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楼兰姑娘

    ;

    啥?不会是想**我当小白脸吧?看我象吗?虽然长得白净了一点,我可不是吃软饭的哦!

    萧家鼎脑袋摇得象拨郎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用女人的钱?住的地方你放心,以我的能耐,还愁没有地方住?”

    雅娘也是喝醉了,才脱口说出这话来的,说了就后悔了,这不是轻视他吗?见他虽然拒绝了,但没有怎么生气,这才轻舒了一口气,歉意道:“对不起,我说错了,等你找到了地方,就告诉我,好不?我去看你。”

    “行啊。很晚了,我走了!”

    雅娘的丫鬟巧凡搀扶着她,雅娘亲自相送,一直把他送到翠玉楼门口,这才依依不舍挥手作别。

    虽然唐朝长安实行宵禁,但是在下面的州县,晚上却是不宵禁的,夜深人静也还有醉客摇摇晃晃的大声说着话回家。

    萧家鼎本来已经醉了,跟雅娘那一番浓情蜜意一泡,又清醒了不少。所以到没有醉倒在大街说,顺利地回到了客栈。

    事情办妥了,还得到一个绝色美人,他这一觉睡得很踏实。一直到第二天早上。

    他睡得正香,便听到门口有敲门声,还有朱海银那大嗓门嚷嚷:“大哥!大哥起来了吗?”

    “搞什么啊?”萧家鼎美梦被扰,有些没好气地嘟哝了一句,起身出了里屋,打开了房门,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道:“这么早,有事啊?”

    朱海银陪着笑脸道:“大哥,昨晚你不是说了吗?今天要上衙。我路过楼下,便想招呼你一下,生怕你睡过头了耽误了点卯。赶紧的,还差两刻就要点卯了。”

    “我下午才去,早上不去。”

    “啊?是吗?哎呀糟糕,我昨晚上没有听清楚,耽误你睡懒觉了。”

    “没事,早点起来也好,昨夜光顾喝酒,没有怎么吃饭,肚子饿了。”

    “太好了,那咱们一起去吃饭。下午我陪大哥一起去衙门好了。”

    “你不去衙门了?”

    “不去了,我让仆从去帮我跟徐司法请个假就行了。”说罢,转身跟站在门口的仆从说了几句,仆从答应着走了。

    朱海银进了屋子,道:“你去穿衣服,我来叫店小二送洗漱水来。”

    萧家鼎穿好衣服,洗漱的时候,想起那晚上的事情,随口问道:“你跟那什么益州第一才子钟文博不对路?”

    朱海银笑了,点头道:“大哥看出来了?是啊,这小子太狂了,目中无人,我本来有意巴结他,他竟然当众赋诗羞辱我。让我大大的出丑。我气得要死,可偏偏人家又有一个府衙法曹的老爹,我家呢,除了有点钱,啥都没有。怎么跟他斗。所以啊,你当众羞辱了他,算是替我报了一箭之仇,我心中非常的感激,也非常的佩服。”

    萧家鼎笑了笑,道:“我也不是有意羞辱他,是他自己咄咄逼人。”

    “他就那德姓。算了,不说他了,免得影响等会吃东西的胃口。”

    等萧家鼎洗簌完毕,两人出了客栈,到了门口。萧家鼎问:“去哪里啊?”

    刚说到这里,便看见客栈对面过来一个老者,带着一个少妇,喜滋滋望着萧家鼎:“贤侄!”

    萧家鼎定睛一看,却是昨天自己帮他写状纸的那位萧老汉。后面跟着婢女三娘。便拱手道:“堂叔。”又给朱海银作了介绍。

    朱海银一听是大哥的堂叔,赶紧施礼。

    萧老汉还礼,对萧家鼎道:“贤侄了,多亏了你写的状纸,早上我去衙门问了,得知衙门已经立案,要我听招呼。”

    萧家鼎微笑道:“那就好啊,我进衙门当书吏的事情也已经说好了,下午就去上衙。你老高兴吧?”

    萧老汉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这么一听,自然是非常的高兴,连声道:“太好了!那咱们家这案子,可就有希望了!——三娘,赶紧的给少爷恭喜啊!”

    他身后的三娘忙上前欠身福礼,娇滴滴道:“恭喜少爷高升。”

    “什么高升,一个小小书吏而已。”

    朱海银笑道:“大哥可不能这么说,以大哥的能耐,这高升只是迟早的事情。”

    “别这么说,没得惹人笑话。”萧家鼎对萧老汉道:“你先回去,案子的事情我会留心的。”

    “好好,那就麻烦贤侄了!还有一件事情,能不能也再麻烦一下贤侄?”

