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逆转

    柯森笑了,他知道,孩子不会撒谎,一般也不会假装,从刚才的行动上看,对方虽然没有被当场击毙,但却已经被重伤.只需要再加一把劲,便可以取其性命.

    "小贼,我就不信,你当真是铁打的,便是铁打的,今天也要你归天!"

    柯森的双手,快速地变化出几个复杂的手势,每一次的变化,他的手掌都会变黑一层,几个手势变化完毕,手掌已经变成了暗灰色,双掌摩擦,带着一种金属的鸣响.

    "小贼!你能逼迫我动用我的绝招铁凌掌,你死也可以自傲了!"柯森狞笑,往前跨出几步,留下一串血脚印.

    "啊——!"

    冷涧知道,生死时刻来了.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狂吼一声,左掌劈出蓝色气旋,右掌着横空连续扫动,六七道白色冰霜的盾影出现在面前.

    柯森腾身而来,左掌横扫,一道劲风卷了过去,那已经是强弩之末的蓝色气旋,顿时被振荡飞散,他的暗灰色的右掌,闪耀着金属的光泽,生生撕裂了前面的空气,带着刺耳的啸音,犹如一道从冥界射出的精钢标枪,插入挡在面前的六七道薄薄的冰盾.

    当当当——!

    一连串的脆响,非常的悦耳,可是对冷涧来说,则是死神的召唤.他知道对方的意图,这化掌为枪,即便是不能洞穿铠甲,但是力量集中在一点上,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在自己已经重伤无力抵御之下,只怕是没有生望.

    铁凌掌瞬间突破所有冰盾,出现在了铠龙的心口.

    可是,在那满弓蓄势的力道即将爆发的瞬间.铠龙不见了.

    嚓!

    铁凌掌大半个掌身,插入了铠龙所在位置后面的坚硬的太湖石假山.

    柯森转头,便看见几步远之外,一道倩影.提着铠龙.轻飘飘落在地上,卓然而立.转身,正是长孙嫣然.

    "长孙姐姐!"冷涧望见长孙嫣然,心中一宽,一口鲜血喷出.顿时昏了过去.

    长孙嫣然轻轻将身披铠龙的冷涧放在地上,抽出了后背的鸳鸯剑,望着柯森:"为什么要杀他?他还只是个孩子!"

    "为什么?"柯森狞笑,"这个可以告诉你,——因为你当着柴公子的面跟别的男人好,因为你竟然退了柴公子的婚,而柴公子跟我们房二爷关系交好.共谋大事,所以为他出气.正好你把这小贼送来,便是一个极好的出气的机会.实话跟你说,若不是这小贼中途逃了.他会被活活整死!他又偷吃了家师的冰海铠龙和蓝冕金花.偷学了家师的冰毒掌,你说该不该杀?"

    长孙嫣然勃然变色,怒道:"你们真是无耻!好!我现在要带他走,有甚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明天?"柯森冷笑,"你今天既然来了,就再没有机会离开."

    长孙嫣然柳眉一挑:"就凭你?"

    "我一个人当然留不下师妹你.不过,要是家师出面呢?"

    长孙嫣然心中一凛,她的眼角,已经看见了从黑暗中走来的几个人,当先一个,正是自己的师叔,号称丹圣的吴有丹.

    长孙嫣然倒转剑柄,拱手道:"拜见师叔!"

    吴有丹重重地哼了一声,道:"跪下!"

    长孙嫣然愕然:"师侄犯了什么罪?"

    "你送小贼来,偷我的至宝,这个罪过还不够大吗?"

    长孙嫣然皱眉:"其中必有误会,这孩子伤势很重,我想先带他回去治疗,等他好了,我会慢慢问他,如果真是孩子的不对,我会带他来登门给师叔道歉."

    "不必!现在把孩子留下,你也留下,我们一起询问.到明天天亮,问清楚了,你们便可以走了.怎么样?"

    "这个……"长孙嫣然有些犹豫,想了想,点头道:"好吧……"

    "不可!"从黑暗中传来一声疾呼,一道黑影瞬间便到了长孙嫣然的身边,"长孙姑娘!"

    长孙嫣然回头一看,惊呼道:"铁叔叔,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长孙无忌的贴身侍卫铁金钩,后背背着金钩和判官笔.

