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沧海月明珠有泪

    第253章 沧海月明珠有泪

    龙九霄笑了笑:“武婕妤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你若是得到武婕妤的赏识,又效忠皇帝,又如何会人头落地?别人要伤害你,皇帝还要保你呢!”

    “但愿如此。”

    两人来到皇宫,这是萧家鼎第一次目睹真正的古代皇宫,远比故宫来的雄伟华丽,毕竟故宫里面很多陈设已经撤掉,除了古建筑还在,其余的都已经没有了,相比正在正常生活的皇宫而言,自然是不可相提并论的。

    萧家鼎跟看西洋镜一般,东张西望,看见一个个宫女都是貌美如花,心想这皇帝生活的地方还真是**,难怪那么多人拼个头破血流都要当官当皇帝。

    终于来到了一处宫殿,萧家鼎进去之后,发现并没有安排坐榻,便知道面见这样高等级的皇亲自然是要站着的,便跟龙九霄一起在旁边垂首而立。

    过了一会,鱼贯而入进来了好些人,先是宫女太监,然后是几个女子,其中一个,正是武月娘。

    武月娘一眼看见萧家鼎,一双美目等瞪圆了,樱桃小嘴张大成了一个竖着的鸭蛋形,能看见两排整齐的小贝齿。她结结巴巴说着:“你?你就是……,就是丑八怪?”

    萧家鼎的目光却落在了武月娘身后的一个贵妇身上,这贵妇的衣着只能用雍容华贵来形容,而她的容貌,却是一个精装版的武月娘,眉毛、眼睛、鼻子,小嘴,无不那样的精致,特别是那双眼睛。一看就能让人定住,目不转睛。

    萧家鼎也成了这个德性,直到旁边的龙九霄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将他从梦中惊醒。赶紧低下头。

    武月娘却一下子冲到了他的面前,揪住他的衣领,嗔怒道:“你!你果真就是那丑八怪?”

    萧家鼎苦笑,用在仙果岛上沙哑的声音道:“武姑娘。是我。”

    “你!你骗得我好苦!”武月娘一巴掌打了下去,却被萧家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萧家鼎道:“我是不得已,岛上险恶,我如果真的得到了仙果,那不成了众人追杀的对象?所以只能掩盖本来面目。”

    身后传来武则天轻柔如春雨班的声音:“月娘,不得无礼,坐下!”

    武月娘恨恨地甩开萧家鼎的手,又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等会再找你算账!”

    萧家鼎耸耸肩,望向武则天。

    武则天在暖阁中间明黄色凤榻上坐下,丹凤眼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瞧着萧家鼎:“能说说你的事情吗?”

    萧家鼎便躬身将自己能说的来历一五一十都说了。当然,穿越过来以及拜冷雪的师父为师之类的事情没有说。

    武则天一直安静地听着,听完之后,点点头,道:“蜀王曾经向我提到你。也有意保媒,可惜……”说到这,她的脸色有些暗淡,听了片刻,转开了话题,“你的诗作我都看过,很是不错。今日相见,能否也题一首,让我们看看你七步成诗的本事?”

    萧家鼎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一遭,当下坦然道:“请娘娘出题。”

    武则天见他竟然没有半分推辞,直截了当,更是有些意外。微微点头,略一沉吟,道:“你有蜀王的保媒,又偏巧跟月娘相遇救了她,还与她定下了婚约。所以你们的婚事本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我想看看你对月娘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你就以此为题,赋诗一首吧。”

    萧家鼎脑海里立即浮现出无数描写男女爱情的诗词,其中经典名曲那当真是不胜枚举。用哪一篇呢?

