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要债

    朱海银一听,顿时吓得一哆嗦:“去……去宰相家?”

    “怎么?害怕了?”萧家鼎促狭道。

    朱海银也是大户人家的纨绔子弟,见过世面的,只不过没有见过宰相,但是现在喝酒了,所谓酒壮怂人胆,立即一拍胸脯:“有甚么害怕的?宰相又不是老虎。再说了,不是还有大哥吗?”

    萧家鼎笑了:“长孙宰相待我不错,他病倒了,我去探望一下。”

    “哦?那是应该的!”

    两人乘车,先到了一家礼品铺,买了一些礼品,这才驱车来到了长孙无忌的府邸。

    长孙无忌依旧昏迷不醒,他的二十多个儿子和女儿还有身孙子们守在床边,其中包括长孙嫣然和哥哥长孙延。

    萧家鼎和朱海银迈步往内宅走,因为他是长孙无忌推荐的,又都知道长孙无忌有意将他收为孙女婿,大小姐长孙嫣然对他又情有独钟,所以他在长孙府第不需要通报,可以径直进出。

    内宅外面的廊下,站着不少的长孙无忌的心腹,只不过,此刻的他们,已经比最初长孙无忌病倒的时候,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殷勤要淡了许多,只是因为太医都断言了,长孙宰相的病,已经无药可救,所以,他们也就开始琢磨一旦这棵大树倒了,他们该攀哪一棵新的大树。

    萧家鼎他们进了屋里,先跟现在主持长孙家族的长孙无忌的长子长孙冲施礼。

    长孙冲便是长孙延和长孙嫣然的父亲,官拜秘书监。听说萧家鼎来了,只是鼻孔里嗯了一声,说实话,他很不喜欢萧家鼎。特别是他知道父亲长孙无忌有心将女儿长孙嫣然嫁给萧家鼎之后,他就更恼火萧家鼎,觉得萧家鼎一介布衣,只是小小的执衣,如何配得上自己的女儿。只不过。以前父亲长孙无忌在,他作主,长孙冲也就没有说话的资格,也不敢公然反对。现在,父亲已经病倒,昏迷不醒多日,他作为长房长子,主持全家事物,自然也就有了发言权,便想趁着父亲长孙无忌昏迷的时刻,将这段婚事彻底了结,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候就算父亲苏醒过来。要反对,也反对不了了。

    以前萧家鼎来,长孙冲都是很客气的,而这一次,萧家鼎他没有出迎。只是很冷淡地坐在屋里坐榻上,瞧着门口。

    他不起身,其他的兄弟姐妹自然也就没有人起来了。

    长孙冲的妻子私下里跟丈夫也商议过这们婚事,都觉得不妥,现在看见丈夫这架势,便立即猜到了丈夫的心思,马上对长孙无忌的儿子女儿们低声道:“这个姓萧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想娶我们嫣然,简直是痴心妄想!”

    长孙无忌的十二个儿子还有十八个女儿,立即便附和着议论了起来。

    长孙嫣然听着,俏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长孙嫣然的母亲刘氏拉着女儿长孙嫣然的手,道:“女儿。你放心,爷爷是一时糊涂,娘亲是不会让你嫁给他受苦的……”

    长孙嫣然抽回了自己的手,眼泪泫然欲滴:“娘!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立即,几乎所有的女人都还是劝导长孙嫣然不要结这门亲事。而几乎所有的男人都瞪眼望着门口,就等萧家鼎进来,好用唾沫星子淹死他。

    萧家鼎和朱海银进门,一看屋里这架势,便知道不对头。看了一眼长孙嫣然,见她眼泪汪汪的,瞧着自己,很悲情,更是有了几分明白。

    萧家鼎对长孙冲拱手道:“长孙大人,我想到床边看看长孙宰相的病情,不知可否?”

    没等长孙冲回答,长孙延已经冷声道:“你算什么东西?还要靠近我爷爷?你还是撒一跑尿照照自己吧?你不过是区区执衣,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

    朱海银在一旁听见这人骂萧家鼎,顿时火往上冒,也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仗着酒劲,指着长孙延道:“喂!你是什么东西?敢骂我大哥……”

    “朱兄,你不要说话!”萧家鼎一把将朱海银拉到身后,他还不需要朱海银出面给他找场子。

    朱海银只好气呼呼站在一边。

    一旁的长孙嫣然见情郎当众受辱,当然不会坐视,立即道:“哥!你怎么这么说?萧大哥最得爷爷的器重,便是爷爷没有病的时候,萧大哥要靠近了爷爷说话,那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别人可以,他不行!——对不起,姓萧的,你出去!马上!”