    铁金钩凑到长孙嫣然耳边,低低的声音道:"姑娘,房家有上千兵甲,持有长枪弓箭,长孙宰相早就怀疑他们谋反,估计他们要提前谋反!"

    长孙嫣然心中一凛,他知道爷爷一直在调查高阳公主企图谋反的案子,想不到对方提前行动了.

    铁金钩的话虽然非常的低,吴有丹等人听不到,但是,他们看神色已经猜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不可能放他们走.因为各方面商定的起事时间是天亮时分.如果这边走漏消息,不得不提前发动,那就会打乱整个计划.所以,必须把这三人留下.

    吴有丹一挥手,他的弟子们便把铁金钩等三人包围了.

    长孙嫣然急声道:"铁叔叔,你不用管我们,你自己冲出去,赶紧把情况禀报给爷爷!"

    铁金钩低声道:"消息我已经派人传回去了,咱们一起冲杀出去,这孩子不用管了."

    "不!"长孙嫣然急声道,这是心上.[,!]人萧家鼎托付给自己的,如何能抛弃不管.

    吴有丹冷笑:"你们谁也别想走!拿下,能抓活的就抓活的,否则,死的也行!"

    就在吴有丹说话的时候,铁金钩突然动了,他左手判官笔与右手护手金钩一划,眼前出现一连串火星,脚掌在地上猛的一跺,身影几乎是贴着地面暴掠而出.

    嗤!

    他手中的判官笔已经刺入一位吴有丹的弟子的胸膛,左手金钩切掉了另一名弟子的脑袋.

    他出手太快,这两名弟子的武功都不弱,竟然在他的偷袭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被击毙.

    但是,铁金钩也只来得及偷袭这一次,柯森迅速反应过来.将他截住,另外几个弟子也迅速包围上来,双方激战.

    吴有丹的视线甚至都没有落在铁金钩的身上,而是牢牢地盯住了长孙嫣然身边躺着的孩子冷涧.他要尽快抓住这孩子.说不定用他的血来修炼冰毒掌.或许还有一点作用.

    于是,他没有再跟长孙嫣然罗嗦.也不需要了,天一亮,双方就已经是死敌,若是抓住对方.或许还能作为人质胁迫长孙无忌.他轻飘飘腾身而起,手掌升腾起一淡淡的白气,拍向长孙嫣然.

    长孙嫣然不退反进,鸳鸯剑刺向对方的手掌.

    吴有丹也没有撤,迎着长剑,在即将碰撞的一刹那,他的手指一转.弹在长剑剑身上.

    嗡!长剑反转,刺向长孙嫣然的肩头.

    长孙嫣然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反击手段,差点被自己的剑尖刺中.幸亏反应快,及时闪避.

    吴有丹一指弹开长孙嫣然的长剑.左手便去抓冷涧.长孙嫣然左手的长剑已经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撩向了他的小幅.

    吴有丹咦了一声,微微点头:"有点门道,不愧里龙九霄那老不死的门徒,不过,想在我面前显摆,还差很远!"说罢又是一指,点向长孙嫣然的长剑.

    咔嚓!

    这一次,长孙嫣然的长剑被点中的地方,被这一指点断.断剑落地插入了青石板.

    这吴有丹竟然能施展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道.长孙嫣然不仅骇然,长剑一抖,再次冲了上去.这一次,她的招数差不多都是虚招,目的只是阻拦吴有丹抓地上的冷涧.吴有丹看出了他的用意,但是却没有能伤到她,因为她的速度太快了,又不求伤敌人.吴有丹不仅厌烦起来,他急着要抓住冷涧练功.

    吴有丹再没有进击,也不着急着去抓地上的冷涧,他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一声长啸,响彻了整个夜空,手掌再次探出时,一股浑厚之极其的力道,排山倒海一般横扫而去,逼的长孙嫣然呼吸都不顺畅.正惊骇间,他横扫过来的掌力的后面,诡异地出现了另一只手掌,一只漆黑带着死鱼一般腥味的毒掌,厚颜无耻地劈向了长孙嫣然胸前小巧的双峰.

