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杀手锏

    萧家鼎这次定睛观瞧,却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手持一根黑漆漆的齐眉棍,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造的.他的左手被萧家鼎切掉了一根小手指,鲜血顺着铁棍流淌.但是他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惊诧于自己的偷袭为什么会被萧家鼎识破,同时借机反偷袭伤了自己.

    萧家鼎咧嘴一笑,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好象事先知道你要偷袭我,对吧?"

    老者苦涩地点点头:"你能说吗?"

    "可以,其实很简单,——第四个被杀的人,也就是逃走的那个痨病壳,他并不是思棋杀死的,因为在此之前,她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所以,我断定,她一定另外有帮手.我注意观察了尸体,尸体胸前洞穿的了一个血窟窿,跟先前的差不多,我知道还有一个帮手,武功应该不弱于思棋.既然我已经留心了,你再想偷袭我,那就不可能了."

    老者点头:"你非常聪明,不过,不要被聪明误导了."

    "哦?怎么个误导法?"

    "你以为你伤到了我的手指,你就可以战胜我?告诉你,我要杀你,轻而易举!"

    萧家鼎耸耸肩:"你们这些人怎么都是这样脸皮厚?吹牛都不打草稿的?刚才思棋已经狠狠地威胁了我一回,不过,她现在已经被我打进了大树干里面,这就你们吹牛的下场.你是不是也想这样?"

    老者眯着眼睛,道:"你以为我是吹牛?嘿嘿,那你可就错了."

    "错还是对,咱们比划比划就知道了.我要在太阳下山之前拿下你,或者杀了你,我不想跟你们拖延到太阳下山.你们太无耻了,我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无耻的招数.来吧!"

    说罢,萧家鼎飞身一指,朝老者点去.

    老者一声暴喝.也同时挥舞齐眉棍迎击.两人瞬间便激战了数十回合.老者渐落下风.

    萧家鼎笑道:"看不出来,你还真有两把刷子.不过,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你的左手已经越来越不灵光了?如果是,那你就赶紧认输!"

    老者其实早已经发现这一点.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心头一凛,怒道:"你的刀子上抹了毒药?"

    "废话,跟你们这些人斗,我不多长个心眼,那不是自己跟自己过意不去吗?"

    这老者又活动了一下双手,突然笑了.道:"你想欺骗我?让我上当?你放心,你这些伎俩骗不到我的."

    萧家鼎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在此之前,萧家鼎对长孙嫣然的那种麻药很有兴趣,当初曾让长孙延整整麻痹了三天.无疑解.所以,萧家鼎便跟长孙嫣然要了一些,这一次出来,他在匕首上抹了一些,希望能制住敌人而不伤敌.因为有些人是不知道背景的,不知道能不能惹恩,最好的办法都是用麻药制住,这样就有回旋的余地了.

    先前他用匕首伤了思棋,想不到思棋并没有马上麻翻,甚至都没有明显的中毒的症状.这让原本欣喜的萧家鼎非常的失望.而面对这位神秘的偷袭者,伤了对方之后,对方也没有明显的症状,萧家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可是,没有想到老者只是抖了抖手,便确认萧家鼎是在说谎吓唬自己,这让萧家鼎更是惊奇.

    先前,思棋也是激战之后才出现了一点症状,让她的动作慢了一点,这一点被萧家鼎抓住了,重创了思棋,现在,这个老者还没有出现症状,或许也需要等到他激战之后.

    萧家鼎腾身而起,扑向老者.没有多一句废话.老者立即应战,两人动作都是非常的迅速,萧家鼎看见西边的夕阳,已经落向了山峦,变得通红而且巨大.萧家鼎一咬牙,将功力提升到了极致.

    老者看出厉害,并没有跟萧家鼎硬拼,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树干里的思棋,似乎已经昏死过去,或者是重伤无力动弹,一直缩在树洞里没有动静.

    随着萧家鼎攻击力提升,老者神情更是凝重.

    再次斜眼看见太阳的一小半已经落入山峦,萧家鼎一声长啸,全身那淡淡的白色气流瞬间增强,并放出了一种不可逼视的光芒,旋即汇集到了他的右手.一条右臂已经变成了金光万道,将老者整个人笼罩在这光芒之中.

    萧家鼎身体缓缓上升,停在了半空,又右臂的光泽让他整个人成了一尊金神.无数的气流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了他的拳峰,隐隐有一种雷鸣响起.

    老者惊呆了,望着半空的萧家鼎,他想快速移动躲避,可是做不到,因为那种金光有一种钳制的力量,让他根本无从移动,只能束手待毙.当然,他不会这么选择.于是,瞟了一眼已经落下了一半的夕阳,牙齿紧咬,嘴唇处已经有鲜血渗出.