    首先不能用太直接的表达爱慕的,因为后面还有一个长孙嫣然呢,她可不是好哄的,自己要是在这里写了一首猪哥样的好色诗词,传到她的耳朵里,这小醋坛子还不得跟自己闹翻天?他爷爷长孙无忌知道自己是这么个见异思迁的,一定看不起自己,那可就惨了。

    其次,又不能顾左右而言他,用一首无关痛痒的诗词,那也得不到武则天的赏识。

    这样看来,最好的选择就是朦朦胧胧的那种,左看是这样,右看是那样,每个人都可以做出不同的理解的诗词,这样也可以给自己留下后路了。

    一想到古代朦胧诗,首先想到的便是大诗人李商隐了,他的诗作有一些根本就搞不清楚在说什么。历代诗词赏析名家解说都不一样。最典型的莫过于他的《锦瑟》。而这一首,其中又有明月,可以套在武月娘身上,又有思念迷恋情思之类的东西,作为情诗当然可以。

    虽然这首诗后世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它是写给李商隐的亡妻的,是一首悼亡诗,不过那是结合了李商隐的身世,如果撇开这个,换一个背景,解释自然就不同了。

    时间紧迫,来不及细想,萧家鼎开始踱步,他走向的方向,是墙边放着的一把瑶琴。七步走完,已经到了琴边,抬手抚琴,慢慢吟诵道: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听完这首诗,武则天和武月娘都愣了一下,低头思索诗词中的含义。半晌,武则天摇头道:“你念得太快,还请写下来吧。”

    立即便有宫女抬来了几案,放好文房四宝。萧家鼎提笔写了这首词。双手捧着,送到了武则天面前。武则天伸手来接,萧家鼎便看见她一双修长柔荑,纤细而柔美,晶莹透明,欺霜赛雪。不由得心中暗叹,难怪迷倒皇帝,果真是人间尤物。

    他也只是一晃眼,便垂下头,生怕人家注意到他瞧娘娘的手,那可是大不敬。

    武则天慢慢赏析一番,又递给了武月娘。武月娘看完,就跟后世很多人读了这首诗一样,一头雾水。

    武则天则是面露微笑。瞧着萧家鼎缓缓点头:“很不错,本宫很满意。”

    能有这句话,萧家鼎一颗心这才放下来。

    武则天道:“既然是这样,待本宫禀报皇帝。皇帝应该会赞同的,便让礼部安排婚事吧。你的职务,也会重新安排的。”

    萧家鼎不卑不亢躬身施礼道:“多谢娘娘!”

    武月娘俏脸通红,犹如彩霞满天,噘着嘴对武则天道:“姐姐!我还没问清楚他很多事情呢,你怎么就答应婚事了!”

    “成了亲,你们慢慢问。”武则天微笑道。

    武月娘俏脸更是绯红,转头看了一眼萧家鼎,见他似笑非笑看着自己,便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行!你跟我来!我要问你话!”

    萧家鼎抱拳道:“抱歉!武姑娘。娘娘刚才说了,等我们成亲之后你在慢慢问,我可不敢违抗娘娘的懿旨。”

    “你!”武月娘跺脚,转头望向武则天,“姐姐!他。他欺负我!”

    “你不欺负他就好得很了!高阳公主就是因为太过跋扈,不尊夫君,肆意妄为,才落到今日下场,你可要引以为戒。”

    “姐姐怎么拿我跟那贱人相比!”武月娘哼了一声,对萧家鼎道:“对了,你的聘礼呢?你不是说只要答应了婚事。你就奉上稀世珍品作为聘礼的吗?”

    萧家鼎道:“那是当然,既然娘娘已经答应,我这就回去立即把聘礼奉上。但是有一点需要说明的,就是这聘礼因为是稀世奇珍,天底下又只有这么一个,所以只能谨献给婕妤娘娘一人。”

    武则天是皇帝的宠妃。万千宠爱于一人,天底下的奇珍异宝还有什么没见识过?萧家鼎一个小小执衣,又能拿出什么样的礼物来?不仅抿嘴一笑,点头道:“那可多谢你了!”

    龙九霄派四名大内侍卫陪同萧家鼎回去取聘礼。

    萧家鼎返回住处,取了一枚仙果。他手里现在一共还有四枚仙果。这仙果虽然存放这么久了,却一直很新鲜,并没有变质。

    他用一个锦盒装好,捧在怀里,回到了皇宫。

    武则天很是好奇,萧家鼎到底拿了个什么宝贝进贡给自己作为妹妹的聘礼,所以跟武月娘一起一直等着。

    终于,等到萧家鼎回来了。

    萧家鼎将锦盒恭恭敬敬放在武则天面前,轻轻打开。一股清香便飘荡在了屋里,当真是沁人心脾。

    “仙果?!”武月娘惊喜交加,她是吃过仙果的,而且吃了两个多一点,对这个味道太熟悉了,伸头过去一看,果然便是仙果岛上那三十年一开花,三十年一结果的仙果!

