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最后的疯狂

    萧家鼎感受到了一种威压,就像千斤重的东西,压在了他的身上,他扛不住,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立即,扎了一个马步,伸手,想施展那绝招“龟蛇合体”,可是,他立即发现,他无法从四周吸取需要的能量,无法凝聚成需要的金色气旋。

    抬手,他的中指竖起,眼睛望着那慢慢变白的手指,他一颗心凉到了底。——玄蛇刺从来都是应声而出,瞬间变白,凝结成寒芒,还从来没有如此缓慢过。

    空中,思棋缓缓开口,对老者道:“师叔,你能挺住吗?思琴回魂还要靠你。”

    那老者紧紧抓住自己的断臂处,哆嗦着道:“放心,一时半会死不了!”

    趁着她分神的瞬间,尽管萧家鼎的玄蛇刺还没有达到攻击需要的能量,他也只能冒险出击。

    “玄蛇刺!”

    萧家鼎心中狂吼,右脚一跺,身体飞跃而起,灰白的中指点向空中的思棋的心口。

    可是,在距离她那半个高耸酥胸与半个凹陷见的心口还有寸许的时候,萧家鼎发现,他的内力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可是却没有办法再往前推进半寸。

    思棋平举的双臂,轻轻一煽,立即,两股黑色的气流犹如两条黑龙,猛地窜出,空中飞旋,重重地撞击在萧家鼎的胸腹上。

    萧家鼎身体陨落,撞入了地面,轰的一声,没入地面,留下了一个人形的大坑。

    思棋的身体慢慢移动到了那人形之上,附身,右手探出,一股强大的黑色气旋形成,将深坑里的萧家鼎慢慢抓了出来。提在半空中。

    思棋的双眸似乎是两个深邃的黑洞,她盯着口鼻流血的萧家鼎:“我说过,杀你,很容易。你现在相信了吗?”

    萧家鼎被她提在空中。嘴角汩汩冒着鲜血,他咧嘴一笑。雪白的牙齿上全是鲜血:“黑山老妖,你施展的是不是黑煞功?”

    思棋的声音好象天边飘过来的风笛声,很好听却很缥缈:“你到有一点见识,而且。你身体里居然有抵御黑煞功的本事,我一下居然没有将你化成粉末,到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难怪你这么嘴硬。”

    “嘿嘿,你这黑山老妖!你的这什么破功,也只能在太阳落山之后才施展得出来,跟僵尸一样见不得阳光,你那死鬼妹妹。是不是要靠你这什么破功还魂啊?我都要死了,你能不能让我满足一次好奇心,让我知道,你是怎么让你妹妹死而复生的?这样。我死也瞑目了。”

    “可以!”思棋的话语中带着得意,“你说的没错,我是要靠黑煞功来让我妹妹起死回生,她是释放蛊虫的时候,因为蛊虫太毒了,被蛊毒吞噬魂魄而死。这种死法,是可以用黑煞功回复她的魂魄。”

    萧家鼎骇然道:“当真有蛊毒这一说?我还以为只是传说呢?这东西真要是这么利害?又怎么能起死回生?”

    思棋得意洋洋伸出手,摊开手掌,手心里多了一个浑身长满绿毛的非常恐怖的虫子:“这就是蛊虫,看见了吗?”

    “真是恶心!你不会让我被它咬一口吧?”

    “不会,我要将你分尸,给我复苏后的妹妹作为食物,供养的蛊虫。——你这样武功高强的人,最适合给蛊虫作饲料了。”

    萧家鼎挣扎了一下,可是没有任何用处,在这黑幕笼罩下,他无法凝聚功力,他现在知道了,为什么先前被她杀死的人,没有任何反抗,原来,被这黑色气息控制,便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任人宰割。

    他艰难地喘了几口气,对思棋道:“养蛊,属于十恶不赦的重罪中的不道,那是要灭族的!你不怕?”

    “那也要人知道才行,你死了,就没人知道了,谁又来治我们的罪呢?”

    “说的也是。”萧家鼎转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思琴的尸体,“我猜,你杀死阁老他们,并摘取了他们的心脏,目的就是用这些心脏来做药引,给你妹妹还魂,我说的没错吧?”

    “你很聪明,能猜到这一点不容易,——妹妹是中蛊毒而死,她的魂魄已经破损,要修补妹妹破损的魂魄,需要修炼黑煞功的人的心脏作药引,而修炼黑煞功的人,世间很少,能找到的我都找了,可是我妹妹必须在死后七七四十九天施功,才能还魂,今天就是最后一天,要在明天黎明之前完成。我找到了最后的六个,也就是他们六个,我师叔委托了他们,让他们自投罗网。被你重伤的就是我师叔。好在王婶帮了他,他活着就能施展功力帮我妹妹还魂。——好了,能说的我都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说了,你就可以死了,这是你给我妹妹作食物的一个回报吧。”

    萧家鼎深吸了一口气,吐出,大声道:“我猜,我刚才要刺穿阁老的心脏,你不得不在太阳落山前就出手阻止,是因为这颗心脏,是你妹妹还魂所需要的最后一步,如果这颗心脏被刺破,就没有用了,你的妹妹也就永远无法还魂,对吗?”

