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南洋蛊毒

    杜达隐却笑了笑道:“我带孙女来京城养老来了,我有一个拜把子的兄弟,他在京城做生意的,年纪大了,要回故土,这的宅院又不愿意卖,跟我说了这件事情,正好,二妞想来京城见你,我就跟我兄弟说了,我帮他看宅院,他很高兴的答应了,说会抽时间来京城跟我见面,让我把他的宅院当做自己的家就行了。所以,我们有住处的,这个你不用担心。”

    当下安顿住下,当晚,萧家鼎在京城一家豪华酒楼请客,宴请他们三位。因为有杜二妞,所以朱海银也没有叫歌姬,就举杯畅饮。

    这一顿,一直吃到深夜,这才散席。

    他们醉醺醺的从酒楼二楼的雅座下来,刚到门口,就听到两个伙计在用力推一个衣衫蓝缕的老道。那老道很是狼狈的样子,跟两个伙计推攘着:“我说了,我不是叫花子,也不是找你们化缘的,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找谁?”

    那老道看见萧家鼎他们从楼梯上醉醺醺的往下走,立即一指萧家鼎:“找他!萧执衣!”

    萧家鼎已经喝得看人都看不太清楚了,听到老道一口把自己的身份叫了出来,应该是熟人,便上前两步眯着眼睛盯了对方打量,觉得此人是有些眼熟,可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那老道一把推开两个伙计,大步过来,凑到萧家鼎的耳边,低声道:“萧执衣,你的仙果应该找到了。找看你的眉宇之间,已经有了红运,霉运也有了消散的征象,但是,能否消散,是邪不敌正,还是正不压邪。这就要看你后面的作为了。我这就来跟你来说你的运程的。”

    一听这话,萧家鼎立即便想起来了,此人正是在益州的时候,指点自己去寻找仙果转运的那个天翼真人!

    萧家鼎高兴地一拍他的肩膀:“是你啊!道长。你怎么到了京城了?又怎么混成了这个样子?”

    天翼真人苦笑摇头:“还不是因为你!”

    “此话从何讲起?”

    “那时候,我以为你的劫也就是一般的那种,所以跟你说了,结果,想不到你的劫却是我们都惹不起的,而我指点你破解此劫,那就是泄露了天机了,所以,我只能这样衣衫蓝缕地沿街要饭,受此劫难来化解我的生死劫。你说,这不是因为你又是因为谁?”

    萧家鼎大为感动,连连拍着他的肩膀道:“放心,真人,你为了我才混成这样。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请跟我回去,以后就住在我家好了。”

    天翼真人摇头:“不行,我的劫已经注定,要受这个罪一辈子来赎罪,跟你回家,那就恕不成罪。我的修行会毁的。我来找你,是因为有事情跟你说,说完我就走。”

    “那好,咱们楼上坐,坐着慢慢说。”萧家鼎让雅娘他们把杜二妞爷孙两带回去,对朱海银道:“兄弟。你先回去,我等会自己回来。”

    朱海银道:“那不行,咱们兄弟出来玩,从来都是一起来一起走的,哪有我先走的道理。大哥你上去说话。我在马车上等你就是。”

    “也好!”萧家鼎便拉着天翼真人上楼,回到了雅座。

    店小二还没有收拾,两人坐下,天翼真人看样子好几天没有吃饱饭了似的,也不等萧家鼎邀请,自己便坐下,一通的胡吃海塞。好不容易吃饱了,这才打的一个饱嗝,一边剔牙,一边对萧家鼎道:“我来找你,是因为我已经答应了汪老爷,要帮你改运。虽然是我自己估算错误,以为你的运程不难改,没有想到是天劫。所以把我搞成这个样子。不过,既然我已经答应了帮你改运,那我就一定要做到。我这人就是这样认死理,讲信誉,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多谢真人!”萧家鼎由衷的感谢,起身长揖一礼。

    天翼道长又打了一个饱嗝,这仰着脸仔细观察了一番萧家鼎的面色,小心地琢磨了一会,道:“你的这个劫,是很凶险的,但是你已经吃了那仙果,所以劫数已经化掉,可是,你没有把仙果的果仁吃掉,这才留下了一个尾巴。”

    “果仁?”萧家鼎吃了一惊,“你好象没有说过要吃果仁的啊。”

    “那是仙果!不是一般的桃子,既然是仙果,那就没有一处地方是没有用的,都有用,只不过,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用处,果仁也就果仁的用处,只是跟仙果不一样而已。”

    “哦?那有甚么用处呢?”

