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不学无术

    ;

    “怎么不是,就是这样的啊!”吴海东瞪眼瞧着萧家鼎,“萧执衣,你应该好好看看这个条文再说嘛!真是的……!”

    他的这个话,让萧家鼎眼神更加冷峻,缓缓道:“吴书吏,请你把这个条文后面的内容读一下!”

    “后面?后面跟这个案子没有什么关系吧……!”吴东海悻悻地磨蹭着没有读。

    邓县尉瞪眼道:“萧执衣让你读你就读!”

    吴东海对邓县尉还是显然很害怕,忙拿起那法条,读道:“馀畜自相杀、伤者,偿减价之半。即故放令杀……”

    刚读到这里,他便停住了,盯着那条文,又读了一遍,隐隐觉得有甚么不对劲了,一时又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哪里不对劲。

    邓县尉却最先反应过来了,立即咆哮道:“这一条说得很明白啊!如果是一头牲畜直接伤害了另一头牲畜,那就赔偿全部的减价。但是,如果是两头牲畜相互撕咬,其中一头被伤害,对方只赔偿减价的一半!咱们现在说的这个案子,就是第二种情况,应该只赔偿减价的一半,你怎么判决全部赔偿呢?搞什么?”

    他这么一说,那吴海东还不太相信,又仔细把条文看了一遍,琢磨了一下,果然如此,,不由得顿时脸色大变。惶恐地望着他们。

    徐司法也是脸色铁青,萧执衣第一天上衙,便查出了他负责的刑房的一个明显错案,他这个脸可丢大发了,指着吴东海道:“你!不好好熟读刑律,不学无术,萧执衣给你指出来,你还嘴犟!出去!滚出去!”

    吴东海似乎更害怕这位直接上司一点,也不敢多说一句,悻悻地哼了一声,转身出去了,连礼都没有施。

    邓县尉和徐司法、董法佐相互看了一眼,他们也觉得脸上不好看,毕竟,这个明显的错案,是经过了他们三个人审阅的,他们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至少是把关不严的责任。

    邓县尉望着萧家鼎,小心地陪着笑道:“萧执衣啊,你看这个问题,怎么办才好呢?”

    这种错案,当然是依法纠正啊。可是见邓县尉和徐司法竟然问出这样的话来,萧家鼎心里暗忖,莫非里面有什么猫腻?这两人怎么这么护着这吴东海?

    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他不想草率做决定,特别是刚到衙门,很多情况不了解,当下打了个哈哈,苦笑道:“县尉大人你问我,我问谁啊?这个案子要是康县令还没有签发,那好办,我装着不知道,你们拿回去改了送到我这里,我再报给县令就行了,可是现在,康县令都已经签发了,又是一个明显的错案,事主要是不懂法也就罢啊,要是懂法,告到府衙,那咱们可就被动了。所以,这个错案不能送交执行,不然那就是我们明显的枉法裁判。而且,我要是不知道倒也罢了,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却没有向康县令指出来,那不单是辜负了康县令的知遇之恩,也是失职啊。可是,如果跟县令说了,那不是出卖了你们?也不够义气啊!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听他这么一说,三人都觉得这事有回旋的余地,又相互看了一眼。

    邓县尉捋着胡须,想了想,道:“这件事是有些棘手,一时半会也想不到好办法,要不,呆会儿咱们散衙之后,找个酒楼吃点东西喝点酒,好好琢磨琢磨?”

    萧家鼎摇头道:“大中午的,喝酒可不好。”

    “那就下午好了。怎么样?萧执衣,你来了之后,咱们还没有好好聚聚,给你接风呢,便一并办了吧。”

    徐司法和董法佐都忙点头赞同。

    萧家鼎在水还没有摸清之前,不想跟衙门的任何人走得太近了,特别是邓县尉这样的人。便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我这两天一直在喝酒,当真累了,想好好休息。这样吧,邓县尉,你们也不要着急,这事反正只是赔钱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命案,你们慢慢想想办法,我这边先拖一拖,不送交执行。等你们想到了好办法再说,如何?”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只好点头。邓县尉道:“那下次好了,下次约萧执衣,可不能再推哦。”

    “到时候再说。”

    萧家鼎拿着那判词告辞出来,回到了书房,把判词放好,继续看其他的判词。

    整整一上午,他都在看以前作出的判词,他本来是想学习取经的,不料却又发现了好几个明显的错判,其中还有一个也是这吴东海办的!

