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是梦是真

    同时,那万鬼其哀的噬魂大阵开始猛烈地摇晃起来,发出了碎裂前的咔咔声。

    思棋他们三个目瞪口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这样?从萧家鼎和黄诗筠双人紧紧的拥抱的身体之间,迸发出的那光芒万丈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惊诧只是一瞬间,三人同时暴喝一声,将全身的功力都汇集到了那噬魂阵之上。

    可是,他们发现,他们增强的功力,在那越来越强的金光之下,便如同狂风里的烛光,终将熄灭。

    随着一股更为强大的气旋从两人中间升腾而出,瞬间扩散数十丈,将所有的恐怖的黑暗气息都包裹其中,随即收紧,凝聚。

    思棋、老者和王婶,如同被施展了定身法,定格在了当场,连眼珠都不能转动。

    包裹着黑暗气息的金光,在宁静了片刻之后,怦然爆发。

    轰轰轰!

    无数的金色光芒夹杂着黑暗气流,向天空和四周抛散。思棋、老者、王婶,还有思琴的尸体,统统碎裂成无数块,抛向空中。

    天空,血污后面,满天的晚霞,绚烂如血。

    ……………

    —————————

    啾啾,啾啾。

    萧家鼎被小鸟的鸣叫声唤醒。

    他慢慢睁开眼,便看见自己熟悉的房顶,这是自己的卧室。

    自己不是在黔中道思州吗?不是被思棋的噬魂阵包围吞食了吗?怎么还活着?

    这时,他听到了身边传来低低的饮泣,微微扭头,便看见了两个女子,正跪爬在床边,紧紧抱着自己的胳膊哭泣。正是雅娘和痴梅。她们的身后,站着几个少女,也在低声的抽噎着,哭得是梨花带雨。正是苏芸霞、云雁、嫩竹、玉珍、雏菊等侍女。让她特别惊奇的。还有那个西域美女楼兰。也哭得泪流满面的。

    “你们……,哭什么?”萧家鼎慢慢地问道。

    众女一下子惊呆了。望着他,屋里竟然有瞬间的宁静,那是极度的狂喜来临时的不知所措,随即。她们便一下子反应了过来,雅娘和痴梅抓住了萧家鼎的手:“萧郎,你,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

    萧家鼎能想起来的,便是自己跟黄诗筠紧紧拥吻,随后胸前突然出现万道光芒,接着巨大的轰鸣炸响。便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已经回到了自己千里之外的家里。

    雅娘喜极而泣:“你已经昏迷了整整两个月了。所有的太医都来看过,就是不见好,有的太医还说让准备……。呸呸!你终于苏醒了,真是太好了!”

    “我……,昏迷了两个月?”

    雅娘道:“是啊!自从上次你在皇宫里侦破皇后交办的那个案件之后,你回来之后,也没有什么征兆,便昏迷不醒。呼吸心跳什么都是正常的,可是就是怎么叫都叫不醒。前些日子,正好痴梅妹妹和苏芸霞妹妹她们处理完益州的生意,赶来京城相会,见到你昏迷不醒,也都是天天以泪洗面。”

    萧家鼎的脑海里却是盘旋着另一件事情,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那就是,自己真的是侦破了王皇后的三个宫女被武则天害死之后,就无缘无故的昏迷了吗?那后面自己受武则天的委派,跟黄诗筠一起跟踪来济的两个表妹去黔中道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

    萧家鼎顾不上跟好久没有见面的痴梅寒喧,而是伸手拍了拍二女的手臂,艰难地吞了一声口水,道:“今天,是什么几月几号?”

    “九月二十一啊。”

    萧家鼎脑袋是咯噔一下,七月中下旬的时候,自己的确正在侦破王皇后娘娘交办的那个案件。他又追问了一句:“那之后,我就没有出去过?”

    “没有!”雅娘摇头,“你从皇宫回来,就说累得很,便躺下睡觉了,结果就没有醒过来,一直到今天……”

    萧家鼎心头发毛,声音都有些发颤:“那……,我这段时间,有没有去过黔中道?有没有出公差到外地?”

    雅娘和玉珍等女都一起摇头:“没有啊,你一直躺在家里,何曾出去过?”

    “可是,我明明去了啊。”

    这下子,众女都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痴梅忧心忡忡握着萧家鼎的手,对雅娘和苏芸霞道:“我听说,有一种病症,是昏睡的时候,自己的魂魄游走四方的,——萧郎会不会是这样啊?”

