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下狠手

    长孙延半边身子还是麻痹的,可是,一听萧家鼎这话,立即暴跳如雷:"你放什么狗屁?我什么时候欠你债?我堂堂长孙家的长房长孙,会欠你的债?"

    萧家鼎慢条斯理从怀里取出那张长孙延在仙果岛上写下的欠条:"我在仙果岛的海上,为了让我救过你和你妹妹的性命,你主动提出愿意用美女二十名,美貌不低于令妹的美女,还有铜钱二十万贯酬谢我,写下了这张欠条.于是我救了你们的命.回到之后,你们却跟没事人似的,想赖帐,我只能自己来要帐来了."说罢,伸出了手掌.

    长孙家的对这门可能的亲事的态度,萧家鼎心里是有底的,这从他此前来长孙府邸这些人的皮笑肉不笑的态度便可以感知.所以,他早就准备,一直将这张借条藏在身上.此刻,果然派上了用处.

    长孙延一张原本因为怒火而涨红的脸,顿时煞白,他早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此刻被萧家鼎提出,才想起来,脸上顿时红一阵白一阵的.他想抬手指萧家鼎,可是一条右臂已经废了一般的举不起来了.只能瞪着双眼,想解释,可是这的确是事实,没有办法解释.

    长孙冲等人面面相觑,老脸一沉,盯着儿子长孙延:"究竟怎么回事?"

    "他……,他乘人之危,逼迫我们写的!"

    "乘人之危?"萧家鼎冷笑,"难道,你们兄妹两人的性命,还不值得这二十万贯铜钱和二十个美女?"

    "我们那个时候有求于你,只能这样!你是不是趁人之危是什么?"

    长孙冲冷冷望着萧家鼎:"萧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救人一命胜深造七级浮屠,怎么还能乘人之危,逼迫别人写下欠债条子呢?这样吧,你把这张条子交出来,我会考虑给你一些钱表示谢意的,不过,绝对不可能是两万贯那么多.够你挥霍一阵的也就是了.如何?"

    萧家鼎环视四周,看见这些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便淡淡道:"如果我不交出来呢?"

    长孙冲也笑了,说了一声:"来人!"立即,门外冲进来无数壮汉,有的甚至手持棍棒,将萧家鼎和朱海银围在了中间.

    长孙冲道:"你乘人之危,逼迫我儿子女儿写下欠条,那所谓的婚约,想必也是这样写下的.既然这样,给你一条路,留下欠条,写一纸退婚书,这样,咱们也不撕破脸,否则,我只能将你抓起来送官府,治你一个强逼婚嫁,讹诈钱财的死罪!"

    萧家鼎也笑了:"真想不到,长孙老爷子病倒了,你们这胸塘里的乌龟王八蛋就冒出来逞能了!好啊,要这欠条,来拿吧!"

    长孙冲脸色一寒,一挥手:"将他二人捆了!"

    十多个壮汉一窝蜂冲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个彪形大汉,棒槌一般的拳头捣向萧家鼎的面门,要打他一个满堂彩.萧家鼎抬手一拳,正面相对,砰的一拳,击中对方拳锋.

    彪形大汉一条右手咔嚓嚓碎裂成无数截,惨叫一声,倒飞出去,口中便鲜血狂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滑出去,连着撞翻了好几个长孙家的人.

    又一个壮汉横着一腿扫到,萧家鼎一把抓住他的小腿,抡起来当人鞭,横扫过去,砸中冲上来的几个家丁,撞得是骨断筋折,纷纷倒地.

    萧家鼎只两招,便将冲上来的十几个壮汉打倒了一大半.剩下的几个看着地上头破血流,手脚断裂惨叫连连的同伙,顿时傻眼了.连连后退.

    萧家鼎的右手,还捏着那张欠条,朝着长孙冲笑道:"他们看样子不敢上来了,还是你亲自来拿好了."

    长孙冲想不到萧家鼎身受如此厉害,吓得脸色惨白,倒退了好几步.

    长孙润急声道:"快!派人去报官!"

    "去吧!"萧家鼎大笑,"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忘恩负义!什么叫做欠债不还!什么叫做仗势欺人!"

    "站住!"长孙冲忙喝止,"不要让官府的人来!"

    几个家丁赶紧站住了.

    萧家鼎却若无其事走到了床边,低头看了一眼床上直挺挺躺着的长孙无忌,抬手,一指点中了天翼真人所说的那个穴道.

    立即,他看见了长孙无忌的太阳穴有虫子一样的东西在蠕动.——果然,长孙无忌是中了蛊毒!

    这时,长孙冲回头看了,朝着自己的儿子长孙延等人使了一个一起上的眼色.