    武则天听到妹妹这句话,不由心中狂喜,作为一个母仪天下的女人,最担心的莫过于自己青春逝去,只要能留住青春,付出任何代价她都愿意,这次仙果岛寻仙果,她是派出了一支千人的军队前往,可惜大部分葬身湖底,最后回来的人都说登上了仙果岛,结果遇到强敌,最后又遇到火山喷发,所以仙果都被埋葬在了仙果岛。想不到这莫名其妙的执衣,却拿出了这样一颗仙果来。

    武则天小心翼翼捧起仙果,左右看着:“这当真是仙果?”

    “是!”武月娘和萧家鼎异口同声道。武月娘又道:“本来我们已经摘得了仙果的,后来被那两个天至尊和海姆佬抢走了。想不到却落在了他的手里。——喂!你老实交代,你是怎么得的?剩下的三个呢?”

    “剩下三个?”武则天黛眉微蹙,武月娘他们回来,并没有说已经摘到了仙果的事情。

    武月娘吐了吐舌头,便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但是她没有说那五个被他们吃掉了的事情,这是绝对不能说的,而是说他们只来得及摘下四个,剩下五个因为在树梢摘不到,时间来不及,强腐蚀的湖水就把仙果树侵蚀倒了。剩下的五颗都落入了强腐蚀的湖水里融化了。

    萧家鼎听她这么编,正合自己的心意,他自然不会说穿。

    听了武月娘的解释,武则天望向萧家鼎。眼神中带着询问。萧家鼎忙道:“伍姑娘说的是实话,就是这样的。他们撑船离开的时候,我为了阻挡天至尊和海佬姆他们留下了。我为了活命,骗他们说那四个仙果被我藏起来了。于是他们让我带路去寻找。路上,那天至尊将四个仙果吃掉了三个,只剩下一个。正好这时火山爆发,海佬姆跑了,天至尊则被气浪冲上了天,活活烫死了,而他身上还剩下的这一个仙果,却正好落在我身边,我就得到了,并逃出来仙果岛。就是这样。”

    这番话真真假假,武则天听完,点点头,道:“难得你如此看重月娘,能拿出这仙果作为聘礼,这当真算得上是奇珍异宝,我很满意。谢谢你!”

    萧家鼎赶紧连声说不用客气,应该的,可是心里却嘀咕,看样子武则天似乎不太相信剩下的仙果被天至尊吃掉了,这下可麻烦了,剩下三个仙果回去就吃掉呢?还是藏起来?万一被搜出来,那可就真的麻烦了。可是自己已经吃过了,再吃会不会浪费?

    他心里盘算着,脸上却不露分毫破绽。

    武则天道:“在你刚才回去取这仙果的时候,我已经禀报了皇帝,皇帝很赞同这门婚事,听说你精通刑律,又在大理寺做元绍的执衣,便提醒你让你好生审理房遗爱谋反一案,不可放过一个罪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萧家鼎心道:皇帝这是想保李恪他们叔侄,只是徒劳的,自己可不想趟这趟浑水。嘴上却连声答应。

    从皇宫出来,萧家鼎心里一直在琢磨,该怎么给长孙嫣然说这件事。

    这个时候,他却不知道,长孙宰相府里长孙嫣然已经跟爷爷闹翻天了。

    长孙无忌何许人也?他在皇宫里早就安插了若干眼线,所以,武则天将妹妹许婚嫁给萧家鼎的事情,立即就传到了长孙无忌耳朵里。

    萧家鼎是长孙无忌一手提拔的,他已经将萧家鼎当作自己的人,现在听武则天要把妹妹嫁给他,立即就将这件事看成了皇帝在削弱自己的势力,在拉拢自己身边的人。

    长孙无忌是不会放手的,不仅仅是因为萧家鼎个人的才能,更主要的这还是关系到他的脸面问题,所以,他决定干涉这件事。就在他准备要进宫说这件事的时候,他的孙女长孙嫣然找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