    “我不是梦游,我是真的去过,跟黄诗筠一起!”萧家鼎急了,大声道。

    “黄姑娘?”雅娘眉宇间更是充满了担忧,“黄姑娘也昏迷了,跟你同一天,也是一直叫不醒,她父亲黄栋已经赶来了,也请了很多名医看,都没有看好。就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已经苏醒了。”

    痴梅对自己的丫鬟晓梅道:“你赶紧去一趟黄姑娘的府上,告诉他们说萧郎已经苏醒了,看看黄姑娘的情况!”

    晓梅答应,快步出门去了。

    萧家鼎听了她们的话,早已经目瞪口呆。

    这也太诡异了吧?怎么她也昏迷了?而且跟自己同一天?

    难道,前面这两个月里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南柯一梦?

    那中书侍郎来济的表妹,是不是真的死了?萧家鼎赶紧问雅娘。雅娘叹了一口气,道:“是啊!来宰相的两个表妹,如花似玉的,就在你昏迷的前一天,便一起死去了,跟着死去的,还有一个老婆子,听说啊,她们是养蛊养出了问题,被蛊反噬而死的!”

    萧家鼎已经感觉到了后脊梁在发麻。难道,这世间当真有灵魂出窍的事情?如果是这样,那自己跟黄诗筠,曾经在这两个月里跟着来济的两个表妹的鬼魂,去了一趟思州?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思棋她们能施展类似于仙法的功法来。

    萧家鼎又问了一些事情,得到自己昏睡的这两个月里,不少人都来探望,包括长孙嫣然和武月娘,两个女子都哭得跟泪人似的。长孙无忌和唐临等也亲自或者派人前来探望。包括武则天和王皇后,也都才差人探望并亲自安排了太医来治病。听说这些之后,萧家鼎马上让雅娘给皇宫送了信,报了平安。

    雅娘搀扶萧家鼎起来吃东西。萧家鼎坐起来之后,便感觉自己的怀里**的有甚么东西咯着,掏出来一看,竟然是当初武则天赠送给他的那个神秘的圆筒,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萧家鼎仔细端详那个圆筒,发现圆筒原本是金黄色的神秘花纹,此何附着了一层淡淡的黑色。他一下子灵光凸现,想起了最后跟思棋她们三个决战的时候,自己已经内力用尽,两人紧紧抱着等死的时候,两人紧贴的胸腹之间突然爆发出万道阳光,接着是惊天动地的轰鸣,于是他们便丧失了记忆。——难道,那万道阳光,正是这玩意发出来的吗?

    如果是这样,两人的性命原来是这玩意解救的。

    他记得出发前,自己是把这东西带在了身上,也就放在了怀里。而自己从皇宫里来的时候,没有把东西带在身上睡觉。这就奇怪了,如果自己是真的只是做梦,那这个东西是怎么到了自己身上的的?这些宝贝包括他还剩下的两个仙果,都是隐藏在了一处非常隐蔽的地方,连雅娘她们都不知道。那这隐藏在隐蔽处的神秘圆筒,究竟是怎么到了自己的怀里的?

    这到底是一个梦还是一次真实的经历?萧家鼎说不清。

    隔了不久,派去黄诗筠家报告消息的人回来了,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带了一个人,却正是黄诗筠。

    黄诗筠看见萧家鼎,脸上的那种劫后余生的惊喜表情,让萧家鼎立即便猜到了黄诗筠或许跟自己一样的经历。便转身对雅娘她们说让她们先回避一下,自己有话要跟黄诗筠说,关系到皇室的事情。雅娘她们知道黄诗筠是武则天的女官,说的事情是关系到皇宫的,自然不能旁听,便出去了。

    萧家鼎等她们出去,这才温柔地望着黄诗筠。

    黄诗筠却不顾一切地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抱着,呜呜地哭了起来。

    萧家鼎揽着她的小蛮腰,轻声道:“怎么了?”

    “我……我以为我们今生再也见不到了呢?”

    “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说我昏睡了两个月,可是,我的感觉怎么跟真的一样,我梦见了跟你一起沿途保护来济宰相的两个表妹,叫思棋和思琴。没有想到,她们却一路的杀人,目的是为了摘取他们的心脏,来让妹妹起死回生,她妹妹思琴其实早就已经死了。后来,她们要杀我们,你让我跑,我不肯,我们就……,呜呜,我好怕再也见不到你……”

    “当时我们是不是这样?”萧家鼎搂紧了她,附身吻住了她红唇。

    黄诗筠浑身一颤,立即紧紧抱住了他,拥吻了片刻,黄诗筠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挣脱了,呆呆地望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的梦?难道你……?”

    萧家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筱玥,来生再携手!”

    这是当时萧家鼎跟黄诗筠说的最后一句话。黄诗筠当然知道,不由得呆了,双目痴痴地望着他:“萧郎,这一切……,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