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垫资修建

    ;

    萧家鼎点点头,道:“跟康县令美言没有问题,就怕我位卑言轻,说了不管用。 ..”

    “大哥太客气了,你说话都不管用,那就没有人说话管用了。当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算不成,也没有关系的。嘿嘿。”说着,黄录事告辞走了。

    有了自己的地,现在就要琢磨如何修房子,开始种辣椒。可是修房子要钱,自己现在手里加上那女尼给的定金也不过才十八贯,这点钱只怕修不了什么象样的房子。

    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啊。

    得想得什么法子先挣一笔钱。萧家鼎琢磨着,回想那块地,一面是临街的,修了围墙了。要是拆掉围墙修一排铺面出租,可是钱从来哪里来?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朱海银,找他想办法!

    散衙了,这一次朱海银没有来找萧家鼎去吃饭,因为他已经知道,萧家鼎晚上要去赴痴梅的约会。没想到,萧家鼎却主动来找他了。说一起去吃饭。朱海银大喜,连声答应,又问他不去赴约吗?萧家鼎说吃完了饭再去。朱海银有些奇怪,痴梅约他去见面,肯定是要一起吃饭啊。怎么萧家鼎却要吃了饭才去呢?两人出来,朱海银要去益州酒楼,萧家鼎却提议去他那块地对面的一家小酒楼吃。朱海银不解,不过萧家鼎的提议他是不会反驳的。

    两人来到了这家小酒楼。人客不少,不过楼上靠街的雅座到还有,于是两人上了楼,在雅座坐下。等朱海银点菜之后,萧家鼎指着街对面那一大块的用围墙围起来的空地,说:“知道这块地是谁的吗?”

    “这是县衙的啊,本来准备修书院用的,后来听说又不修了,准备卖掉。我本来是要准备买下来的,可是估计这块肥肉轮不到自己,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已经买下了这块地。”萧家鼎微笑道。

    朱海银惊喜交加:“真的?大哥你可真有本事!能弄到这块地。”

    萧家鼎道:“我今天特意选这个地方,就是让你观察一下这块地。我想在临街这一片修商铺出租出去,你看如何?”

    这朱海银的父亲是做生意的,而且生意做得很大,在益州排得上号的。只是唐朝的时候,商人的地位不高,所以他父亲花钱让他进衙门当了书吏,便是想用他来撑门脸。这朱海银从这样一个大商户家长大,自然是对做生意很懂的了。他说道:“既然是你的,为什么不修建铺面之后自己做生意?何必要出租给别人?自己做生意可比出租要赚钱得多啊!”

    萧家鼎道:“这个我也知道,可是我没有钱搞这么大的动作。修建这么多的临街商铺,只怕要的钱可不是一点点。要是能找到人借钱就好了。付利息也行啊。”

    朱海银道:“的确需要一大笔钱,我爹只怕没这么多闲钱,不过不用找他,我帮你找别人办。我认识一些专门给人修房子的包工,可以垫钱帮别人修房子,等房子修好了,赚了钱再还他们,不过要收利息的。这一片都由一个人垫钱的话,只怕没有谁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钱。可以多让几个分开修建。”

    萧家鼎一听大喜,唐朝居然就已经有了垫资修建了。要是这样,相当于从银行贷款了。问道:“利息高吗?”

    “年利两分。”

    两分利也就是百分之二十,这个利息算是比较高的了,相当于现代银行贷款的三倍多。萧家鼎有些犹豫,又问:“那修建的费用怎么算?”

    “这个按采购的成本价算。是多少就是多少。因为他们已经收取了垫资利息,所以他们不会从中吃钱的,你可以随时对价格进行查访。”

    这就是说,修建本身不会有什么利润在里面,都是成本价修建,那包工头也就只吃垫资的利润,不会两头盈利。这一点跟现代垫资修建不一样。萧家鼎这才松了一口气,要是这样,那这垫资修建收取利息,跟加上利润的修建两者也就差不多了。说不定垫资收利息还要便宜一些。

    萧家鼎又道:“你觉得,我这个铺面修出来之后,能赚钱吗?”

    “当然赚钱,这里人客来往很多,是做生意的宝地啊!”

    “你估计,我要多久才能还清这些本息?”