    “哥哥!”长孙嫣然跺脚,涨红着脸,她不能理解为什么哥哥长孙延从仙果岛回来,便如此的乖僻暴戾,说话再也没有以往的温文尔雅。

    长孙延见萧家鼎没有动静,抬手指着他,声色俱厉呵道:“怎么?你不走?是要我让人乱棍把你打出去吗?”

    长孙延的父亲长孙冲皱眉,假意呵斥道:“延儿,不得无礼。萧执衣是来探望你爷爷来了……”

    “不需要!他这种只会勾搭女人的色狼,害得妹妹被人家退婚,害得我们长孙家颜面大失,对他,不用给他脸面!”

    长孙嫣然又气又羞,他知道哥哥说的这个女人就是自己,怒道:“哥!你不许胡说……”

    啪!

    一旁的长孙冲抬手给了女儿长孙嫣然一记耳光。骂道:“目无兄长!滚!”

    长孙嫣然想不到一向待自己慈爱有加的父亲,竟然会当着众人的面打自己一记耳光。按照她的武功,要躲过不会武功的长孙冲这一记耳光很容易,可是,这一下太突然了,她压根没有预料到,便被一耳光打中了。粉嫩的俏脸立即凸现出一个清晰的五指印。

    长孙嫣然捂着腮帮子,眼泪汪汪望着父亲,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转身跑了出去。

    长孙冲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不知廉耻的东西!”

    萧家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心想,长孙冲故意打跑女儿,便是让女儿不能参加后面的事情,那接下来,长孙冲只怕就该对自己有所动作了。

    长孙无忌的二儿子长孙涣道:“大哥,嫣然也有些不象话,跟一个衙门小小的执衣鬼混在一起,我也看不惯,现在她又当面质问兄长,没有礼数,是该教训教训。”

    长孙无忌的第十二子也就是最小的儿子长孙润,年纪跟长孙嫣然差不多,虽然跟长孙嫣然是叔侄,因为年龄相仿从小一起长大,跟她却象兄妹一样关系亲密,看见长孙嫣然被大侄儿长孙延打,他没有怪长孙延,却把气都撒在了萧家鼎的身上,自从知道跟自己妹妹一样的侄女长孙嫣然要嫁给一个萧家鼎这衙门小小的执衣,他就是一肚子的火气,此刻,长孙嫣然又因为萧家鼎被打,于是满腔怒火都发在了萧家鼎的身上,大声道:“来人!把这调戏小姐的无耻之徒绑起来!”

    几个仆从立即便冲上来要动手,长孙冲却一摆手,道:“不得乱来!”

    几个仆从马上站住了。

    长孙冲转头望向萧家鼎,淡淡一笑,道:“萧兄弟,我知道,小女跟你有婚约,可是,你也知道,小女原本已经许配了人家,虽然退婚了,可是,我们长辈心中已经另外也了人选,萧兄弟对小女的厚爱,我们只能表示抱歉。所以,如果萧兄弟愿意退婚,——啊不,咱们两家也没有定婚,——如果萧兄弟愿意放弃与小女的婚约,那最好不过的了……”

    萧家鼎淡淡一笑,道:“长孙宰相此刻病重,我们还是不谈这件事情,等老爷子康复再说也不迟。”

    “你想等我父亲好了依旧帮你?妄想!我们长孙家是不会认你这样的人家的,嫣然是不会嫁给你的。识相的就赶紧滚蛋!”长孙润怒喝道。

    长孙冲这次没有呵斥,只是冷冷望着萧家鼎。

    其他的人一见长孙冲这个态度,立即便跟着嚷嚷起来:“一个庄稼汉还想娶我们小姐!”“他以为他是谁啊?”“人家为了攀我们家的高枝,这脸皮比城墙转角还厚实呢!”……

    长孙延往前走了两步,到了萧家鼎面前,指着他怒喝道:“姓萧的,听见没有?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还不滚出去?”

    朱海银终于忍不住了:“喂!我警告你!你再乱说,我可不客气了!”说罢,伸手去拍长孙延的手。

    长孙延冷笑,只要朱海银的手碰到他的手,他能让朱海银的手立即骨折当场。

    就在两人手臂即将碰到一起的时候,长孙延的手臂却被萧家鼎的手闪电一般抓按了下来。长孙延立即感觉半边身都发麻了,立即运足了内力想挣脱,可是一股神秘的气息从萧家鼎手掌传入,立即,他全身的内力好象油锅里浇了一瓢水似的,顿时翻腾起来,痛得他眼前金星乱冒,呲牙咧嘴的,却怎么都挣不开萧家鼎的控制。

    萧家鼎慢慢放开了长孙延的手臂,环视了众人一眼,道:“说实话,我今天来,除了探望长孙宰相之外,还来你们家收帐来了。是你们的大老爷长孙延欠我的巨债,长孙少爷,你准备好还我的债了吗?”

    这句话,顿时让一屋子的人都安静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