    他瞧着这几个错判的判词,不由苦笑,他本想再召集邓县尉他们商议怎么办,但是,前面那个案子都还没有想到好办法,后面这几个案子只怕也不会有更好的办法。还是先等等看,反正这些案子与自己无关,都是前面的执衣办理的,而且已经经过了县令签发了,就算以后追究责任,要找不到自己头上。

    这时,中午散衙的云板声响起。他将判词放下。

    康县令踱步从里屋走了出来,萧家鼎忙起身而立。康县令站住了,微笑道:“怎么样啊?”

    “我上午在看以前的判词,想先学习学习,等熟悉一些了再开始办公。”

    “嗯!很好,很好啊!走吧,吃饭去。”

    这一句吃饭,并不是县令请客。唐朝的上下衙门有一个规定,午饭由朝廷供应,属于官吏的待遇。在京城长安,上朝的人在金銮殿外面走廊上吃,下面地方州县衙门官吏自然没有这么惨,要蹲在走廊吃饭,而是集中在衙门的食堂吃。分成两部分,有官品的官员吃小灶,其他的书吏和三班衙役等人吃大灶。只限于午饭,早晚则没有这个待遇。自己解决。

    衙门的一些制度和规矩,在先前跟杜达隐说话的时候已经知道了,不至于误以为是县令要请自己吃饭。所以萧家鼎忙点头答应,跟着康县令的身后出了签押房。

    正往食堂走,路上,远远看见朱海银在朝自己招手。便走了过去。

    朱海银道:“衙门的饭菜没什么吃的,走,咱们外面吃去。”

    “中午这么点时间……”

    “一个时辰呢,都好好吃一顿了!走吧!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萧家鼎其实并不想跟衙门的某个人走得太近了,既然当了县一把手身边的秘书,那就得低调,特别要注意为人处事,不能太张扬,不能给人的印象是拉帮结伙。不过,听朱海银说有话跟自己说,便点头答应了。

    两人出了衙门,便被人叫住了,忙转头一看,只见衙门台阶下的石狮子旁边,站着两个人。正是那开小吃铺的余贵,还有萧老汉。

    两人等萧家鼎走下了台阶,才迎了上去,忙不迭的躬身赔笑。余贵道:“公子!谢谢您了!我们两的案子都已经判下来了。我的牛肉已经全部还给了我,而且还多了一些呢。说是补偿给我的。他的婢女的孩子也判给他家的,衙役今天上午已经把孩子从郝家要了过来,送到了萧老汉他们家。嘿嘿,这多亏你的帮忙啊!”

    萧家鼎微笑道:“一点小忙,没有关系的。判了就好。”

    余贵和萧老汉相互看了一眼,萧老汉说:“不知道贤侄有没有空闲,我们想请贤侄吃个饭,略表谢意。”

    “这就不用了吧……”

    他刚刚这么说,旁边的朱海银已经是眼前一亮,他扯了萧家鼎的衣袖一下,在他耳边低声道:“正好,去看看那个胡人美女啊!”没等萧家鼎说话,他已经抢先对余贵说道:“是去你们铺子里吃,对吧?走吧!”

    “不不,小店太过简陋,我们想请公子去……”

    “别的地方不去了!”朱海银抢着说,“中午时间短,就近随便吃一点就行了,我们下午还要办公呢!”

    说着,朱海银拉着萧家鼎便往前走。余贵和萧老汉只好跟在后面。反正中午又不能喝酒,所以就近随便吃一点也好。所以萧家鼎也没有反对。

    几个人来到了余贵的小吃铺,现在正是吃饭的点,生意不错,几乎都坐满了。

    那个胡女美女楼兰正在前堂忙着端菜端饭招待客人。她的那张充满了异域情调的俏脸,依旧是那么冷冰冰的。只是,在看见萧家鼎的一瞬间,浮现出了一抹意外的微笑。眼帘一垂,竟然轻轻福了一礼,轻声道:“萧公子!”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楼兰说话,那声音带着不是很正宗的汉语,而是带着西域的那种腔调,听着充满了促磁姓,非常的好听。

    萧家鼎拱手道:“楼兰姑娘,你好!”

    那余贵本来没有准备在小吃铺招待,而是在酒楼请客的,所以在小吃铺里并没有预留地方。现在又是吃饭的点,几个稍好的位置都有客人。小吃铺又没有雅座,他只好把萧家鼎他们又领到了后院自己的客厅坐下。吩咐楼兰赶紧的去厨房炒几个拿手的好菜送来!

    萧家鼎一听,不由有些好奇,道:“令嫒会炒菜。”

    “嗯,小店小本生意,实在请不起大厨,好在小女对厨艺很上心,学会了不少菜肴,但凡小店来了要上酒宴的客人,小女便亲自下厨。不过,小店主要是小吃,大多数客人都是点面片之类的小吃,要酒宴的不多。今人两位贵客来了,那是一定要把小店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款待两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