    “这个不好说,要是自己做生意的话,赚钱快一些,大概也就三五年吧,要是出租给别人,那赚钱都少,全部还清只怕要十来年了。”

    萧家鼎想了想,道:“行啊!就这样办。你帮我找他们来,咱们签约了就动土。”

    “好!这件事情交给我好了。”

    吃过晚饭,萧家鼎跟朱海银分开之后,萧家鼎并没有直接去找痴梅,他先到一家卖酒的商铺,买了一小坛子极品烧chun酒,又买了些点心,提着来到了杜二妞家。

    杜二妞见到他非常的高兴,十分的亲热拉着他钻进了自己的闺房,还把门闩上了,这把萧家鼎搞的很是紧张,赶紧放下东西瞧着她,这胖妞想做什么?不会要跟自己打啵甚至是咻嘿?这个……,那个……

    他心里正矛盾,杜二妞已经转身过来,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丰满的身体靠在他身上。

    萧家鼎诺诺道:“二妞,这样……,不好吧……”

    “怎么不好?”杜二妞跺脚道,“莫非你想赖皮?”

    “赖皮?”萧家鼎张口结舌,“我……,我没答应你什么啊!”

    “怎么没答应,那天在桃林,咱们说好了的。”

    “桃林?”萧家鼎终于反应过来了,哂笑道,“你说的是帮你作诗的事情啊?”

    “当然啦!你以为呢?”杜二妞气鼓鼓道。

    “我……,我以为……,嘿嘿,我以为你要请我吃宵夜呢,我刚刚吃得饱饱的了,实在吃不下了。”

    “想得美!”杜二妞哼了一声,眼珠一转,“除非你这次帮我再拿第一,那我就请你吃宵夜。”

    “那还是算了,我又不能在你身边,也那保证不了必然拿第一。”

    “嗯,那就第二好了,要不第三,总之不能是倒数第一!”

    萧家鼎心想,自己肚子里可都是流传千古的唐诗名篇,再怎么也不会落到最后吧,笑道:“这个应该没有问题。题目呢?”

    “还不知道呢!”杜二妞压低了声音道,“我就是要告诉你,我们诗社再过几天又要结社赋诗了,到时候纪夫人会偷偷告诉我题目的,我是她干女儿啊!嘻嘻,只可惜以前虽然事先知道题目,可没能人帮我,赢不了他们,知道了也没用。现在有你了,我就不怕了。”

    萧家鼎道:“没问题,你知道题目就告诉我,我马上给你写就是。”

    “嗯,太好了!”杜二妞抱着他的胳膊兴奋地扭动着身子,“我正要去找你,你就来了,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啊?”

    “我……,我心里惦记着答应你的事情啊,所以过来问问。顺便看看爷爷。他在家吗?”

    “在家,在屋里呢。我领你去!”

    说罢,杜二妞打开了房门,亲热地拉着萧家鼎的手,来到了她爷爷杜达隐的房间。

    杜达隐见到他很是意外,忙招呼坐下,见他送的礼中有一坛子酒,竟然是极品烧chun酒,更是高兴,笑得花白胡子乱抖,忙接了过来放在一边,客气了几句,又让杜二妞去拿点心果盘。

    两人坐下,杜达隐审慎地上下打量着萧家鼎,搞的萧家鼎有些发毛,讪笑道:“怎么了?杜老。”

    “看不出来,人家低价卖宅院给你,你居然不要!啧啧。”

    “这件事你知道了?”

    “当然,这种事情传得最快。”

    “都说我什么了?”萧家鼎紧张问道。

    “自然是说你谨小慎微,不收贿赂,以后得想别的法子了。”

    萧家鼎稍稍松口气,道:“应该的,尤其是我们负责案件审理的,更是要如此。”

    杜达隐意味深长瞧着他:“我知道,你是想在唐司马面前留下好印象,他这人据说非常正直的,他多年朋友有件案子想找他帮忙,只不过给他送一筐水果而已,他居然将水果摆在大门口亮着,搞得那朋友很是羞愧,再也不敢提帮忙的事情。嘿嘿”

    萧家鼎心里对此很是不屑,送一箱水果他当然要这样,要是送一箱黄金,我看他会不会放在门口。有句话说得好:“女人守贞洁,是因为出价还不够。”

    还有一个黄段子,女人面对出价的回答:“五块你当我什么人,五十我不是那种人,五百今晚我是你的人,五千今晚别把我当人,五万不管今天来多少人,五十万不管今晚来的是不是人。”这个段子用在官员面对贿赂上面,效果也差不多。

    萧家鼎正坏坏地想着黄段子,听杜达隐道:“你现在谨小慎微是对的,要想发财,就得先站稳脚跟。好了不说这些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路过这里,顺便看看杜老你。”

    “行了,别跟我来这一套,知道你有事,说罢。啥事?”

    “真的没有什么,只是上次跟杜老讨教衙门的事情,有些还没说到,这两天在衙门办事,心中又多了一些疑问,所以想再来讨教一二。”

    “嗯,你想知道什么?”

    ;