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死里逃生

    天至尊被其中的一股巨大的气浪直接冲上了天空,他发出的惨叫声被巨大的山崩地裂的巨响所掩盖,但是也只传出了半截,就戛然而止,因为那从地下喷射出的炽热气浪,已经将他烧成了一只赤红的虾米。

    武功再高,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都是如同婴儿一般的弱小。

    海姆佬猛转身,朝着外面飞奔而去,速度之快,堪比流星,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环形火山外面。

    这时,砰的一声,一个东西重重砸在萧家鼎所在的仙果树上,定睛一看,却是天至尊的尸体,无巧不巧正好落在他的树干上。萧家鼎一眼看见了他腰间的那个装着仙果的皮囊,赶紧一把抓住扯断拿了回来。

    不知道仙果是不是被炽热的气浪烧化了。萧家鼎扯开口子一看,惊喜地发现里面四个仙果好端端的躺在里面。原来,那炽热的气浪只冲击了天至尊身体的另一面,将他瞬间活活烤死,仙果皮囊是在身体的另一侧,所以没有烤到,得以保留下来。

    萧家鼎拿着皮囊缩到树洞里,祷告着那气浪的力量不能将这巨大的树干冲上天。

    可是,他的祷告没有任何作用。在巨大的轰响中,整个火山口喷出了一股超级气浪,将他身处的巨大树干,也身处其中,犹如抛一根火柴似的冲上了天空。

    腾云驾雾一般往上飞到半空,因为这股气浪的方向是斜的,那树干成一个抛物线,划出一道弧线,落向了湖面。

    完蛋了!从这么高的半空落下去,既使是落入水中,只怕也要被巨大的冲击力拍死!

    萧家鼎将皮囊系在腰间,从树洞里钻出脑袋看了看,四周只有跟着他一起往下落的岩石。没有那炽热的气浪,他赶紧爬出树洞,抓住旁边的一根树枝,在高速下坠的疾风中看着。身下是湛蓝的湖水,越来越清晰。

    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死了吗?

    他四顾寻找生机,突然,他看见了斜上方有一块大岩石跟着往下坠落,立即想到了一个主意,就在树干即将撞击到湖面的瞬间,他飞出飞索,卷住那岩石,用尽全身的功力一拉,身体艰难地离开了树干。飞过了那块岩石。

    咚咚咚咚!

    树干重重砸在水面上,断成两节!

    无数的岩石砸进水里,激起数丈高的水花。

    萧家鼎虽然借助往上飞的力道,抵消了大部分下坠力,可是下坠的力度太大。他还是跟一颗炮弹般重重地摔进了水里。

    他感觉整个身体都要碎裂了,几乎要昏死过去,身体急速往水底深处钻。他强忍剧痛,立即展开自己的身体,下潜的速度马上慢了下来。最后停住了。水里四处都有岩石坠下,跟雨点一般,有的撞到了他的身体。好在岩石入水速度已经大减,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他没有着急着上浮,努力保持自己在水下,以便躲过如雨点一般的岩石。可是他本来水性就不好,无法长时间呆在水下。他决定冒险上富气。

    在上浮中,他看见了两个长长的巨大黑影。应该就是那根仙果树。正好可以当成挡箭牌。

    于是萧家鼎移动到了巨大树干的黑影下,从树干一侧冒出头来换气。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抬眼往岛上望去,顿时吓得是目瞪口呆。

    火山喷发了!

    巨大的火山烟雾窜入高空,炽热的熔岩喷涌而出。沿着山体往下流淌。

    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萧家鼎马上又潜入水里,躲在树干下,用力推动树干朝前移动,耳边听着雨点一般的岩石落在巨大的树干上咚咚作响。

    他不停地换气,一直在水下游动往前推树干。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不到了岩石落下在树干上的声音了,他这才冒出水面往回看,火山已经被水面的浓雾遮住了,但是巨大的轰鸣声还能清楚地听到。估计已经离开了火山灰和岩石覆盖的范围。他这才爬上树干,用刀子切下一根树枝,削成一把粗糙的船桨,划水前行,这下前进的速度明显增强,有浑厚的内力作支撑,使他能持续划桨。

