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鬼魂

    萧家鼎身处半空,身子一缩一伸,犹如加了弹簧似的,速度一下子提高到了极限,一眨眼便到了黄诗筠的身边,一把揽住她的小蛮腰,顺着她的目光往前望去。

    只见淡淡的月光照耀下,地上躺着一具尸体,正是矮冬瓜,他的心口,鲜血淋漓,一个拳头大的血窟窿,赫然在目,里面的那颗心脏,已经不见了。

    众人顿时都慌了,立即背靠背瞧着四周,提防着凶手出现。

    可是,除了山风,什么都没有。

    思棋跟着走回来,瞧了一眼地上血淋淋的恐怖的尸体,仿佛看见的不是尸体,而是一段木头,没有任何感觉,走回了妹妹和老婆子处,挽着妹妹的手继续靠着山崖睡。

    萧家鼎动作飞快地四处巡视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发现,也没有发现外敌潜入的痕迹。他回到原地,阁老他们都惊恐地望着他。萧家鼎没有说话,走到尸体旁边,蹲下察看,只见尸体胸口处的窟窿,鲜血依旧汩汩冒了出来。这也就意味着,凶手是刚刚被夺走心脏而死的。

    萧家鼎站了起来,环视了一眼众人。

    一旁的阁老怒道:“凶手是刚刚行凶,应该是刚才我们被吸引过去的同时,杀死了他!就刚才这么一瞬间。”

    痨病壳有气无力道:“可是,凶手怎么就知道我们那个时候要冲到树林里去呢?那个时刻非常的短暂,凶手能在这么短暂的时刻偷袭得手,一招将矮冬瓜击毙,并掏取了心脏,可见此人武功高得出奇!而且反应快得出奇。这样的对手,我们只怕根本不能抵御啊!”

    黄土也紧张地望着萧家鼎:“少侠。你说怎么办?”

    娇娘已经听出了他们在打退堂鼓,的确,没有人愿意为了一笔酬金就丢掉性命,毕竟。钱再多。也得有命去享用才行。便对萧家鼎道:“少侠,要不。我们还是散伙吧。”

    那老婆子这时候突然说话了:“委托你们的人是怎么说的?你们好好回忆一下再决定!”

    阁老等四人都是心头一凛,他们回想起当初那委托人委托的时说的话:“务必将这三个女人送到思州。否则,死无葬身之地。”因为当时委托人付出的佣金太丰厚了,让他们不能拒绝。也没有把这句话当做一回事。现在老婆子提起来,才感觉到一种发自心底的恐惧。——难道,要是中途放弃任务逃走,便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

    萧家鼎没有人委托,他是受武则天的委托,这种委托是没有办法放弃的。他沉声道:“你们谁都不能走!”

    “为什么?”娇娘等四人齐声问。

    “因为,凶手可能就在你们中间!”

    四人都大吃一惊。各自散开,紧张地盯着对方。

    阁老知道萧家鼎不会开这种玩笑,既然说出来,就一定有他的理由。他死死盯着其他三人,缓缓道:“少侠看出了什么?”

    萧家鼎道:“刚才我听到了娇娘的惊呼,立即赶了过去,接着你们也听到了,跟着赶来,你们回忆一下,你们是不是同时赶过来的?”

    阁老点点头:“差不多吧,我们几个武功都差不多,反应也差不多。”

    “这就对了,既然你们几个反应差不多,那应该几乎是同时听到声音然后反应过来,赶了过来的,对吧?”

    “没错,应该是这样!”阁老点点头。

    “可是,”萧家鼎指着地上的矮冬瓜的尸体,“为什么他依旧保持着刚才睡觉的样子,甚至都没有移动一下身体?这说明,在你们听到声音的时候,矮冬瓜没有听到,所以他没有反应。而他跟你们的武功相仿,他没有听到也没有反应的原因,就只有一个,——他已经死了!”

    阁老等人又吃了一惊:“你是说,在这之前,他就已经被杀死了?”

    萧家鼎点点头:“所以我怀疑,凶手就在你们中间!”

    四个人更是又后撤了几步,盯着其他人的眼睛更是凌厉和警惕。痨病壳缓缓道:“不会吧,要说凶手在我们中间也有这可能,只不过,我们又有谁,能悄无声息地杀死他?而且,就在刚才不久?只怕没有谁有这个本事吧?”

    萧家鼎道:“除非这个人非常善于隐藏,将极为高明的武功隐藏得非常的好。装出武功不高的样子。”

    阁老摇头道:“我们几个的武功,我能感觉到,都只不过是二三流而已,而能在四周都是人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动手,洞穿胸骨,杀死矮冬瓜,不是超一流高手,是绝对做不到的。我相信不是少侠,少侠要杀我们,不需要这么费劲,难道是……”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转到了老婆子和思棋姐妹身上。

    仿佛感知到了他目光的凝视,老婆子原本紧闭的双眼嗖了一下睁开了,死死盯着阁老:“你想做什么?”