    “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萧老汉朝着街道对面一个中年人招招手,那中年人面路喜色,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忙不迭跟萧家鼎作揖行礼。萧老汉说:“他叫余贵,是我们街坊,这次也上衙门打官司来了。他知道我的官司因为贤侄你写的状子,衙门立案了,觉得你有本事的,也想请你帮忙写一份状子。你看行吗?”

    萧家鼎苦笑,低声道:“帮人打官司要吃板子的,堂叔,你这是害我啊。”

    那余贵忙道:“不不,不需要公子亲笔写状子,老朽也初通文墨,只是不懂刑律,所以只怕官司会输,所以想请公子帮忙出出主意就好。状纸老汉自己写就是,不敢连累公子,而且绝对守口如瓶!”

    “这还可以……”

    一旁的朱海银道:“咱们先去找吃的,边吃边聊好了。还没有吃早餐呢!”

    那余贵忙道:“那就去小店吃吧,小店的馎饦、蒸饼都是远近闻名的。就在衙门旁边的小胡同里口。”

    萧家鼎道:“行啊,就去哪里吧。”

    余贵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很少去这些路边摊的,他本来想请萧家鼎去酒楼吃早点,可是萧家鼎已经答应了,只好跟着,来到了这小吃店。

    唐朝的时候,小吃叫做“小食”,所以这家店铺匾额写的就是“余家小食坊”

    还不错,这小吃铺挺干净,但里面客人不算多,不过也不错了,因为这个时候正是吃早点的终点,从人客来看,应该味道还是不错的。

    余贵一直把他们领到了后院一间屋里,这没有人客,很安静。余贵的妻子用巴结地微笑着迎接他们。亲自用木盘送上了香喷喷的各色早点,既有馒头、包子、花卷,也有唐朝的胡饼、亲子面啥的。还有这店的招牌小吃馎饦,也就是面片汤。

    萧老汉和婢女三娘没有跟来,怕影响他们说话,所以到了门口就告辞回去了。屋里便只有余贵他们三人。朱海银苦着脸看着这些老百姓的吃食,没有什么食欲,但是看萧家鼎吃得很香,只好硬着头皮也端起来,却迟疑着不知道吃还是不吃。

    这时,门口有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道:“爹爹!您出来一下。”

    余贵答应了,走到门口。朱海银听那声音非常的甜美,不仅好奇地望去,这一看,顿时僵在了那里,端着碗,两眼直勾勾盯着门口。

    门口一位花季少女,身穿粗布衣裙,纤细的腰肢用一根葛布带子系着,把还没充分发育的胸脯凸现了出来,梳着一个双丫髻,头发乌黑披散在香肩上,黛眉如画,琼鼻玉挺,一双眼睛又大又明亮,便如两颗水里的紫葡萄。樱唇弯成优美的弧线,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白嫩的肌肤,欺霜赛雪,恍若通明一般,在脸颊上,又多了两团淡淡的桃红,散发着一种神秘的浩瀚沙漠的气息,——西域风情的气息。

    看那相貌,竟然是个西域胡女!

    唐朝的强大繁荣,吸引了周边很多人来这里定居,其中便不乏来自西域的胡人。朱海银见过的胡人多了,却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胡人少女!而且是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店里。朱海银感到整个屋子一下子便明亮了起来。

    看见那少女跟余贵说完话,转身要走,朱海银赶紧起身追到门口,大声道:“余掌柜,这位姑娘是……?”

    听人说起到自己,那少女站住了,回头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朱海银,朱海银立即便感觉像是看见了冰山雪峰一般,冰冷得让他心凉。

    “哦,这是小女,嘿嘿。”

    “你……,你女儿?”

    “是呀是呀,”余贵似乎知道萧家鼎这话有疑惑,忙又解释道:“养女,是养女。呵呵”

    “这就难怪了,”朱海银回头看了一眼埋头吃东西的萧家鼎,对余贵道:“我说余掌柜,你这也太不会做人了吧?你闺女来了,都不给我大哥引荐一下?你可是还要求着他帮忙的哦。”

    余贵神情有些尴尬,忙赔笑道:“对对,是老汉疏忽了,楼兰,过来见见萧公子。——萧公子,这位是小女楼兰。”

    那女子迈步过来,福了一礼,也不说话,神情依旧是冷冰冰的,甚至都不看萧家鼎。

    萧家鼎瞧见她高鼻梁大眼睛,竟然是个西域女子,而且长得非常的蓝漂亮,就像蓝色的月亮,有一种异域情调。现代社会在电影电视里看见过很多的西域美女,却也没有眼前这位好看。特别是那皮肤,牛奶一般的洁白,那眼睛那长睫毛,简直勾魂摄魄,相比雅娘,雅娘是那种充满诱惑的妩媚,而这女子,却是一种清冷高洁的艳丽。不同于汉家女子的婉约温顺,只是神情太冷了。让人觉得过于高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