    他不时地用手腕上的手表指南针确认方向,因为天翼道人给他的地图显示,小岛在那水港的正南,那现在朝正北走,就应该可以回到那个水港。

    他一直担心湖上会出现惊天巨浪,也担心那恐怖的恐鳄出现,庆幸的是,这两样一个都没有出现,湖面是风平浪静。

    持续划水两天之后,他又饿又渴,正准备吃掉一个仙果的时候,终于出了浓雾,看见了远处的山峦,还有那座简易水港。

    幸亏有指南针,太幸运了,自己竟然回到了出发的地方。

    上岸之后,已经来到港口,这里兵士都还在,而且还有若干艘木船,是武月娘准备用来接应用的。萧家鼎被警戒的兵士拦住了,他让这兵士转告上官,说他看见武月娘他们的大船被风浪打翻了,在湖上没有罗盘,估计迷失在浓雾里了。再不去找他们,只怕要渴死饿死了。

    说完,萧家鼎扬长而去。那士兵大惊,赶紧飞奔回去报告。

    萧家鼎找到了自己藏在丛林中的马,飞身上马往回走。爬上山顶,回头看去,只见水港上数条大船,正扬帆出港,往浓雾深处行去。

    萧家鼎解开腰间的皮囊,把四个仙果拿了出来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不新鲜的迹象,依旧跟刚刚摘下来的时候是一样的。

    在湖上的这两天,他一直注意观察这仙果,他已经决定,只要发现仙果有变质的迹象,立即吃掉,不能浪费了。不过,他已经吃过一个零一小半仙果,再接着吃,效果也未必更好,既然这种仙果传说中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如果能保留下来那是最好不过的了,等到万一遇到什么劫难,吃了可就管用了。

    他将仙果又放回了皮囊。仔细又看了看这皮囊,这种皮质非常的柔软。不知道是什么皮革做的,也不知道仙果没有变质究竟是仙果自己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个皮囊。不管怎么样,还是这样装着比较心安。

    他留在马背上还有一小袋干粮,为了应付不时之需的,正要派上用场,当下拿着找到一处清澈的山泉,就这清凉香甜的山泉吃了干粮,填饱了肚子,这才策马扬鞭往回走。

    不一日。终于回到了益州。

    到了家里,痴梅、苏芸霞还有玉珍等几个俏丫头见到他,都是欣喜若狂。痴梅吩咐嫩竹她们赶紧准备酒菜,而自己则亲自伺候萧家鼎洗漱一番,换了新衣服。一家人这才坐下吃饭。

    痴梅等女都很乖巧,萧家鼎不说公事,她们是不会主动询问的。而萧家鼎也没有说自己去了那里,也没有说自己这次仙果岛的九死一生的经历,只是问他不在这些天,有没有什么事情,生意如何?苏芸霞拿出帐本一一汇报说。几个生意都很红火,购买蜀马赚了多少,出售岩石、荒土构筑防洪堤赚了多少,还有临街商铺又赚了多少。

    痴梅也说了,他不在这段时间里,王爷府和潘别驾府都先后有人来询问他回来了没有。但是也没有说什么事情。

    萧家鼎听说他们都来找自己,便琢磨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去潘别驾那里,看见情况,再去见王爷。

    于是。吃过饭,萧家鼎坐着自己的马车来到了潘别驾的府邸。

    拜帖投送进去,很快,潘别驾就亲自出迎,哈哈大笑,拉着萧家鼎并肩进了宅院。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待遇。萧家鼎不是感觉受宠若惊,而是觉得有些心惊,不会蜀王李恪那里出了什么事情了吧?

    果然,坐下之后,潘别驾摒退左右,笑吟吟道:“老弟,你飞黄腾达的日子那是指日可待了!”

    这之前潘别驾已经跟他说了,韩冰蝶为了整萧家鼎和李恪,篡改了高阳公主的来信,弄成了一封谋反信。因为是用萧家鼎的名义送去给潘别驾的,所以潘别驾他们一直以为是萧家鼎发现的这封谋反信,把功劳算到了他的头上。当时就因此许诺萧家鼎会飞黄腾达的。

    虽然这不是萧家鼎自己的愿望,但是这个结果却是萧家鼎希望的,他自己不会说穿,当下微笑道:“那些没有什么。”

    “什么没什么!”潘别驾瞪眼道,“李恪蓄意挑起与吐蕃的战争,以便趁乱夺权,他们这是公然要起兵造反啊!”