    长孙家学武的人不少,差不多的都会一些拳脚,不过,武功高的,除了长孙延和长孙嫣然之外,还有长孙无忌的二儿子长孙涣,七儿子长孙净,还有十二儿子长孙润.

    刚才萧家鼎没有施展神功,甚至没有动用内力,也就是普通的招数,看上去就象是普通的江湖武师,他们中间,长孙延知道萧家鼎的武功很厉害,但是他觉得也不过比自己稍稍厉害一些而已,他没有见识过萧家鼎真正的厉害手段,以为凭借人多,应该可以拿下,便高声道:"小心,这厮有些手段,咱们一起上,先废了他的手脚,吊打他个三两日,再送官!"

    朱海银虽然家里是做生意的,讲究和气生财,但是他不一样,为人仗义,经常跟.[,!]人打架,所以并不害怕群殴,刚才对方围攻过来,他就拉开架式准备动武的,没有想到萧家鼎两下子便打倒了一大片.根本没有给他什么机会.不由得让他又惊又喜:"大哥,想不到你武功这么厉害?!"

    话音刚落,长孙延他们又一次围拢上来,这一次,朱海银看见对方的动作便知道,是真功夫,急声道:"大哥,他们看样子不简单啊,怎么办?"

    萧家鼎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站着看好戏,我让他们满天飞!"

    萧家鼎存心立威,不再跟他们磨蹭,他深吸一口气,顿时,身体四周,无数的白色气流丝丝的涌入了他的身体,犹如漩涡一般奔流不息,随即,他的身体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白光,瞬间便形成了一道白色的铠甲防御,他的左手,也笼罩在一层白色的雾气之中.

    他的中指伸出,已经变成了晶莹剔透,指尖吐着一道一尺多长的寒芒,好象一条无形的鞭子.

    眼看着萧家鼎身体出现了这样的异样景观,顿时间,所有的人都傻眼了,捏着拳头望着他,不知道眼前是人还是神.

    "滚!"萧家鼎一声暴喝,手臂横扫,那一道寒芒,顿时增长到了一丈,犹如长鞭猛地抽过.

    啪!啪!啪!啪!

    一连串的爆响,长孙延等人惨叫着倒飞出去,空中边鲜血飞溅,好象下了一阵血雨,接着,一个个重重地落在了十数步之外,又撞翻了好些人.

    他们几个,被寒芒扫中的部位,都裂开了一道大口子,好象被深深砍了一刀似的,鲜血汩汩的冒出来,很快便变成了血人.

    如此血腥恐怖的一幕,吓得那些女眷们惊声尖叫,抱着脑袋蹲在地上,也不敢逃出去.

    长孙冲也被这场景吓得全身哆嗦,他想不到萧家鼎只一招,便击败了他一直觉得是武功超级高手的家人,甚至将他们打成了重伤.他相信,萧家鼎手下已经留情了,要不然,直接击毙这几个人,那也没有什么问题.

    朱海银惊呆了,进来之前,他已经知道这里是当朝最有权势的宰相长孙无忌的府第,这些人显然是长孙宰相的亲属,他们对萧家鼎言语不善,朱海银固然气愤,可是却怎么都想不到会出手将人打成这个样子.所以,一时之间惊呆了.

    在此之前,萧家鼎可能会动手,但是绝对不会下这样的重手,但是,在他查看了长孙无忌的病情,确定果然是中了蛊毒之后,他立即有了新的决定.——长孙无忌中的是蛊毒,根据天翼真人所说,这种南洋蛊毒,是没有解药的,除非是仙果的果仁.而现在,能找到的果仁,天底下只有四个,其中一个在武则天那里,另一个在自己手里,还有两个,则还没有吃,也在自己手里.这就是说,长孙无忌不可能有机会得到果仁,他的蛊毒也就无法解救.

    既然长孙无忌的生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有不用担心他苏醒过来报复自己,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帮助武则天夺取皇权,这种拥戴之功,将会树立自己绝对的地位,那时候,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因此,萧家鼎出手再不容情.不过,他没有杀人,因为还不到杀人的时候,他不想节外生枝.

    萧家鼎对那些地上惨叫的长孙延等人不屑一顾,一手举着那张借据,冷笑着走向长孙冲.

    长孙冲吓得脸色苍白,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墙边,再没有地方退了,哆嗦着道:"萧兄弟,息怒……,请息怒……"

    萧家鼎一把叉住他的脖子,将他压在墙壁上,往上慢慢推起.

    长孙冲两眼翻白,两脚抽搐,舌头都伸出来了.

    萧家鼎把欠条送到他的面前:"这个债,你们还,还是不还?"

    长孙冲想点头,可是他脖子被卡住,脑袋被固定,连点头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

    长孙冲的夫人赶紧哭着跪下:"萧兄弟,啊不,萧大爷,我们还!我们一定还!"rs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