    望着半空那凝聚气流越来越强烈的拳头,已经变成了金黄,老者感到自己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了,他心头更是一凛,他知道,这不是视线的问题,而是空间.——眼前的空间,在对方强大而恐怖的吸力面前,被拉伸扭曲的结果.

    "来吧!"老者一声暴喝,拳头抬起,体内的气息瞬间全部疯狂涌动,他的身体外层,立即浮现出一股淡淡的黑色气息,便.[,!]很快变成浓墨,将他身体包括,只剩下了他的脸,和那一双恐怖的眼神.

    "不能这样!"不远处传来老婆子王婶的惊呼,"你会死的!"

    "我不这样,我们都会死的!"老者惨然一笑,身上黑色的气旋好象被一只无形的手所引领,转瞬间便聚集在了他的拳头上,变成了一个黑色的铜锤.散发着一种死亡的气息.

    此时,半空的萧家鼎的拳头,已经完成了能量的汇集,突然,光芒大盛,带着巨大的光影,犹如流星陨落,铺天盖地,重重地轰击在了老者上冲的铜锤一般的黑色铁拳上.

    萧家鼎的拳头形成的隐隐的雷鸣在双方拳头接触的瞬间,戛然而止.那放射着的光芒,也瞬间消失,与此同时,老者的拳头上,所有的黑色气流也消失不见了.

    半空中,只有两个拳头碰撞在一起,就好象是多年没有见面的老友,用拳头的碰撞来表示祝贺,没有更多的花哨.

    可是,这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萧家鼎上身的衣服,已经变成了粉末,随风飘散,露出了他那结实的身躯,成块状的雄肌,还有胳膊上那鼓起的腱子肉.

    他的头发,无风而起,往后飘散,烈烈作响.

    老者看见了萧家鼎衣服变成了粉末,可是,没有看见萧家鼎身体出现任何应该出现的征象.惊恐的眼神出现在了他的双眸.

    同时,一股无可匹敌的冲击力到达了他的手臂.

    咔咔咔咔!

    一连串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老者的手表层没有任何伤痕,可是他的手臂的骨骼,已经碎裂成了千百块.

    碎裂在继续,前臂,手肘,右肩头.到了这里,接下来,应该是老者的胸骨,脊椎,头颅,骨盆,腿骨,一直到脚掌,全身的骨骼都会碎裂成指甲大小的碎片!而他的人却一时不会死去,变成一滩烂泥.

    宣武判官笔法的第三招——龟蛇合体!

    这是萧家鼎第一次施展这一招,他刚刚学会不久,从来没有测试过,这一次,他被迫在最艰难的时刻,施展出来.他期待看见眼前的老者变成那一滩烂泥.

    可是,他只看见了他的右臂变成一条没有骨头的死蛇,只是到了肩头,碎裂就停止了,因为老者的右臂已经齐肩被生生扯断.老者一声惨叫,肩膀鲜血犹如喷泉一般飞射而出.

    老妇王婶右手抓着老者的右手臂,目光怨毒地盯着悬浮在空中的萧家鼎.

    萧家鼎有些错愕,他想不到这王婶居然能洞察危险,而且具有如此壮士断腕的果决,竟然生生扯断了老者的右臂,将碎裂的进程切断.

    这也怪萧家鼎,这一招刚刚学会,还没有熟练,要不然,瞬间便能将对方全身的骨骼全部寸断,更根本不会给对方一点机会断臂自救.

    萧家鼎惊愕地望向被鲜血淋湿了的王婶,一时没有回过神来,便在这时,他看见了王婶脸上的霞光,消失了.

    不好!

    萧家鼎想也不想,转身,左手的匕首射出射向那树干上后背突出的思棋的身躯,他相信,切断了对方的脊椎,不会要对方的性命,但是可以从生理上切断对方下肢的神经感应.

    可是,就在那柄锋利异常的匕首即将切断思棋的脊椎的时候,树洞里的思棋不见了.匕首刺入树干,咚的一声,嗡嗡作响.

    萧家鼎感觉天空一暗,原本是彩霞满天的,霞光万道,此刻都消失了,所有的色彩都已经变成了黑白,因为他的天空,已经被一层薄薄的黑色气息笼罩.

    散发出这种气息的,正是思棋.

    她漂浮在半空,右前胸,那只丰乳依旧往里凹陷着,看着异常的怪诞.

    思棋的双臂张开,似乎在念诵某种咒语,源源不断的黑色气流从她的双手散发出来,弥漫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