:“夫君,我累了,你背我上山,好不?”

    萧家鼎看了长孙嫣然一眼,先前上山,就是长孙嫣然让萧家鼎背着的,这一次,却换成了武月娘。长孙嫣然装着没有听见,自顾自往上走。

    萧家鼎道:“我也很累,而且现在敌人多在暗处,说不定会趁机偷袭我们。我要是背着你,要是敌人突然出现,我们可就惨了!再说了,我还抱着柴火呢!”

    刚才的白玉狐的偷袭让武月娘也是心有余悸,她想了想,只好噘着嘴巴点点头:“好吧。”

    听到萧家鼎这话,长孙嫣然站住了,回过头,原本寒霜一般的俏脸,此刻已经如同初春绽开的桃花,含情脉脉瞧了萧家鼎一眼。——她知道萧家鼎并不在乎背一个女孩子上上,那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在这空旷的山坡上,敌人的偷袭也是很难的,至于野猪,那更是借口了,野猪也就二三十斤完全可以让武月娘或者背上的武月娘提着。他找这个借口不背武月娘上山,显然就是不在意她,而自己先前享有的待遇,她没有享受,可见萧家鼎对自己的情义比对武月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