    阁老冷声道:“我想知道,是不是你杀死了我们的人!”

    “我可以杀你们,如果你们乱来的话。”

    四人立即将老婆子她们三个围在中间,但是谁也不敢动手。他们知道,虽然这老婆子先前跟萧家鼎动手,吃了大亏,但是,那是面对萧家鼎这样超一流的高手,不过,要是面对他们几个,那不过是小菜一碟。

    娇娘扭头对萧家鼎道:“少侠,你主持一下公道,看是不是她们三个搞鬼!”

    这时,思棋说话了:“你们不是说他是刚刚被人挖心的吗?既然这样,手掌里必然有血腥味,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把血腥味消除的,何不上前闻闻我们的手掌,看看有没有血腥不就知道了?不过,只能闻,绝对不准碰我们的手。”

    “这主意好!”黄土大声道。

    老婆子和思棋姐妹将手中放在一起,慢慢抬了起来,往前平伸。

    萧家鼎走了过去,盯着思棋,慢慢把鼻子凑了上去。他担心这思棋还记恨刚才自己看见了她的大白屁股,说不定会突然给自己一耳光,不能不防着。

    好在思棋并没有看他,也没有反应。他终于闻到了她们手上散发出的一种香味,这种香味要贴近到几乎要碰到了肌肤时才能闻到,而一旦闻到,便感觉到异常的浓烈,就好象是花精油似的。

    除了这股贴得很近才能闻到的浓烈的花香之外,在她们三人的手上,没有丝毫的血腥味。

    萧家鼎站直了腰,缓缓道:“她们手上没有血的味道,凶手是掏了死者的心脏的,不可能没有一点血,所以,不会是她们。”

    “不是他们,也不是我们,那能是谁?”阁老惊愕道。

    刚刚问出这句话,天突然一下子陷入了漆黑。原本还蒙蒙亮的,可是这一瞬间,似乎所有的光明都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偷走了。

    众人的心中一下子都收紧了,娇娘甚至发出了一声惊恐之极的尖叫。在这一瞬间,几个人同时想到了一个词,——先前曾经想到过的词:鬼魂!

    是!既然他们没有可能,而思棋她们三个也没有可能,那谁还能在萧家鼎这样绝顶高手的面前,悄无声息地洞穿胸骨,掏走心脏而没有丝毫惊动他们呢?

    除了鬼魂。

    萧家鼎也感觉到了头皮一阵发麻,便在这时,他感觉到一只手猛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吓得他差点一记“玄蛇刺”点过去。在抬手的瞬间,他察觉了抓住他的手臂的人,正是可怜的黄诗筠。她被吓坏了,甚至都不会喊叫,除了一下子抓住自己唯一的靠山萧家鼎之外。她却想不到,自己给同样吓得毫毛倒竖的萧家鼎的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让她差点被萧家鼎一指点死,已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

    萧家鼎立即散掉身上的功力,手掌变得温暖,轻轻抚摸黄诗筠的手臂,温柔道:“放心,没事的。”

    这突然降临的黎明前的黑暗,让萧家鼎一颗心也陷入了黑暗中,也让他一下子想起了刚才在树林里的感知,当时,虽然只有淡淡的月光,他还是清楚地看见了黄土等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黑煞功的淡淡的气息,于是,他立即道:“黄土、痨病壳,你们两个也会黑煞功吗?”

    “是!”黄土道:“我花钱跟一个游方的道人学的,可是我的天资不行,这种功法很讲究天资,我的天资一般,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达到高深的境界。”

    痨病壳也道:“我是师传的,我师父黑煞功还没有我强,不过,这种功法也就是鸡肋,根本没有什么作用,除了防御力稍稍增强一点之外,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练过这种功力了。——为什么要问这个?”

    萧家鼎道:“我想从凶手杀人的动机来推测道到底凶手是什么样的人!”

    “动机?”

    “对!”萧家鼎缓缓道,“只要是头脑正常的人,杀人都会有动机。凶手连续杀死竹竿和矮冬瓜,他们两人身上必然有值得凶手下手的相同的原因。如果凶手下一步还要继续杀人,那他要杀的人身上也必然有跟他们一样的原因。——这个原因会是什么呢?”

    “黑煞功?”阁老脱口而出,“我和娇娘也都练过黑煞功,这种功法的确是一种鸡肋,没有多大的用处。所以,练这种功法的人非常少。很多人知道也不愿意花这个时间去修炼。我们六个素不相识,而委托人却分别委托了我们六个来保护相同的人,会不会是因为我们六个都修炼过黑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