    仙果的果肉,可是延年益寿,渡劫消灾,百病不生,百毒不侵。而果仁,除了帮助果肉实现这些作用之外,还有一种独特的作用,那就是,它是一种神奇的灵药,不管是什么疑难杂症,只要还没有死,哪怕还有最后一口气,一旦吃下,都能很快康复。”

    萧家鼎哦了一声,那几个吃掉的果仁,在仙果岛上的当时就扔掉了,而仙果岛已经成了一片火海,被火山淹没了,再也找不回来,剩下的四个,给武则天的那个不知道她的果仁扔在哪里了,而自己救杨王妃时,是在家里把果肉剥下来弄成泥送给她吃的,果仁当时随手放在了隐藏仙果的暗格里。

    萧家鼎回想了一下天翼道长的话,其中有一句是仙果可以百病不生,不毒不侵,可是武则天吃了仙果的,怎么会病重欲死呢?萧家鼎便问道:“请问真人,吃了仙果,当真是百病不生,百毒不侵吗?”

    “那当然!”天翼道长正色道,“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是中了南洋的蛊毒!”

    萧家鼎心中一动:“蛊毒?”

    “是!”天翼道长神色凝重,“蛊毒不是毒,也不是病,它其实是一种虫子,这种虫子进入人的身体,会根据下蛊的人的意愿发生各种的变化,从来会让中了蛊毒的人要么惨死,要么被异常的痛苦,要么会听从下蛊的人萧家鼎指令。凡此种种,不可枚举。特别是来自南洋的蛊毒,更是厉害无比,中了这种毒,无药可治,即便是下蛊的人也不可能有解药。天底下能解南洋蛊毒的,就只有一种,那就是仙果的果仁!”

    萧家鼎问:“真人,如何确定是否中了这种南洋蛊毒呢?”

    “这个好办!”天翼道长也不问他为什么要知道这个,“我教你一种手法,点天枢穴,如果被检测的人体内中了一般的蛊毒,则会在耳后有虫形的东西蠕动,但如果是中了南洋蛊虫,则会在太阳穴有强烈的虫形蠕动,这是明显的区别。我可以教你如何确认。”

    “多谢真人。”

    当下,天翼道长教了萧家鼎如何点穴查蛊虫。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果仁包裹在坚硬的果壳里,那也是它的仙味所在。这种仙味,是见光死,也就是说,只要果仁一打开,暴露在空中,仙味便会瞬间消失殆尽,也就没有了效果了。”

    “那该怎么吃?”

    “很简单,把果仁连这壳一起放在嘴里,咬开之后,把果仁吞下,果仁壳吐出来就是了。

    “明白了。”萧家鼎回忆刚才天翼道长说的话,其中中的蛊毒的后果,让他心念一动,问:“中了蛊毒的人,会不会一直昏迷不醒?”

    “当然了,这个如果下蛊的人在蛊虫上加持的咒怨是昏迷,当然对方就会昏迷,不管是什么药都不能治愈的。”

    萧家鼎立即回忆起自己那段思州的经历,都说是梦,可是跟真的一样。在梦中,那思棋就曾经说,思琴是为了养蛊虫而中了蛊毒而死的,难道,思琴养蛊,是下给了皇帝、武婕妤和长孙无忌他们三个?

    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来济要给他们三个下蛊毒?他不是长孙无忌的人吗?为什么连长孙无忌都一起整?

    萧家鼎想不通。当然,最先要确定的是,他们三个是不是真的中了蛊毒?

    天翼道长拱手道:“行了,我该跟你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为了告诉你这些,我还得受十年的乞丐之苦,唉!你好自为之!”说罢,转身往外走。

    萧家鼎正要恭送,突然,天翼道长又转身回来,拍了一下脑门,道:“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那仙果除了延年益寿啥的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没有告诉你。”

    “真人请说。”

    天翼真人笑嘻嘻道:“这仙果还是一种痴情药。”

    “痴情药?”

    “是啊,只要你将整个一个仙果,亲口嚼烂喂送到对方嘴里,她就会对你痴心一片,海枯石烂此情不移。”

    “哦?”萧家鼎心头一动,还想问什么,天翼真人已经飘然而去。

    跟天翼道长这一番谈话之后,萧家鼎的醉意已经消除了一大半了,他琢磨了片刻,下楼来到门外自己的马车前。

    朱海银跳下马车,踉跄了几步,笑呵呵对萧家鼎道:“大哥,你说完了?现在天色还早,刚才人多不方便说话,走走,咱们兄弟再找个地方吃花酒去,听说长安的歌姬,那是天下第一的……”

    萧家鼎道:“我还有事,今天就不去了。”

    “有事?”朱海银也是喝醉了,也不管合不合适,“我陪大哥你去办!办完事情,咱们再去吃花酒,今天是不醉不归!”

    萧家鼎点点头:“也好!走吧!”

    两人上了马车,萧家鼎吩咐车把式:“去长孙宰相府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