    这一掌出现的太诡异,又是在巨大的前面掌力的威压下施展,长孙嫣然发现的时候,已经根本来不及,她手中长剑本能地挡在面前,但是,挡不住那黑掌.在腥风之中,长剑无声无息折断,黑掌几乎没有任何停滞.拍向长孙嫣然的酥胸.

    长孙嫣然连惊呼都来不及发出,脑海中只有一闪念:"永别了,萧郎."

    突然,长孙嫣然的身后,同样悄无声息地探出一只手,中指是竖着的,就像一个不雅的手势,只是,那中指通体洁白,好象汉白玉雕刻而成一般,快捷而没有任何花哨的点中了吴有丹的掌心.

    吴有丹身体一颤,那一指,没有洞穿他的掌心,却比刺穿他的血肉还要让他惊恐,他好象被一道闪电劈中,一骨浑厚得他根本无法想像力道,透过那汉白玉雕塑一般的手指,传入他的手臂,一直到达他的心脏.

    而此刻,他全身的内力都用在了发动那致命的毒掌上,已经没有内力来保护心脏.此刻的心,便象琉璃一样的脆弱.而那一指,又仿佛是重重砸下来的铁锤.

    瞬间,他的心脏就破碎了.

    一口鲜血,夹杂着碎裂的内脏,从吴有丹嘴巴里喷出,他的眼睛立即就固定了,死死地盯着那汉白玉手指所属的主人.一个年轻的,嘴角带着满不在乎的笑意的男子.

    这个人,当然就是萧家鼎.

    他施展的,当然就是号称武圣的"风云飞"的"宣武判官笔法",是那一招进攻术——"玄蛇刺"!

    这还是萧家鼎学会之后第一次施展,而第一次,便杀掉了武功天下第一的龙九霄的师弟吴有丹.

    "萧郎!"

    长孙嫣然死里逃生,想不到救自己命的,竟然就是自己的情郎,情郎能一招击毙超一流高手吴有丹,还有什么什么让她担心的呢.她扔掉断剑,一下子扑进了萧家鼎的怀里.

    萧家鼎揽着她的小蛮腰,柔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惊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看到房府起火,就赶来看看冷涧这孩子,想不到,我发现了房家府第有大批的兵甲,都是全副武装的,而我又一时找不到冷涧,便赶去禀报你爷爷.我禀报之.[,!]后,便得知你不在府上,我就想到你肯定也是来找冷涧这孩子了,所以我立即赶来,正好遇上激战,幸亏还算及时,有惊无险."

    "他们要谋反!爷爷知道了吗?"

    "看样子爷爷已经猜到了,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们会提前动手.现在已经调集兵马赶来了,皇城和四门都已经紧闭,放心吧."

    当吴有丹被萧家鼎一指击毙,柯森大吃一惊,他本来就不是铁金钩的对手,加之已经受伤了,又一分心,被铁金钩护手金钩划破了肚肠,当即毙命.

    这两大高手都死了,其余的弟子立即便鸟兽散.但是,他们没能跑出房家,因为浩大的房家已经被御林军重重包围了.

    萧家鼎低头看了看地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冷涧,道:"他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我不知道,是我没有安排好,让孩子受苦了.从今以后,我亲自教他,我跟师父说,师父应该会答应的."

    "太好了,你当他师父,他就一定能成才.——先带他离开这里."

    在护卫铁金钩的护送下,两人抱着冷涧,顺利地离开了包围圈.

    ———————————

    接下来的三天,整个厩到处都在抓人.三天之后,这才渐渐消停下来.

    整个抓人是御林军负责,萧家鼎所在了大理寺是审判机关,这次处置的又是谋反,所以第一阶段他们没有参与.

    他参与到案子审判,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

    在这一个月里,很多消息传来,他才知道,当晚直接参与谋反的人,大部分都被当场击杀,而主谋都已经落网.包括高阳公主等人.

    萧家鼎最担心的蜀王李恪夫妻,原本是软禁的,被房遗爱等攀供,也被下了天牢.

    负责这个案子一审的,是宰相长孙无忌直接牵头负责之下的长安府衙门.审结之后,上报大理寺复核.那已经是次年春节过后.

    在案子移送大理寺之前,没有人能接触到这些重犯,即便是皇帝李治派来的内臣,也没有能见到蜀王李恪他们.这是皇帝的舅舅宰相长孙无忌的死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