    思棋很认真地点点头:“你说得没错,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要不然,你随便刺破他们几个人中任何一个的心脏,我妹妹都旦难以……”

    刚说到这里,她便看见了萧家鼎那讥讽的微笑,不由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好,便在这时,他听到了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轻微的扑刺的声音。

    她猛转身,便看见了那一直躲在树林里的黄诗筠,此时,正蹲在阁老的身边,手里握着一柄短刃,刀刃已经全部刺入了阁老的后心。

    思棋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旋风一般冲向黄诗筠。

    萧家鼎要的便是这个时刻,他之所以大声地说了刺破心脏便会粉碎思棋她们的计划,便是让黄诗筠听见的。她冰雪聪明,立即便醒悟了,悄悄摸到了阁老的身边,用阁老的短刃刺穿了她的心脏。阁老已经被萧家鼎制住,动弹不得,而王婶、老者的注意力都在萧家鼎身上,竟然忘记了还有一个不会武功的少女。而要完成这件事情,不需要武功。

    思棋冲向黄诗筠的时候,萧家鼎便感觉身上那禁锢的威压猛地一松,一直在努力吸取天地精华汇集成攻击力的“龟蛇合体”,终于吸取到了需要的能量,萧家鼎整个身体陡然暴射出金光,如同沐浴在了万丈阳光里。

    “龟蛇合体!”

    萧家鼎探出的金色拳头,包裹着一层金灿灿的光芒,带着锐利的哨音,以势不可当的气势,追击思棋而去。

    黄诗筠惊呆了,她的双眸中思棋的身影迅速变大,探出的魔爪已经到了自己的面门,她不敢想象被这一爪击中之后的恐惧情景,她唯一能做得,便是把一双凤目闭上,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可是,对于思棋来说,夺走黄诗筠的生命,自己的生命也将会受到极大的威胁。因为萧家鼎那金黄色的一拳,里面蕴含了萧家鼎全部的能量,不管是谁,都无法硬接,包括她自己,否则,结果很可能是死。

    于是,当思棋看清了黄诗筠的短刃已经洞穿了阁老的心脏之后,她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顾不得伤黄诗筠泄愤,先保全自己要紧。立即空中转身,回击,与萧家鼎对了一拳。

    轰的一声巨响,两人都倒飞了出去。

    此刻,空中的黑幕也瞬间消失。

    思棋站在远处,呆呆地望着歪倒在地上的妹妹的尸体,想着再也无法让她回魂,不由得肝胆欲裂。仰天长啸:“结噬魂阵!我要让他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老者和王婶立即飞跃到了思棋的身边,三人飞快地移动,在他们身体四周,便形成了一道黑墙,越来越高。朝着萧家鼎慢慢包围过来。

    萧家鼎先前受伤极重,后面跟思棋全力拼了一拳,伤势更是加重,与思棋的对决,已经基本上消耗了他的全部内力。他已经没有逃走的力气,甚至,也没有再次凝聚成气的力量,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低声而坚定地对黄诗筠道:“筱玥,快跑!”

    “不!”黄诗筠扑了过来,紧紧抱着他,“要死,就一起死!”

    萧家鼎感觉黄诗筠的双峰比上一次的要大了很多,结实地抵压着他的胸脯,就像是一团火焰,在他的胸口燃烧。

    既然要死,不能留下遗憾,萧家鼎抱住了黄诗筠的纤腰,望了一眼缓缓围拢过来的黑墙,闻到了里面那恐怖的死亡气息,仿佛有无数的鬼魂,在里面嘶喊。

    萧家鼎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讽的微笑,回头过来,望向了正抬头望着他的黄诗筠,望着那充满期待的双眸,轻轻吐出一句:“筱玥,来生再携手!”

    说罢,吻住了她那因为激动而颤抖的红唇。

    …………

    黑色的死亡的高墙,朝着他们包围过来。

    思棋的俏脸,因为愤怒和绝望而被扭曲了。她催动着黑色的大阵包围过去,期待着看见那两个的魂魄被吞噬时的惨烈,以快心中之狠。

    便在噬魂阵即将吞灭两人的时候,突然,两人中间,迸发出一股红色的气旋,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气场,护住了两人的周身,让噬魂阵再也无法前进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