    萧家鼎吓了一跳,怎么自己消失这么些天,事情就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忙道:“别驾,怎么会这样?能说得详细一点吗?”

    潘别驾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说起来,这个谋反大案得以发现,还归功于你啊!”

    “归功于我?”萧家鼎有些茫然。

    “你还记得我给你保媒的那个泼辣无礼的女子乌海燕吗?”

    萧家鼎当然记得,点点头。

    “他的父亲乌镇副一直很惶恐你们这婚事被他女儿搅黄的事情,生怕我怪罪他,所以现在几次来我这里说明,最后一次他无意中说到了你被野猪獠牙挑着进入吐蕃,生死不明,他为了找到你,只能强行带兵进入吐蕃,结果被吐蕃军队重重包围。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吐蕃军队又把他们给放了。”

    萧家鼎瞪大了眼睛,很是惊讶的样子,他不知道潘别驾掌握了多少情况,所以不敢轻易开口。

    潘别驾接着神秘一笑:“我一听这句话,非常振奋,这可是扳到李恪的好机会。于是我们立即跟吐蕃那边的人通气,吐蕃很快就向我们大唐提出了严正抗议。加上上次韩校尉带兵闯入吐蕃的事情,吐蕃要求我们严惩凶手,并赔礼道歉,赔偿银钱布匹共计一百万两。皇上震怒,下旨调查,现在皇上派出的钦差就在我们益州,还在查出这件事情。——这次负责查办案件的,是御史中丞贾敏行,他是长孙宰相的心腹!”

    萧家鼎暗自吃了一惊,心想上次潘别驾他们设计在李恪王府的书房里偷偷放了一套龙袍玉玺,想栽赃陷害,当时也是钦差御史中丞贾敏行来视察,他们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啊。

    潘别驾扬扬得意地笑着:“御史中丞这次调查,查清楚了很多事情,——章镇将和鲍旅帅的立即死亡,就是他李恪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掩盖他下令军队对吐蕃进行挑衅,以便挑起双方的战争,使他得以趁乱夺权的阴谋。都投毒和暗杀的元凶都已经抓到,供认出就是李恪指使的。另外,这一次带兵进入吐蕃的乌镇副,也供认了李恪指使他带兵进入吐蕃挑衅的事实!”

    萧家鼎忙道:“不是说,乌镇副带兵进入吐蕃,是为了寻找我吗?”

    潘别驾意味深长地笑了:“人嘴两张怎么翻都可以的。当然,为了避免他再把话翻回去,所以,我们也用了一点小手段,让他永远不能开口说话,这样就不会再翻来翻去的了?”

    萧家鼎真的啊了一声:“他……难道他……?”

    “是啊,他已经畏罪自杀了。唉!这个罪责太大,换成谁都扛不住的,寻了短见,也是可以理解的。”说着伤感的话,叹着气,潘别驾脸上却满是笑意和得意。

    萧家鼎道:“那现在是不是已经把蜀王抓起来了?”

    “哪能呢?他到底是蜀王,是皇帝的亲哥哥,怎么能说抓就抓?御史中丞也只是来调查事情的,回去还有禀报皇帝和长孙宰相,他是皇亲,属于朝堂群臣八议的范围,那之后,才谈得上是否入罪的问题啊。不过,这一次,他只怕是真的在劫难逃了!哈哈哈!”

    潘别驾仰天大笑,很是踌。

    萧家鼎也跟着很是快意的样子笑着。

    潘别驾又道:“这件事情,我们自己人都知道是因为你而起的,没有你,就没有整个事情。尽管你是无心的,可是,至少说明你是一员福将啊!哈哈哈。”

    “哪里哪里。这都是潘别驾精心设计的,我哪有半分功劳。”

    “不!上次的信,还有这一次,两次大功劳你都是跑不掉的。好好干!长孙宰相是不会亏待立功之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